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音乐故事:嵇康爱琴如命

廖真珮 整理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3日讯】嵇康,字叔夜,三国魏铚人。从小就很聪颖,书读得很多。喜欢弹琴作诗,与山涛、阮籍、阮咸、王戎、向秀、刘伶为竹林之游,有 “竹林七贤”之称”。

嵇康游洛阳时,一天夜晚在华阳亭弹琴,突然有位客人来到嵇康的身边,和他谈论起音律来了,且谈得很投机。过没多久,这位不知名的客人并向嵇康借琴弹了一曲,是为 “广陵散”。因为这首曲子的声调非常绝妙,很动听;吸引着嵇康,所以嵇康请求把这首曲子传授给他。这位客人要嵇康答应他不把这首曲子传给其他人,才肯教他。客人在教完后要离去时,并没有留下姓名,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客人是谁。

一天,嵇康兴致来了,拿着琴去造访山涛。山涛很高兴的拿酒请他喝,两个人谈得很是契合。山涛喝酒喝得多了,想把嵇康的琴给毁了,认为有希望让嵇康去作官。嵇康不答应说道: 我把所有的祖业都卖掉而买这张琴,又向尚书令要求河轮玉佩来裁成琴徽,再变卖我的玉廉,来买丝绒作成琴衣,如果要说这张琴的价值的话,我想比晋国的武库还值钱。你如果把琴给摔毁了,那我也只好去死了。可见嵇康爱琴胜过于他的生命。难怪后来当他被害受刑时,一点也没惧怕了。

嵇康被杀的时候只有四十岁,当时所有的士君子们没有不为他感到婉惜的。当嵇康被押到东市的时候,有三千多人要来拜嵇康为师,学其琴艺,但他没有答应。到了那一天午刻用刑时,嵇康向他的大哥索琴,弹了一会儿琴之后,感叹的说: 以前有人要向我学琴时,我都没答应,“广陵散”从此要失传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目前先行研究所记述的御座乐大多都是上江戸时演奏的。对于琉球王国来说,上江户之事是如同中国去琉球册封的事一样重要的。为何称为 “上江户” 呢? 并不是单纯的指江户的位置是在琉球的北边,而是还包含有,琉球去向江户的支配者(将军)请安问候的一层意思在里面。在冲绳有一种男性舞蹈叫 “上口说” ,歌词内容是在描写着从琉球的到萨摩一路上的风景。在琉球的历史史书上,前往萨摩的事被称为 “上国”。从这点看来,终究还是指着支配者和被支配者的关系而使用的单词。
  • 郑国有一位叫师文的人离家找鲁国的师襄子学习弹琴。

  • 孔子曾向师襄子学琴,一首曲子弹了许多天。师襄子有一天便说道 “行了,可以换一首新的了”。孔子说 “我只学会了音的弹奏,还没有掌握好音乐的表现” 又继续练习。
  • 东汉音乐家蔡邕有不同凡人的听觉,让人很钦佩。
  • 我国有一种乐器叫竽。战国时齐宣王就非常喜欢听竽的乐器声,当时据说有二三百人的竽的大合奏。那时有个南郭先生,听说去演奏竽这个乐器的薪水很优渥,就想混进去这个乐团。他终于千方百计的进入这个乐团,虽然实际上他不会吹,但在演奏时,他总是有模有样的装作很像是在吹奏似的。
  • 司马相如,字长卿,汉城都人。司马相如是汉代一位辞赋名家,在文学上有很高的声誉,在音乐上也有相当的造诣,善于鼓琴。汉景帝时,他曾做过皇帝跟前的骑兵侍卫。
  • 秦王派遣使者告诉赵王,要和赵王在渑池相会。赵王害怕秦王势力强大,不想去参加这次的会面。廉颇和蔺相如则说道: “王如果不去,则无异向秦王表示赵国的懦弱胆怯阿。”赵王听了后觉得有道理,于是就前去渑池赴约,蔺相如也陪从着。
  • 春秋时代,周宣王有个叫萧史的史官,他常在万籁无声的旷野中吹箫,箫音回荡于天地间,像是造物者的召唤,每每引来白鹤和孔雀。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个八度音程平均分为12个半音音阶的律制,在交响乐和键盘乐器中应用非常广泛,可以说是辉煌西方音乐殿堂的基石之一。现代的钢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来调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键盘曲集》更是完美地诠释了平均律的优越性和转调的完美,被誉为钢琴文献的旧约圣经。其实十二平均律的确立最早是来自中国,很可能是通过东西文化的交流传到了西方,被西方称之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呢。
  • 《黄帝内经》是传统中医尊奉的经典,里面记载着这样一句话:“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只有当人的心灵平和宁静、心态积极稳定时,五脏才能够正常运作。 根据这个道理,我们的先祖发明了“五音疗疾”的办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