袅袅晨歌带露吹

章华路

人气 64

小时候,家住西山一带,秋天总爱在晨光里去采那开满山野的各色牵牛花,层叠穿在柔软的草茎上,像是彩色的小长灯笼。第一次记住南宋词人蒋捷,便是因为他的《贺新郎·秋晓》“月有微黄篱无影,挂牵牛数朵青花小。秋太淡,添红枣”,觉得写活了秋的拂晓。

这日渐冷落的秋的清晨里,最常见的花,可能就是牵牛花了。且不说人家的篱墙、竹架和晾台上,便是在拆迁王地脏乱不堪的砖瓦石堆或草色萎黄的干旱山坡甚至静静池塘中的芦苇……乃至古老破旧的屋顶,也许你已找不到别的花,但是却常能惊喜地见到一串串作藤生花的牵牛花,为那些地方平添一种别具情趣的韵致。

牵牛花虽常见,却有着非凡的美丽;虽柔弱,却更能震撼人心。在日本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声名显赫的大将军听说一户人家的牵牛花开的正旺,便命人传过话去明晨要去赏花。主人知道看遍了世间百俗之艳的大将军哪里能解牵牛花的意境,此来凶多吉少,于是心生一计。清晨将军大驾光临,只见篱笆上的一篇葱绿,寻不到一朵牵牛花。将军顿时怒向胆边生,直冲房门而去,推门进去,正要向主人发难,却只见正对房门的几案上端放着一盆清水,水中斜依着一支牵牛花。柔顺的藤蔓浸润在水中,轻薄的花头轻垂在盆外。小喇叭斜向着怒冲冲闯来的大将军,仿佛在无声的倾诉“上善若水”(《老子》)的轻歌。花瓣边凝结的那一滴晶莹的晨露,仿佛是为不善者而流的一滴慈悲的清泪。顷刻间,牵牛花之柔美征服了野蛮彪悍的大将军,也解救了一家人的性命。

在人们的观念中总把善良视为软弱的同义词,所以人们纷纷弃善而想争强。当最凶残的统制者认为善者必可欺,想要迫害所剩不多的为善之人时才发现,如这牵牛花一般,善者的柔软不是懦弱,却原来是坚韧不拔的意志,反而以柔克刚。



牵牛花一般只在早晨开放,因而在日本有“朝颜”之称。太阳出来后,牵牛花会渐渐谢去。倘若天气多云或阴,见不到太阳时,花则一直坚持开到中午,甚至下午。其颜色以珍贵稀少的淡蓝为主,又有许多变化,或浅紫、或深粉、或玫红、或藕荷、或玉白、或“三色”……有的还镶嵌着白边。她看上去挺像是吹奏乐器喇叭,细长的花管有如喇叭管而莹洁似银,漏斗状的花冠有如喇叭口且质薄若绢,故而亦称“喇叭花”。于是想,如果这些美丽精致的小喇叭在吹着人们难以听见的神秘乐章,那极可能便是一首唤醒太阳的晨歌。

宋人姜夔作《咏牵牛》,有“满身风露立多时”的诗句。这些小小的喇叭,确常缀满晶莹的晨露,每每沾湿采花人的袖口和裤脚。或许她们在唤醒太阳之前,先要苦苦地唤醒自己。而这露珠,其实是从心中沁出的清泪,所以她们才仿佛洗过一般清丽无比。听说,佛家彻悟的境界,即是如人觉醒,如日开朗。这样吹出来的晨歌,一定是清音袅袅,宛转萦回,一如牵牛花纤长旋绕的柔藤。

牵牛花常使人想起一些艺术家,其中一位便是京剧大师梅兰芳。他早在22岁(1916年)迁居京城庐草园时起,就一直精心种植牵牛花,还盆栽育出许多新种,其花开大如碗口,花色有的娇艳夺目,有的淡素清雅。他从对牵牛花的欣赏之中,得到配色的美学启示,应用到京剧服饰的配色上,极富效果。他的缀玉轩里,每年牵牛花盛时,同好者都要各出精品,观赏品评,并邀请文人画师评判。(若是在今天,绝对是一种小型而高雅的“牵牛花节”。)在中国画里,牵牛花已是花鸟画的一个传统题材,国画大师齐白石便是一位擅画牵牛花的名家。他于1929年所画的一幅盆栽牵牛花,题字曰“牵牛花发思梅家……”,如今已成国家级文物。

梅家那有名的盆栽牵牛花,今天已无缘见到,据说是特地抑制了缠绕芽的生长而没有藤的,理由是牵牛爬藤会花开甚小,色泽单调。不过总以为,即使果真如此,牵牛花开得再大,色彩再丰富,如果没有了藤,她的美也会减色许多。不会再因藤的缠结曲伸而显出花的疏密有致,也不会再有那种难得的飘逸飞动之感。敦煌的飞天,并没有云彩衬托,却依然像是在天上飘飞,就是因为她们有飘然飞动的长带,牵牛花的藤,不正像是这样的长飘带吗?@(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散文:儿子要给牵牛花浇水
画珐琅花卉方盘
寓言故事─ ─ 柳树和牵牛花
民间童谣─ ─ 牵牛花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防疫放松是骗局?秋后算账升级
【思想领袖】基辛:为何允许恶人做坏事(下)
【未解之谜】韦伯新发现 挑战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