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传去琉球的音乐—御座乐】御座乐的乐器(上)

廖真珮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近年来,发现御座乐的乐器在尾张德川家、水户德川家被保存下来,分别在名古屋市的德川美术馆和水户市的德川博物馆。但是因为这些乐器非常的贵重被珍贵的保管着,因此要亲眼见到这两批乐器实非易事。关于乐器的考察,笔者参考了这两家的照片及其资料。

【徳川美术馆所蔵的尾张家御座乐乐器】
唢呐、鼓、小铜锣、三金、铜锣、三板、新心、両班、横笛、管、长线、二线、三线(长、短)、琵琶、四线、月琴、提筝、胡琴、夜雨琴

【徳川博物馆所蔵的水戸家御座乐乐器】
唢呐、鼓、小铜锣、钹子、铜锣、三板、锣子、挿板、笛、洞箫、二弦琴、琉三弦、琵琶、四线、月琴、提筝(风琴)、胡琴、洋琴、铜拍子、十二律

这些乐器中,对一般人来说比较不被人所认识的乐器应该是提筝这乐器了。笔者在还没到冲绳之前,也未曾见过这样的乐器。提筝的外形是像古筝的乐器,但是乐器比例上是小很多的。因此提筝并不是像古筝的弹奏方式,而是将提筝放在左手手臂上,右手则拿弓擦弦,像是西洋乐器小提琴的演奏方式。

夜雨琴指的是洋琴。而关于水户家所藏的乐器照片看来是像排箫的乐器,然而在上江户或其他关于御座乐演奏的资料中,从未见过此乐器的名称,所以笔者认为这很可能是当时在演奏前被拿来作为调音用的。

三板是三块板子用线串起来的打击乐器,在台湾也是未曾见过的乐器。三板虽然是御座乐乐器(宫廷音乐),但是很可能因为琉球古典音乐的发展,现在三板也成为冲绳普遍的乐器了。笔者在冲绳时曾见过一位演唱琉球民谣的艺人一边唱着歌一边技术纯熟的打着三板乐器,这像极了轮音的技巧绝不输给台湾南管音乐的四块。另外据笔者的考察,三板也称为插板。

二弦琴和二线就是二胡。三线是三弦。四线则是四条弦的弹拨乐器,琴杆较月琴长。长线也是弹拨乐器,除了琴杆长之外,琴身被采绘有美丽图案,看起来是极其富丽的乐器。

现在御座乐复元演奏会所使用被复原的乐器里没有金锣这项乐器。但是根据调查中发现,1710年的‘琉球聘使记’记载着“金锣如仰盂”。另外,在“琉球乐器图巻”的“坐乐”的场面、也有金锣这乐器画在上面。这乐器的形状像是现在的铜锣(一个),没有吊挂的台。在‘冲縄一千年史’的“琉球座乐器图”里面也可以看到金锣这个乐器。这两张图虽然都没有记载画的是哪个年代的乐器,大多数和1710年到1718年的来朝记录的乐器名是一致的。这点看起来,很有可能是同时期的乐器。根据宫城栄昌氏的“‘上江户史料’中的芸能史料”,记载着1682年的‘壬戌琉球拝朝记’有“钲着板一人右打左鸣着板钲识名里之子”的记录。这里,最早记录的“钲”就是指的铜锣,“着板”是拍板,另一个“钲”笔者认为就是金锣了。另外,1714年的‘通航一覧巻十二’记载、“铜锣両班金锣伊野波里之子”的记录看来,使用了铜锣、両班(拍板)、金锣的乐器。而1752年的‘琉球来使记’则是、“铜锣檀板铜锣”的记录,也就是铜锣、檀板(拍板)、金锣。金锣这乐器虽然在德川和水户两家都没被留下来,而且史料里也很少提及这乐器。因为1748年以后金锣被改为“铜锣”的名称,所以乐器名称变得更为繁杂。现在的御座乐复元演奏研究会,并没有使用此乐器,然而像刚刚提及的‘琉球聘使记’、“琉球座乐器图”等的资料看来,这楽器的存在已经明朗化了,是应该要注意的。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隋唐两代是中国乐舞艺术发展的鼎盛时期,唐代宫廷设置了各种乐舞机构,如教坊、梨园、宜春院、太常寺等,其中的乐工、歌舞艺人多达数万人。士大夫阶层和豪富之家还有很多能歌善舞的官伎、舞伎。这些人中间集聚着大批优秀的艺术人才,他门以自己的聪明智慧和辛勤劳动献身于艺术创造,将乐舞艺术推向中国封建社会的高峰。

  • 俞伯牙创作了许多曲子,其中“高山流水”是他最满意的作品。




  • 御座乐是从中国传去琉球的中国系宫廷音乐,因为没有广传给大众,随着废藩置县没有了承传、也失去了演奏的机会。这之后、乐器本来在中城御殿保存着,在二次世界大战被烧失殆尽!平成4年(1992)、因为复归20周年,首里城被复原(复兴)。
  • 说起中国和琉球的文化交流,可以追溯到明朝洪武25年(1392),皇帝赐闵人36姓给琉球时,这些人在冲绳教了中国的礼乐等等,据说从那以后,中国传去的音乐便盛行了起来。
    根据上江户的演奏资料我们可以知道,御座乐的乐器跟曲子是随着时代的改变而增加。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1764年(1764年以后,乐器和曲子都固定)。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御座乐初次传去琉球后,又时而会从中国再把曲子或乐器带回去琉球。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个八度音程平均分为12个半音音阶的律制,在交响乐和键盘乐器中应用非常广泛,可以说是辉煌西方音乐殿堂的基石之一。现代的钢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来调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键盘曲集》更是完美地诠释了平均律的优越性和转调的完美,被誉为钢琴文献的旧约圣经。其实十二平均律的确立最早是来自中国,很可能是通过东西文化的交流传到了西方,被西方称之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呢。
  • 《黄帝内经》是传统中医尊奉的经典,里面记载着这样一句话:“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只有当人的心灵平和宁静、心态积极稳定时,五脏才能够正常运作。 根据这个道理,我们的先祖发明了“五音疗疾”的办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所以,中国古代有交响乐吗?严格地说,中国古代没有西方这种基于和声原理的交响乐。这听起来让人些许遗憾呢……从2012年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首演以来,神韵音乐声名鹊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乐爱好者的喜爱,弥补了这个遗憾。
  • 被称作神州的华夏大地上,神传文明磅礡而多彩:从三皇五帝时的古乐,到先秦的钟磬乐;从西周、春秋时的《诗经》《楚辞》到汉时的乐府;从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词调音乐、元朝的戏曲杂剧到明清进一步繁荣的民歌、小曲、说唱以及地方声腔的发展,京剧的产生。各个朝代的音乐形式大不相同,曲调丰富而古朴,底蕴各异而隽永。
  • “奇异恩典,乐声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这样无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经盲目,如今又能看见。神迹让我心存敬畏,减轻我心中的恐惧。神迹的出现何等珍贵,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时刻……”4月12日复活节当天,优美的歌声回荡在意大利著名的米兰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会通过网络频道向全球进行现场直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