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工阿庆伯的故事 (6)

侯念祖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阿同师看到阿庆那副急切的表情,和先前拘谨的样子判若两人,不觉有趣了起来;但是转瞬间,他又担心这个徒弟贪多嚼不烂,于是便正一正脸色,十分严肃的对他说:

“我的功夫不怕人家学,就怕学不来,可是你要答应我,你本来要学的功夫还是最主要的,虽然雕刻也是作木这一行中的一部分,但是总不能样样都学、样样学不到家,所以你以后只能在空余时间才能学这个雕刻,要不然,我可是什么也不会教你,你知道吗?”

阿庆听话的头了点头,从这一段日子以来,他也越来越有感触,深觉作木这一行在技术上是永无止尽的,阿成师的父亲对阿成师叮咛的那番话:“学技术就像修行一样,是没有完成的一天的,只要还活着的一天,就要不断的督促自己、要不断的提高自己”,果然是越想越有道理、越真切;现在听到阿同师又这么说,心里委实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真的会“样样学,又样样学不到家”。然而对于阿同师那出神入化的雕刻功夫,阿庆又不舍得放弃学习的机会。

仅仅为难了一会儿,阿庆转瞬又想:“只要自己绝不减少学习原本功夫的时间,再利用多余的时间出来学雕刻,应该是不会错的。”

就这么一想,阿庆下定了决心,坚决的对着阿同师点点头,说:“师傅,你放心,我不会荒废原本应该要学的功夫的。”

看着阿庆不过十二、三岁的童稚脸孔上,竟瞬间略过一丝成熟、果断的神情,阿同师心里突然有些震动,先前所带着的那一点儿捉狭心态,现在不但一下子消失无踪,反而还让阿同师感到些许惭愧。

就这么的,阿庆开始向阿同师学习雕刻技艺,而他也确实履行当初的承诺,利用空余的时间才来学习雕刻。所以,在这个淡季里,在大家按时下工回家以后,阿庆自己一人依旧留在作坊中“加夜班”,为的是把握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更多的功夫。

也正因为这样,后来除了雕刻之外,阿庆以这种“把握时间、不断提高”的精神,又让他逐步的学习到了髹漆的技术。于是,当时几乎已很少见到的、一个木工同时兼具木作、雕刻与髹漆等等三种技术,却又在阿庆身上实现了。

4‧
在阿庆的苦修下,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一天早上,头家师父将阿庆叫到作坊旁的家里去,一开口就对他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刚刚还在磨着刨刀片、双手湿淋淋的阿庆一脸茫然,心里暗忖着:“妈祖生早就过了,鲁班公生日也才刚热闹过,会是什么日子呢?”他对头家摇了摇头。

头家诧异的看着阿庆,这几年下来,他知道这个学徒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几乎是没有什么心眼的,“不过,他难道真的没有算日子吗?”头家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呵呵,你这个憨孩子,只会过日子,不会算日子吗?”

阿庆还是愣头愣脑的站着。

头家知道再这么耗下去,终究是没办法从这个学徒口中挤出一个字的,所以干脆接着说:“从你学功夫开始,到今天刚好三年四个月,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算说是出师了…奇怪,生眼睛没看过像你这种学徒,别的学徒自己都将日子算得好好的,真的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头家心里明白,这个学徒是真的没有把这个日子放在心里的,因此,先前所做的决定就更坚定了。

阿庆这才会意过来,原来从今天开始,他就可以脱离学徒的日子了。在那时,虽然每个学徒所学到的功夫程度并不一定,但是这个出师的期限却是一定的,也就是说,在学艺期满之后,学徒们就可以告别这段没有工资的日子,可以开始领取自己付出的劳力所应得的报酬了–当然,这还得看有没有头家愿意雇用他而定。

学徒期满了,但是阿庆反而有点儿茫然,虽然做学徒没有工资可以领取,但是阿庆每天却过得很充实、也很满足,他确确实实的在每一天的工作中,感受到自己能力的不断提高。

“再来要做什么呢?该到哪儿去呢?”阿庆完全没有想到三年四个月就这么的过去了,他对于出师之后要做些什么,是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的。

这个小镇虽然以培养木工师傅而闻名,但是也正因为木工师傅出得太多、而小镇里并无法完全吸纳,因此不是每一个出师之后的学徒都能够留在镇上开始他们的木工生涯的。

“你再来有什么打算没有?”头家这句话恰好不偏不倚地敲在阿庆的心坎上。

“没有…”阿庆摇摇头,一双手不安地在背后搓着。

“要不然这样好了…咳…咳…”

头家清清喉咙,丝毫没有发现阿庆的无措,继续说着:

“如果你还没有想要去的地方,那要不要继续留在我这儿做师傅?”

阿庆的心“砰”地一动,连头家都看到他的身体突然震动了一下,阿庆没想到,头家竟然会将他留下,他急忙地点头,让头家看得心中大喜。

“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开始你就按照做件的来算工资。”

接着头家别过头去,指著身旁的一个工具箱对阿庆说:

“这是我送给你出师的礼物,东西都是新的,所以还不太好用,不过用一阵子就会顺手了。”

阿庆喜出望外,这是他生平第一件属于自己的财产,而且,有自己的工具也象征着他终于成为一个可以自立的师傅了。

他立刻向头家不断的鞠躬道谢,那股够呛的兴奋劲儿让头家更加的高兴。

抬着那一箱沉重的工具回到作坊里,几个相处得好的师傅和学徒纷纷围拢过来,向出师的阿庆道贺。

“阿庆仔,恭喜喔,再来要去哪儿赚钱啊?”一位师傅笑嘻嘻的问他。

“头家说要留我在这儿做!”阿庆兴奋地对这位师傅说。

“什么?你要留在这里啊?”突然有人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阿庆往话声处看去,原来是阿和伯,阿和伯以前也曾是木工,后来和人家做点小生意赚了些钱,就不再做木工这一行了,但是由于他善于交际,父子两代又都曾经做过木工,所以有些作坊头家会拜托阿和伯帮他们“牵”师傅。

“恁头家叫你留,你就留啊?”

不知道阿和伯说这话是什么用意,于是阿庆也只能点点头。

“你真傻喔,像你这种功夫,人又勤劳,年纪又小,可以帮头家多赚一点钱,四处都有做头家人的想要请你,你怎么不去外面再多探听一下呢?”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青年时代就参加学生反对运动的台中健康暨管理学院教授侯念祖博士回忆当年说:“反对运动就是一味的要反对政府,当时也接触过马克斯思想,去年我读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以后,把我以前对共产党的想法完成否定了,因此为了要告别马克斯,我还是上网办退党。”对于有人质疑退党人数统计的正确性,他以现身说法的语气说:“我有上网声明退党的经验,声明文要经过审核的,而且中国大陆的党员有的不会上网,有的上不去网站,因为被中共封锁了,所以到目前300万退党的人数,实际数字只会多不会少。”
  • 前记:本文作者过去十多年来曾积极参与学生运动与社会运动。1990年时的“野百合学运”,作者时为东海大学校际代表,并因此成为进入总统府的请愿学生代表之一,之后并曾担任“全国学生运动联盟”中区召集人,此后积极参与各项运动,并曾自诩为“左翼”知识份子。2005年初,《九评共产党》出版后,作者在理性慎重的思考下,毅然向“左翼”思想告别,也缘于此,曾和部分过从密切的“左翼”朋友们有过一场对话。这封信,是在7月初接到这群朋友们“厘清组织关系”的信件后,对于他们的回复和对话尝试。以下信件中人名和组织名称略去。
  • 在九三军人节前夕,本报于台中县太平市建国里活动中心举办了“抗战胜利60周年,还原历史真相”的九评座谈会,座谈过程凸显了这个节日的意义。此次座谈由国立雾峰农工教务主任邱添喜主持,邀请到的与谈者有亚洲大学助理教授侯念祖博士及前上海医科大学小儿科主任聂淑文医师。
  • )韩国女星沈银河前天宣布下月18日下嫁男友池尚旭后,韩国传媒纷纷向她的未婚夫大起底:准新郎家底丰厚,有两个妹妹,是家中的长子,其父亲拥有数百亿韩圆的企业,他在著名延世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留学美国史丹福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并在日本东京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精通英日语,曾任政府机构的建设研究员,他的名字在网上搜查率更打入十大。而他本身对健身甚有心得,去年5月,他曾出版健身书,介绍健身秘诀。
  • 由于一些历史的因缘,这个镇上以木工为业者非常的多,其中,八十九岁的阿庆伯,是最受到老老少少众多木工们的推崇与景仰的。阿庆伯为人谦逊、随和,而且在技艺的水平上,更是其他木工们所崇拜的对象。虽然在木制家具的制作历史上,木工、雕刻以及髹漆很早就因为分工的缘故而分开制作与传授了,但是阿庆伯却一身兼具了这三种专长;不只如此,兴趣广泛的阿庆伯还专长于古诗词的创作与吟唱、中医医理与药理、周易风水勘舆等等,甚至这个镇上许多庙宇在兴建之时,都还是请阿庆伯帮忙设计与监工的。
  • 有过一年在师父家打杂当奴仆经验的阿庆,这会儿隐隐约约的明白了,师傅们也是在观察他、磨练着他,看看他是不是个可造之材。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阿庆做的更起劲了,心里剩下那一丝的委屈感觉也消失了,他每天在作坊中提起精神专注的注意着师傅们的动作,只要哪一个师傅一抬头,他就飞快的跑到他面前,听候师傅的差遣;慢慢地,许多工作也不必等师傅号令,他就知道该怎么做、做些什么,虽然师傅们嘴上不说,但是阿庆可以感觉出来,师傅们对他的态度比起刚开始时要和善的多。
  • 几个月过去了,聪明的阿庆陆续学会了各式各样的刨刀和锯子的基本功夫,也学会了几项较小件的生活用品--像是肥皂篮、畚斗和小圆椅--的制作,师傅们都很喜欢阿庆做的这些小东西,这些小玩意儿虽然只是附送给订制整组家具做为嫁妆的顾客的赠品,但是赠品做的漂亮,总是也有些锦上添花的效果。
  • 吃了几口面后,阿成师停下筷子,看着阿庆,开口说:“你知道我的父亲和伯父是从唐山过来的木工师傅吧。”阿庆不知道阿成师为什么突然说起这档子事儿,不过阿成师的父亲文林师和伯父启林师过去是这个小镇上非常有名气的木工师傅,他们的故事早已是镇民们所耳熟能详的了,因此阿庆便点了点头。
  • 中秋节过去了,作坊内开始更加地忙碌了,每年中秋节过后,就是做木这一行业的大月,因为从中秋到农历年前,是迁居与结婚的旺季,新居需要家具、结婚更要办理嫁妆,所以从中秋之后,店里订货的顾客从未有一日间断,每天也都有像是出不完的货;师傅们每天都要加夜班赶工,徒弟们当然也不能闲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