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一中两国”

──两岸关系解套的新构想

方圆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12月6日讯】主持人,各位来宾,各位先进:首先感谢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给我们提供了这个宝贵的发言机会。在参加会议前,我先行到了纽约,与薛伟谈及为这次会议预备的发言。薛伟一听到“一中两国”四个字,立即找出一份尚未发表的稿件,原来薛伟同样也有“一中两国”的构想。以后在与国凯兄讨论时,国凯兄也有同样的想法。我在澳洲,国凯兄和薛伟兄在美国,远隔重洋,之所以有相同的见解,说明了不同人们对同一客观事实的认知,只要不去刻意回避或歪曲,必然是一致的。

一、“一中两国”是美中台都不愿意承认却去维持的现状

在海峡两岸的关系上,经常听到的一种提法就是“维持现状”。海峡两岸的“现状”是什么?笔者认为,海峡两岸的现状可以表述如下:因为历史的不幸,中华民族分裂为共享主权,分享治权的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双方至今没有结束战争状态。所谓“维持现状”,就是维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对峙的战争状况。

吊诡的是,认为“维持现状是最佳选择”的美中台三方政府,又不愿承认这个他们努力维持的“现状”。也就是说,台湾官方不承认“一中”,大陆官方不承认“两国”,美国官方表面承认“一中”,暗中默许“两国”。

这种“维持现状”又不承认现状会导致什么结果?那就是大陆官方为了维持“一中”不惜动用武力,台湾官方为了维持“两国”也不惜动用武力,美国官方为了维持这个她不承认的“现状”也不惜动用武力。

美中台三方在海峡两岸的交集点只有一个:不惜动用武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剑拔弩张。这种对“一中两国”的现状不承认又维持的认知,基于这种认知产生的不惜动用武力的政策,使三方处于战争的边缘。所以,对事实的正确认知,也就是对现状的客观承认,才是防止战争,谋求和平的理性思维,正确思维。

请大家注意,我上面的发言中,非常强调一个词:“官方”。也就是说,这三边官方对海峡两岸的不惜动用武力的错误决策,不一定得到三方民间认可。作为民间力量的一份子,明确表达的意见,就是坚决反对官方的战争政策。或是说官方不惜动武,民间渴望和平。

二、“一中两国”辩析

“一中两国”的“一中”,指的是一个中华民族。“一中两国”的“两国”,指的是同源于中华民族的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大陆官方词汇中的“一中”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目前,大陆官方词汇中的“一中”指的是“一个中国”。这个“中国”既包括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包括了中华民国。换句话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而中华民国也是中国。

台湾官方词汇中的“一中”,在国民党执政期间,指的是中华民国。在目前民进党执政期间,“一中”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而中华民国不是中国。

海峡两岸官方对“一中”的认知与解释完全不同,并随着执政者变化而变化。上个世纪的九二会谈中曾出现过对“一中”的“各自表述”。在打字的时候,由于中文发音相同,在打“各自表述”的时候,出现的是“搁置表述”。在海峡两岸的关系中,近来有一个经常出现的词汇:“搁置主权”。看来,搁置主权是很困难的,但搁置表述应当是可能的,为了海峡两岸人民的和平与福祉,如果海峡两岸都将“一中”定义为“一个中华民族”,这不仅是对历史的承认,也是对现状的承认,更最要的是,这是对目前紧绷着的两岸关系解套的一种理性正确的新思维。

当然,曾有某些理论家对“中华民族”予以否认。他们认为“中华民族”是不存在的,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五十六个民族不能称为“中华民族”,只能是汉族称汉族,苗族称苗族,羌族称羌族,满族称满族,维族称维族,蒙族诚蒙族,藏族称藏族,等等。也有某些理论家们在竭力否认“中华民族”的时候,却去努力打造一个“台湾民族”。那我们不能不问,你们可以把居住在台湾地区的不同族群,基于共同的文化流源与生活环境而称为“台湾民族”,我们为何不能以同样的理由,把生活在中国领域内的不同族群,基于共同的文化流源与生活环境而称为“中华民族”?如果说“中华民族”不存在,同理,“台湾民族”也不存在。甚至于“美利坚民族”也不存在,“法兰西民族”也不存在,等等。不过,理论归理论,事实归事实,历史归历史。中华民族不会因某些理论家的否认而消失,就像中华民国不会因某些政治家的否认而消失一样。

笔者认为,如果台湾官方把“一中”不定义为“一个中国”,而定义为“一个中华民族”,承认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有何不对?有何不好?这样不仅可以产生清晰明朗的两岸政策,也可使岛内的族群纷争归于平息,使岛内的国家认同归于一致。

笔者居住的澳大利亚,现在与纽西兰就是同一民族的两个国家,过去也曾分分合合,但一直处于骨肉相连的姐妹关系。南韩与北韩也是同一民族的两个国家,过去曾经长时间对峙战争,现在同一民族的纽带使两个韩国能够理性地讨论未来。人家能,我们为何不能?为什么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是同一民族的两个国家?

大陆官方长期以来不承认“两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来源于大陆官方的认知。大陆官方一直强调,海峡两岸现状的形成,与两德、两韩、澳纽等等的历史不同,不能用相同的方法处理不同的国情。第二个原因是担心承认“两国”,就将使中国永远一分为二,成为民族的罪人。

对第一个原因,虽然中华民族分裂成两个国家的原因与其他民族、其他国家不同,但结果是一样。我们必要正视这个分裂的事实。我们要问,如果一种药物可以治疗不同的疾病,我们会不会因为疾病不同而放弃使用同一药物?只要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和平、福祉与进步,不同的国情完全可以使用相同的方法。对第二个原因,不要一提到“国”就非常忌讳,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就存在过在同一民族两个国家、三个国家甚至多个国家的经历,但中华民族并未因此而分裂。对于现实的的正视与承认,不等于对现实的满意与认可。这里最要的是“现实”不等同“未来”。承认现实往往是改变现实的开始。承认分裂的现实,不等于放弃追求统一的未来。互相承认的两德,只要时机来临,现在不也是统一了吗?

刚才谈了“一中两国”。现在谈谈“一中两国”与“两个中国”有何不同。“一中两国”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中华民国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交战的阶段。这一阶段的双方通过战争手段争夺主权,一方要消灭一方。第二个阶段是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峙的阶段。在这一阶段的早期,某些人有“两个中国”的构想。他们主张的“两个中国”,指的是两个主权分割的国家。我们主张的“一中两国”是指共享主权的两个国家。共享主权与分割主权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是“一中两国”与“两个中国”本质上的区别。

其实,主权分割也并不是不可以讨论。但不能一方强迫一方。也不能在某一方的内部,一部分人强迫另一部分人。要讲道理,要大家商量。大家同意分割,就分割,如澳纽。大家同意统一,就统一,如两德。

但是,海峡两岸的现状,是一边初尝民主一边急待民主,现在去谈两岸的前途,谈得通吗?所以,海峡两岸的分合问题,必须在两边都民主化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后,才能心平气和,理性讨论。而对两岸关系的理性思维与正确认知,将对推进中国民主化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因为理性往往是接受民主的前奏。

三、美中台如何承认“一中两国”的现实?

“一中两国”,是不是要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正式互相承认?中华民国早就单方面在国际上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但要中华人民共和国目前在国际上公开正式承认中华民国,大家都知道很困难。

承认“一中两国”的现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立即无条件签订中止战争状况的协议,或称两岸和平协议。同时,美国与台湾,立即无条件废止台湾关系法。因为两岸中止战争状况协议的签订,使两岸和平得到确实的保障,为了防止战争的台湾关系法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因此,笔者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及智库与中华民国的领导人及智库,认真研究“一中两国”的构想,尽可能快地派出代表就中止战争状况的协议进行商谈。

如果大陆方面把商谈安排在台湾2008年大选后,必须正视的是,新的当选者如果要得到人民的授权承认“一中”,这个“一中”想必是“一个中华民族”的“一中”。更重要的是,新的当选者在承认“一中”的时候,必然坚持“两国”。因为新的当选者如果不以中华民国的名分来处理两岸关系,或是说在处理两岸关系的时候,中华民国的国格受到伤害,不论执政者是蓝是绿还是紫,台湾人民都不会答应。再说,两岸和平协议需要两岸的政府,也就是中华民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来签订。如果两岸和平协议不由两岸政府来签订,有效力吗?

所以,两岸和平协议的签订,必须是得到两岸人民授权的的政府行为。必须是两岸人民及两岸政府,即中华民国的人民和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和政府之间的谅解与信任,也就是对“一中两国”的现状的理性认知与客观承认。

至于美国,随着两岸和平协议的签立与台湾关系法的废止,中美两国之间的猜忌将从根本上消除。中美之间的核心利益都得到保证。中美之间一定会发展出一种与现在大不相同的真诚友好合作的关系。而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两岸中止战争状况协议的签订之时,就是一种互相承认、互相尊重与互相信任。在此基础上,什么都好谈,什么都好办,因为大家都是理性的。如果大陆官方能够理性思维,那理性思维必然带来正确决策。

一个理性的政府,她的正确决策不可能仅限于两岸关系。她的正确决策也可能包含接受民间对民主改革的强烈要求,这也是两岸和平的必要条件。有人会问,如果这个政府不接受民主改革的要求怎么办?那就是“政府如何对待人民,人民也如何对待政府”。中国历史的发展无论如何也容纳不下一个毫无理性的暴政了。一个走向民主化的中国对美国是没有任何威胁的。

如果两岸和平协议签订后,谁破坏这个海峡两岸共生共荣,也是确保亚太安定与世界和平的协议,不仅海峡两岸全民共讨之,也会受到全人类的谴责与惩罚。这与美国现在仅凭自己一国的力量(尽管这个力量相当强大),用一个不伦不类的国内法来规范台美关系并严重影响中美关系,比起美国某些势力以扶持日本军国主义来遏制中国的愚蠢企图,真是无法比较。因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不仅会给日本人民和亚洲人民带来灾难,最终也会伤害美国。

美国人民应当不会忘记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惨痛教训。而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之苦的中华民族,尽管现在分裂为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决不会坐视历史重演。

所以,美国如果愿意负起自己维护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国际责任,美国如果愿意实现自己推进民主自由的崇高理想与价值,美国如果愿意发展美中台人民的传统友谊,特别是基于美国牛仔的质朴、善良、勇敢与现实,应当认知“一中两国”的理性思维并承认“一中两国”的客观现实,并作出相应的正确决策。

结论

中国大陆的民间力量,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健康力量。我们对“一中两国”的认知与构想,目的是希望美中台三边官方能听到民间的呼声,是希望美中台三边官方放弃战争政策,因为在战争中受到伤害最大的是美中台的人民群众。

中国大陆的民间力量,是促进两岸和解的健康力量。在适当的时候,我们将草拟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结束战争状态的协议,也即是两岸和平协议,提供给美中台三边官方,以表达我们对两岸和平的意见和主张。

中国大陆的民间力量,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健康力量。我们认识到,和平可以带来民主,民主必然确保和平。中国的国父孙中山先生临终时的嘱咐是“和平民主救中国”。我们期盼和平与民主早日来临,使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悲情早日得以结束,也使人类对战争的忧虑与恐惧早日得以消除。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2005年11月14日,罗德岛。本文为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在美国布朗大学“中美台和平论坛”的讲演)

--转载自《北京之春》网站
方圆:“一中两国”──两岸关系解套的新构想
方圆

主持人,各位来宾,各位先进:首先感谢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给我们提供了这个宝贵的发言机会。在参加会议前,我先行到了纽约,与薛伟谈及为这次会议预备的发言。薛伟一听到“一中两国”四个字,立即找出一份尚未发表的稿件,原来薛伟同样也有“一中两国”的构想。以后在与国凯兄讨论时,国凯兄也有同样的想法。我在澳洲,国凯兄和薛伟兄在美国,远隔重洋,之所以有相同的见解,说明了不同人们对同一客观事实的认知,只要不去刻意回避或歪曲,必然是一致的。

一、“一中两国”是美中台都不愿意承认却去维持的现状

在海峡两岸的关系上,经常听到的一种提法就是“维持现状”。海峡两岸的“现状”是什么?笔者认为,海峡两岸的现状可以表述如下:因为历史的不幸,中华民族分裂为共享主权,分享治权的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双方至今没有结束战争状态。所谓“维持现状”,就是维持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对峙的战争状况。

吊诡的是,认为“维持现状是最佳选择”的美中台三方政府,又不愿承认这个他们努力维持的“现状”。也就是说,台湾官方不承认“一中”,大陆官方不承认“两国”,美国官方表面承认“一中”,暗中默许“两国”。

这种“维持现状”又不承认现状会导致什么结果?那就是大陆官方为了维持“一中”不惜动用武力,台湾官方为了维持“两国”也不惜动用武力,美国官方为了维持这个她不承认的“现状”也不惜动用武力。

美中台三方在海峡两岸的交集点只有一个:不惜动用武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剑拔弩张。这种对“一中两国”的现状不承认又维持的认知,基于这种认知产生的不惜动用武力的政策,使三方处于战争的边缘。所以,对事实的正确认知,也就是对现状的客观承认,才是防止战争,谋求和平的理性思维,正确思维。

请大家注意,我上面的发言中,非常强调一个词:“官方”。也就是说,这三边官方对海峡两岸的不惜动用武力的错误决策,不一定得到三方民间认可。作为民间力量的一份子,明确表达的意见,就是坚决反对官方的战争政策。或是说官方不惜动武,民间渴望和平。

二、“一中两国”辩析

“一中两国”的“一中”,指的是一个中华民族。“一中两国”的“两国”,指的是同源于中华民族的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大陆官方词汇中的“一中”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目前,大陆官方词汇中的“一中”指的是“一个中国”。这个“中国”既包括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包括了中华民国。换句话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而中华民国也是中国。

台湾官方词汇中的“一中”,在国民党执政期间,指的是中华民国。在目前民进党执政期间,“一中”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而中华民国不是中国。

海峡两岸官方对“一中”的认知与解释完全不同,并随着执政者变化而变化。上个世纪的九二会谈中曾出现过对“一中”的“各自表述”。在打字的时候,由于中文发音相同,在打“各自表述”的时候,出现的是“搁置表述”。在海峡两岸的关系中,近来有一个经常出现的词汇:“搁置主权”。看来,搁置主权是很困难的,但搁置表述应当是可能的,为了海峡两岸人民的和平与福祉,如果海峡两岸都将“一中”定义为“一个中华民族”,这不仅是对历史的承认,也是对现状的承认,更最要的是,这是对目前紧绷着的两岸关系解套的一种理性正确的新思维。

当然,曾有某些理论家对“中华民族”予以否认。他们认为“中华民族”是不存在的,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五十六个民族不能称为“中华民族”,只能是汉族称汉族,苗族称苗族,羌族称羌族,满族称满族,维族称维族,蒙族诚蒙族,藏族称藏族,等等。也有某些理论家们在竭力否认“中华民族”的时候,却去努力打造一个“台湾民族”。那我们不能不问,你们可以把居住在台湾地区的不同族群,基于共同的文化流源与生活环境而称为“台湾民族”,我们为何不能以同样的理由,把生活在中国领域内的不同族群,基于共同的文化流源与生活环境而称为“中华民族”?如果说“中华民族”不存在,同理,“台湾民族”也不存在。甚至于“美利坚民族”也不存在,“法兰西民族”也不存在,等等。不过,理论归理论,事实归事实,历史归历史。中华民族不会因某些理论家的否认而消失,就像中华民国不会因某些政治家的否认而消失一样。

笔者认为,如果台湾官方把“一中”不定义为“一个中国”,而定义为“一个中华民族”,承认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有何不对?有何不好?这样不仅可以产生清晰明朗的两岸政策,也可使岛内的族群纷争归于平息,使岛内的国家认同归于一致。

笔者居住的澳大利亚,现在与纽西兰就是同一民族的两个国家,过去也曾分分合合,但一直处于骨肉相连的姐妹关系。南韩与北韩也是同一民族的两个国家,过去曾经长时间对峙战争,现在同一民族的纽带使两个韩国能够理性地讨论未来。人家能,我们为何不能?为什么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是同一民族的两个国家?

大陆官方长期以来不承认“两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来源于大陆官方的认知。大陆官方一直强调,海峡两岸现状的形成,与两德、两韩、澳纽等等的历史不同,不能用相同的方法处理不同的国情。第二个原因是担心承认“两国”,就将使中国永远一分为二,成为民族的罪人。

对第一个原因,虽然中华民族分裂成两个国家的原因与其他民族、其他国家不同,但结果是一样。我们必要正视这个分裂的事实。我们要问,如果一种药物可以治疗不同的疾病,我们会不会因为疾病不同而放弃使用同一药物?只要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和平、福祉与进步,不同的国情完全可以使用相同的方法。对第二个原因,不要一提到“国”就非常忌讳,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就存在过在同一民族两个国家、三个国家甚至多个国家的经历,但中华民族并未因此而分裂。对于现实的的正视与承认,不等于对现实的满意与认可。这里最要的是“现实”不等同“未来”。承认现实往往是改变现实的开始。承认分裂的现实,不等于放弃追求统一的未来。互相承认的两德,只要时机来临,现在不也是统一了吗?

刚才谈了“一中两国”。现在谈谈“一中两国”与“两个中国”有何不同。“一中两国”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中华民国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交战的阶段。这一阶段的双方通过战争手段争夺主权,一方要消灭一方。第二个阶段是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峙的阶段。在这一阶段的早期,某些人有“两个中国”的构想。他们主张的“两个中国”,指的是两个主权分割的国家。我们主张的“一中两国”是指共享主权的两个国家。共享主权与分割主权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是“一中两国”与“两个中国”本质上的区别。

其实,主权分割也并不是不可以讨论。但不能一方强迫一方。也不能在某一方的内部,一部分人强迫另一部分人。要讲道理,要大家商量。大家同意分割,就分割,如澳纽。大家同意统一,就统一,如两德。

但是,海峡两岸的现状,是一边初尝民主一边急待民主,现在去谈两岸的前途,谈得通吗?所以,海峡两岸的分合问题,必须在两边都民主化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后,才能心平气和,理性讨论。而对两岸关系的理性思维与正确认知,将对推进中国民主化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因为理性往往是接受民主的前奏。

三、美中台如何承认“一中两国”的现实?

“一中两国”,是不是要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正式互相承认?中华民国早就单方面在国际上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但要中华人民共和国目前在国际上公开正式承认中华民国,大家都知道很困难。

承认“一中两国”的现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立即无条件签订中止战争状况的协议,或称两岸和平协议。同时,美国与台湾,立即无条件废止台湾关系法。因为两岸中止战争状况协议的签订,使两岸和平得到确实的保障,为了防止战争的台湾关系法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因此,笔者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及智库与中华民国的领导人及智库,认真研究“一中两国”的构想,尽可能快地派出代表就中止战争状况的协议进行商谈。

如果大陆方面把商谈安排在台湾2008年大选后,必须正视的是,新的当选者如果要得到人民的授权承认“一中”,这个“一中”想必是“一个中华民族”的“一中”。更重要的是,新的当选者在承认“一中”的时候,必然坚持“两国”。因为新的当选者如果不以中华民国的名分来处理两岸关系,或是说在处理两岸关系的时候,中华民国的国格受到伤害,不论执政者是蓝是绿还是紫,台湾人民都不会答应。再说,两岸和平协议需要两岸的政府,也就是中华民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来签订。如果两岸和平协议不由两岸政府来签订,有效力吗?

所以,两岸和平协议的签订,必须是得到两岸人民授权的的政府行为。必须是两岸人民及两岸政府,即中华民国的人民和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和政府之间的谅解与信任,也就是对“一中两国”的现状的理性认知与客观承认。

至于美国,随着两岸和平协议的签立与台湾关系法的废止,中美两国之间的猜忌将从根本上消除。中美之间的核心利益都得到保证。中美之间一定会发展出一种与现在大不相同的真诚友好合作的关系。而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两岸中止战争状况协议的签订之时,就是一种互相承认、互相尊重与互相信任。在此基础上,什么都好谈,什么都好办,因为大家都是理性的。如果大陆官方能够理性思维,那理性思维必然带来正确决策。

一个理性的政府,她的正确决策不可能仅限于两岸关系。她的正确决策也可能包含接受民间对民主改革的强烈要求,这也是两岸和平的必要条件。有人会问,如果这个政府不接受民主改革的要求怎么办?那就是“政府如何对待人民,人民也如何对待政府”。中国历史的发展无论如何也容纳不下一个毫无理性的暴政了。一个走向民主化的中国对美国是没有任何威胁的。

如果两岸和平协议签订后,谁破坏这个海峡两岸共生共荣,也是确保亚太安定与世界和平的协议,不仅海峡两岸全民共讨之,也会受到全人类的谴责与惩罚。这与美国现在仅凭自己一国的力量(尽管这个力量相当强大),用一个不伦不类的国内法来规范台美关系并严重影响中美关系,比起美国某些势力以扶持日本军国主义来遏制中国的愚蠢企图,真是无法比较。因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不仅会给日本人民和亚洲人民带来灾难,最终也会伤害美国。

美国人民应当不会忘记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惨痛教训。而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之苦的中华民族,尽管现在分裂为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决不会坐视历史重演。

所以,美国如果愿意负起自己维护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国际责任,美国如果愿意实现自己推进民主自由的崇高理想与价值,美国如果愿意发展美中台人民的传统友谊,特别是基于美国牛仔的质朴、善良、勇敢与现实,应当认知“一中两国”的理性思维并承认“一中两国”的客观现实,并作出相应的正确决策。

结论

中国大陆的民间力量,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健康力量。我们对“一中两国”的认知与构想,目的是希望美中台三边官方能听到民间的呼声,是希望美中台三边官方放弃战争政策,因为在战争中受到伤害最大的是美中台的人民群众。

中国大陆的民间力量,是促进两岸和解的健康力量。在适当的时候,我们将草拟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结束战争状态的协议,也即是两岸和平协议,提供给美中台三边官方,以表达我们对两岸和平的意见和主张。

中国大陆的民间力量,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健康力量。我们认识到,和平可以带来民主,民主必然确保和平。中国的国父孙中山先生临终时的嘱咐是“和平民主救中国”。我们期盼和平与民主早日来临,使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悲情早日得以结束,也使人类对战争的忧虑与恐惧早日得以消除。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2005年11月14日,罗德岛。本文为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在美国布朗大学“中美台和平论坛”的讲演)

--转载自《北京之春》网站(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中国最古文字? 大麦地岩画奥秘难解
中美台和平论坛开幕
安徽发现新的H5N1疫情
组图:来自大陆的吉林石化爆炸案图片报导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唐娟潜逃中领馆 联邦诉隐瞒身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格比袭温州 顶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卫生部长访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鸟策略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