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林妻谈《悲怆的灵魂》

铮铮铁骨撼天地 茵茵芳草诉衷肠

人气 74
标签:

【大纪元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博大出版社的又一新作《悲怆的灵魂》近日问世了。这部以大陆著名民运人士张林三次牢狱生活为主线、揭露中共劳教制度的黑暗、残忍以及中共长期以来对民运人士实行野蛮的法西斯主义迫害为内容的自转体文学作品。只要是拜读过她的人,无不为书中主人翁的悲惨遭遇而落泪,更为张林十多年来百折不挠誓与中共邪党抗争到底的坚强意志深深折服,由衷敬佩。铮铮铁骨撼天地滴滴血泪铸华章。相信该书的问世,对今天的中国人民认识中共邪党本质、解体中共有着非凡的意义。今天记者采访了张林的妻子芳草女士。


张林与妻子、女儿合影@

记者:芳草您好!张林所着《悲怆的灵魂》一书已经在海外问世了,书中内容感人至深。请您谈一谈张林先生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

芳草:这部作品是2003年下半年开始创作的,基本都是张林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完成这部作品花了他很多心血,可以说是用血和泪写成的。整个作品从创作到最后完成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而且张林是用一根手指头打字完成的。非常不容易。他的创作目的就是想让很多人了解中国民运人士,了解中国人在这样压抑的制度下民运人士是怎样生活的,是怎样遭到当局的迫害的。给人们一个警醒和认识。

记者:为什么一只手指打字?难道……?

芳草:是,长期的牢狱生活和摧残,使他患上劳改后遗症,他的手指很不灵活,都是很僵硬的,只有右手食指可以打字。所以三十万字打完很艰难。他常常整夜坐在电脑前,有时候写累了,他就休息两个小时,然后起来再接着写。每天都是这样。写到悲伤的时候他就会仰天痛哭,动情之处他也经常流泪。我常常看着他打字,我的心灵也很受震撼,了解到他的经历,我能从从内心感到他心中巨大的伤痛,真实血与泪的真实写照。这部作品可以说注入了他的全部心志。我们视这部作品为我们的第三个女儿。

这部作品完全都是他的亲身经历,是他8年劳教生活不堪回首的痛苦经历的回忆,种种磨难、遭遇他都写出来了,他写的时候真是感慨万千。在他创作的时候我也常常不能控制我自己,看到他遭到的不公他遭遇的迫害和非人的折磨我会哭的。如果你们把整本书都看完,相信你们会对张林、这个社会、那个组织有更深刻、更全面的了解。我非常渴望看到这本书,可是我想大概收不到。这本书封面设计的真好。原书有12章,约40多万字,现在压缩到30万字。

在他创作的那些日子里,我经常要带着大孩子去买菜出门,张林常常一手抱着几个月大的小女儿一手打字,小孩有的时候哭闹他还得哄小孩。他写的《一个不同政见者和他的两个女儿的故事》这篇我看的时候感到非常的难过、心酸。那个曾经被托孤的情节很让人心酸,这个女儿现在10多岁了,很聪明,很会读书,像张林一样,现在在奶奶家。

记者:能否谈一谈您跟张林先生从相遇、相知到结成连理的过程、经历和爱情生活?

芳草:我初识张林是在2001年的寒冷的冬天,那时他刚刚从广州监狱释放,那是他第三次坐牢。我当时在一家超级市场做营业员,他的朋友带着他来给他买衣服,因为刚出监狱,他的形象很差的,像50多岁的人一样,胡子拉碴的,显得很苍老。其实那时候他刚40岁。刚认识他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他的经历、他从事的工作,我一无所知,后来接触后,才了解到什么是民运、什么是政治。听他诉说他以前的遭遇、经历,尤其是他坐过8年牢,我很同情他,我感觉他很正直,哪怕他身上有100块钱,他也拿出一大半的数目给那些穷苦潦倒的朋友,他很心地善良。这一点让我很感动也很佩服的。张林也可以说是我人生道路上遇到的良师益友,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怎样做人呀,为人处世呀,很多很多。毕竟我以前对人对社会接触面很窄,认识他以后,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做人、做事各方面。也学会了坚强。

虽然他是我的丈夫但他也像家长,像老师一样。他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优秀的。并不是我夸他,我真是很佩服他。他很坚强,这么多年来很艰难执著的从事民运事业,而且基本上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虽然倒下了,被击垮了,但他坚强的站起来,永不放弃。这一点我很是欣赏他。

如果不是认识了张林,我很难想像还有这样的一组人群,还有生活在这种境况中受苦受难的人,我真的没有想过。认识他后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多的人被专制欺压迫害的人,还有这样的民运人士,8年三次坐牢,换过18所监狱,他没有青春,他的青春都被牢狱夺去了。想到这些我觉得他很可怜。

记者:走到一起很不容易,你跟张林交往做朋友,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麻烦?比如:家庭、社会、父母等。

芳草:当初阻力肯定是有。多少情绪上会受到一点影响。我当时只是想跟他做朋友,没有想到结婚这个问题,只想保持单纯的朋友关系。当时我觉得他毕竟是40岁的人,我才20岁,如果我嫁他,他能带给我幸福吗?他能带给我什么呢?我家里人也可能会反对的。他的父母也不同意我们结婚。他已经有过两次婚姻,还有过一个孩子,他家人害怕他结婚。担心他如果再坐牢怎么办?再有孩子怎么办?他们负的了这个责任吗?主要是他从事的工作和别人都不一样。随时都在危险当中。

记者:后来怎样克服的这些问题,您怎样被他征服的呢?

芳草:主要是我态度很坚定。他年龄虽然大一些,但其他各个方面都是很优秀的。虽然在物质上没有金钱,也不能给予我什么,但我感觉他的思想他的精神上给予我很多。所以最终我选择了他。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很喜欢他写的诗,有一种沧桑感,很悲怆,在读他的诗时,我常常控制不了自己,会情不自禁的落泪。发自内心的感动、悲痛。我有时候我都会想,怎么有这样苦难的人呀!我真希望有机会把他的诗每天都在网上发表一篇。他的诗歌也是征服我的原因之一。到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三年了。也有了一个女儿。

记者:婚后的日子怎样,过的平稳吗?现在的生活如何?

芳草:我受到的压力也不少,有时公安也会找我。他们有时候说我:“张林进去,有你一半的责任,是你造成的,你没有管好他”。张林写文章,蚌埠市公安局也找过他很多次,有时候把我也叫过去,他们对我说:“如果你做时间长了,也把你抓进去”。说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可跟他们说不清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想抓你那还不容易吗?!中国没有法律,也不是法制健全的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下,你再有理由,也跟他们说不清的。我生女儿时,他们管我们要了一万多块钱的罚款,说我们超生!我是第一胎,怎么是超生呢?还说要交什么滞纳金,张林都快气死了。

我女儿很听话,现在2岁四个月了,有时候女儿会突然张口问我:“爸爸呢”?我反问她,“你说呢”?女儿就说:“爸爸上班了”。我告诉她爸爸上班挣钱给你买好吃的。很多话不能在她面前说。小女儿现在上幼儿园了,有时候我心情不好,烦恼的时候,我女儿像是知道我的心事,就给我讲故事,教我唱歌,她会唱好多歌。我现在没有收入,生活上经济上都要靠父母和朋友的帮助。我父母有时候过来帮我看孩子。我父母当初有点不想让我嫁张林,后来他们了解了张林的为人,很喜欢他。他们虽然认为张林的事情政府做得不公平,但认为胳膊怎么能拧过大腿呢?我真希望张林早点回家来。好在身边有不少朋友给我不少安慰。

记者:《悲怆的灵魂》问世后您认为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影响吗?

芳草:一定会有很大影响。他们一定能从愚昧无知中解放出来,他们才能明白他们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这是很重要的。

记者:您最后一次见到您丈夫是什么时候?

芳草:他被捕后的第三天我见过他一次,2月初吧。

记者:您为您先生请律师了吗?

芳草:我们请了北京的莫少平律师。

记者:案子有进展吗?

芳草:现在没有消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庭,莫少平律师见过张林。他的身体很不好,精神很压抑。

最后芳草表示:我希望海外的国际人权组织能够了解目前张林的状况,给予必要的法律和道义上的援助。使他早日获的自由。也使我们的家庭早日团聚。我需要我的丈夫,我的女儿需要父爱。需要幸福。

张林《悲怆的灵魂》一书,博大书局网上有售﹕
http://broadbook.com/(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张林:悲怆的灵魂
博大出版张林新书《悲怆的灵魂》
【书摘】《悲怆的灵魂》(一)
最热视频
车评:新旧之间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惊奇】逃离中共体制成潮流 下一个是谁?
【西岸观察】是谁创建美国?1776 vs 1619
【新闻第一现场】金斯伯格去世 微信正式被禁
【十字路口】中共24年最激烈挑衅 欲台海开战?
【罗厨寻味】粥烫东星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