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历史真貌─中共暴政统治时期(二)

(1949年─现在)
心缘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6日讯】中共建国和初期局势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中共党组织随着中共发起的各种有目地的运动而深入到每个角落,无论是工厂、农村,还是学校、军队等。同时,为了将更多的、不同年龄的中国人纳入中共的直接控制范围,中共还扩大或建立了附属组织,如中华全国总工会,青年团,少先队以及其它知识份子组织等。这些组织覆盖了各类行业和社会角色,它们虽然都有自己的纲领,但共同的一点是要听从党的领导。

建国初期,中共继续秉承民国时期的政策,对外采取了“一边倒” 的外交政策,即完全依靠苏联的政策,甚至不惜出卖中国的领土和主权。

同时,为了夺取台湾,中共在建国后的10月24日,派兵进攻金门,至27日共两批登陆近万人,三千人被俘,其余全部阵亡。中共进攻台湾的计划不得不暂时停止。此外,中共还以武力进入了西藏。

而在国内,为了确立中共的一党统治,中共建政后不久就开始了其有计划有步骤的“改造”或者说是“消灭”运动。最先开始的是消灭农村地主的“土地改革” 和镇反,消灭城市资产阶级的“工商业改造” 运动,以及消灭信神的普通百姓的取缔会道门和镇压宗教运动。

土地改革:农村传统士绅阶层的被破坏:

建国仅三个月,中共就着手在全国农村全面开展土地改革。泰维斯先生在《康桥中国史》中对中国土地改革发生的原因做了自己的分析。他认为中国的人民政权,从理论上讲是人民民主专政,但在实际上,“归根结底是共产党专政” 。同时,他认为,中共的从事社会变革就是为了“增强共产党权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毛泽东和他的同事们提出的任务就是要用“三年时间使生产恢复到战前水平,建立起必要的政治控制和组织结构” 。而中共实行专制的障碍主要是那些“主要兴趣是维护其原有的显赫地位”的地方上层人物,而“要消除这种影响,就须进行彻底的土地改革,就要从剥夺地主土地做起”。泰维斯先生的分析,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中共发动土地改革的目地就是要建立自己的政治控制,特别是对农民的控制。

而除了这一目地之外,中共还期望通过剥夺地主富农的财产来达到它财政收入的增加。中共建国后的经济困难成为它迅速下手的直接动因。在中共建国之初,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困难。当时的人民币发行以1948年为基数,到1949年11月已增加一百倍。因币值大跌、物价猛涨,便要扩大税收加紧搜括。因此,1950年春天,全国已出现了商品滞销。同年一至四月,在十四个大中城市中已有2945家工厂倒闭,在十六个大中城市中歇业的商店达9374家,全国城市失业人口已达117万,城市居民的实际购买力已经比中共建国前下降了百分之二十。毛遂在1950年6月发表了《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的报告。该报告是中共发动土地改革等运动的预兆。

而且毛泽东从来就认为“农民的出路只有从地主手中夺回土地”,甚至坦白的说过:“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毛早在1927年就曾“阳冒国民革命之命、阴布全国恐惧之毒(冯玉祥语)”动辄没收土地败产,随意处决地主乡绅,不仅要“将土豪劣绅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而且要“冲进地主家里,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要滚上一滚”,与历代农民革命的暴民行为如出一彻。

显而易见,中共的欺骗伎俩在此又得到了展示。早在1947年时,为了打赢内战,中共一度改变过去一定要杀死地主、富农全家的做法,对地主、富农这样一些阶级敌人,采取了“临时性的统一战线政策”。当时的毛泽东曾指示说:“除少数反动分子外,应对整个地主阶级取缓和态度。……藉以减少敌对分子”。但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地主富农仍没有逃脱群体灭绝的命运。因为中国农村那一套根深蒂固的土地宗族制度,是共产党一统天下的根本障碍。

1950年初,在中共的指挥下,中共的干部们分成小组或稍大些的工作队到全国各地的村庄。这些人中有参加过北方土地斗争的所谓有经验的干部,但大部分是学生、其他城市知识份子、出身于地主或富农家庭的年轻的农村知识份子以及中共的地下工作者。

这些人下到农村后,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鼓动无田的农民,特别是农村中的无赖和流氓农民斗争有田的农民,鼓励、放纵人性中自私自利、为所欲为、不讲道德的一面。同时,中共在土地改革总路线中明确提出“消灭地主阶级”,在农村广泛划分阶级、定设成分、给全国不下二千万人带上“地、富、反、坏”的帽子,使他们成为在中国社会倍受歧视、打击、没有公民权利的“贱民”。

每一地区凡是有田地的农民在地方稍有声望的土绅,皆被定为“霸”,在必杀之列,“霸”又分三类:一种横行乡里欺压良善的是“恶霸”;一种专作好事的善人,定名为“善霸”;一种是安份守己作人,独善其身,好事坏事皆不作,中共称之为“不霸”,“三霸”同一罪行,皆当场处死。

与此同时,随着土地改革深入到边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共产党的党组织也迅速扩大,发展到乡有党委、村有支部。党支部上呈下达党的旨意,他们往往是冲在阶级斗争的第一线,挑动农民斗争地主,致使数十万地主丧生。更有地区对地主实行满门抄斩,以达到灭绝其阶级,连妇女儿童也不能幸免。

根据资料,当时,仅仅由土改工作小组讨论决定,就能够枪毙成批的地主;只要几个积极分子的几声口号,就能够将地主全家的财产剥夺殆尽。比如,在进行土改运动时,工作组发动斗争会,事先选定被斗的目标,罗织一些莫名其妙的故事便成了罪状,然后干部向台下问:“这个人该办什么罪?”下面安排好的人大喊:“该杀”。于是便即刻枪杀或当场打死。

举例说明。据《带刺的红玟瑰》一书透露,据统计,1953年春季,广东土改粤西地区有1165人自杀。其中,2月3日到3月6日,只一个月出头,自杀者竟高达八百零五人。全省各区、乡土改队乱杀、滥杀地主,其中没有一个居于“罪大恶极,不杀不能平民偾”的份子。广东全省在土改运动中,因“村村见血”的方针而滥杀无辜究竟有多少?估计在数十万之间。

中共中央及其各级各地党委,虽然在土改运动中曾装模作样的发出过种种文件,诸如“劝说农民以不采非刑拷打为有利”等,制止“在全国各地都普遍存在的将中农、小土地出租者错划为地主”并予以镇压的现象,然而,根据中共中央“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新解区农民总户数的百分之八、农民总人口百分之十”的指示精神,中国大陆农村至少有三千万农民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即遭遇了形形色色的批判、斗争和非刑折磨,至少有二百万以上的地主遭到了镇压并被剥夺了所有的财产。

中共自己在当时下发的文件中也提到了当时斗争的残酷:“侵犯中农利益,忽视联合中农,破坏富农经济,对地主普遍扫地出门,乱打乱杀;在工作方式上的强迫命令,大轰大嗡。”

到1952年秋,中共在拥有90%以上农村人口的地区成功完成了土地改革,实现了其在农村建立专制体系的目标。而在这种疾风暴雨式的土改中,传统的农村的地主阶层,也就是士绅阶层被彻底摧毁了,它带给农村的灾难是巨大和深远的。

众所周知,传统的农村的地主阶层,也就是士绅阶层,大多受过一定的教育,他们在中国以往的每个朝代中对社会的稳定,对百姓的教化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因为住在一地的地主和农民普遍存在着宗族上的联系,因此当农民之间发生纠纷时,他们往往成为实际上的仲裁者;当遇到灾荒时,他们往往取代政府,成为赈济者;他们的言谈举止也常常成为农民效仿的榜样。他们对于租种其田地的农民,也并不像中共所描述的那样极尽剥削,而是按劳付酬。这种地主养活农民,农民养活地主的互相依存的关系,被共产党改变成阶级对立、阶级剥削的关系,变和谐为敌对、为仇恨、为斗争,变合理为不合理,变有序为混乱,变共和为专制,主张剥夺,谋财害命,杀地主富农本人,杀地主富农家人,杀地主富农家族。不少诚实本分的农民不肯强夺他人的财产,白天拿了,晚上又送回地主家去,被工作队知道了骂作阶级觉悟不高。而流传甚广的白毛女本来是仙姑,不是被压迫的故事,被部队文工干事改编成话剧、歌剧、芭蕾舞来煽动阶级仇恨。

经过中共通过煽动农民进行的土地改革,农村的这一士绅阶层被彻底摧垮了,取而代之成为农村领导人的大多是那些无赖农民。此后,传统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在中国的农村逐渐消失。农民失去了他们精神上的“导师”和仿效物件。中国农村的动荡成了中共一直难以解决的问题。

在这期间,中共还在全国农村掀起了第一轮“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宣传。土地改革中不劳而获、强取豪夺、为所欲为的政策使农民得到实惠,自然会增加他们对这一改革的领导者中共的感激,因此有不少贫苦农民对共产党感恩戴德,因而接受了共产党是为人民的说法。

对于土地改革的意义,一些国外学者认为,中共土改使中共政权达到了对农村控制的目标,但并没有解决经济问题;土地改革对生产力的消极影响与积极影响大体相抵消。 而且,土地改革后面临着贫富两极分化的威胁。

对于分得土地的农民来讲,“耕者有其田”的好景并不长久。不到两年,共产党就开始了一系列强加在农民身上的运动: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在批判“小脚女人”的紧锣密鼓中年年加码,要农民“跑步”进入社会主义。在全国实行粮、棉、油统购统销,把全国主要农业产品排斥在市场交流之外。更增加了户籍制度,不许农民进城工作居住。有农村户口的人不能去国家粮店买粮,子女也不能进城上学。农民的子女只能再做农民。从此,中国三亿六千万农村户口持有者成为中国社会的二等公民。

可以说,土地改革是中国农民命运的一个分水岭。土改前,农民可能没有土地,但他一定是自由的,他可以为甲地主做长工,或为乙地主做佃农,也可以走西口闯关东,也可以不种田到城里打工做小生意,甚至可能因勤俭奋斗自己当上地主。在走投无时也可以去当兵吃粮或落草为寇。土改后,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但两三年后土地失去,而且随之失去的是自由,不能离开被限定的土地(合作社、公社生产队),不能随自己意生产耕作,有个时期一点自留地,多喂两只母鸡,当官的就会来割资本主义尾巴。《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耀刚在他的《大国寡民》一书中说,“合作化不久,就是高级社,就是人民公社,再加上户藉制度,农民被牢牢地管住了。” 简单说土改前,农民是自由民,土改后农民实际已逐渐成为一种新式农奴,而中共成了最大而且唯一的新农奴主,大概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农奴主。后来这个大农奴主一手酿造出惨绝人寰的大饥饿,几千万农民在这场人祸中默默饿死,竟然无灾民成群逃荒流窜城市,亦无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原因很简单,不是今天的中国农民更逆来顺受,而是当今国家权力之网铺天盖地,密而不漏,为历史所未有。这场大劫难早已因几百万地主和自耕农土地被无偿剥夺而成为全体中国农民无所逃遁的宿命。农民从土改中没有得到什么,除了奴役。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往事越千年。恍惚间,几千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历史已然走过。中华民族在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后,却在经历了外侮和诸多的磨难中,最终走入了一个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
  • 中国进入中华民国时代后,包括文化等各个领域都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冲击,而传统的儒家传统观念受到打击,从而出现了西化倾向,特别在语言文字方面,出现了白话文。而由于这个时代战争频繁,并一度遭到外侮,百姓生活困苦,各种思潮叠起,这都给艺术创作提供了良好的素材。在中华民国政府开放和自由的创作政策下,这一时期在文化和科技领域,依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 在中华民国政府和蒋介石的率领下,中国的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但是战后摆在国民政府面前的形势十分严峻。一方面,战争严重损害了国家元气,国家大部分地区经济停滞,通货膨胀严重,百业待兴;而且国民政府内部政治腐败,贪污现象严重,致使国家整个运作迟缓,丧失民心;此外,在对战后如伪军收编等诸多问题上欠缺周密的考虑。但更严重的是,另一方面,在抗战中壮大的中共,准备乘机作乱,与国民党争权。
  • 隋朝步虚大师的预言诗第七节中预言道:春雷炸,竖白旗,千万活鬼哭啼啼,石头城中飞符到,再看重整汉宫仪,东山又有火光照。“春雷炸,竖白旗,千万活鬼哭啼啼” 预言美国投下原子弹炸毁了广岛,如春雷炸响,日本就此无条件投降。而投下原子弹的后果是造成了大量人员的死亡。战败的日军和日本国民如活鬼般哀嚎遍野。 “石头城中飞符到,再看重整汉宫仪,东山又有火光照。”石头城,即南京。胜利的喜讯传到,国民政府又重整山河。但好景不长,东山,暗喻盘踞山野的毛泽东。国共又孕育着战火的危机。
  • 在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共打着抗日的幌子,借机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并时刻不忘记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除了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采取了诸多措施外,在思想上,一方面,毛泽东苦心竭虑为中共夺权制造了一整套“革命理论”,即不抗日,但又要利用抗日以进行夺权扩张的理论;和不抗战,却又要利用抗战以发展中共领导下的现代中国农民战争的理论,从而为中共的种种卑鄙行径找到理论依据。
  • 而中共罔顾民族大义,一心只想扩张夺权的阴谋抗战“策略”,为中华民族的子孙永远所不齿。
  • 在大陆一言堂的宣传下,在中共一贯的谎言攻势下,广大大陆普通百姓对于抗战中国民党和蒋介石的英勇事迹还是知之甚少,甚至还抱有诸多的误解。而许多曾坚持长期英勇抗战的国民党官兵们,在1949年后,成了中共统治下的“历史反革命分子”。他们或被处以极刑,或被判刑、关押、劳改、劳教,或被管押、即在家乡被强迫劳动,并且荫及子孙“永世不得翻身”。在打内战的共产党是革命的,打外战的国民党却是反革命之史无前例的黑暗时代,这冤情上天自有清算的时候。
  • 正是蒋介石持久战思想的形成和中华民国有了持久抗战的战略,中国人民才能够坚持持久抗战并夺取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而大陆人所尽知的毛泽东于1938年5月发表的“光辉著作”《论持久战》,其主旨恰恰不在抗战,更不在积极抗战,而是在论述中共应该如何利用持久的卫国战争,以达到扩张和夺权的根本目地。中共的野心随处可见。
  • 在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在1927至1936年这十年间,不论是中共所称的瞿秋白的盲动主义,还是中共所指的李立三、或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他们在按照苏俄的命令与指挥,旨在中国发动共产革命,一心颠覆中华民国和蓄意制造两个中国的目标上,都是完全一致的。至于他们的内部斗争和互相否定,只不过是在比较谁更忠诚于苏俄,谁在武装叛乱和武装叛国上面更有成绩,谁的思想和路线更能够达成叛乱和叛国的目标罢了。那只是其内部的是与非。但对国家和民族的危害却是共同的。
  • 此时的国民党虽因国难当头而党争渐息,粤乱渐平,但中共却乘国难当头迭生叛乱,公开叛国:1931年11月7日,公开建立了“国中之国-第二个中国中华苏维埃国”,以附苏俄,以乱祖国,所建乡村俄属“苏维埃”政权,更已扩张至豫、鄂、皖、赣、湘五省。在中共编撰的党史教材中,无不指责蒋介石对日的“不抵抗”或“不积极抵抗”政策,并且强烈抨击蒋的“攘外安内”政策。但是此时的中共面对外侮,除了叛乱,建立国中之国,煽动不明真象的学生和知识分子在舆论上抨击国民党,又做了什么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