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

小矮人的传说:第六集

沈芳如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古拉乐来到朵朵的家,古拉乐心想:“朵朵会不会在睡觉呢?嘻嘻,我偷偷地搔他痒。。。”

古拉乐将视线转动,却只看到一个小男孩安安静静坐在桌子旁,什么事也没有做。

“你有什么事情吗?”小男孩突然发出了声音。

古拉乐吓了一跳,心里有点害怕地想:“他在跟我说话吗?我躲在窗户后面,怎么还会被人看见呢?”

“你出来好吗?这间房子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我不会伤害你的。”

古拉乐惊讶地想:“哇!他除了看得见我,竟然还知道我在想什么耶!”古拉乐感觉得出来,小男孩是个很善良也很特别的人类。古拉乐有点害羞地从窗户慢慢走进了房间,他来到了桌子上,轻轻地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呀?”

小男孩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心里想就知道了。你,是不是小矮人呢?”

古拉乐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你怎么知道?”

小男孩说:“嗯,我是朵朵的弟弟,我叫达达,那天你来朵朵的房间帮朵朵治疗伤口的时候,其实我就在隔壁房间感应到了。”

古拉乐惊讶地说:“感应?怎么感应呀?”

达达说:“嗯,当时我听到朵朵房间有声音,我想知道朵朵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就在想朵朵心里在想什么,然后我就知道了。”

古拉乐有点讶异,他知道小人族的某些人,因为心性很高,所以有的也有类似这样的功能,但没有想到在中人世界里面也有。

古拉乐想到了朵朵:“对了,朵朵去哪了呢?”

达达低下头不说话了,过了一会,他难过地说:“姊姊逃跑了!”

古拉乐大叫:“逃跑了?发生什么事了?”

达达说:“姐姐第2天起床后,身上的伤都不疼了。街上的人都很奇怪,觉得姊姊是妖怪,怎么可能伤那么快就好了?后来,爸爸也知道了,等姊姊回家后,爸爸要姐姐当着大家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姐姐因为答应你不说出小矮人的事,所以就是不说,爸爸就要打她,姊姊怕自己会泄漏出去,于是她就逃跑了。我知道你还会回来找他,所以我就在姊姊房间等你。”

古拉乐说:“朵朵怎么不叫我的名字呢,我能帮她的,朵朵一个人会跑到哪里去呢?”

达达说:“我只感应到姊姊在一个一天到晚都充满阳光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这是哪?”

古拉乐念着:“一天到晚都充满阳光的地方?我怎么觉得这个地方我也很熟呢?”

古拉乐偏着头,在原地转来转去。

突然,古拉乐开心地大叫:“啊,我知道在哪里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去审视时代洪流中微弱的个人命运、遗失的良知底线、历史与未来的关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湮没岁月里的窑址,历经沧海桑田后只剩几处土坵,陪伴着步履蹒跚的老人留守在村庄、林地、田头,它们是更长久的沉默的留守者。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们不再像他们的祖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生活,他们不再成为某种政治运动下卑微又惶恐的生命或者愚昧无知的工具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那是全国展开打击“车匪路霸”的前一年,他们载着一车货物,开车经过粤桂湘三省交界地时,天已黑透,前没着村后不见店的路段,他们的货车刚转过一个弯道不远,忽然,三四十米开外跳出来五六个蒙面大汉——剪径大盗来了——车前灯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大刀、锃亮的钢管照得一清二楚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底是谁把我们充满希望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文革不是结束了吗?是不是道德的镜子已经支离破碎,人们看不清自己生存的世界全部真相了?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决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不管经受多少嘲笑,如果那是一个前生注定的负担,他愿意此生背负到死。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他崇尚的是“实力派”歌手。他不容置辩地有条有理地罗列“偶像派”歌手在音域、音色、演绎功力、台面风格等方面的缺陷和不足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到县城后,启凡却没有多少心思付给冰冷冷的各类电器,经常溜到周边CD专卖店去摆弄花花绿绿的唱碟,神侃流行歌坛的风吹草动,还一大早来到公园湖边练嗓。在店里有事没事嘬起尖嘴巴来吹口哨,还蛮好听的。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因为没钱交电费,电表老早就被人铅线封了,不久拆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五毛钱一斤的煤油,照样能够发光,有光就能照亮心中的梦,就一定能唤来歌神的垂青。他相信。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我爱文学,他爱音乐,碰面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伤时善感的年月,启凡命运的小舟不时溅起的浪花似乎也打湿了我青春的衣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