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清除“共产邪灵邪党”(四) 4

进明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其实,恰恰是共产邪魔自身在中国大陆的存在受到外部世界各种势力的影响和威胁而操控中国大陆和中国人民与世界对立的。这些影响和威胁针对的是共产邪魔本身,而绝不是针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来的。否则,中国和中国人民像瑞士一样保持永久的中立, 不管是采用君主立宪,还是采用民主共和,甚至保持封建帝制,都于这个世界无关紧要,不会导致与世界关系的紧张和对立。朝鲜战争愿打就打,“苏联”愿“修”就“修”,和平演变愿演就演,都会跟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没有半点直接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一方面造就一流的社会制度使人民安居乐业,另一方面在国际上积极倡导和平,对话!世界哪能与我们伟大的祖国成为一种“对立”呢?我们炎黄子孙如何会对世界产生半丝的“仇恨”呢?在国际社会,中国一定是个领导者和关系协调者的崇高形象。

而恰恰是共产邪魔邪魔在大陆的存在,公元1971年大陆共产邪魔的“政府”被联合国承认为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之后,“中华民国”又成了国际社会的“异类”。除了制造中国的分裂和跟世界的对立之外,共产邪魔还能做什么呢?

三、西方社会有权,且必须干涉共产邪魔的任何邪恶行为,而无权干涉且必须支持援助中国,中国人民以及中华民族的正确选择和正当行为。

共产邪魔本来就是个“幽灵”,而且是个“西来幽灵”。共产邪魔起源于西方社会,马克思是德国人,恩格斯是英国人,列宁是俄国人,史大林是格鲁吉亚人,对中国而言,这些家伙都是西方社会的人。那一个国家对自己国家的公民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要负责。这批人搞出来的共产邪魔在人类社会造成了极为惨重的恶果,作为西方社会的公民,它们的行为以及历史行为遗留物,西方社会当然有第一权力进行处理。这就包括对现今残留在世界各地的共产邪魔的邪恶行为进行干涉,阻止,取缔和消灭。

对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而言,又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要求西方社会必须干涉共产邪魔,尤其是残留在中华大地上的所有共产邪魔的一切邪恶行为的国度,人群和民族。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首先是西方社会来的各种侵略者,商人,传教士,殖民者,帝国主义者通过军事侵略,商务贸易,宗教传播,租界殖民,科技文化,武装抢夺等等方式撞开了我们东方这古老的天朝上国的大门,掠夺我们的白银,摧毁我们原来的经济,混杂我们的思想和信仰,割占我们的土地,抢夺我们的领土,损害我们的文化,屠杀我们的民众,给我们带来了异常深重而又持续时间漫长的耻辱和灾难。接着,又把共产邪魔的邪灵灌输到我们的大地上,兴风作浪,控制我们的民众,毒害我们的思想,在整个社会散播谣言,制造屠杀,造成征战争斗,鼓吹血腥暴力,挑起内战,配合日本人妄图的亡华侵略,抢夺抗日成果,用暴力赶跑原本合法的政府,造成我们国家的分裂,灭绝了地主阶层,工商资本家阶层,肉体,经济和精神迫害全体知识份子,强行“大跃进”,饿死3000万人民,发动“文化大革命”彻底毁灭中华5000文明文化的正统,精华,败坏人的思想道德,礼仪规范,包庇社会贪污腐败,促成黑帮乱党勾结,屠杀天安门“六四”请愿师生,残酷镇压和血腥迫害法轮佛法的修炼者。所有这中华民族承受的一切灾难以及共产邪魔的所有邪恶行为产生的根源正是西方社会,西方社会能不负责吗?西方社会能对共产邪魔的邪恶袖手旁观吗?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是不是有权力要求西方社会必须承担义务对共产邪魔的邪恶行径进行严厉的法律制裁和法律惩罚呢?有的!绝对有的!西方社会必须有所行动。

而当中国,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在进行自己的正确选择,传播《九评共产党》,退出共产邪魔的一切组织,彻底销毁共产邪魔之时,西方社会又有多少人在起这反面的邪恶作用呢?干涉着我们的正当行为,防碍着我们的正确选择,支持着共产邪魔。这些西方社会的人,听信共产邪魔的谎言和谬论,诽谤我们,污蔑我们,阻止我们的合法合理的言行,阻挡自己国家的公民认清事实的真相,给共产邪魔不断投资补充资金来源,配合共产邪魔的要求封锁各种真相消息,拒绝给予我们义务性和人道主义的支持,对共产邪魔的各种邪恶行径和对善良无辜的残酷迫害视若无睹,保持沉默。这部分西方社会的人拒绝让西方社会在清除共产邪魔过程中尽到必须的责任和义务,其实是在侮辱整个西方社会存在的公平和正义,以及整个人类的道德良知。这些人必须立刻放弃自己邪恶而又愚蠢的行为,并尽力弥补自己的过失造成的对整个人类社会的危害和损失。这于人于己都是一件大好事!

当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与在西方社会产生,又由西方社会灌输过来的共产邪魔顽强而艰苦地对抗了84年之后,正于当前时刻竭尽全力对共产邪魔之残余势力彻底清除和销毁之时,西方社会怎么做壁上观,而不援以助手,不予以尽可能多的全方位支持呢?

自公元1999年7月20日来,共产邪魔利用手中的中国大陆政权,调动中国大陆的几乎所有社会资源,对中国大陆近1亿的法轮佛法修炼者和学员进行了异常残酷的镇压和迫害,一直延续到现在,这场迫害现在每天还在发生着,还在持续着。整个迫害运动中已经被揭露出来的迫害事实只是全部真相的冰山一角,但就是这冰山一角的迫害事实真相,也让国际社会,让全人类中所有正义,善良而和平的人们触目惊心了。制止共产邪魔对法轮功的残酷信仰迫害已经是当前摆在全人类面前最神圣的使命了。

谣言,谎言,隐瞒真相,封锁真相消息,阻止传播真相,回避和流氓抵赖基于事实真相的舆论,法律指控是这场最邪恶的迫害产生、维持、升级和继续的基础。更大规模的揭露真相,传播真相也就成为制止迫害最有力的方法。共产邪魔完全严密控制了中国大陆的报纸,杂志,广播电台,电视广播、互联网、电信、邮件和卫星转播等一切媒体形式和组织机构。这就使中国人民打破这一严密的资讯封锁造成了巨大的困难。西方社会完全有能力打破这一资讯封锁系统。那么,就需要西方社会认清自己的历史责任和使命,拿出大勇气出来,下定大决心,给予中国人民最为宝贵和有力的支持。

当前情况下,传播《九评共产党》,劝人退出共产邪魔的一切组织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中国人民现在需要的不是小打小闹地零零碎碎地了解真相。时间太紧迫了,中国人民现在需要的是能随时随地全方位,多角度地了解整个事实情况的真相,让自己明白,做出自己的选择,带动他人实现自救和救人。西方社会的卫星传播系统恰好是能突破共产邪魔的资讯封锁技术水平,打破共产邪魔真相封锁的最好工具。当真相在中国大陆的每一台电视机上都能稳定持续地观看了解清楚的时候,共产邪魔的末日就真正来临了。如果这样的情况能持续三天,共产邪魔立刻就会面临人间大解体。

“国际审判中国共产邪魔司法委员会”已经宣告成立,要让特别法庭公正而威严的审判传达给受害人和罪犯,利用公正的法律清除共产邪魔的罪恶,挽救一批失足但依然还可救之人,促动世人更紧迫的明白真相,做出正义与光明的选择,是制止迫害的另一种方式。西方社会不但可以提供卫星接受和转播的支援,还可以联合授权给国际司法组织如国际刑警组织,对影响大,罪恶深的犯罪人予以逮捕和惩治。甚者,更可以直接支援成立一专门的国际执法组织,对特别法庭业已宣判的共产邪魔罪犯人予以专门的法律追捕和法律惩罚。

在人世间拉开彻底销毁和清除共产邪魔一切残余势力与因素的行动序幕!

附:
(关键概念)

24.“中华人民共和国”,特指“中国共产邪党”“领导”下的“邪恶社会主义国家”,1949年10月1日宣告“成立”。位于亚洲东部,面积大约9600000平方公里,人口12亿。首都北京,是亚洲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

25. “邪恶社会主义”,特指“共产邪恶主义”的“初级阶段”,在这个阶段生产资料主要归“全民”或“集体”所有, “分配原则”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

26. “组织”,按照一定的目的、任务和形式加以编制、安排事物使有系统或构成整体。或指按一定宗旨和系统建立起来的集体。生物上讲通常由一类或几类特殊的细胞与其胞间质(胞间质是结构物质之一)一起组成的聚集体,动植物体即由这些聚集体构造而成。也指纺织品经纬纱线的结构。作动词指纺织或把散件组合装配成整机。

27. “民心”,指人民的思想、感情、意愿等。

28. “正统”指党派、学派等一脉相传的嫡派,或指王朝先后相承的系统。

29. “代表”,代替个人或集体发表意见或担任工作的人。也指代替执行任务、行使权利,担任代表,代替某人。或指阐明,展示。

30. “领导”,带领,引上,主管或指导。或指领导人。(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九评和退党周刊(10/23-10/29)
  • 恶魔希特勒建立了它的“纳粹第三帝国”,它的两个小伙伴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也分别掌控着法西斯意大利和军国主义日本的政权,操控着各自的“政府”。它们这三个大魔王把持着“政府”分别把“德意志日尔曼民族”,“意大利罗马民族”和“日本大和民族”喊得震耳欲聋,而希特勒更是把“人民”和“德国”挂在嘴上当成口头禅。
  • 10月29日,一群志愿者在德国慕尼黑市政厅前玛琳广场举行了声援520万 勇士退出中共、迎接历史新纪元的集会。许多路人被集会所展示的中共暴行所震惊,纷纷签字声援支持中国人退出中共,踊跃索取《九评共产党》。
  • 《九评》在中国大陆传播愈来愈广,发表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人数已经达到530万。
  • 大纪元时报发表中文版《九评共产党》希伯来文版特刊于10月25日与以色列读者见面。
  • 自去年11月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和大纪元郑重声明后,在中国大陆引发空前高涨“三退”大潮。世界各地退党服务中心应运而生。大陆人民通过互联网、电话、传真、信函等多种通讯、联络方式将退党声明传递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在大陆各网站众多已经觉醒了的线民借助网路将“三退”声明源源不断发出。
  • 但是共产邪魔就是邪,即使这样,它也会把坏事一干到底,邪还要耍尽流氓。那么,要彻底的清除共产邪魔这个“政治”败物,就需要人们将其赖以存在和生存的“政治”因素消除干净。就像釜底抽薪,就像竭泽而渔,抽干“政治”这塘水,共产邪魔这条鱼还能游动和存活吗?
  • 【大纪元11月3日报导】(中央社东亚运特派记者黎建忠澳门三日电)东亚运网球项目,今天中华台北分四组出赛,除詹咏然女单夺冠、庄佳容和易楚寰混双摘金外,男单王宇佐和女双庄佳容和詹咏然都顺利闯进明天的决赛。
  • “西雅图退党服务中心”于10月29日趁假日对中国人继续发出退党呼吁。退党服务中心在西雅图北边的大华超市外设置标语及展版,散发“九评”文章及退党呼吁传单。
  • 自2005年10月退出中共的勇士达到“五百万”以来,《大纪元时报》法国分部和“法国巴黎退党服务中心”在巴黎艾菲尔铁塔的自由人权广场、巴黎华人社区和中国驻法国领馆附近分别举办了“欧洲声援五百万勇士退出中共”活动,所有经过的人们和游客都驻足观看,他们被揭露中共暴行的展板所震惊,纷纷向义工索取揭露中共暴行的《九评共产党》真像资料,并对中国这些退出中共的五百万勇士表示敬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