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历史真貌中共暴政统治时期(一)

(1949年─现在)
心缘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往事越千年。恍惚间,几千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历史已然走过。中华民族在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后,却在经历了外侮和诸多的磨难中,最终走入了一个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

在这一充满了谎言、动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的暴政时期,中华传统的对神的信仰、道德观和价值观被强力破坏;灿烂的文明被摧毁;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战天斗地”。随之而来的是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进而整个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被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源于邪党中共的执掌政权。

众所周知,中共自建立之日起自身就具备了邪恶的本质。其所信奉的所谓共产主义描绘了“一幅人间天堂的虚幻美景”,强调“他们的目地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换言之,中共取得政权的主要手段就是暴力。中共建立后的发展史亦进一步验证了这一点。中共效仿嗜杀成性的苏共,在对所谓的“敌人”和自己人的暴力中维持着存在。

根据史料,1927年到1936年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江西人口从二千多万下降到一千多万,而由毛泽东掀起的肃反运动几年间就屠杀了十万红军和无数受牵连的百姓,其祸之烈,可见一斑。日本侵略中国后,中共通过在抗日期间为所有正义人士所不耻的假抗日、真扩张的行为,最终夺取了政权。

但夺取政权后的中共似乎从不曾忘记其暴虐的本性,它的统治完全建立在暴力的基础之上,而它在和平时期对暴力的酷爱世界上少有。重复使用暴力,是其政权维持统治的重要手段。据估计,1949年之后迄今为止,中共暴力残害的中国人至少有八千万,数目竟然超过之前近三十年的战争时期。

中共对暴力的热爱源于它对建立“一教”统治的自大心理,源于它对失去政权的恐惧。它深深的知道,当人民了解真象的那一天,就是它的灭亡之日。因此,它不仅要在肉体上消灭所谓的异端,即对中共统治表示一丝怀疑之人;而且还要在精神上进行消灭,让所有人的思想统一在中共所设定的范围内。超过之,就被视为“反党”。中共在这一时期精密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的诸多运动,比如土地改革、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等,都是这种心理的具体体现。

而这样一个推崇暴力、嗜杀成性的邪党,却一度成功的让世人相信这是进步,让这些世人相信:暴力的使用,是这种社会进步所必需而且必然的过程。众所周知,衡量人类文明程度的其中一个标志,是暴力在制度中所发挥作用的比例。而推崇暴力、恐怖统治的共产政权社会,显然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大倒退。这不能不说是共产党对谎言欺骗运用得举世无双的结果。因此,欺骗和谎言,是共产党的另一大特质。而中共以往的发展史则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对于夺取政权后的中共而言,与暴力统治永远相伴随的是谎言。中共的所有宣传工具,专政工具和组织都是中共宣扬谎言和暴力的媒介。在它们看来:谎言重复千遍就变成了真理。

同时,因为中共清楚的知道自身发展史上种种不光彩的行为,所以将谎言和欺骗发挥到极至就是隐瞒和篡改历史,不让人民在历史中寻找批判中共的依据。从早至春秋战国,晚至文革历史,中共全面加以隐瞒、篡改和改述,五十多年来从未间断,并且对所有还原历史本来面目的努力,都无情的予以封锁和灭杀。中国人在被封杀中,在暴力之下的恐惧中,渐渐接受了中共以谎言写就的历史,渐渐的接受了中共灌输的思想。虽然谎言和欺骗古已有之,并非是共产党的发明创造,但历史上只有共产党这样无赖的邪党敢于将其堂而皇之的加以使用。

中共为了让人们相信自己的一贯正确,除了利用谎言和欺骗外,还不断的向人们展示其善于修正自身错误,善于紧跟时代的能力。中共的思想,从最早的马列主义,加上了毛思想,再加上邓理论,最后又有三代表。其中,马列毛的主义和思想,和邓理论及江代表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其背道而驰以至相差万里,也居然可以被中共摆在同一张神台上加以膜拜,实在是古今一大奇观。

在其中共发迹和维持政权的历史上,昨天坚持的原则今天放弃,而明天又再改变的事情比比皆是。但无论如何改变,共产党的目标明确,那就是夺取和维持政权,以及享受社会权力的绝对垄断。

中共五十五年的暴力统治,对中华文明的摧残也是历史上罕见的。不仅大量文献和文物被毁,而且保证社会安定的传统的农村宗族体制和士绅阶层被消灭,传统的价值观、伦理观、道德观被解体,人对神的信仰被破坏。在中共的暴力统治和谎言欺骗煽动下,中国人将人性中最丑恶的部分:自私自利、贪婪、放纵等,发挥得淋漓尽致。而更为邪恶的是,中共强调以党性取代和消灭人性,也就是对党无条件的服从。人性的泯灭不能不说是中华民族莫大的悲哀。

且让我们沿着中共暴力血腥的印迹,走入这段最为黑暗的历史时期。

关于中共建国和初期局面的预言

三国诸葛亮在《马前课》第十一课中预言了中共的建立和衰亡。第十一课是:“四门乍辟,突如其来;晨鸡一声,其道大衰” 。其中“四门乍辟,突如其来”预言了中共的建立。中共从1921年建党,建党时只不过是个几十人的小党。当时几乎没有人认为中共能取得政权。中共侥幸在苏共支援下和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国民党合作,才渐渐发展了起来。

中共于1927年(兔年)建立起武装部队和地方割据政权,但当时也不过是小股力量。在国民党政府组织的几次“剿匪”下不得不北上逃亡,如不是遇到了日军侵华早就被消灭了。中共在1945年抗战结束后,也就局限在西北一角,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蒋介石很快就能消灭中共。中共能得天下,真的是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故曰“四门乍辟,突如其来”。而“晨鸡一声,其道大衰” 预言了中共的灭亡,以后再分析。

隋朝步虚大师在预言诗第八节中预言道:“日月蚀,五星稀,二七交加挂彩衣,野人举足迫金虎,遍地红花遍地饥,富贵贫贱无高低。”其中“日月蚀,五星稀,二七交加挂彩衣” 的日月无光,五星稀落,暗指共产统治阴暗。二七交加,为一“毛”字。彩,为“泽”,衣,似“东”,和起来指毛泽东。挂彩衣,似又指毛龙袍加身,一副帝王专制模样。 “野人举足迫金虎,遍地红花遍地饥,富贵贫贱无高低”的意思是指共产党到处推行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发动“野人”–这里指没有教养的粗人– 批斗有钱人(迫金虎)。遍地是共产党树立的红旗,但到处是饥荒,据估计仅仅是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就有三千万人被饿死。共产党表面实行平均主义,所谓“富贵贫贱无高低”。

宋朝预言《梅花诗》第七节预言道:“云雾苍茫各一天,可怜西北起烽烟。东来暴客西来盗,还有胡儿在眼前。”经历了国共内战后,中国大陆和台湾呈现了各自对立分治的局面,所谓“云雾苍茫各一天”,共产党和国民党各自统辖一片天地。下面三句,是指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所经历的一些动荡不安的局面。“可怜西北起烽烟”指平定新疆叛乱和入藏镇压西藏独立运动。

“东来暴客西来盗”指五十年代初中国和美国在位于中国东方的朝鲜所进行的朝鲜战争,以及六十年代初在西边的印度悍然越过麦克马红线,疯狂盗取中国的领土,从而爆发中印边界之战。而在北方,苏俄自五十年代与中共反目起,一直威胁中国,双方曾经爆发珍宝岛之战,各自陈重兵于边界达数十年之久。所谓“还有胡儿在眼前”。按照“北胡南蛮”的说法,此时的“胡儿”是指苏联无疑了。

【正见网2005年06月14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亮丽阳光照射下的林家、郭家古厝已经不再耀眼,走过多代,风华不再,座落的残缺古厝记录着不可遗忘的风光历史。
  • 从十九世纪中期开始,古老的中国进入了一个空前伟大的变革时代。它将使专制的中国成为民主化的中国、使农业的中国成为工业化的中国、使宗法制小生产的中国成为社会化大生产的中国。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辉煌、最令人激动的大变革时代。
  • 《推背图》一书按六十甲子﹐从〈乾卦〉起卦﹐易经64卦中排列组合取60卦象﹐预言自唐朝以后的中华历史,每一象有图有文,文分谶(即四句短语)和颂(即四句诗),通过图文暗示必然出现的历史事件、人物、和进程。 笔者参考使用的是1918年发行有明末清初才子金圣叹批注的版本。现在接着谈第三象。
  • 青岛发现康熙五十五年由皇家书院首次印刷,至今已有二百八十九年历史的《康熙字典》,已由专家鉴定确认。
  •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摀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这首“历史的伤口”音乐声从喇叭传出,达到耳朵,震撼着我的心,眼泪就这样流下来了。
  • 【大纪元6月13日报导】(中央社台北十三日电)中华民国九十四年六月十三日,农历五月七日,回顾历史上这一天,国内外发生的大事�
  • 自由时报记者邹景雯╱特稿 苏葆立是何许人也?美国政府为何会委托他近日专程前来为台湾国家安全体系的整合与强化贡献心力?拥有美公职二十多年情报资历的这号人物,与台湾渊源颇深,也直接参赞了许多美中台三方精彩角力的关键性历史。
  • 大纪元记者辛菲6月12日就《审判中国共产党特别国际法庭》采访了著名学者、《观察》主编陈奎德先生。陈奎德先生已签名支持该项行动。他表示,成立审判中共国际司法委员会成立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对中国的发展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是退党大潮发展的必然,也是中国社会制度转型的需要。
  • 西元二○○五年,中华民国九十四年六月十四日,农历五月八日,回顾历史上这一天,国内外发生的大事辑要如下:
  • 中国佛教石窟艺术约始于公元3世纪,盛行于5—8世纪,16世纪以后开凿的数量较少了。现存石窟主要分布在新疆地区(古代的西域)、甘肃西部(古代河地区)、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地区,在南方也有一些零星分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