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刚:应追究澳洲移民局官员的法律责任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1日讯】】(希望之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中国驻悉尼领馆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陈用林5月26日逃离中国驻悉尼领馆,并于6月4日在悉尼六四集会上首次曝光,并公开宣布脱离中共。他的举动引起海内外各界的极大关注和纷纷议论。

但他在澳洲移民局申请庇护却遭到拒绝,并且接待他的官员当即给中国驻悉尼领馆打电话,将此事通报给中共官员。就此事件记者采访了现旅居丹麦的北欧民运负责人刘刚先生。

联结收听

记者:您怎么评价陈用林这个举动呢?

刘刚:当然是他投奔自由也好,或者寻求政治庇护脱离共产党也好,当然是用他实际行动响应《大纪元》这个百万人退出共产党的行动,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祝福他个人,就是他投奔自由回到自由社会,不受共产党的约束,不在共产党的这种遏制文化里面生活,我觉得对他这个参与行动,我觉得是可喜可贺。

对陈用林披露的中共在澳洲有一千名特务的内情,刘刚认为–

刘刚:包括所有为共产党服务的,就是包括兼职的也好,是为了共产党。因为根据我们的经验就是说很多人在出国之前,共产党都会找到你,不管是安全局也好、安全部门也好,反正各种不同的部门,就希望你给他们提供情报。他们有些人也因为自己或是国内的家人,或者他自己临时出来,所以他们也迫于无奈,也可能是不自觉的也帮他们提供情报。我估计他们的数字绝对是合情合理的,也就是有那么多人和使馆和中国官方包括各种不同的部门有些连系,甚至我觉得会更多一些,因为澳洲华人数量特别的多。

记者:因为最近另一位也曾经是天津的、610的警察,也是在澳洲出面公开支持并且揭露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政策,他也证实了有这些特务,并且认为如果回去是有危险的或是会遭到迫害。

刘刚:是啊!这毫无疑问的,如果说像他们这种如果在共产党内工作,然后在看到西方这种自由生活以后,他们脱离共产党这个组织,当然回去肯定绝对是没有好事的,这个共产党是绝对是不会容忍他们这样的行为。

记者:可是大使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表示说不会有危险,没有理由认为他会有危险。

刘刚:他那只能骗骗三岁的小孩子,所有在中国生活过的中国人都会知道,特别你是在中国共产党的系统里面为他工作,你脱离或者揭露他们以后,会有什么后果?这个大家是不言而喻的事情。所以大使这个只是骗骗西方比较单纯的这些政客,或者是对不太了解中国的那些西方人。

他批评了澳洲移民局官员出卖陈用林的作法,他认为应该追究澳洲政府官员的法律责任,他们有责任和义务为申请政治庇护的人保密。

刘刚:首先当然应该谴责这些在澳洲政府里面的某些工作人员这种不负责的作法,因为按照联合国的国际公约,他是应该为政治庇护的申请者应该保密的,他当然应该有责任和有义务的去帮助他来保密。那么他现在要去找使馆去澄清,我觉得作为陈用林或者是类似情况的朋友,我觉得应该通过法律的途径来去追究这些工作人员是失误也好,也是有意也好,反正他是出于一种什么原因吧!要追究这种责任。

记者:那么他这个举动对于中共会产生什么影响?

刘刚:陈用林他在西方生活几年吧!那么他能认清到在关键时刻,他还是就毅然的离开了共产党这个系统。我觉得就他个人的这个价值观的判断,或是他自己愿意留在西方,或者他唾弃了中共也好,或者他个人目地也好,我觉得是一件事可喜的事情。

那么当然有很多的官员会有这种想法,只不过可能有些人胆量没那么大而已,今天这个事情如果能比较成功的处理比较完满的话,可能会起到比较好的示范作用。就是说告诉共产党内的官员,就是只要你在职期间,没有违反过这种人权的法案,或者没有违反过法律上这种例子,我说的是国际人权法案或者国际上各种例子,也就是没有帮共产党助纣为虐,那么自然西方社会应该是表示一种欢迎态度。

陈用林的出逃打击了中共的独裁统治,加速了中共的灭亡。

刘刚:对,那应该就是让国内的共产党的那些官员有另外一种选择,就是说当我良心受到煎熬的时候,当你要我去迫害这个异议人士,或者是法轮功人士也好,或者是当我不愿违背我良心的时候,我可能就可以说:我拒绝去做,而且我可以到西方去寻求我的自由。

记者:另外,澳洲目前是因为跟这个中国有贸易关系,他们正在开始一个什么新的谈判或者正在进行中吧!所以他们为了这个经济利益很怕得罪中共,那么如果他放弃这种维护人权的作法,您认为会在世界上引起什么样的反响?

刘刚:首先我认为有些政客或者政治人物,因为和这个企业界有千丝万缕的连系,那么他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也是可以理解。但是我是觉得如果说,澳洲为了某些集团的利益而牺牲一些人的人权,而对中共进行妥协的话,我们首先应该在澳洲当地的媒体上揭露他们,这样子的话,因为西方政治人物有个比较好的一面,就说这些政治人物在一定的时间是由老百姓来投票选择的,所以如果说有相当一部分的老百姓说认为,你这样的事情是违反了联合国的国际公约,或者是违背了一个做人的基本道德准则的,而你只是为了一些某些人的利益,那这样的话可能让他们下一回这个当地的老百姓会用选票来发出自己的声音。

对澳洲政府为经济利益,放弃人权而讨好中共的作法,刘刚表示–

刘刚:而且在国际社会在媒体上你揭露他的这种作法,或者说哪怕说有这种倾向,那么这样的话,就让他在国际社会上感觉很孤立无援,有的可能就悄悄的做了,就像在国内一样你悄悄让他做了,你不说出来他认为他自己得了计;那么如果说你让他揭露在媒体上,他自己理亏词穷的时候他比较尴尬,有这么多顾忌的话,他可能会考虑到他自己的一个政治前途,还有他在国际上的声誉,可能会对案子的处理会有相当的帮助。

记者:可是如果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的话,可能会断送了他自己的政治前程。

刘刚:对,我觉得这个就是说所谓的西方的有媒体的舆论监督,这个也非常重要。

刘刚认为陈用林的选择是明智之举。

刘刚:毫无疑问的,记者不管他在过去在中共队伍里边怎么样,就是只要他确实认识到共产党这一条道走到黑都没有前途,而且是没有个人的自由和幸福的话,那么无论他什么时候他醒悟了,他投奔了自由,他都认为这是一个很值得赞赏的一个举动。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6-11 1: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