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庄王之女传奇 (1)

第一回 浊酒三杯凉亭小宴 明珠一颗好梦投怀
font print 人气: 95
【字号】    
   标签: tags:

话说时在周朝的末年,中原列国,互相征伐,刀兵相乘,连结不解,正闹得人无安枕,野无净土。那时西方兴林国却正值承平之世,端的风调雨顺,国泰安民。

讲起这个兴林国,在西域诸国中,可称是巍然独立的大国,领袖各邦。但因地势关系,与中原素来不通往来,双方隔绝。这也只为两国中间,隔着一座山,人称须弥山。这一座山,高可按天,广袤有数千里,横亘在西北高原上,好似天生的界限一般。在当时,交通不便,中原人虽知道有这座名山,只因为此山幽深险阻,气候又异常寒冷,山上的积雪,就是盛暑的天气,也一般地不会融化,终于没人敢去冒险西行。那兴林国又恰恰建在须弥山的西北,在闭塞的当时,自然不会与中国相通了。

这兴林国在西方诸部落中,历史最为久远,开化也比较早些,又占着三万六千里的国土,几十万人民,自然雄长一世,惟我独尊,各小部落不容不臣服了。

那时在位的国王,名叫婆迦,年号妙庄,倒是个贤明之主,统治着数十万人民,使得男耕女织,各安生业,在位十多年,把一个兴林国治理得国富民丰,蒸蒸日上。妙庄王是一国之主,安富尊荣自不必说。正宫王后,名叫宝德,又是个贤良的妇人,与妙庄王十分敬爱,家庭方面也充满了和融气象。

但是,天下无十全十美的事,人生虽富贵无双,到底不能没有缺陷。妙庄王贵为国主,富有天下,只是有一桩事情,不是国王威力所能攫取,也不是金银所能买到的,却是膝下只有二位公主,并没有一个太子。妙庄王已是六十多岁的人,嗣位无人,自然望子情殷。为着此事,常使他闷闷不乐,有时不免要长吁短叹。俗话说得好,“子息是有钱买不到,有力使不出的”,他纵然烦恼,也终归无用。在希望和焦急愁闷的环境中,一天天地过去。春去秋来,匆匆的又是数年。

那时,正是妙庄王十七年的夏季,御花园中的一池白莲,正迎风争放,香雾轻浮。宝德王后因这几天来觉得妙庄王愁闷不乐,便在莲池的凉亭之中设下筵席,请妙庄王饮酒散闷,

当下夫妻二人,在亭中分上下首坐定,官娥彩女,分班斟酒送菜。妙庄王心中,虽然为着子嗣问题不自在,但深体宝德后的一片好意,不免强颜欢笑。一方面看着池中的万朵白莲,参差的开放着,衬着碧绿的荷盖,清雅可爱。微风过处,轻轻的颤动着,好像含羞欲语的神情。那一阵阵淡远的清香,也从风中传播过来,沁人心脾。妙庄王在这种环境里边,也觉别有天地,很是有趣,心上的一片愁闷,早被清风吹散。

就此与宝德后互相传杯,开怀畅饮,有说有笑起来。宝德后见他快乐,也自欢喜,亲自执壶斟酒,又命群姬当筵歌舞。如此一闹,早就是明月西斜。

妙庄王酒已过量,不觉玉山颓矣,乘着一团酒兴,命撤了席,扶着宫娥,携了宝德后,径回寝宫安息去了。

一觉醒来,已是红日满窗。宝德后早已梳洗完毕,便服侍妙庄王起身, 让他洗盥之后,一面端整饮食,一面向妙庄王道:

“妾昨夜得一奇梦,未知主何吉凶?梦到一处地方,正是海边模样,一片白茫茫的,无边无岸,波浪滔滔,很是怕人。

“正看间,忽然‘訇’的一声响亮,海中就涌出一朵金色莲花。初出水时,大小与寻常莲花无异,离水面也很近。不料这金色莲花,却愈长愈高,愈放愈大,金光也越发耀目生花,连眼也睁不开来。于是,便将眼合了一会儿,待到重新睁开来时,哪里有什么金色莲花?兀立在海中的,却是好端端一座神山,山上却缥缥缈缈的似有许多重叠的楼阁,以及那宝树珍禽,天龙白鹤。这许多景象,究竟距离得远,倏隐倏现的,看不真切。中间只有一座山头上,涌出一坐七级浮屠。浮屠顶上,端端正正安放着—颗明珠,放出千万道奇光异彩,十分庄严。

“我正看得出神,那一颗明珠,忽然冉冉地升空,转瞬之间变得一轮旭日,渐渐逼近海岸,不多时已高高地悬在我的顶上。又是‘轰’的一声响亮,那轮旭日竟抛抛滚滚地落到我怀中来。我吓得忙了手足,欲待逃去罢,两足又好似生了根的一般。我不觉拚命一挣,竟自挣醒过来,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哪里有什么海,有什么山和一切的景象?到此,始知是南柯一梦。这种梦不知是何予兆,主何吉凶?”

妙庄王闻言,心中暗暗欢喜,向宝德后安慰道:“御妻梦中所见,分明是佛国极乐世界的真形,凡人难遇,自然是大吉之兆。再说那明珠,分明是佛家舍利,化为旭日,就是阳像;投入怀中,不消说是孕育之兆了。御妻得此梦征,今番怀孕,一定生男无疑,正是大可庆幸哩!”

宝德后听了这一番话,自然欢喜不尽。此事传遍宫中,于是合宫上下都存着万分的希望。

再说宝德后自从这天起,怀孕的象征逐一地显露出来,经过了两三月时间,腹部便显着地膨起来。可是自从怀孕之后,身体倒很强健,只是有一桩,凡是鱼肉一类的荤腥,一点也不能入口。就是平日间最爱吃的东西,只要是荤的,一见了便要起恶心,勉强吃得一点儿,包管会连苦胆汁都呕将出来。这也是孕妇常有的事情,大家也不以为怪,又哪里知道内中却另有一番奥妙哩!

如此一天天地过去,不觉又是冬尽春来,宝德后的产褥之期,也愈迫愈近,妙庄王满拟今番——定生男,非常地高兴,忙着先预备起庆贺的事情来。合宫上下,也自有一番忙碌,不在话下。

直到妙庄十八年二月十九那一天,妙庄王婆迦正在园中观赏美妙的春天景物,出神地幻想,忽有宫女岔息奔到面前奏说;“王后在辰时三刻,又添了一位公主,请赐题名。”

妙庄王一听生的又是一个女孩子,就把心头的高兴早消灭了一半,但这也是无可如何的事,只怪自己前世没有修透,才致如此。当下便向宫女问起:“王后生产后可安好如常?”

那宫女道:“启奏我王,娘娘当生产的当儿,有许多异色良禽,集在庭树争鸣,如奏仙乐。屋中也有奇香发现,氤氲阵阵。隔不多时,便产生了三公主。如今大小平安,娘娘精神健旺,公主啼声也自洪亮。”

妙庄王听了此话,暗想仙禽集树,异香绕室;又想起宝德后怀孕时的一梦,遮莫此儿有些来历,生具夙根,也未可知!他便题取“妙善”二字做三公主的名字,因为上肩两位公主。一名妙音,一名妙元,都拿自己年号的首字来排行的。当下便亲用金笺朱笔书就,付与宫女去了。正是:

惟善堪称妙,儿生有慧根。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中国古代有不少疯僧传奇,行事疯癫,却具足神通,能未卜先知,或洞悉人心之念,或轻而易举搬运神像,令世人啧啧称奇。
  • 方朝散于病中元神离体仙游天宫,得知了自己生命的本来。人间之事恍然犹如一梦,方朝散即刻召集县丞、县尉以及家族子孙,向众人详细讲述了神游天宫之事。此后,他向郡府提出致仕(退休),当年他六十二岁。后来,人们就不知道他的去向了。
  • “人间私语,天闻若雷”,为了获得私利私欲,人们的窃窃私语,在天神听来如同打雷一样响。民间传下不少故事,一些良善之士坚守德操,拒绝做不道之事,他们说者无心,却被神明悄然记录。甚或间隔百年,神明以不同的方式再回传于世,大扬德风,淳化民间。
  • 前蜀扫地和尚行事怪诞,仅以一句“水行仙,怕秦川”,就预言了国主的命运,预言之准确,堪称神僧。明朝奸臣魏忠贤擅权专政,兴酷狱残杀异己,荼毒天下。在他生日之际,一名疯道士登门来访,预言了他必遭“磔尸”的下场。疯僧疯道行事看似疯癫,对人对事的预测又准确无比。我们撷取疯僧疯道神言神迹,再现曾经的华夏传奇。
  • 针灸一些救命穴位,可以救治情况危急的病人。
    江浙一带把乞丐称为“叫化”。明清时有一个姓齐的乞丐,不知是哪里人,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都叫他“齐叫化”。他为人表面上看着有些癫狂,但实则为人仗义、乐于助人。乞讨得来的食物,如果有多余的,他就让给其他因患病不能出去乞食的乞丐,因此群丐都很尊敬他。
  • 清朝时期,有一位贫穷的妇人,平常给富家做帮佣。后来老妇双眼失明,被主人赶出了家门。百姓怜悯她,给她安排了一个住处。从此老妇足不出户,专心诵佛十年。一天,忽然失明的双眼复明了……
  • 这个世界很奇妙。有人无心求得回报,然而得到的回报却很奇特。晚清时期,陈夔龙是历任光绪、宣统两朝的朝廷重臣。他在回忆录中,记载了很多他亲历的重大事件,譬如戊戌政变、庚子拳乱、慈禧西逃、八国联军、辛亥革命等等。还详实侧写了六十位重要历史人物──慈禧、光绪、宣统、恭亲王奕䜣、荣禄、李鸿章、袁世凯、张之洞等人,留下了不少珍贵史料。在他的回忆录中,他还特别记载了早年考场的一个神奇经历,自命为“会试之神助”。
  • 浏览古代的医者列传,常会发现其中许多的医者也名列于《神仙传》中。“神医”与“神仙”经常是画上等号的。
  • 史册上,关于神医华佗早年的资料很少。史家总在寥寥数语后,随即长篇钜幅描写其神乎其技的医术。于是,在历史的舞台上,华佗的医术焕发着炫彩的万丈光芒,千载以来,成为不可企及的咏叹调。斯人已逝,无数人为了失落的神技而慨叹惆怅。
  • 乾隆时期,纪晓岚曾因“漏言夺职”,被发配到乌鲁木齐。期间,他写了上百首诗,其中一首纪事诗说:“白草飕飕接冷云,关山疆界是谁分?幽魂来往随官牒,原鬼昌黎竟未闻。”这首简短的诗文记载了他亲身经历的二件奇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