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昌钰319枪击报告:破案关键在找出凶枪

2004年4月9日,美国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博士,在台南场勘验319枪击案发当天,台湾总统陈水扁座车上的弹孔(Getty Images)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魏懿仪综合报导)李昌钰博士28日上午11点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就319枪击报告举行记者会。

李昌钰博士的这份报告共有一百三十多页,他在记者会上做完简单说明后,将报告密封交给台北驻纽约经文处夏立言处长。大家最关心的凶手人数因物证不足无法判定,而凶枪到底是一支还是两支,李昌钰则透露,是同一支枪管,因此也可能是一支枪管切割,改造成两支手枪。

李昌钰表示,有许多疑点没有证据,所以无法做出结论,例如弹壳位置无法确定,也无法确定是否有火药成分。李昌钰表示,如果找到凶枪,许多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此外,李昌钰博士指出,两颗弹头一是铜弹头,一是铅弹头,前者是由工厂机器做的,后者则发现有蓝白纤维与血迹,如果可以有行凶枪支进行比对,对于案情许多疑点将有帮助。报告中也指出凶手射击区为何。

至于许多人所质疑的弹孔形状不一,李昌钰说这是因为照相角度不一,因此照片上的弹孔形状会不一样。李昌钰表示,如果可以尽早找到凶枪与工厂,对于案情就会有进展,他对台湾刑事局所做的鉴定报告则表示肯定。

〔自由时报驻美特派员曹郁芬/华府 - 纽约28日报导〕华裔鉴识权威李昌钰博士已于27日完成三一九枪击案鉴识报告。他表示,鉴识结果发现子弹上有特殊的工具痕,因此台北需要到制造玩具手枪的工厂进行比对。

李昌钰28日中午在纽约的法拉盛喜来登饭店将报告交给台北驻纽约办事处处长夏立言,夏立言表示,报告将以外交邮袋立即交华航送回台北。

李昌钰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指出,鉴识结果的一个重要发现是,子弹上有特殊工具痕,台北警方可据此清查改造手枪的工厂以及枪支进行比对。至于射击陈吕的是否为同一支手枪,李昌钰表示,即使同一支枪也可以切成两段,因此作案手枪是一支还是两支,很难推断。

28日夏立言代表台湾政府在世界日报社长李厚维以第三公证人士的见证下接受这份报告,随后将密封的报告以外交邮袋送回台北,而后送交卢仁发。

据了解,李昌钰在报告完成后并不了解要如何处理,与李私交甚笃的纽约世界日报社长李厚维曾经有意安排他直接将报告交给华航寄回台湾,也有媒体代李探询夏立言是否愿意代表台湾政府接受这份报告,夏立言认为李既是受政府委托,由他出面接受较为妥当,并考虑收到后派专人送回台北。但请示外交部后,外交部指示以外交邮袋送回即可。

李昌钰今天将启程访问中国。他表示,报告27日才写完,他28日又要出国,因此来不及找所有参与专家签名。

李昌钰:调查报告在让物证讲话不涉其它

(中央社记者曾志远纽约28日专电)国际著名刑事鉴识专家今天在纽约将三一九枪击案最终调查报告交予外交单位转送台湾。对于报告内容,李昌钰强调,调查报告将物证做了总结,“让物证讲话,物证讲什么就是什么,所以跟政治问题没有关系,跟动机没有关系,跟侦查没有关系”。

他说,很多问题目前仍无法解决,因为未知因素(unknown factor) 太多,在没有找到枪支之前,一些争议是不必要的,“在找到枪支、找到凶手后,动机问题自然会解决”。

李昌钰今天上午十一时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饭店,将调查报告内容当场存封后,透过驻纽约经文处处长夏立言转交给检察总长卢仁发。经文处晚间将以外交邮袋方式立即转回台北。文件包括长达一百三十多页的报告,一百五十多张相关证物的照片、光碟等,及一封他写给卢仁发的信函。

对于有没有可能为了这个案子再回台北一趟的问题,李昌钰用英语回答“我不知道,可能吧!”,现在因为在美国还有许多案件等着,他先给三一九枪击案件赶出来,这个案件“对我们国家太重要,应给社会民众一个交代”。

他希望台湾所关心此案的民众能用冷静的心情看待这份报告,如今成立一个专案调查委员会,希望让委员会“去听这个真相,让刑警人员一点空间,让侦查人员能够破案,这是最重要的”。

据李昌钰表示,全案的未知因素 (unknownfactor) 包括弹壳的位置,至今无法确定是不是在真正的位置,“弹壳无法确定位置,我们计算的就会有一点误差”。其次,火药成分有多少也无法确定;第三,因为还没有找到枪支,在此之前的试射只是一个推测(speculation),并不能说代表什么。“这个弹壳设计跟枪管,我们找到一些证据,就是希望这些证据可以对侦查方面有利”。

他建议目前侦查的方向首先就是继续抓私枪,“把所有的枪支都抓来一个一个比对”。李昌钰说,美国在也有这方面比对几年,最后找到原因的案例。第二就是找到制造枪支的工厂。第三是能够决定大概的现场地区(hot zone),这必须依靠当时现场转播媒体所有的录影带,逐一过滤。

李昌钰重申,这不是一桩政治谋杀,“这个谋杀跟政治谋杀有很大的区别”,政治谋杀通常使用比较强大的武器(powerful weapon)。

李昌钰并介绍一同出席的同事,其中庞贝负责现场搜证及弹道,也曾经去过台湾枪击案现场。另外卡瑞祖拉和洛克是耶鲁大学医生,是协助做伤口方面的检测,其它几位同事则因公无法与会。

被问到这份报告对枪击事件真相的还原有什么作用一事,李昌钰指出,他不太愿意触及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力,也许这个努力还不够,也许很多专家、教授认为我们花了这么多精力,报告写得并不完美,那也只有这样啦,我已经尽了我最大努力了”。他也强调,报告没有参与其事者的签名,不会有法律上的问题,“这个不是法律问题,这是科学问题;科学问题,写的报告就由我负责”。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