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2)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晚饭后,我们回到候车室,继续候车。我心里一直以为西藏是个荒芜之野,见面不久想问,但不好意思,现在几个小时的相处,陌生感消失了。

于是我问:“巴桑大哥,听说西藏地旷人稀,寸草不生,又冷又缺少氧气,是吧?”

巴桑哥顿时双眼一亮,不以为然地说:“那是有人蓄意造谣引起的错觉,老弟呀!你要是有机会去西藏走一走,你便会发现,我的故乡,到处青山绿水,藏东、藏南的气候物产与江南不相伯仲呀!

横断山麓长满苍松翠柏,雅鲁藏布江中游,春、夏草丰木茂,山雨过后,往往万里清新,树泉俱亮,到处是野生动物;阿里地区虽落后贫困,但湖泊众多,皆清澈见底,水中游鱼成群,和平不争。

沿昆仑山一线至唐古拉山,的确气候严酷不宜人居住生存,但每到春、夏,仍然是千万里芳草连绵,大羚羊成群结队。那大羚羊的社会,信奉的一定是大同世界的原则,彼此从不厮斗,同觅食,同休息,遇到人群,驱而不散,经常善意地围观人群,徘徊逗留,满眼好奇。”

我问:“为什么西藏也穷呢?”

巴桑大哥说:“贫困有二种,一种纯自然力量造成的自然因贫困,另一种是社会原因造成的社会因贫困。西藏人的贫困是社会因的贫困。跟江南、中原人的生活相比,还差得很远。要想改变此种状况,并无多大困难,比方说,我们那里日照充足,土地肥沃,只要……”

巴桑大哥停下抽了支烟。

我说:“大哥,能讲讲藏族的历史么?”

接着他滔滔不绝地讲了许多。

中途我问:“藏民的历史中也有像曹操一样、唐太宗一样的伟大人物么?”

他说:“任一个历史悠久、疆城辽阔、文化发达之民族,都有他的英雄人物。我们的格萨尔王就像汤武、太宗一样了不起。我们西藏古称狮子国,格萨尔便是一个英勇善战、足智多谋、主持正义、一心为民的国王,他领兵到处征战,惩处不义,谋求公道。

他曾坦率讲过:‘我要铲除不善的王,我要镇压残暴与强横。’‘我要当普通人民的君王,使所有的英雄低头。’我们藏民都熟悉他的英雄事迹。

《格萨尔传》有百万行一千万字。几乎是所有的藏民都或多或少能背诵它。有句藏谚最能反映此点,它说:‘藏人口中人人都有一部《格萨尔》’,你看我们藏族的英雄……”

至此,四周人群骚动,一问才知要检票了。巴桑大哥不无遗憾地收住话题,领我排队,等候检票。

上了火车,没有座位,在过道中颇受周围人的冷眼。巴桑大哥,干脆拉着我到两个车厢接头处的廊道上坐下。他从包里掏出面饼和熟肉,热情地招待了我。

又问我:“你懂得古诗词么?”

我说:“我在家里跟家父学了绝句,知道很少,但是我喜欢。”

他说:“喜欢就行,我一路上写了几首。”

他掏出一个笔记本,自己便念了起来:

“《洛阳怀古》五律——
虎踞中原地,千年姓字芳;
周廷香火绝,魏阙典文长。
曾见刀光舞,频倾换代觞;
曹公今何在,不与共斜阳。”

念完他望望我,目光似乎是征求我的感受。

我忙说:“听起来很有趣味,但不能全懂。”

他沉思片刻说:“洛阳乃我们中华民族九朝古都,数千年岁月逝去,人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末变。前不久,我周游其地,往昔之雕梁画栋,余存甚少;数处断墙残碣,晨霜夜露之下,尤使人倍感荒凉,曹魏父子皆不在眼前,惟见洛水静流,斜阳静照,感触不免生于心中。当时真希望曹孟德能复活,与我一道立于洛水之滨,同赏古原之阔,夕阳之韵。”

“哦!”他看我不熟悉律诗,再念一篇绝句:

“《陈皋怀古》七绝——
刘项当年此地争,
干戈不认昔时盟。
中原自古如娇姬,
赢得英雄无数情。”

巴桑略略停顿,察我反应。我说:“前两句写昔为盟友,今为仇敌,刘邦、项羽在陈皋那地方打仗了。后两句由陈皋而中原,誉之为美女佳丽,遂使百代英雄为之倾心。大哥,是这意思么?”

他说:“小弟,看来你听明白了。写法怎样?”

我说:“我哪里懂什么写法。”

他说:“你父亲不是教过你一点么?”

我见他诚意十足,便鼓起勇气说:“起句直接铺陈陈皋之地,历史旧事,继而由一地引出中原,转向千古世间真相,结句虽翻他人旧句,但收得稳而富余味。虽小杜也不过如此。”

巴桑大哥开怀爽笑,说:“看来我们算是知音。好,我再念一首徐州览胜给你听。”

我点点头。

他挪挪身子,说道:

“《登云龙山》七律——
高台一上客心惊,万里河山万里情;
四海远方翻石碧,五湖目下映青天。
田横墓地花豪放,项羽乡庭树竞荣;
壮士若能同并立,何须悄自泪沾襟。”

巴桑大哥将末尾两句连诵数遍,声音微颤,目中似有泪花闪动。我一时不知说些什么是好,沉默了一会,倒是他打破了寂寞,说:“你既学过绝句,何不就此赴京入学一事做上一首?”

我说:“我做不好的。”

他说:“试试何妨?又不花什么本钱。”

我略受鼓励,思索一会,道了一首:

“《赴京求学言志》,七绝——
青丝布履问京华,大学园边近帝家。
使命人称驱腐恶,移山倒海撒红霞。”

巴桑说:“吟得不错。”

“这是乱咏一通,大哥还是教我律诗吧。”

他说:“《红楼梦》看过吗?”

“没有。”

他说:“那你将来一定要读上数遍。里面有个香菱,是薛大呆的童养妾,后来成了大呆子的正妻。她学诗非常用心,你要拿出她那样的功夫就能学好。”

说完后巴桑给我讲了粘连、对仗、拗救的基本知识,并举了许多例子。其实我一下也接受不了,不过出于好奇心与礼貌,表现出一付认真听的样子。

渐至半夜,我们都睡着了。由于我们坐的地方是上、下车的必经之地,因此我们一直被不断地叫醒,但我们总是钟情于那块小天地,直至天亮。

我想再看他的诗作时,发现他的包被人偷走了,为之焦急,并惋惜他的手稿失落了。但他坦然一笑,说:“诗,我都记在脑中,其它什么也没有,谢谢华夏同胞中的小偷,钟爱我这个蛮族人的布包。”

他继续与我聊天,给我讲岑嘉州的古风。@#(未完,待续)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洪泽湖滨的田园景色,终年动人。春日千万亩麦苗常迎清风起舞,无际绿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与不可遏止,油菜花开放之际,或千万亩成片,或间于麦田之中,鲜黄娇艳,其笑面荣光,洋溢天宇的精气。
  •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忽然门外传来人声:“这是哪儿来的狗叫?张文陆!……你养狗了?”说着前门就要被打开
  • 《故道:以足为度的旅程》(大家出版社 提供)
    狩猎术语中有个颇具启发性的词汇,可以形容这类印痕——嗅迹(foil)。生物的嗅迹就是足迹。但我们很容易便忘却自己本是足迹创造者,只因如今我们多数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这些都是不易压印留痕的物质。
  • 根据一份最新披露的中共内部军事文件,中共已经起草了一份在2020年攻打台湾的秘密军事计划。此举可能导致美中之间爆发常规战争或核战争。图为2016年台湾军事演习。(SAM YEH/AFP/Getty Images)
    其实,他这一刻才开始思考,他感觉到牢笼大门开始敞开,监狱栏杆逐一倒塌。他即将解脱,抛开银行的手铐脚镣,重获自由,但也表示得抛开郊区生活的愿景,放弃生育孩子的可能,甚至放弃婚姻的束缚。他想起遍地金黄的向日葵,那色泽块块与艳阳片片
  • 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公有领域)
    要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或要说一个动人的故事,有个非常重要的秘诀,很关键,但却经常被忽略,就是写故事之前,要先让自己走进生活现场,在生活中阅读人性,成为一个人性的观察者和捕捉者。
  • 据联合国统计,目前全世界约有1亿1000万枚地雷尚未清除,每20分钟就有1人因地雷丧生或伤残,每年因误触地雷而丧生者约有2万6000人。(APOPO提供)
    这里以前是撤军时丢弃炮弹的地方,罗应贵像是拔萝卜那样把它们拾起来,等待政府不定期地前来回收。
  • 科学家己证明环境污染,尤其是饮水污染,极易致癌,中国过度重视GDP成效,近来创造了许多癌症村,如粤北翁源县上坝村和包钢附的打拉亥上村。图为江苏省宜兴市村民在一条被污染严重的河流上钓鱼。(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大年初四,吴琼瑶在家因为胆道癌过世。前年秋天,我在鹤山村的石拱桥头见到夫妻二人时,赶集归来的龚兆元背负着一个挎篮,腐烂的腰间无法约束皮带,半吊着一根裤腰带。吴琼瑶的情形看起来要好一些,但从内部开始的摧毁更为急剧。
  • 《有一个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本书的爱情故事,发生在藏汉之间,又处于动荡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经历能不非同寻常!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看起来,那是一份不一样的广告资料袋,用一个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静静的莲花。袋子里头则是厚厚的一叠──她以前就收到过,知道里面的内容──口袋本的小书、上网卡、刻录光盘等。但她从来都没有耐心仔细看完过。并非是恐惧什么,然而,有一种百无聊赖的空虚感,还有一种不能名状的物质,团团地缠住她,总让她感觉心烦意燥,坐立不安,于是,她从来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资料。
  • 《打字机上的缪思》/麦田出版
    维多利亚瓷砖在我裸露的脚丫子下方冰冰凉凉的,我的脚趾在棕色和蓝色的地板上弯曲。我将一根手指滑进信封下方,像捏起一片破碎的叶子般将它拿起来,纸上印着思凯顿艺术学院的信头字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