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读过《红楼梦》的人

《红楼梦》随解(4)

解铃
dengjie
font print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6日讯】诗词
五十回,邢岫烟、李纹、薛宝琴作诗,用“红梅花”作韵脚,分别得“红”字、得“梅”字、得“花”字。也就是咏“红梅花”得“红梅花”。这里不在于三人的诗如何,而是特喻读者,届时咏什么,得什么。如若迫害“红梅花”,即是迫害自己。如若不承认做好人的理,那一定是坏人。记住:咏红梅花得红梅花。
五十二回,外国女孩作诗:
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
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从林。
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
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解:
这首诗的作者是真真国的女孩,“那脸面就和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也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满头戴的都是珊瑚、猫眼、祖母绿这些宝石;身上穿着金丝锁子甲洋锦袖;带着倭刀。”这个人的装束不是一个民族的服饰,也不单指女子,是一个多民族的集合:西方美人却带着日本战刀。倭,旧称日本。披着的黄头发却不相称的戴满珠宝头饰(披发易滑落),穿锁子甲或锁子甲图案衣服的人应是武士,男性。对作者的描述是预言:

“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在世界上许多国家,说真话的地方,多个民族,不论男女,真诚的发出了一个声音。昨夜在《红楼梦》的家乡发生了一件大事(西方的昨夜是东方的白天),今天晚上这有水接壤的国家(指大多数国家)向世人发布。“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从林。”像海岛那么大的一块云反过来要蒸大海,雾气压得很低,已经压到树林了。预言对法轮功的迫害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法轮大法是永恒的,每个人与大法结的缘是不同的。“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在中国春节发生的那件事历历在目,(预言国外看“自焚”)让我们怎能不关心呢?“众人听了,都道:‘难为他!竟比我们中国人还强。’”

四十九回,香菱学诗,以咏月为题,习作三首,其中一首“新巧有意趣”,其他两首是为把预言故事化而附加的。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依栏。
博得嫦娥应借问,为何不使永团圆。
解: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月亮在无数年的运行中没有谁想遮掩过,显见这首诗是一喉而二歌。有人要掩盖大法的精华,料你是难以达到目的,法轮大法的美好让一些人从内心感到恐慌。“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在世界上几十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学练这套功法,给这些地区的人们带来了希望与美好。砧敲,打击乐,指练功音乐。在中国,法轮大法无端被迫害,很大一部分学员被判刑、劳教,只有“半轮”。到05年,鸡年,虽然迫害还在继续,已是一夜到五更,天快亮了。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依栏。”绿蓑,新编的蓑衣,指新近刚刚穿上绿军装的人继续执行姓江的上任指令,从99年秋季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秋闻笛,抓人的警笛。被抓捕的女子夜晚被吊在栏杆上不能睡觉。红袖,女子。“博得嫦娥应借问,为何不使永团圆。”嫦娥看到这一切不禁发问:为什么不让他们与家人团聚呢?

六十四回,《悲题五美吟》
西施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
笑颦莫笑东村女,白头溪边尚浣纱。
虞姬
肠断乌骓夜啸风,虞兮幽恨对重瞳。
黥彭甘受他年醢,饮剑何如楚帐中。
明妃
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薄命古今同。
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夺畀画工。
绿珠
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娇娆。
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尉寂寥。
红拂
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巨眼识穷途。
尸居余气杨公幕,岂得羁縻女丈夫。

西施:春秋末年越国人,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后,西施被越王献给吴王。勾践卧薪尝胆积蓄实力打败了吴王。这首诗写的是吴王夫差被越王勾践打败后,被勾践献给夫差的西施所面临的结局。
解: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西施是中国历史上“四大”美女之一,一代倾城倾国貌。夫差战败后,西施沉江而死,吴王宫里的人空自想念他。儿家,指西施。“效颦莫笑东村女,白头溪边尚浣纱。”颦,皱眉。效颦,效仿皱眉。典故:东村女很丑,看见西施皱眉的样子很美,也学西施皱眉,使得更丑。东村女丑虽,到老来还能到河边浣纱。西施因貌美成了当权者手中的玩偶,成为权力欲望争夺中的砝码,如同富翁囊中准备随时付出的纸币,成为他人的牺牲品。

虞姬,项羽的爱姬。这首诗描述的是项羽与爱姬被困于垓下,夫妻死前绝别的情景。
解:
“肠断乌骓夜啸风,虞兮幽恨对重瞳。”夜晚听到项羽的战马在风中长啸,使其夫妇肝肠痛断。虞姬此时恨的是自己为什么选择了项羽。重瞳,两人近距离对视,自己的瞳孔中会映入对方的瞳孔,两瞳孔重合。“黥彭甘受他年醢,饮剑何如楚帐中。”与其像当年黥布、彭越那样被处死,还不如死在自己的帐篷里。醢,肉酱。此时的虞姬悔恨已晚,大难即将临头。

明妃,这首诗写昭君远嫁匈奴前的情景。传说汉元帝后宫人多,汉帝不能一一看到,就让画工先画了像,元帝先选像,后选人。宫人大多向画工行贿,昭君却不肯,因而他的画像被丑化,不得召见。后来匈奴求亲,元帝按图选昭君前去。临行前元帝召见,才知昭君之美,但悔之已晚。于是杀了毛延寿等许多画工。解:
“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薄命古今同。”王昭君临出汉宫,汉元帝才知其绝艳惊人,远嫁异族决非幸事,因红颜而薄命。“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假如皇帝不注重女色,决定命运的权力怎能交给画工呢?这首诗通过昭君写帝王。后宫彩女无数,画像选姬妃,国力应强盛,为什么要选美女和亲呢?只有和亲才能达到睦邻友好吗?如不注重女色,为什么杀掉许多画工呢?给昭君带来不幸的是他崇敬的帝王。

绿珠,是西晋官僚石崇的宠妾,美艳且善吹笛。孙秀想要绿珠,石崇不给,于是孙假传皇帝诏令逮捕石崇。绿珠想救石崇,自己跳楼自杀,石崇也被处死。假借此典预言。解:
“瓦砾明珠一起抛,何曾石尉重娇娆。”到时就像绿珠一样,玉石不分成为殉葬品,他什么时候看重过(绿珠)呢?“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尉寂寥。”只因是生前约定的“顽福”,今生用生命来陪葬,用以慰藉(石崇)死后的寂寞。

红拂原为隋朝大臣杨素的侍女,看到了隋朝的腐朽与没落,预见到隋朝将不会长久,便择主而事,与李靖逃走,二人同往太原辅佐李世民讨伐隋朝,建立唐朝。这首诗写的是逃离前的情景。解:
“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巨眼识穷途。”红拂见李靖与杨素会见时长揖不拜,仪表洒脱,高谈雄辩,不同于其他人卑躬屈膝的进谒者。红拂看到自己作为扬素侍女的前途无路。“尸居余气杨公幕,岂得羁縻女丈夫。”杨素虽仍强健,已是只有一口余气的尸体,表面上和正常人一样。幕,幕布,指杨素的衣服是下垂的,杨素还能行走,不是卧床。暂时的地位和财富怎能笼络住有见地的豪杰呢?红拂背叛的是没落而不是病魇。

这组诗表面是写五个美女的不同命运,实则不是为表现美女,女子之美隐示人有才,女子貌美和有才的人都是地位的象征。才,可被集权者任意所用,“到头来为他人作嫁衣裳”!古文化流传至今,旨在警示后人,警示“末世”之人。

七十回《桃花行》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
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
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
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
凤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
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
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向桃花立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
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
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仙枕。
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
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
憔悴华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桃花行》应写桃花。“宝玉看了并不称赞,却滚下泪来。”桃花不代表伤心。这首诗能让人滚泪,说明这是一首让人伤感的诗。这首诗的成稿时间“正是初春时节,万物更新”之际,这里隐示新年刚过。农历新年过后,由南向北江河开始解冰,解冰的水俗称“桃花水”,“桃花”指时间,跑“桃花水”的这段时间。“大家议定:明日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为社主。”
八十二回,林黛玉的病:“这不过是肺火上炎,带出一半点(血)来,也是常事。”

中医辨证施治,病理分表里、虚实、寒热、风邪。没有“上炎”的说法,“炎”是西医说法。书中偶尔有采用西医治病的情节,并没有普遍采用。这里是预言。“肺火上炎”不是肺炎,肺炎是典型的肺炎,“肺火上炎”不是典型肺炎,典型肺炎以外的肺炎叫“非典”。那么林黛玉的病是“非典型肺炎”。《桃花行》这首诗预言的是“非典”流行。
解:
“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东风软”是早春,“晨妆懒”是病人,不能“晨妆”。“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帘外桃花”指没染“非典”的人,“桃花”另意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里指败坏。人如果败坏,与病人相隔不远了。“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不可以取消与病人的界限,外面的人不可以探视病人。预言是传染病。“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世人还和往常一样,“非典”局势变得严重。

“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因没有特效药解救病人让人愁,因有传染性,必须隔离,消息只能用其它方式传递。“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由病房传出的消息传遍全国,因没有特效药物,使全国在整个春天倍加伤感。“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门空掩,院落无人。院落无人才能生苔藓。预言患“非典”的人的住宅即使不锁门也无人敢进入。其周围的人也与社会隔离。栏杆,活动范围限制的界限。

“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向桃花立。”被隔离的人在春天里哭泣,有人偷偷越过隔离线,……“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被接触的很大范围之内的人都会紧张慌乱。如若是花,花要重新开放,叶子的绿色也被凝住了。喻后果相当严重。“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继而引发一大批人被隔离,面对墙壁眼睛在流泪。模糊,眼睛流泪而视物模糊。“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预醒移珊枕。”有人在“非典”中死去,对活着的人来说应该清醒了。移珊枕,改变支撑头部重量的支点,这里指改变人的观念。

“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有人告诉你“非典”出现的原因,如果你不拒绝,你会感到可怕。香泉,真正的理。影蘸,人向水里伸手水里的影子也会相对伸手。“胭脂颜色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表面是说胭脂是红色的;花是红色的,眼泪也是红色的。实际是说,如果人不改变自己的观念,坚持错误理念,人的难会越来越大,眼泪流干也无济于事,眼睛会流血。“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人泪和花的颜色相同,这样的难以后还会发生还要加重。花自媚,花媚色更鲜,表明泪更红难更大。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整个社会都处在“非典”阴云的笼罩之中,相比之下也就不再流泪了。整个春天都在为这件事疲于奔命。“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春天结束后,“非典”消除。杜宇,杜鹃。寂寞帘栊,指没有病人了,不需要帘栊隔离了。

二十七回,《埋香塚飞燕泣残红》这首哭词意境凄惨。书中写道:“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这里给出的时间与故事关联不大,旨在让读者推算事件发生的时间。旧历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种节的年份不多,分别是在1945年、1964年和2002年。45年日本投降,国内面临三年内战开始,是流血的前夜。64年是“文化大革命”开始的前一年,民众面临十年浩劫的前夜。02年是“非典”流行的前夜。从林黛玉的病,看林黛玉的诗: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到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艳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侬低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脑春。
怜春忽至脑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肋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解:
“言芒种节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大江南北夏季不是“众花皆卸”,而是更加繁茂。上古以来没有这一风俗。一部引经据典的百科全书怎能有如此之纰漏?只在于此书是假语,用假语隐真事。这首诗预言的是在03年的“非典”中死去的人在事发的前一年假如他们能知道诗的真正意境:距生命的中间还有“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日日逼近。明年的今日还有谁。“他日葬侬知是谁”,埋葬在“非典”中死去的人的人,是他的家人和生前友好吗?“知是谁”预见到是不相识的人。不难看出,这部书是社会将要经历的预见,是社会进程中的立体剖面图。飞燕,暗指赵飞燕之形象。香塚,指死去的人的成分大多不是工人、农民体力老动者。

宝玉听了《泣残红》“不觉恸倒山坡之上”,试想黛玉“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到无可寻觅之时矣。”“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杳无所知,逃大造,出尘网,可使解释这段悲伤。正是: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人处在这样的时刻,要反复推求的是读者,要逃大造,出尘网,不要忘记一僧一道便可跳出火坑。

七十回,《史湘云偶填柳絮词》柳絮词是假语,假语背后隐着真事。
“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
解:
这首《如梦令》开头“岂是绣绒残吐”是说,这首词不是写柳絮,是能卷起的上面有一半雾一样的絮状图案的东西。这里预言的是“非典”病人胸透的x光片,如同一团团柳絮。“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这一团团的病变图案是细又长的手自己夹来的,让妒忌法轮大法的权贵着实感到恐慌。纤手,纤指细而长,纤手指镊子。鹃啼燕妒,如咏柳絮这句词不贴切。吓哭了妒忌的鹃燕指人。此句预言2004年的“非典”来自实验室。“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先停下来,先停下来(指“非典”的传播)!再给不知真象的人们一些时间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红楼梦》又有了新说,意念大观园在南京市江宁区陆郎花塘村、曹雪芹曾于此构思《红楼梦》。
  • 北京青年报开展读者选评心目中的《红楼梦》角色活动,部分读者直认无人能真正胜任《红楼梦》角色。
  • 赵姨娘近来窝了一肚子气,老想骂娘。上个月的月钱,到现在还不发给,以为是凤姐又在给她穿小鞋,问了问,连老太太和太太的也还没发放,方才消些气。又去问为什么,却遭了一顿抢白,凤姐说她倒三不着两的,放着手里的针线活不好好做,倒来管三问四,满园子里的人,静悄悄的,谁也不多说一句话,就显得你能耐。
  • 《红楼梦》从这部文学作品问世以来,就有人专门研究它。而对这部作品的理解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说这部作品塑造了众多的性格鲜明的女性形象,因此这部作品是对女性的讴歌;有人说它展现了一个封建家族由盛到衰的过程,这个家族是封建社会的缩影,它预示了封建社会灭亡的命运;有人说书中塑造了一个封建社会叛逆者的形象,他身上已有了民主思想的萌芽……。其实这部书讲述了一个生动的因缘故事。
    作者开宗明义,在第一回中就指出,“只因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霞宫神英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因此草受天地精华,又加雨露滋润,脱却草胎木质,修成个女儿身,只因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断之意。恰近日神英侍者凡心偶炽,意欲下凡。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还他,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书中又说“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到人间去了却此案。”
  • 如果《红楼梦》是一场戏剧,那么书中的一僧、一道则是这场戏剧的导演。
  • 纵观全书,作者将这个因缘故事,剖析出一个横断面,让读者既看到了上世的因,又看到了这一世的缘。一个生动的因缘故事鲜明地展现在读者的面前。所以我们说《红楼梦》其实讲了一个因缘故事。
  • 天津市一名八旬老人自从1990年离休以后,便开始用毛笔抄写古典名著,15年来总共抄写古典名著50多套,还从各处收集资料重编《红楼梦》。
  • 云门红楼梦台北户外公演
  • 超级女声版《红楼梦》组图 张靓颖可比妙玉
  • 《红楼梦》被冠以名著而闻名于世。有许多“红学”家对此书作过专题研究、考证。从一部书中得到各不相同的“味”,也代表着各个时期读者对此书理解上的差异,从而引发对此书进一步的探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