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清除“共产邪灵邪党”(四) 2

进明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恶魔希特勒建立了它的“纳粹第三帝国”,它的两个小伙伴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也分别掌控着法西斯意大利和军国主义日本的政权,操控着各自的“政府”。它们这三个大魔王把持着“政府”分别把“德意志日尔曼民族”,“意大利罗马民族”和“日本大和民族”喊得震耳欲聋,而希特勒更是把“人民”和“德国”挂在嘴上当成口头禅。但是历史证明,恶魔就是恶魔,这三个魔头并没有给“德意志日尔曼民族”、“意大利罗马民族”和“日本大和民族”填加丝毫的历史荣誉,相反,还给三个民族带来了莫大的历史耻辱。这三个魔头自身的下场也是一个自杀身亡,一个暴尸街头,一个绞刑引颈。

但是,这三大魔王的历史罪孽同共产邪魔的邪恶罪行比起来,却是天壤之别。

在东方的中土,社会有着大不同于西方社会的独特体系构成。相对于西方社会的历史发展历程,东方的中土文明发展也有其独有的历史特点和历史规律。

有“人”有“民”之后,才有“人民”;“人民”聚而成“民族”;“民族”仿“家”规而立“国”,定“国”制,“国家”现,“社稷”兴,“天下”治。华夏民族居中央之地,故称己曰“中华”,“中华民族”,泱泱文明古邦,延续5000余年。期间,神州大地子民皆知有“政”,而不闻现代之“政治”为何物,更严禁兴“党”朋之“政”以避祸国殃民之端。只因西风渐长,“政治”歪风侵天朝,“政党”绝“正”闹九州,废君起“共和”,这本也无伤国之大雅民之根基。谁料“共产邪恶主义”悄然东来,兴风作浪,藏垢纳污,终于凑成人间至邪幽灵——“共产邪党”,此嗜血赤魔于30年间,杀人无数,滚就了一魔窟兽穴:“中华人民共和国”,欺世盗名,折腾一回“共产邪恶主义”之后还思折腾一回“邪恶社会主义”。50余年艰难历程完结之后,世人于蓦然回首之际却惊觉共产邪魔此人间邪恶“组织”,既违“民心”,又非“正统”,只是擅言私表其邪魔之身“代表”和“领导” 着“人民”,“中国”和“中华民族”,实则是假“国家”和“政府”之形式欺诈普天之下亿万众生,盗取九州镇国之鼎,攫取天下权力吸人精气,抽人鲜血,为其能苟延残喘而不断地输氧输血。

天下之人或以为共产邪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家”,是大谬也。

毛党魁作为“中共邪党”的主要“缔造者”,带领“中共邪党”好不容易才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共产邪魔新屋”盖好,毛党魁当然也就被共产邪魔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它始终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国家”。但是它却穷其一生也没有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国家”者,必有国法家规相撑持。然而历史事实恰恰相反,毛党魁贵为“元首”,却云:无法无天。但知拿着“无产阶级专政”发挥自己的“超人政治阴谋权术”整天里整治人,整完邪党之外再整邪党之内。无一天之宁日。

汉高祖明白:马上能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但是毛党魁却不明白:“枪杆子出政权”,但枪秆子不能保政权,更不能以枪杆子逼天下人护政权。即使如开国名君汉高祖者,尚且不能保证自己身后的吕后不会去女人干政弄权祸国。而毛党魁却明知故犯,在身前即放任着自己的妇人参政夺权革人命,全然不管自己的身后事,竟云:哪管那身后的腥风血雨。悲观颓废如此,实则承认自己“治天下”的完全失败。

既不能敬天畏地,又不能修德于天下,也不能仁政爱民与民同乐,更不能“法制法治”,立国法,定家规,毛党魁如何作到“开国”;毛党魁缔造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足够坚固的“国法”栋梁支撑,这“共产邪魔新屋”也就随时处在摇摇欲坠的状态。这个共产邪魔的巢穴又如何保证“中国”这片土地上不受风吹雨打之苦,又如何能保证“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里面安居乐业呢?败坏不堪,摇摇欲坠而又暗无天日,“人民”必然会为了重浴阳光而破屋穿墙。

共产邪魔与毛党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实为纸扎的花屋,人造的“卫星”,可用于招魂,可用于观摩,就是不可用于实际治理天下,安抚百姓。至多就是共产邪魔带着一批邪恶之人祸害他人,危害天下时整人而护己的工具耳!毛党魁是这么干的 ,“四人帮”江青是这么干的,邓党头也是这么干的,人间首恶江魔头更是这么干的。

公元1999年7月20日共产邪魔和江魔头发动对法轮佛法的人间大迫害之时,就以“政府”“定性”的说法蒙骗恐吓住了天下民众。它定它的性,它却无能为其“定性”的本身和“定性”结果的对错进行反复的“定性”。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它的“政府”是共产邪魔一党之“政府”,连小小的一个台湾都不能代表,何言代表整个“中国”,代表全体“中国人民”,代表5000文明的“中华民族”?更勿论被迫害的对象是1亿人的修炼者和学员以及他们的亲人朋友,这样的情况下,哪个“政府”又能“代表”得了, “定性”得了呢?哪个“政府”要这样强行去“代表”,去“定性”,哪个“政府”就要灭亡,连同它背后的“政党”和“国家”,不管是共产邪魔也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罢!

共产邪魔更是以法轮佛法的修炼者和学员“参与政治”为名欺骗世人编造借口推行迫害。其实共产邪魔完全以最狂热的争权夺利“政治”起家,在其100多年的罪恶历史过程中,半步也没有离开过“政治”,它的“共产邪党”更是以鼓动,推行,制造“政治”迫害为能事,它就是“政治”中的“肮脏政治”之制造厂,聚集所,散发地。这样的一个人间丑类却反而要污蔑他人“参与政治”,岂不是荒谬之极?其实恰恰相反,任何其他人都可以训斥共产邪魔“参与肮脏的政治”,“制造肮脏的政治”,就连恶魔希特勒都有资格训斥它,但单单就是它本身,没有任何的资格有半点的权力指责他人“参与政治”。
(待续)

附:
(关键概念)
1.“人”,古人有精彩的论述:天地之性最贵者也,此籀文象臂胫之形;故人者,天地之德,阴阳之交,鬼神之会,五行之秀气也;故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食味,别声,被色,而生者也;有七尺之骸、手足之异,戴发含齿,倚而食者,谓之人。有时也指民和老百姓。可作“仁”,通“仁”,仁爱。

2. “民”,指事,从古文之象。古文从母,取蕃育意。古代指黎民百姓,平民,与君、官对称。也可泛指人。作形容词,指民间的。

3. “人民”,古代作“人类”意解,现在一般指作为社会基本成员主体的劳动群众,黎民百姓。或者是指一个国家的普通人,区别于社会上的少数特权持有者。

4. “中华”乃古时对华夏族、汉族的称谓。而古代华夏族多建都于黄河南北,以其在四方之中,因称黄河南北之区域为“中华”,这也是汉族最初兴起的地方。后来在历史上各朝疆土渐广,凡所统辖,皆称“中华”,后也借指“中国”,“中原”。

5.“民族”,指历史上形成的、处于不同社会发展阶段的各种人的共同体。

6. “中华民族”应该算是一个现代的称谓,特指世代生养休息于中华大地上的各个民族的总称。

7. “国”,从“囗”,表示疆域,从或(即“国”),“或”亦兼表字音。本义:邦国。周代,天子统治的是“天下”,略等于现在说的“全国”。也可指国都,一国最高政权机关所在地。又可称国城,国邑,国家。古代也指王、侯的封地或帝王,部落,地方,家乡等概念。

8. “家”,本义:屋内,住所,引申表示住宅、房屋。或指家庭,人家,指夫或妻。古代又可指大夫统治的政治区域,即卿大夫或卿大夫的采地食邑,可指娘家。现也指学术或艺术流派或经营某种行业的人家或具有某种身份的人,掌握某种专门学识或从事某种工作、担任某种职务的人。还可指民族和某一集团或某一方面。可指家财,财产,朝廷,都城,帝王或太子,某人,古代医书上指患某种病的人,“家”的古字。做形容词指人工饲养或驯养在家中的,与“野”相对。或称私家的,个人的,我的,内部的、家中的,与“外”相对。做量词用来计算家庭或企业的多少。做动词指娶妻、成家,安家、定居,养家、持家。又通“稼”,稼穑,种谷曰稼,收获曰穑。

9. “国家”,长期占有一块固定领土, “政治”上结合在一个主权政府之下的人民的实体;或指一种特定形式的政府、政体或“政治”上组织起来的社会,分世俗国家,福利国家,法西斯国家等。或指由一个民族或多个民族组成并且具有或多或少确定的领土和一个政府的人民的共同体。或称由人民共同体所占据的土地。

10. “邦”,本义:古代诸侯的封国、国家,大的叫邦,小的叫国,泛指国家,后又可泛指地方。

11. “社稷”,土神和谷神,古时君主都祭祀社稷,后来就用社稷代表国家。

12. “天下”,四海之内,全中国。也指人世间,社会上,全世界,所有的人。古代指国家或国家的统治权。也可指自然界,天地间。

13. “中国”一词的由来主要是因为古代华夏族立国祭祀社稷于黄河流域一带,以为居天下之中,故称华夏民族之国为“中国”。也可指中原地区和京城。

14. “中国人民”,就是指生活在中国社会的普通老百姓,是中国社会基本成员主体的整体称谓,区别于中国社会的特权阶层成员。

15. “社会”,指一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构成的整体,泛指由于共同利益而互相联系起来的人群。或指社团或古时社日举行的赛会。

16. “政”,从攴从正,正亦声。攴:敲击。统治者靠皮鞭来推行其“政治”。“正”是光明正大。本义:匡正。或指主持政事。做名词,指政治、政事,亦为国家某一部门主管的业务,指家庭或团体的事务,或政策、法令,官长、主事者。旧说做官一任为一政。也指政权,策略,朝廷、政府机关。

17. “政治”,政府、政党、集团或个人在国家事务方面的活动。或指治理国家施行的措施。

18. “政党”,代表某一“阶级”、阶层或集团进行政治活动的组织。

19. “政权”,指“政治”上的统治权利;或行使国家统治权力的机关。

20. “政府”,国家权力的执行机关,即国家行政机关,古时称宰相处理政务的处所。

21. “共和”,也称共和制。泛指国家权力机关和国家元首由选举产生的一种政治制度,与“君主制”相对。

22 “共产邪恶主义”,特指一种建立在“马克思邪恶社会主义”基础上的社会和“政治”邪恶“学说”。或指建立在“马克思邪恶社会主义”基础上的社会和“政治”运动,它鼓吹历史是无情的“阶级斗争”,最终必然是“无产阶级”在任何一个地方的“胜利”,生产资料归“社会”所有,与此相应的是所有人在社会和经济上的“平等”,最终导致一个无“阶级”的社会。

23. “共产邪党”,特指以“马克思列宁邪恶主义”为指导思想,主张“无阶级专政”邪说, “无产阶级的政党”――有的国家的“共产邪党”叫“工人党”、“劳动党”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 位于卡尔加里交通要道旁边的中国城十分醒目的悬挂“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和“五百万人退出中共”的大标语。九评共产党图片展览也摆在了这个喧闹的地方。
  • (大纪元记者吴丽丽报导)10月30日晚,日本大纪元时报在东京驹迂社会教育会馆举办第十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与会者观看了九评电视专题片,在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副干事长相林和民主中国阵线日本支部理事边宁分别发言后,热烈讨论。与会者认为现在是让所有人彻底认清中共邪灵,使其无所遁形的时候了。
  • 《九评共产党》已经发表了很长时间了,而《法轮大法学会公告》也发布近一个月了。这都是神对人,尤其是对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可还是有些共产邪党体制内的人麻木不仁,并不珍惜这万古难逢的机会,继续迫害。以下讲述我们江苏省兴化市发生的一件真实故事,希望这些人能借此认清共产邪党的本质,给自己一次机会。
  • 10月29日,在500多万勇士退出中共恶党之际,赫尔辛基的大纪元义工们,再一次用行动呼唤人们关注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声援勇于对邪恶共党说不的退党勇士们。
  • 自从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超过500万中国民众退出了中共。
    我想说:美国人民支持你们,祝贺你们!
  •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我们今天的《九评热线》,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特别邀请了一位嘉宾陈劲松先生加入我们今天的讨论。陈劲松先生是一位著名的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评论家,他在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时报以及其他的网站上面发表了很多的评论和文章,是一位中国问题方面的专家。
  • 各位听众朋友,我是汪洋,欢迎您今天收听我们九评热线节目,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还是邀请了退党服务中心的联系人高先生来和我们一起谈谈九评的话题
  • 十月一日,笔者拿着邀请函准时赶到港丽酒店七楼HENNESSY ROOM,准备旁听由《大纪元时报》主办的《中国的未来——【 九评共产党】国际论坛》时,却遇到一个很尴尬的情况,原来酒店以场地 “严重水浸” 不能使用而要求举办方改换场地,并要将国际论坛移到酒店以外举行。一时间数十位来宾和记者不得其门而入以至充塞走廊,场面颇为混乱。
  • 大纪元九评和退党周刊(10/23-10/2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