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历史真貌─三大盛世天朝之一 清朝(十八)

(公元1644年─公元1911年)
心缘
font print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科技篇

历法和数学

清朝在历法和数学方面的发展,除了继承中国古人的遗产外,还同时对西方的思想进行了介绍和比较。

天文学方面的代表人物之一是江浙人王锡阐,著有《晓庵新法》、《五星行度解》等十几种天文学方面的著作。他不仅精通中西历法,而且对二者进行了比较。他肯定了西洋历法先进的地方,也指出了其中的许多缺陷和错误。他对日月食的算法,对一些天文数据的应用,以及回归年的长度、岁差常数等问题,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由此促进了中国历算学的发展。

另一个代表人物是安徽人梅文鼎,他穷其一生,整理了中国古代的历算学,同时也对西洋科学加以研究和介绍。所着天文、历法、数学方面的书籍,共达86种,在中外科学知识的整理上,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他写的《古今历法通考》,是中国第一部历学史。其数学著作《中西数学通》,几乎总括了当时世界数学的全部知识,达到当时中国数学研究的最高水平。他在该书的《方程论》部分,阐明了中国古代方程的独创性,指出这种算法是西洋所没有的;他在《勾股测量》、《九数存古》等部分,也都赞扬了中国古代算法的成就;此外,在《堑堵测量》、《几何补偏》部分,他还介绍了西洋的球面三角学,并对西洋立体几何作了论述和发展;而在《筹算》、《度算》、《比例数解》等部分中,则解释和介绍了西洋的对数、伽利略的比例规等方法。

此外,一位蒙古族历算学家明安图,经过三十多年的深入研究,写出了《割圆密率捷法》四卷,不仅创用“割圆连比例法”证明了三个式子,而且进一步创造了弧背求通弦、通弦求弧背、正矢求弧背等一系列的新公式。这是明安图对数学的杰出贡献。他是我国用解析方法对圆周率进行研究的第一人。

地理学

清朝时期随着疆土的扩大,需要测量实际的国土面积。康熙时,曾组织人力对全国进行了测量,经过三十余年的筹划、测绘,制成了《皇舆全览图》。这部地图“不但是亚洲当时所有的地图中最好的一幅,而且比当时所有的欧洲地图都更好、更精确”(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

乾隆时,又派明安图等人两次到新疆等地进行测绘,最后在《皇舆全览图》的基础上,根据测绘的新资料,制成了《乾隆内府皇舆全图》。在这份地图里第一次详细地绘出了我国的新疆地区。这两份地图,至今仍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嘉庆十五年(1820年)绘制的《重修大清一统志》的清代疆域图,基本上反映了当时中国的版图。

医学

清代,中医学传统的理论和实践经过长期的历史检验和积淀,已臻于完善和成熟,而且疗效在当时的条件下是卓著的,与世界各国医药状况相比还略胜一筹。特别是温病学派形成,在治疗传染性热病方面,降低死亡率、预防传染,起到了积极作用。中医在治疗温病(包括传染性和非传染性发热性疾病)方面成就的代表著作有叶桂的《温热论》、薛雪的《湿热条辨》、吴瑭的《温病条辨》及王士雄的《温热经纬》等。在康熙时期,还大力推行了来自西方的人痘接种以预防天花的方法。

乾隆时官修的《医宗金鉴》九十卷,征集了不少新的秘籍及经验良方,并对《金匮要略》、《伤寒论》等书作了许多考订,是一部介绍中医临床经验的重要著作。

清代著名的医学家有石寿棠,著有《医原》,《温病合编》等书。阎德伍,时称“今之扁鹊”,名誉淮海,著有《阎氏锦囊》四册,具体阐述中医内科、外科、妇科及针灸的医理与验方。

1903年,清政府在京师大学堂设立医学实业馆,1904年,医学实业馆改称医学馆,1907年停办。

建筑艺术

清代是中国古建筑体系的最后一个高峰时期。早在明代,由于制砖手工业的发展,砖的生产大量增长,明代大部分城墙和一部分规模巨大的长城都用砖包砌,地方建筑也大量使用砖瓦。琉璃瓦的生产,无论数量或质量都超过过去任何朝代。官式建筑已经高度标准化、定型化。而清朝更于1723年颁布了《工部工程做法则例》,统一了官式建筑的模数和用料标准,简化了构造方法。

清代民间建筑的类型与数量增多,质量也有所提高。皇家和私人的园林在传统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北京明清故宫和沈阳故宫是明清宫殿建筑群的实例,与前代相比变化较大:明清建筑出檐较浅,斗拱比例缩小,“减柱法”除小型建筑外重要建筑中已不采用。


圆明园
圆明园

清代的园林建筑在世界上一向享有盛名。如北京西郊的圆明园,周围广达三十里,拥有150多座精美的宫殿、台阁、宝塔等建筑。从康熙时开始营建,乾隆时基本完成,道光时又有所增修,前后经历一百余年,耗费白银约二亿两。

圆明园综合了国内许多名园的特色。如海宁的安澜园,苏州的狮子林等等,都被一一仿建在园内。因此,它可以说是我国名园山水的一个缩影。圆明园还吸收西欧园林建筑的特色,建有“西洋楼”,安装有人工喷泉。园内建筑物上的雕刻、绘画,都是全国名工巧匠的艺术杰作。圆明园内还珍藏有历代文物和艺术珍品,可以说是清朝的皇宫博物院。

圆明园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园林建筑之一,但是却毁于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其中大批珍藏文物被抢劫一空。

除圆明园之外,在清代兴修的建筑物中,著名的还有颐和园,承德的避暑山庄和外八庙,拉萨的布达拉宫,北京的雍和宫等。

颐和园位于北京西郊,乾隆时期开始修建,当时称为清漪园,后在同治和光绪年间扩建。颐和园包括万寿山和昆明湖两大部分,其中昆明湖是人工开凿的。万寿山上还修建了排云殿和佛香阁,登上其顶部,可以鸟瞰颐和园全景。沿着昆明湖湖边,还修建了长廊。长廊顶端绘有花草虫鱼,人物等各色图案,非常漂亮。

避暑山庄又名热河行宫、承德离宫,原为清代皇帝避暑和从事各种政治活动的地方。康熙时开始兴建,完成于乾隆年间。它规模宏大,占地面积达560万平方米,分为宫殿区和苑景区两大部分。其间苍山起伏,湖光变幻,洲岛错落,殿堂成群,有康熙帝和乾隆帝亲自题名的所谓七十二景。

外八庙分别座落于避暑山庄东面和北面的山麓上。是从康熙到乾隆年间陆续修建的。这些大型寺庙群,依山傍水,气势雄伟。其中有为纪念各部蒙古王公贵族来承德庆祝康熙帝六十寿辰而建立的溥仁寺,有仿照新疆固尔扎庙样式而建筑的安远庙,还有仿照拉萨布达拉宫建成的普陀宗乘之庙和仿照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的形式而兴建的须弥福寿之庙,等等。普陀宗乘之庙占地面积22万平方米,是外八庙中规模最大的一个。

避暑山在和外八庙的建造,吸取了中国南北各地建筑布局的特征,表现了祖国各民族的建筑风格,可以说汇集了中国古代造园艺术的大成。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史稿》对努尔哈赤的评价是:“天赐智勇,神武绝伦”,“用兵三十余年,建国践祚” 。
  • 努尔哈赤死后,儿子皇太极在其他几位阿哥的拥戴下继汗位。皇太极不但能文善武,智勇超群,战功卓著,而且十分善于收揽人心。早年,他辅佐努尔哈赤攻打辽西,屡屡取得战功。即汗位后,他大胆进行改革,提出“治国之要,莫先安民” ,采取了一些安民措施。比如他下令满人和汉人的“讼狱差徭,务使均一”。他在重用一些满族八旗将领的同时,还注意任用汉族士大夫,因此有“贤明” 之称。
  • 他引导着大清帝国摆脱了明清之际的混乱与动荡,走向了和平与安定,为持续时间长达130余年的康[#20094]盛世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清朝对中国历史最重要的贡献是完成了国家统一,而这一成就正是在康熙朝奠定的。后世史家在评价康熙帝的一生时,认为其“虽曰守成,实同开创”,评价可谓公允。
  • 各个地方志的记载是“颇多开熟,村烟相接,鸡犬相闻”,“环河洛间无旷土,无游民”。清代人口的增长也很迅速。1661年(顺治十八年),全国人丁数字是1913万。到1711年(康熙五十年),增为2462万。这只是丁数,不是人口总数。而这一成就的取得,显然与康熙帝密不可分。

  • 康熙后期,因为其子嗣众多,诸皇子为夺取皇位闹得不可开交。而康熙晚年崇尚无为而治,对于诸皇子的争斗也只能尽量调和。康熙帝最终在弥留之际将皇位传给了四子胤禛,也就是世宗雍正皇帝。雍正在位虽然只有十三年,但其务实的风格为康[#20094]盛世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 继清太祖努尔哈赤,太宗皇太极和圣祖康熙大帝后,清朝再次出现了一位留名青史的皇帝:高宗乾隆。他是雍正的第四子,在位60年,退位后又当了三年太上皇,终年89岁。可以说,乾隆是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享年最高的皇帝,也是实际执政时间最长的皇帝。
  • 纵观乾隆皇帝的一生,应该说还是一位有为之君。他在康熙和雍正之治的基础上,将清王朝发展到了鼎盛时期。《清史稿》对乾隆的评价是:高宗运际郅隆,励精图治,开疆拓宇,四征不庭,揆文奋武,于斯为盛。享祚之久,同符圣祖,而寿考则逾之。自三代以后,未尝有也。惟耄期倦勤,蔽于权幸,上累日月之明,为之叹息焉。
  • 关于嘉庆的预言及其身世

    乾隆驾崩后,嘉庆皇帝终于摆脱了傀儡的身份,正式亲政。

  • 乾隆和嘉庆时期,英国政府曾经希望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双方进一步通商问题,所以先后两次派使团访华,但都无功而返。道光年间,双方间的冲突愈加明显了。一方面,1833年,英国政府废除了东印度公司的对华贸易垄断权,并决定向中国派遣商务监督。首任英国驻华商务监督律劳卑(威廉.纳皮尔)于1834年7月抵华,但数任商务监督都未能改变中英之间的传统贸易规范,也不能作为英国驻华官员直接与中国官员打交道。另一方面,由于向中国输入鸦片可以赚取巨额的利润,走私鸦片成为英商的主要贸易活动。
  • 1850年,道光帝去世后,由其第四个儿子奕宁即位,年号咸丰。咸丰帝奕宁,道光十一年(1831年7月17日)生于北京圆明园。二十六年,用立储家法,书名缄藏。咸丰虽然治国能力和办事魄力等方面都很欠缺,但却一直以“仁孝” 著称,因此得以登上皇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