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巍医生与可贵的中国人(2)

第一位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访谈之二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报导)段巍医生在台北短暂停留,谈起在香港与中国人面对面讲清真象的一些例子,显示出中共诋毁法轮功的手法拙劣,并且害到了受利用者与不明真象的人,透过讲清真象已使民众觉醒。

在香港有些法轮功学员在炼功点炼功,共产党雇了人一直在骂法轮功,骂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一直在喊叫着,法轮功学员还是静静的在那儿炼功,都没跟他们反驳。

段巍是做医生的,能够判断谩骂者的脸气色发黑,起码肾不好,再加上后脑的循环不好,血脂稠,嘴歪歪的,有点中风迹象,是已经具备半身不遂的症候了。

“你后脖子是不是发麻了?”段巍问他,他反问:“干嘛?”段巍回答:“我是医生,你现在还在那儿骂,你回去后半身不遂谁管你呀!他们招惹你了吗,人家在那儿炼功和平得很,你为什么这么骂人家,你不是自己找牺牲吗?”

“再说,香港自由社会,人家打坐碍你什么事了,你一直在那儿吵。”段巍接着说。那儿有人练太极,还有其它的,而中共就专门派人来闹法轮功,被段巍碰上,就要讲他。

段巍问他:“你是香港人还是大陆人?”“是广东人。”“你参加过文化大革命吗?你多大岁数了?”

刚开始他胡说,后来段巍再问之下,他说他五零年出生的,段巍就说:“那我俩一样,你看看你的脸再看看我的脸。我说我学法轮功的,你看我多大岁数?(记者观感,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概年轻十几或二十岁。)就看你,快病入膏肓了,快半身不遂,没有理了还在那儿骂。”

后来这个人没办法,吵吵没劲儿,就走了。段巍说,真的很可怜,这类事情很多。

***

有位特务编造法轮功学员走错门了,从窗台跳楼自杀的鬼话。段巍问他:“中国北京的建筑没一个窗户与门是一样高的,窗台一定比门高,人怎么可能分不清窗台与门了?你是山东人,山东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建筑,人走来走去,不可能不走门走窗户,哪个国家是这样的,不可能的,编得太离谱。”

跟这位特务讲了讲,最后段巍问他:“你是要江泽民给你的大金牌,九十九金的,还是要神给你的?如果要江泽民给你的,那你现在就受益,金牌嘛,可以卖呀,可以卖很多钱。但是呢,那将要下无间的地狱,没有时间限制的地狱。你要神的就往上走,看你要什么?”

这位特务临走的时候讲了一句话:“别的事情我都记不来,今天就记住这句话──要江泽民给的金牌将面临的可怕下场。”

* * *

有时候,有些人过来冲着段巍,指着报纸就说:“你信着个呀,还信还信,你糊涂呀,还信。”段巍回答:“我是有点糊涂,你看我哪里糊涂?你明白在哪儿,告诉我,我糊涂在哪儿,我也告诉你。”

段巍说,虽然是穷追不舍的在问对方,实际是想了解对方的心结在哪里,然后帮他解开。“你不是大陆出生的,我们是大陆出生、大陆长大,我们都没你明白吗?你闭门造车,你在那儿全知道共产党的情况,你在共产党生活过吗?这么一讲,他也就不讲、走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报导)大陆民众面对《九评共产党》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记者在台北“真善忍国际美展”偶遇来自香港的段巍医生,就请她谈谈这方面的心得。

    段巍说,第一天在香港发送《九评共产党》特刊,她就参加了。早上一大早五点就去了,差不多整个香港铺开,第一天就六万份。

    大陆游客起来吃早餐的,看到发送《九评共产党》,问的第一个问题是给多少钱?段巍就反问:“谁能雇得起我们?我是做医生的,谁能雇得起呢?你能给我多少钱?我们都是从心里愿意来的,不是为了糊口才来这儿,我们是为了人间的正义才来到这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