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终身聘用不再 兼职和临时工急升

人气 22
标签:

【大纪元3月29日讯】(亚洲时报唐绮菁 东京撰文)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直至2003年年底,兼职或临时工人已占全国六千多万总劳动人口的三成半;而且数字有不断上升的趋势,这意味着根深柢固的终身聘用制度作为日本社会稳定的基石已名存实亡,亦进一步令日本养老金问题恶化,为日本的未来埋下计时炸弹。

二十四岁的铃木由美子从短期大学毕业已经两年,她一直也找不到理想的全职工作,为免赋闲在家,两年来都是以时薪九百日圆的兼职身份,在一家连锁式咖啡店打工。


(亚洲时报图)
(亚洲时报图)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直至2003年年底,像铃木这样的兼职或临时工人,占全国六千多万总劳动人口的三成半;而且数字有不断上升的趋势,意味着根深柢固的终身聘用制度作为日本社会稳定的基石已名存实亡,亦进一步令日本养老金问题恶化,为日本的未来埋下计时炸弹。

传统日本企业大都只聘用刚毕业的学生为“正社员”(正式员工),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正社员一般都被视为铁饭碗,论资排辈,是终身聘用的保证。中途插队的正社员为数不多,就算有,亦会被视为次等员工,晋升或加薪的机会都较少,因此大学生都要在毕业后两、三年内找到全职工作,否则时机一过便万劫不复。

然而自从日本泡沫经济在九十年代初爆破以来,日本企业亦必须向现实低头,改变企业文化──为了节省开支,一方面裁员和减少甚至停止招募新入职的正社员,另一方面则增加兼职和临时工的人手。以银行业为例,根据日本全国银行协会的数据,全日本银行的从业员人数大致不变,但全职员工人数却由九四年高锋期的四十六万人,下降至去年不足三十万人。

(亚洲时报图)


在过去十年的经济不景气中迷失方向,长期做兼职或临时工作的年青人现已超过四百万,数目是十年前的一倍。社会学家称这一族群为“Freeters”(自由人),表面上是自由自在的意思,实则包含漫无目的,不负责任的贬意。著名社会学家山田昌弘教授预测“自由人”的数目会不断上升,在2014年将达到一千万人,即除了学生和主妇以外,每三个三十四岁以下的年青人之中就有一个是“自由人”。

工作不易找,亦导致愈来愈多年轻人采取逃避和放弃的态度。总务省年初发表的统计显示,三十四岁以下的毕业生,没有工作或继续升学打算的人竟多达五十二万,比一年前上升近一成。不少人亦认为反正找不到“正社员”的职位,倒不如及时行乐,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态度,闲来到外地旅行见识,反正仍旧住在父母家,薪水够自己花便算了,跟八十年代白天工作十二小时,晚上还要到居酒屋应酬,甚至做到“过劳死”的上一代可谓南辕北辙。

若兼职和临时工的人数继续上升,“自由人”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将会在最少三方面拖垮日本的未来。

首先,随着日本人失去工作保障,拖欠缴纳养老金的个案亦不断上升,加上日本人口老化,令人不禁担心日本的养老金制度不能维持下去。日本的养老金基本上可分为两类:(一)企业正社员按薪金比例支付的厚生年金和(二)自雇和兼职工人自行缴交的国民年金。国民年金不论入息,划一收费每月约13,500日圆供款至五十九岁,照现时的计算,供款者退休后每月最多可领取66,000日圆的养老金。

据政府统计,需缴交国民年金的人约有二千二百万,但2003年欠缴率高达36.6%,即超过八百万人没有供款,令养老金的收支缺口在未来的日子日益扩大。

其次,日本的出生率已低至只有1.29%,“自由人”没有稳定收入,特别是男性要成家立室实在有困难,更莫说要生儿育女,人口老化问题进一步被推至死角。

再者,就算日本经济复苏,终身聘用制亦不会重现。京都大学经济系教授橘木俊诏接受日本报章访问时指,日本从来是学历社会,教育着眼点是把学生送进大学,但没有为就业接轨作准备。经济大好时全民就业问题不显眼,但在经济衰退时,日本毕业生就业竞争力不足的问题马上突显出来。日本企业如日产和新力等将逐渐废除终身聘用制,大胆起用外国人,增加合约员工人数和招募有经验的中层员工,不能适应企业文化转变的年青人将永远沦为低收入和低技能的临时工人。日本政府实在有必要及早透过教育和职业培训,以及养老金改革等,以减低劳动力结构转变对社会的冲击。(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日防卫研究所发表报告  对中军事动向表警戒
全球最长寿的猴子在日本去世 享年53岁
林忆莲陈辉虹恋情白热化 北海道共度复活节
多数日本人反对美国牛肉解禁太快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共和党浪潮 川普曾预言国会取胜
【新闻看点】习贺拜登何意?川普联军五线反攻
【有冇搞错】数字极权主义侵袭 最后的自由之战
【珍言真语】张崑阳:痛心同伴陷囹圄 坚持抗争
【新闻大家谈】至暗时刻 重现奇迹关键密码
【财商天下】公私合营复活?“待割韭菜”出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