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清除“共产邪灵邪党”(三) 2

进明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而在抗日战争中,说共产邪魔建立“敌后根据地”有利于牵制日本侵略军。牵制日本侵略军也好,抵抗日本侵略军也好,消灭日本侵略军也好,这是中华民族的历史重任,没有半点推卸之理。因为侵略军在屠杀中国的军民,在蹂躏中国的国土,在奴役中国的百姓,妄图彻底灭亡中国。对中华民族而言,生死存亡,在此一战。每一个有血性的华夏儿女,必然都会同仇敌忾,死命抵抗侵略军。否则,通敌投降于日本侵略军,或者对日本侵略军的抵抗进行阻挠,则都是中华民族的罪人,是中国的“汉奸”。投敌者如汪精卫之流,就是当时中国的“第一号汉奸”。那么,共产邪魔的行为呢?共产邪魔利用 “平型关战役”树立自己的“抗日”形象之后,实际上对共产邪魔控制影响下的中国人对日本侵略军的抵抗是施行阻挠政策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彭德怀当时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抗日行动:百团大战。而就是因为这一痛击日本侵略军的战役,彭德怀受到了共产邪魔内部的严厉批评,说他暴露了共产邪魔的实力。抵抗侵略军是国人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共产邪魔控制和影响的人也是中国人,当然有权利行使自己抵抗侵略军,保家卫国的神圣责任。而通过这一事件,人们可以看到:一方面共产邪魔在阻挠,禁止和反对自己的内部成员和周边追随民众全力抵抗侵略军;另一方面,共产邪魔有相当大的军事实力存在,但是却不用来抵抗当时的日本侵略军,为的是要保存实力和隐蔽实力。但是,大敌当前,共产邪魔有没有道义上的这个权力这样做呢?完全没有。共产邪魔为了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完全不顾中华民族的安危,更不考虑沦陷区民众的痛苦,竟然对日本侵略军的侵略行为采取隐蔽的绥靖政策。这样看来,如果说抗日战争期间南京的日伪卖国政权之流是汉奸,那么,他们算“白色汉奸”,而共产邪魔根据它的意图和行为,它也可以算一个汉奸组织,算是“红色汉奸”。历史的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共产邪魔说自己“没有特殊的利益”,这是它骗人的鬼话,连历史上为共产邪魔卖命而亡的鬼也不会相信。

至于说要把共产邪魔建立政权之初社会风气良好“归功”于共产邪魔。这么说来,那现在中华大地上,假恶黑、黄毒赌泛滥成灾,又要把这个“归功”于谁呢?归功于人民自己吗?就算按这个说法吧,那全世界都知道共产邪魔在统治中国,共产邪魔为什么不管一管这个事呢?为什么要放任人民的“自我败坏”呢?统治统治,干啥去了?一直在睡觉吗?不管事不干活有饭吃吗?

中国自古有“礼仪之邦”的美誉,文德之盛,远播四方。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使国民的道德文化素质拥有十分丰富的资产。这是一个经历过路不拾遗“文景之治”的民族,这是一个经历过万国来朝“贞观之治”的国度,这是一个经历过天朝上国“康乾盛世”的民族。难道看到共产邪魔击杀了800万敌手才登上政台的中国人一定要像小国寡民一样,要像外蛮夷族一样,一定需要共产邪魔的“文德教育”来才能提高保持一个“良好的社会风气”?中国历史上哪朝哪代开始之时不是具有“良好的社会风气”?上天在人间战乱劫运中就已经把那些不好的人淘汰掉了,那个新立起来的朝代就敢“社会风气不好”?还是想要骂上天不负责任,没有把最不好的人在战乱中淘汰掉?哪个朝代在立起来之前不想着自己立起来之后要“社会风气良好”,这个朝代永远也立不起来。就像李自成那一派,京城的位置还没坐热呢,路还没认清呢,丞相一级的官员就忙着争权夺利,上天立刻假满族人之手将其赶出了京城。

贪天功为己力,大凶之兆也!

其实,历史的真相恰恰不是共产邪魔造就了其建立政权初期的“良好社会风气”,相反,在共产邪魔80多年的存在历史,50多年的统治历史上,造成当前中国大陆社会风气极度低劣的罪魁祸首正是共产邪魔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人民是基于共产邪魔当初“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协商民主”之类的宣传而没有看清共产邪魔的真实面目才没有极力反对共产邪魔上台的,否则的话,大陆的民众绝对不会选择抛弃国民党而同意本质原为邪恶的共产邪魔上台。说得好听,演得好看,做得太邪门,害得人太凄惨:就是共产邪魔的整个历史表演行为之评断。所以,人民只能负没有炼就一双像孙悟空一样的火眼金睛而无法在当时识别共产邪魔本质的这一部分责任。人民没有逼迫共产邪魔放弃“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人民也没有去反对共产邪魔搞真正的“稳定和谐”。是共产邪魔一意孤行,为了自己的利益,按照自己的本性肆意妄为,折腾来折腾去,几回折腾之下,人民自己“较高的道德素质”连同“良好的社会风气”都被共产邪魔彻底折腾光了。这不算是共产邪魔的责任算谁的责任?

第一、共产邪魔无法也没有提升人的道德水平

“文化大革命”中,人民被共产邪魔教导“狠斗私字一闪念”。但是“文化大革命”之后,举世公认,“文化大革命”将中华民族传统的文明精华,人的传统基本道德规范,以及人的平常生活行为礼仪准则几近毁灭。叫人“大公无私”,“斗私”,这看上去就是个提高人民道德的事情啊,为什么反而在这个过程中破坏了人的道德呢?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共产邪魔自己就是只喊口号(好),不干好事的一个东西,它传出来的东西还能比它自己好?比它自己好就应该首先使它自己变好,老毛不太可能下令叫子弟兵直接开枪屠杀学生民众,老邓也不太可能一定要发动对教导人按“真善忍”修炼的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在历史上,共产邪魔是越变越坏了。所以,“文化大革命”中共产邪魔教人念“大公无私”,而不能带动人民真正做到“大公无私”,那当然这个“大公无私”就仅仅是个口号(好)了。人民在共产邪魔面前当学生,满心的不愿意,口里念着“大公无私”,其实就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于“大公无私”。既然这样,原本这个人心里有的一点点真实存在的“无私”也被念没了。人民的道德水平能不下降吗?这就像一个小学生做老师去教一群中学生,这群初中生一定会被教得降成小学生的水平。不降就是一个奇迹。所以讲,能经历共产邪魔的统治而保持自己的道德水平不下降的人,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而能够抵御共产邪魔为私为己的道德污染,反而能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准的人,是一个创造天大的奇迹的人。修道的人讲,没有“度人”的能力却要喊“度人”的就是个邪门,因为它度不了人最后就只能害人;共产邪魔没有提升人道德的能力却试图去提升人的道德,也是个邪门,并且是个大邪门,同样因为它提升人道德的妄想实现不了,反而会把人原有的道德破坏掉。

不仅仅如此,共产邪魔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中,只有“斗”这唯一的一个邪恶基因是共产邪魔敢直接当面公开地在人世间大肆宣扬鼓动的。

共产邪魔从来不会说自己“邪”,它反而厚颜无耻地讲自己掌握了“真理”,是“主持正义”的。

共产邪魔也不会说自己的在“骗”,虽然它骗完农民骗工人,骗完工人骗知识份子,发展到现在的对人对己,对外对内,无人不骗,无事不骗。但是当它被指责为在骗知识份子的过程中是搞“阴谋”时,它立刻反驳“不是阴谋是阳谋”,“阳谋”两字,真是千古一词啊,正好说明共产邪魔骗人骗到了登峰造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但是它也还是要借“阳谋”来否认对自己“骗”的公开确认。

共产邪魔在“煽”动仇恨制造邪恶与罪行时也从来不敢称自己是在“煽”。它把它“煽”出来的仇恨说成是“清算反动派的历史罪行”,“煽”了又“煽”,许多它要镇压迫害的物件被它无中生有地捏造诬陷之辞强加于身,用以“煽”动仇恨,又强迫人们以假为真,说“永远不要忘记这些历史罪行”。比如地主被它“煽”成“霸”,资产阶级被它“煽”成“万恶的剥削者,吸血虫”,任何小过错,只要它愿意,它就可以“煽”成大罪行,它还能敢说自己在“煽”吗?它的“煽”建立在夸张和无中生有的基础上,却说它的鬼话是“明白确切”而“铁证如山”的。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香港10月23日举行声援及庆祝500万人退出中共的活动,香港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张紫红透露,中国大陆确实有相当多人表示愿意退出中共。曾经有一位大陆自由行旅客,从中国大陆带出来要求退党的超过一千人名单。

    除了首次在九龙半岛举办游行外,位于香港旅游区尖沙咀的几段繁华市道,数百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大纪元义工和香港市民还参加了列阵筑“退党长城”的活动。 另有部分义工市民和中外游客免费派发大纪元时报的退党《号外》和《九评共产党》特刊。

  • 去年11月19日本报推出《九评共产党》首评后,每日一评,至12月4日,依序刊出九评。据郝凤军透露,中共官方十分畏惧此书,于今年要求制订查禁活动:代号“124”的反《九评》传播行动;但《九评共产党》却以燎原之势,译成各语文版。今年六月,日本首次销售九评,发行人宫本香子表示,日本民众反应这本好书一定可以在日本售出百万本,给了她与同事莫大的鼓励。
  • 据新唐人电视台记者伊仁德国法兰克福报导,在第57届法兰克福书展上,德国德文大纪元报社和台湾博大出版社首次联合推出了多语种的“九评共产党”展台,向读者介绍新出版的德文“九评共产党”和该书的中英法俄等二十多个版本。
  • “共产邪魔”的整个可耻历史和灭亡根因:披着“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和“稳定和谐”的人间“画皮”逼迫人们偏离、背叛和迫害无上真理“真善忍”。
  • 【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香港报导】最近流传出来的一份中共内部文件,记录了公安部副部长、610办公室主任刘京在今年年中一次秘密会议上的讲话,从内容中可以得知中共对《九评共产党》及其所引发的退党潮在国内情况的关注及恐惧,同时也披露了中共正面临执政以来最大的危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