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过故人庄

作者:文思格

孟浩然是唐代田园诗派代表人物,他的诗风格清淡、自然而又韵味深长,在唐诗中自成一家。图为清 黄钺《菜薖凝翠》。(公有领域)

    人气: 5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孟浩然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作者简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时期最有名的大诗人之一。他和王维一起合称“王孟”,是唐代田园诗派代表人物。他的诗风格清淡、自然而又韵味深长,在唐诗中自成一家。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画传》。(公有领域)

【字句浅释】

解题:一户普通的农家,以一顿家常饭菜款待作者。作者面对眼前村景轻描淡写,将所谈闲话如实道来,便使人觉得韵味无穷。此诗是反映作者独特风格的佳作。
故人:一般指旧友,这里指友人。
具:备办,准备。
鸡黍:语出《论语‧微子》:“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黍的本义是带黏性的小米,可食用或酿酒。“鸡黍”在古汉语中后来成了一个固定词组,泛指招待宾客的家常菜肴,也用以表示招待朋友情意真率。
田家:田地间的农民居住的房舍。
郭:外城。
轩:这里指窗子。
面:对着。
场圃:既作“场”(脱粒、晒谷物等)又兼作“圃”(种蔬菜等物)的一块地。把:拿着。
重阳:黄历九月初九日。
就:接近、靠近,这里指观赏。

清佚名《雍正十二月行乐图》之“九月赏菊”。(公有领域)

【全诗串讲】

朋友准备好家常的饭菜,邀请我到他的田园之家。
村子周围都是绿树环绕,城外青山斜坡秀色无涯。
打开窗面对作场的菜地,端起酒漫谈种桑与种麻。
等到九月九日重阳佳节,我还要来你家欣赏菊花。

【言外之意】

此诗语言浅淡、手法平易,要想从诗法、词采上找到它的高明之处,实在是比较困难。凡能从诗法上知其高妙者,实未能至高至妙;凡能于词采间得其韵味者,尚非原汁真味。不傍诗法、不赖词采,只以自然真纯之胸臆为之,真气便是灵气,无情反是至情,此论不谬,此诗为证。

此诗所说的事情,平淡无奇;此诗所用的词语,简单明易。按理人人都能作、都能写,何以单单让孟浩然成就了这首唐诗中的名篇?意其真正奥妙,无非一个“真”字。有了这个“真”的因素,就能生出灵气、入人心扉、摇动性灵!陶渊明的诗能让苏东坡崇拜得五体投地,也无非至真而已。从这一点来看,也就明白为什么这首诗越读越像渊明的诗了。此理真平易,奈何人不知!

重阳节时,人们登高抒怀,极目远眺,各种绮丽风光尽收眼底。图为清画院《十二月月令图‧九月》局部。(公有领域)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可是弹出的心声也要有人理解和欣赏啊,可惜此时身边却没有一个“知音”的好朋友!如果辛大在这里就好啦,他是能理解和欣赏我心之忧乐的。于是作者的心又掉入了对朋友的回忆、怀念和感概的意识流中。或许是情深意真、思之太切吧,作者竟在半夜的梦境中又继续梦想起朋友来了。听他的口气,他们似乎真的是在梦乡中见面了。
  • 大梁的景德寺,有峨嵋院道者,严守戒律修行,二十年不下坐席。有一天,来了一个布衣青裘的魁伟不凡之人,与道者谈得很投机,于是双方约好第二年的同一天再来相见。
  • (Pixabay)
    公元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住在城南长江边的临皋亭。后在附近开荒种地,名之曰“东坡”,自号“东坡居士”,还在那里修了栋“雪堂”。这首大名鼎鼎的词记述了一个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开怀畅饮后带醉返回临皋的情景。
  •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宋词则是继唐诗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另一颗光辉灿烂的明珠。 如果你既欣赏唐诗、又读读宋词,你的生活中就是双珠齐耀,充满光明与美好。
  • 我心忘世久,世亦不我干。 遂成一无事,因得长掩关。 掩关来几时?仿佛二三年。 著书已盈帙,生子欲能言。
  • 绝顶一茅茨,直上三十里。扣关无僮仆,窥室唯案几。 若非巾柴车,应是钓秋水。差池不相见,黾勉空仰止。
  • 至于说现代独裁国家的某些头面人物,一上台就在军队里大肆封官许愿、收买人心,那是出自内心的恐惧和极度的自私:明知自己没有人民的拥护和治国的能力,就只有把枪干子弄到手,用武力来对付不服自己的对手和广大人民群众,这样的历史小丑,就算坐稳了权位又能怎样?历史总会还他个本来的丑恶模样的。
  • 黄庭坚自己也是一个禅门居士,而且和故事中的灵云和尚同属一宗。因此他写这首词就和其他赶时髦的词人完全不一样。特别是,他自己也有过类似的“悟道”经历,也绝不像灵云和尚那样磨了三十年之久。所以他在这首词中就难免流露出对灵云和尚三十年不悟的迟钝根性很不以为然。
  • 随着人心的败坏和加速下滑,人与人之间便越来越多争斗的风波,这种风波也越来越凶险。“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复间。”(白居易《太行路》)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刘禹锡《竹枝词》)。可见这种人间风波,不自今日起,是古已有之的,只不过今天特别的凶狠、险恶罢了。
  •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
    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
    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
    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