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燕:教育的沉沦

雨燕

标签:

【大纪元3月25日讯】马燕是宁夏一个贫困乡村一个曾两次缀学的十五岁女孩,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坚持写日记,将自己对上学的渴望、对自己可能辍学的担心、对妈妈不让她上学的痛苦,都写到了日记里,用稚嫩的笔触真诚地记录了自己极为贫困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她在日记本上这样写道:“今年我上不起学了,我回来种田,供养弟弟上学,我一想起校园的欢笑声,就像在学校读书一样。我多么想读书啊!可是我家没钱。”马燕的日记被法国《解放日报》的记者发现了,并在报上连载。《马燕日记》感动了法国人并让法国的中学生哭了,此书还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意大利、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及日本畅销。中国教育部的老爷们在高喊“教育取的了很大进步”之余,不要只忙着找女大学生跳舞,也真该在万忙中抽出时间看看这本书,这本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感到脸红的畅销书!联合国有关官员称中国的教育经费只占GDP的2% (中国政府自己公布的资料是3.3%,中国政府并没有感到羞耻),连穷国乌干达都比不上。就是这样的低投入,中国政府的教育预算只占教育总经费的53% ,剩下的47%则要求家长或其他来源去填补。很多家庭的贫困直接导致了下一代没有书读,毕竟生存是第一、读书是次要的。世界上肯定只有很少的国家像勤劳善良的中国老百姓这样节衣缩食地为子女支付高昂的学费。有人为咱政府辩护说,咱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没钱办教育。然而事实是:一边是GDP的高速增长,一边是教育投入的严重不足;一边是每年全国仅官员的吃喝、车子和出国培训考察费用就分别达到3000亿、2000亿和 2500 亿,一边是许多适龄的儿童无学可上;一边是有钱人玩上了数十万一条的名犬,一边是卖血供儿上学抑或有无法支付几千元钱学费而自杀的父母。有人说中国今天的普通高等教育的收费相当于民国30年的贵族学校,但即使在国民党时代、北洋军阀时代师范院校都是不收费的。那时很多贫困人家的子弟想要读书都只能读师范院校,但现在中国的学校收费收疯了,连师范院校也收费了!

教育经费本来不多,但政府将数百亿教育经费投放到了少数名牌大学(这些名牌大学里有着被其弟子们颂其为“木秀于林”的王铭铭教授〈北大〉,有“无厘头文化”的大腕周星驰教授〈人大〉),更需要投入的基础教育资金却严重匮乏,穷人的孩子被卡在教育门槛之外,因他 们交不起学费。所谓九年义务教育成了人所共知的谎言,现在的农村教育有的地方比二十多年前还不如。全国有1/4的县没有普及小学教育,全国平均中学升学率只有44% ,也就是说,全国有56% 的孩子没有读到中学。中国教育早已迫不及待地进入“产业化时代”了,普通民众在教育支出的重压下苦不堪言,教育机构已成为一只庞大的“老虎机”。如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的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的纯收入,这还没有考虑居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一些大学生为此成了“三陪女”甚至为富商包养生子,贫穷也成了罪恶的理由。有媒体曾进行过2003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调查的活动,结果教育被列为第2位。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公布的乱收费投诉中教育连续两年名列榜首,中国官方自己的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十年教育乱收费已达2000亿元人民币。著名的“北京航空航太大学‘想要通知书,先拿十万来’”事件只是中国大、中、小 学巧立名目、敲诈勒索的小小一例,还有什么择校费、补课费、考试费、课桌费、赞助费,五花八门的教育收费让人目不暇接,要想发财先从娃娃们开始下手吧!有报导称,有所学校换了个校长,校长是市里官员,到任后发出如此感慨: 想不到学校有这么多钱!政府那些不多的教育支出,在一些地方被当作教育官员们海吃海喝和游山玩水的基金库了,真的是“穷什么不能穷了教育局长”。

既然“产业化”了,争取利润最大化似乎也已经无可厚非了。而这教育的“产业链”上又生产出了怎样的产品呢?神经衰弱、营养不良、发育不良、心理不健康、不自信、缺乏主见、自理能力差、缺乏独立性是中国学生的通病,而各种心理疾病患者超过1/4。抑制人格独立、精神自由,升学率已成了教育的一切,教师的住房、奖金、职称、工资晋升、职务提拔都与升学率挂起钩来。为了升学率和奖金,许多教师用剥夺学生的休息时间和课外活动等行为对学生进行“合理合法”的生理、心理摧残。由于升学率的攀比,作弊已半公开化、半合法化。而家长与学校联手,压抑孩子的创造力和个性,奴化教育由此形成。有人对中国的教育提出了这样的质疑:“当一个国家的教育(学校和社会教育)不能教人以独立思考,不能教人塑造独立之人格,不能教人张扬个性,不能培养自由的民主精神,这种教育的成功又能体现在何处呢?”显然,中国的教育某种程度上已沦丧为政权巩固的手段和工具,顺民和愚民或许才是中国教育产业的“合格产品”。饮鸩止渴式的教育折磨着青春、摧残着生命。马加爵的事件决不是偶然的,青年学生精神方面的自闭和缺失以及对前途的失望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每年至少有100名大学生轻生,由于压力过大,在湖南和河南等地甚至有小学生都产生厌世感而轻生。

近年来,国内外有识之士提出了无数次善意的批评和忠告。然而,中国的教育仍然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地堕落着、沉沦着,以显现着这个政府的渎职和和无赖。中国教育就这样在堕落中沉沦,在沉沦中泛起着金钱的浊流!教育的本质是要解放人的身心、发展人的潜力、提升人的素质。但教育之本在中国却简单地被金钱和权利颠覆了,看看中国教育的现状,有太多的理由为中国的未来汗颜的。1932年,胡适先生曾经这样写道:“我们应当深刻的认清只有咬定牙根来彻底整顿教育,稳定教育,提高教育一条狭路可走。如果这条路上的荆棘不扫除,虎狼不驱逐,奠基不稳固;如果我们还想让这条路去长久埋没在淤泥水潦之中,—那么,我们这个国家也只好长久被一班无知识无操守的浑人领导到沉沦的无底地狱里去了。”(《领袖人才的来源》)

70余年过去了,中国的教育仍然“埋没在淤泥水潦之中”,甚至更浑、更脏。是的,教育的沉沦是民族堕落的先兆,预示着一个“堕落时代”的来临。最绝望的腐败乃是教育和知识精英的腐败。贪官的腐败只能败一个政党、一个时代,教育的腐败却可以毁一个民族的精神操守,流弊深远。而教育再如此继续“产业化”下去,终有一天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这该不会是危言耸听吧。为了国家不致于长久落入一帮浑人手中,中国的教育早到了“除荆棘、驱虎狼、固奠基”的时候了!

──转载自《议报》第190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雨燕:草民中国
【悼念赵紫阳】雨燕:无所谓
《共产主义黑皮书》:“猎狗”与门格斯图领结
《共产主义黑皮书》:红色帝国埃塞俄比亚
最热视频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
【远见快评】“移交”启动 拜登“白等”?
【新闻看点】拜登选带“病”阁员 墨菲遭死亡恐吓
【拍案惊奇】阻川普连任 揭秘全球大重构计划
【西岸观察】拜登自命组阁“新瓶装旧酒”
【十字路口】五大暴力超限战 左派逼宫川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