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清除“共产邪灵邪党”(二) 下

进明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节 善恶有报

“共产邪恶主义”第二大罪:利用“无神论”颠覆“善恶有报”天理。

共产邪魔撰造谬论的主要手法是:

1.以割裂完整的世界为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同样的手法,割裂人和整个世界的关系:这个世界,或者说整个宇宙的规律,“神”和地球上的人同在这一个世界之中,同为宇宙中事物,就是在关注宇宙规律、“神”和人的关系上,怎么能够随意的否定其中的“神”而同时割裂人的“善恶”和宇宙规律的关系呢?就像人,你说人的心脏的好坏跟人的身体健康情况没有关系?你说这人的心脏很好,身体运行得很好,就是这个人的脑细胞不起作用,不能进行思考思维,你能说这样一个人是个正常的人,这个人的心脏能长久地健康搏动下去吗?

2.变换中心概念的外延和内涵:“善恶”是对事物性质的一种判断,而且这种判断不是凭空地,无中生有地进行判断,是有一个衡量的标准的,在古代,判断事物“善恶”的终极标准就是“天道”、“自然”、“道”和“法”。这个世界,这个宇宙中的一切,万事万物无不在“天道”、“自然”、“道”和“法”的管辖之下,判断万事万物的基本的性质首先就是要看这个事物是不是符合“天道”、“自然”、“道”和“法”的标准,符合的就是“善”或“好”,违背的就是“恶”或“坏”,人当然也在其中。在其谬论中共产邪魔就是把“神”排除在宇宙之外,然后将宇宙规律衡量“善恶”、“好坏”的作用加以抹杀,同时将“善恶”的外延压缩到“人的价值标准”这么一个狭小的范围。

3.以自己的狂妄煽动人世间人类的狂妄心理:人是地球上人,在无尽的宇宙之中,地球就是渺小的一尘埃。共产邪魔却在其谬论中将“人认定的善恶标准”和宇宙规律相提并论,使“人”和整个宇宙并驾齐驱。在共产邪魔的谬论中,宇宙规律的“必然结果”,人可以认为他是“善”的,也可以认为他是“恶”的,身处宇宙之中,时刻受宇宙规律的制约的“人”反过来要去“评论”宇宙规律的怎么样,这不是狂妄之极的表现是什么?就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要作“齐天大圣”,狂妄大胆,几闹天宫,以至受500年五指山镇压之灾,后来亏得随了唐僧历尽艰难取了真经才脱祛妖份,终得正果。共产邪魔不但自己这么干,还鼓动世间众人这么干,“个个要齐天”,共产邪魔其罪之大,可想而知。

4.“以善为恶,以恶为善”取代“以善为善,以恶为恶”,颠覆“善恶有报”天理:“以善为善,以恶为恶”,就是事物按照“天道”、 “自然”、“道”和“法”为标准衡量,符合标准的为“善”,人就以此“善”为善;不符合标准的,就是“恶”,人以此“恶”为“恶”。而共产邪魔却为了颠覆“善恶有报”的天理,“以善为恶,以恶为善”,符合宇宙规律的它说成是“恶”,违背宇宙规律的说成是“善”,再用它的谬论划定得出的“善恶”性质去给以处理和对待。它的理论是这么说的,它在历史过程中也是这么作的。举个极简单的例子,共产邪魔是杀人的,但是人说“**党杀人”,按照事实来讲,这是绝对真实的判断,符合宇宙“真”的规律,但是,恰恰是这个人说了真话,共产邪魔却要以“恶”来对待这个人,也要将他砍头。原因很简单,符合宇宙的规律,就一定是违背共产邪魔的游戏规则的。这就是共产邪魔“以善为恶”的历史行为表现,它会以真“恶”对待真“善”。

共产邪魔为什么这么恶,这么喜欢使用暴力杀人,为什么这么假,欺上瞒下,骗内骗外,为什么这么爱斗争,任何事情都要搞运动?其实,这是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因为共产邪魔就是“假恶斗”的化身,就是一股完全违背宇宙“真善忍”的邪恶势力在人世间的体现,它怎能不恶,怎能不假,怎能不斗?就像那个毒气,它本来就是毒气,就是可以毒害人的,人能问毒气为什么要这么毒害人?

人们以为共产邪魔的前期是好的,只是后来变坏了,从而对它报有幻想,留恋的心理。其实共产邪魔的整个理论和历史行为是一体的。从它的理论一出现在人间,就开始了它的祸害。就像一个人被注射毒药,这个毒药在没有注射人体之前,对人体没有任何危害,但是随着注入人体的量增多,毒药随血液回圈进入心脏,心脏出问题,进入大脑,大脑出问题,进入全身的各处,全身各处出问题,最后可能导致整个人生命的死亡。谁又能说毒药在没有注射进入人体之前没有毒性呢?共产邪魔的“无神论”不是从一开始就臆造出来了吗?

共产邪魔虽然利用“无神论”在人间颠覆了“善恶有报”的天理,但是,哪个“神”又答应了它允许它永远地颠覆下去呢?无论它怎么颠覆,也只能在表像上,在局部,在某一个时期按照它的邪恶游戏规则搞“善恶错报”蛊惑毒害世人。但是它永远动不了“善恶有报”天理的根和实质。这一点,无论是在它的理论中还是在它的历史行为过中,无一例外!

共产邪魔拼命叫嚷“善恶有报”天理是“迷信”。但是恰恰就在它自己精心撰造的理论体系中,“善恶有报”天理却是其中两块领地的真正主人。我们知道,共产邪魔讲“因果律”,说“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有什么样的因就有什么的果,一因数果,一果数因”。共产邪魔还讲“新生事物论”,讲“凡是符合客观规律的就是新生事物,新生事物必然因为自身的优越性被人民接受,有光明的前途”。把共产邪魔宣扬的“因果律”,“新生事物论”摆放在一起,稍加融合,就发现:新生事物就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事物,他必然有光明的前途,这不就是善有善报吗?反过来,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事物,当然算“旧事物”,它必然被淘汰,这不就是恶有恶报吗?既然天天喊“善恶有报”天理是“迷信”的共产邪魔的老巢早就被“善恶有报”天理攻占了,那共产邪魔还有什么底气叫劲呢?它还讲什么“曲折道路,光明前途”,还讲什么“否定之否定”,这不都是为它自己最后被按照“善恶有报”天理进行彻底销毁而进行的自嘲吗?

共产邪魔讲,“解放战争”消灭国民党800万大军,它宣扬它的血腥战功,人们却看到了它的残暴无耻;它讲“建国”六年完成“三大社会主义改造”,人们就不禁勾起自己和祖辈当时的辛酸而艰难的生活历史;它讲“大跃进”,“人民公社”,人们就想到1959年到1961年那惨绝人寰的人祸之灾和活活饿死的3000万冤魂;它讲“事实求实”,人们就想到1957年阳谋诱骗造就“右派”的人间惨剧。

对于“文化大革命”,人们却始终解不开心中的这个迷:为什么要搞“文革”,为什么要搞十年,为什么要斗共产邪魔自己的人?撇开一切杂象和假像,一句话就能说清:因为这是共产邪魔自己人在历史上自己种下的果因,报应来了,不得不报,没有他人可以借用,只好借用共产邪魔自己,搞了一次“双手互搏”大演练。跟随共产邪魔干坏事的人,怎么可能在“善恶有报”天理面前讨一个大福报呢?

对于共产邪魔屠杀“六.四”请愿学生和残酷镇压迫害法轮功,“神”又将如何应用“善恶有报”天理销毁共产邪魔最后的一切剩余因素呢?人们拭目以待!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冯道生报道)蒙特利尔民众2005年10月22日下午在中国城中山公园集会,声援500万退党,同时举办《九评共产党》图片展,进一步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鼓励更多同胞走出邪恶中共,共同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纪元。
  • 世界万物,无不时刻处在因果报应之中,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若到,现世现报。“善恶有报”既是天理,又是自古以来人们非常信服的人世正理。人们相信,这个世界不是一个无知无觉的寂寞世界,天地万物,生息不止,运行有序,而人对这个世界而言从根本上讲是无能为力的,因而一定有比人高级的生命在掌握控制着这个世界一切的一切,这些比人更高级的生命就是“神”。
  • 在大纪元网上退党人数已突破500万大关,全球各地都在声援这500万退党勇士,马来西亚大纪元也举办一系列声援活动,包括九评放映会和九评研讨会等。
  • 《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已经席卷全球。目前退党的人数已经突破了500万人。还有大量的中国民众的退党声明因为无法传递到海外,只能张贴在中国大陆各地的公共场所。实际退党的人数早已经超过了500万人。貌似强大的中共邪恶政权已经日暮途穷,风雨飘摇。面对退党大潮,中共崩溃在即,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正在诞生。
  • 没有了共产党,我们怎么办?谁提出这个问题,谁就要好好读一读《九评共产党》,读懂之后,谁就会恍然大悟:噢,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嘛!这个人会痛骂中共:TMD!这个邪魔,害得我问这样愚蠢的问题。
  • 由大纪元时报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带来的全球华人退党大潮在日前突破500万的数字,这样全民觉醒的行动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为庆祝这珍贵的500万颗觉醒的中国人心,以及继续鼓励中国人克服恐惧、走出来发出人民呼喊自由的声音,西雅图退党服务中心和大纪元时报在10月22日联合举办“声援五百万退出中共,全民觉醒的游行和集会”,活动于上午十一点半开始,历时约两小时在中国城人行道游行,参与民众举着标语走遍了中国城的每一条街道。他们打着“广传九评,退出中共”、“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退党救国,退党自救”以及“中共不等于中国”、“No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等中英文横幅和标语,队伍的前后各有两个麦克风前后呼应,群众不停地喊着:
  • 我是一名戏曲爱好者,看了《九评》以后,才知道戏曲艺术在1949年后遭遇到多大的挫折,对老艺人的无情摧残,一代艺术大师马连良在长安大戏院全副戏装上吊,令人悲痛!这都是共产党造的罪孽才导致今天的传统艺术一厥不振!我在此严正声明:退出共青团、少先队、儿童团等中共一切邪教组织,与其决裂。抹去邪灵兽印,选择美好未来。
  • 10月22日和23日,在密苏里州圣路易市几家主要中国超市所在的中国城广场, 一些当地华人打出中英文横幅,声援500万人退出中国共产党,向人们通告及分享这一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周末购物的中国人欣然接过《九评》报纸和小册子,过往车辆中也有不少人挥手、鸣笛表示支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