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谋圣” ──张良

楚天 整理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张良,字子房,传为汉初城父(今安徽亳州市东南)人,秦末汉初军事谋略家。张良乃韩国贵族之后,其祖父与父相继为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厘王和悼惠王之相,有“五世相韩”之称,为韩国的功勋世家。
  
秦灭韩后,张良挟亡国之恨,图谋恢复韩国,变卖家财,寻求刺客,制一百二十斤重的铁椎,于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在博浪沙(今河南原阳东南)与力士狙击秦始皇,未遂,逃往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藏匿。据说在此遇黄石老人,得《太公兵法》。
  
秦末,张良参加反秦义军,先在刘邦军中为将,随刘邦先后投项梁,入关中咸阳,又劝刘邦莫贪恋富贵,屯军霸上,鸿门宴上为刘邦解危。刘邦被封为汉王后随其入蜀,并让刘邦烧掉栈道,以使项羽不疑。
  
楚汉战争中,力主刘邦联合彭越、英布等人,劝刘邦满足韩信要求,重用韩信以使他效力,反对郦食其复立六国的主张,主张追击项羽,莫放虎归山,这一切保证了刘邦在楚汉战争中的胜利,被刘邦誉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人杰。
  
西汉建立后,张良因功被封为留侯,任大司徒。高祖欲废太子,由于张良力谏乃止。刘邦左右大臣皆山东人,主张都雒阳,只有张良支持刘敬之说,极言关中之利,力主都关中。随刘邦入关之后,天下大定,张良便称病杜门不出,学导引辟谷之法,晚年更“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死后葬在龙首原。
  
据《太平广记》)载,汉末赤眉起义时,张良的墓被人掘开,打开棺木时,只见一个黄石枕头突然腾空飞去,似流星一般转瞬即逝。棺中根本没有张良的尸骨和衣冠,只有写在素绢上的几篇论述兵略的文章。张良成仙后,仙位为太玄童子,常随太上老君在太清仙界遨游。他的孙子张道陵也得了道,他在昆仑山时,张良去看过他。
  
张良与萧何、韩信同被称为“汉初三杰”,并位列首位,堪称谋士的楷模,被后人尊为“谋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担任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私人助理达十年之久的葛兰洁,提起南非民众口中的“曼老爹”时以开玩笑的口吻说,曼德拉有时候会表现出有点吓人的脾气,但是他就像一般寻常人有着优缺点,曼德拉既不是神也不是圣人。回想自己从一个对政治完全没有经验、对身材高大的曼德拉所知无几的普通南非白人,十年与曼德拉相处的时间,让她从曼德拉身上学到很多事情,包括为人处世的态度等,对于自己的转变,葛兰洁说,“改变一个人的态度和行为,足以改变世界”。
  • 阔别俄罗斯约八十年的喀山天主之母圣像,今天踏上返乡的道路。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以隆重的宗教仪式将喀山圣母像送上返回俄罗斯的路途。这幅喀山圣母像已在教宗的办公室悬挂了十一年,教宗说,将这幅圣母像赠还给俄罗斯人民,让他们可以近距离表达对喀山圣母的敬爱。今天的圣道礼仪在保禄六世大厅举行,场面庄严隆重,大约有五千多名来自各国的朝圣人士参与。
  • 朋友你好:

    得知你对拙文《蒋彦永案没有政治秘密》一文的批评一直很不安。你特别谈到:“我不理解不寐为什么不鼓励‘蒋彦永先生是民族圣人与民族良知’、‘蒋彦永先生一个人对抗整个国家’这样的赞扬”;你的观点是:“当前首先应该对当局反对和迫害的人给予歌颂而不是相反,因为在中国,被迫害者得到的歌颂还是太少了。”由于最近半个月来我在温州地区“大学生夏令营”证道,一直没有时间就这个问题很你交流,希望能在这封信中简单解释一下我的真实立场--我一直以为,书面讨论比口头讨论更符合理性规则。

  • 孔子(公元前551年~前479年)名丘,字仲尼,春秋鲁国(今山东曲阜)人。他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的创始人。 圣人
  • 高雄市文化局委托汉王洲际饭店进行二级古迹前清打狗英国领事馆整修与经营管理,正积极进行整修工程,馆内外许多鲜为人知的空间一一重现,市府文化局长管碧玲下午探访位于馆内地下室当年囚禁人犯的牢房,实地体验当年坐牢滋味。这个迷你牢房位于英领馆地下室,总面积约有四十坪,原作为储藏室,不为人所知,直到日前整修才将整个空间清理出来,发现每间牢房最大仅有五坪,最高高度一百六十公分,最低则仅有六十公分,其空间大小及样式都异于淡水的英国领事馆,研判原因主要是原建物为天利洋行,地下室作为仓库之用,后来改为牢房,空间自然局促,而建物因兴建于山坡上,地势坡度自然造成每监牢房的高度不一。
  • 至今,蒋彦永先生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任何音讯了。起初人们判断,当局是为了避免先生在"六四"敏感时期向媒体发表新的谈话、引起巨大的国际反响而短暂限制其自由,就像今年三月的两会期间一样;但"六四"至今已过去了一个多月,所有被软禁人士均已获得自由,只有先生一人仍然在押。这说明人们起初的设想是错误的,当局一定是另有打算。
  • 在处理蒋老先生的事件上,国际和国内社会更能据此测出当今中国政治的开明度:政府部门是否按法律办事,公民是否享有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有“批评与自我批评” 。中国是一个病人,一条腿代表经济,这条腿已勉强能站立;另一条腿代表政治,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开刀除掉病痛或让其继续恶化,最终拖垮整个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