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录像《前沿访谈》:“幻觉”肢体

——采访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学家Rupert Sheldrake 博士

标签:

【大纪元4月21日讯】

Real格式﹕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

主持人: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前沿访谈节目, 我是林芬。

在美国、欧洲,直到十九世纪,流传着一些关于幻觉肢体的民间传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些失去肢体的人,现在他们仍然感觉到幻觉肢体的存在。幻觉肢是一种想象?还是一种实际感受?我们请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学家Rupert Sheldrake 博士来谈一谈他对幻觉肢的最新研究。

Rupert Sheldrake:

其实“幻觉肢体”就是当人体某些肢体被切除,还能体验它的存在。例如:很多人因为意外事故,糖尿病,或者是战争受伤,被切掉手臂或腿。但是他们仍然觉得它的存在,虽然,这些手臂或腿已经不存在,但当移动它们时,好像它们也跟着移动。在医院经常遇到的是,有些病人在经过肢体切除手术后,他们喜欢尝试站起来或走路,但是却容易摔倒。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肢体还存在,根本没有被切断。“幻觉肢体”这种现象很普遍,很多被截断肢体后的人们都有此现象。手指被切断,可能就会有幻觉手指的存在。乳房被切除,也同样感觉乳房的存在。此种现象的确是难以解释。普遍的认识是当手臂被切断后,它的神经脉动传送到大脑,并在大脑中形成幻觉肢体,感觉它的存在。在很多西方医生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认为它有另外的存在原因,我觉得我们身体有一个场存在,我起名为“基因形状场”,它决定身体的成长,就好似一个磁场存在磁块里及其周围。这场能塑造一个身体结构形状。当手臂被切断了,它仍保留一个手臂的形状场。所以我认为这场还存在,虽然手臂实际已没有了,人们感觉到的只是这场地存在情况。虽然我们感受自己的身体都是通过神经系统传达到大脑里去,但是我们对身体的影响却不是神秘地藏在大脑中,而实际上是扩散到我们能感受到的地方。

我说的意思是我们体验的整个世界,所有的影像是在我们的外部而不在我们脑中。所以,当某一 个人有“幻觉肢体”,只是在感觉这个肢体的场。当他移动被切断的肢体的时候,这 个场也在跟着移动。这正好给我们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探索身体的存在。

主持人:

“有生命的幻觉肢体”,是Rupert Sheldrake 博士研究的一项课题。他曾经引用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著名的坛子的故事,就是讲述了一名截肢者所经历过的一种感受叫“幻觉疼痛”。

Rupert Sheldrake:

有许多关于有关截掉的肢体的幻觉疼痛。例如,有人说当他们有幻觉肢体时,他们的手臂里有一种燃烧的感觉。有时候,是因为当他们被截断了的手臂在医院被焚烧时,所以,大多数故事是有原因的。我书里谈到了一个故事,某个人的手指截断了。手指被截断后放到一个坛子里保存,放在装有福尔玛林的坛子里保存。这个人把这个存有他的手指的坛子保存在他妈妈家的一个有暖气的地下室里。一、两年后,他突然感到他的手指,那个幻觉手指,特别地疼。他去问医生,医生问他:嗯,我们截断的手指怎么处理的?他说:噢,在我妈妈的地下室。医生说:请和你妈妈查一下发生了什么。 他给他妈妈打电话,他妈妈到地下室查看,发现窗户破了。这是个冬天,那个幻觉手指,那个在坛子里的被截断的手指特别的凉。当他妈妈修好了窗户,手指又温暖了,这个问题就消失了。我不知道这只是个民间传说或者确实是真的。这是间接的故事。有许多关于幻觉肢体的故事,这是科学家应该做研究的一个例子,但是却没有研究。也许,这些事情只是故事,并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就非常重要,因为那就意味着你怎么处理截断的腿、胳膊,或者手指是非常重要的。在美国、欧洲,直到十九世纪传统的民间传说,说当他们埋葬截断的腿或者胳膊,他们一定要把它直着埋葬,如果弯曲着埋葬,那么会导致截肢人的疼痛。现在的医生们根本不考虑此事了,他们只是把截断的肢体在医院焚烧了,一点都没有考虑对幻觉肢体的影响的可能性。

主持人:

对幻觉肢体方面的科学实验,至今在世界上还不多见。Rupert Sheldrake博士的实验,对人体幻觉肢体能量场的存在进行了初步探讨和研究,破译了多年来人们对幻觉肢现像的一些猜测和疑问。

Rupert Sheldrake:

我对幻觉肢体是否真的存在感兴趣。我的大多数的从事科学的同事说,不,不,它在脑子里,它不在它仿佛在的地方。那只是个独断的假定。我认为它也许就在它仿佛在的地方,胳膊的场也许在那儿。所以问题是:你能探测出幻觉胳膊的场吗? 我能记起的最简单的试验参与者是截掉了胳膊的截肢者,我们让那些从事边缘替代医学和人体能量研究的人来探测截肢者的幻觉肢。在试验中,我们是这样做的,我们让截肢者到门的一边,我们在门的6个地方做了记号。1、2、3、4、5、6,在门的一边带着截肢者,他投一下骰子,然后在 1-6之间随便选一个号码。比如,可能是2。那个人然后把幻觉胳膊推进门里的第2格。幻觉胳膊,因为是幻觉的,可以穿过坚实的物体,当然是看不见的,那么在门的这边胳膊却是完全连着的。我们然后问那些能感到身体能量的人们,问他们幻觉胳膊在哪里?他们走向这个门,他们触摸(感觉)所有的6个位置,看看他们是否查出在哪里,他们必须说出幻觉胳膊在哪个位置。如果他们说第2个,那么就对了。如果说第5 个,那 就错了。如果他们只是猜测,他们在6个当中只有一次对的机会,因为如果在特别情况下只有六分之一的机会。实际上,准确率远远超过六分之一。和我一起做此试验的人们过去从来没有做过,从来没有从事过幻觉肢体方面的事情,那些体察能量的人也一样。有人居然按摩幻觉肢体,在美国有疗效的触摸运动,他们可能是做此试验的更好人选。他们可能会获得更高的准确率。但是这个简单的试验想看看人们可否真的测出幻觉肢体,感觉到它在哪儿。不管怎样,到目前为止仅仅是个开端,但是是令人鼓舞的。

主持人:

观众朋友,今天我们请到了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学家Rupert Sheldrake 博士谈了他对幻觉肢体现像研究的一些情况,如果您想做更深的了解,请参阅:

www.sheldrake.org.

或正见生命探索栏目,网址是 http://zhengjian.org

观众朋友,谢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会。

(转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电视录像《前沿访谈》:天外归来
功夫·寻道——武术大师李有甫的故事
【细语人生】见证大法的神奇(14)
【细语人生】见证大法的神奇(13)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Gary Mok:亲历721 政治冷感变黄店
【纪元播报】疫情下的中国经济 面临五大危机
【纪元播报】美政府派发救济金 哪些人受益
【纪元播报】武汉检测数据中的监狱无名氏
【直播】3·2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14万
【思想领袖】极左分子如何将美国制度极端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