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31-35)

迟舆叱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6日讯】

31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那么,党中央知道不知道,已经安排了《宪法》之后爹的事了呢?听回来的人讲,这件事告到省里没有用,他说有一个县,几个妇女到中央,买通中央警卫,知道大官的行车路线,(内行话这叫买线儿)冒着生命危险半路拦车喊怨,其结果只是换回来一句,“你们要搞好拆迁的安置工作,目前你们那里的问题还很多”。就这样一句连批评都算不上的话,然后了事了。我们都失望的听完了这些消息,那是一个没有指望的消息。最后他给我们说了一个,听不满宪政官员讲的一件事:他说全国发生两起,老百姓自发的打死贪官的事。打死了谁也不走,都说打了,还没有头头儿。最后这两个贪官只好算白死了。依我看这里的条件就够了,但百姓们比贪官向善多了,这事在我们这里办不到。

32

我的秋季呵,实在是个多事的季节。联合舰队的蚕食行动、蘑菇战术向一条巨蟒,撵不走、甩不掉地死缠着你,不停地摧残着你原本就十分脆弱的灵肉,逼迫你要么就上当,要么就受骗,要么就被抢。说理这块肥肉被高高地挂在天上,只是为了让忠厚的愚民们闻味儿﹔或者是让诚实的傻鱼们入网。一批接一批的上访者前仆后继,都被这个奇怪的战术吓的找不着北了,纷纷向道义之外的荒野里面逃亡,从此以后,“说理”这张亘古建立的王牌,一下子就被赶出了家园,在野蛮的矮屋下到处去流浪。

今天就有好心人奉劝我,让我找个熟人说说情,让我请请客、送送礼什么的,听声音、猛回头,我突然间发现,这个社会竟变得如此之下流,就向蹲在大马路中间撒尿、拉屎一样的,很不知道羞耻,所以,在这个十分暴虐的时代里,诈骗和抢劫都变得那么的休闲与时尚。

我看到良知的世界就向沾上了毒瘾,都麻木地站在那里观看。我们在这里挣扎,体验着什么才是度日如年。我们愁苦、我们衰老、我们上火、我们压抑,我们的灵肉在挤压中变形儿,爱国爱家的宝塔,正在我们父兄们前面隆隆地坍塌。天空中一把无形的巨手,正慢慢地把纯洁拧成邪恶。在这个继续异变的空间里,我们就要尝到它所带来的那枚苦果,使之长成一个社会的怪胎,来填补礼仪缺损的那个空白。这就是我赖以生息繁衍的世界一角儿,关于我们今天的惆怅。

33

前几个星期离这不远有个私人包工队,他们也同样搞开发,他们是把居民们找来明算账,钱挣得公开,补偿费比我们这里多了好几倍。这个消息一传开,我们剩下的几户就都不干了,已经搬家走的住户,也都重新聚拢在一拐弯儿的过道上,大伙这回要向政府问个究竟。

作官样文章与编瞎话、搪塞和狡辩,这些都是官员们的基础功底。不几天,残垣断壁上就粘出几张用电脑打印的安民告示来:根据调查,承建该小区的是私人包工队,望广大群众不要听信传言,配合政府搞好小区建设等等。看过了这个告示我们不但没明白,相反,我们被弄糊涂了,共产党打天下的时候有一个老歌儿:“共产党来了晴了天,晴呀么晴了天……”,一直唱到现在还唱呢,那怎么我们这里共产党来了,老百姓就要遭殃了呢?还特意解释说:政府动迁的早,那时的价钱低。

官员们思想上的堕落带乱了整个的社会。当人性受到压抑的时侯,大自然固定给人类的向善就会站出来造反。世界上不能没有邪恶,就向世界上不能没有病菌,但是病菌多了,肌体的免役系统就会冲上去抵抗,这个过程的发展,在医学的角度上看,那就是生病了,所谓临床的表现就是,先有全身的不适。不过你大可不必惊慌,最多熬上一段时间也就好了,作孽的邪恶越是猖狂,最后死的就越是凄惨。这是大自然的赋予,也就是所说的天意!

34

前边有一个老住户,在这个小区里住好几辈子了,人们议论著这个最先搬家的老头儿,说他死了,这个老头是最听党的话的人。动迁一开始,党说谁先签字谁就有优惠、先选好的楼层位置,就在党的号召下签了字了。可是不长的时间,一家比他面积小不少的住户,多得了将近他的两倍,他就上火了,没有办法的时候家里人就劝,说宽心话什么的。老头嘴上说不上火,可那笑比哭还难看呢。说不清道不明的亏吃得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最后又在说不清道不明中默默地死去。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凶手是谁呢?只怨他自己为什么当初一定要跟党走呢?

然而,最可恨的就是那些不明真相的旁观者,老是看我们这些不搬家的少数人有气,话里话外的透出来我们都贪心,“差不多就行了”,许多人都这么说。连我自己一生的标准,也都是“差不多就行了”,但是那要看对待谁,要是对待目前这帮诈骗犯们,我一定要坚持到最后的一颗子弹!家里人也常劝我,让我放弃算了,说现在的社会黑得吓人,根本就没地方说理。他们说得很对,我早就看透了这是个可怕的世界,不过我愿意用我有限的财产,在无限的黑暗中做一个破坏性质的实验。

35

小区的南头儿住着两个离休的老八路,有一个看见陌生人到他家就拿拄着的棍子打。懂规矩的,你得先道一声我不是拆迁办的,不那么办那你一定会吃他的棍子。可见这个拆迁办在老八路的眼里,简直比日本鬼子还坏呢。还有一位也住在这里,他还是比较宽柔一点。他不拿棍子打,只用嘴来骂,只骂得拆迁办那几个王八蛋干瞪眼儿,打那以后,拆迁办的人从来不敢着他们的边。

没办法的时候,我们大伙儿就都聚在八路军首长的门前,想让这两位首长替我们老百姓说几句话,可是两位首长就是不肯出山。后来才听说,老八路闹得上头没有办法了,许愿了,满足了二位八路首长的要求了,看样子,八路军的战术也和金钱接上了轨了。

看情况想说理,这简直是太难了,一党专制用活着来惩罚我们这些无辜的受难者,我们冒着犯法的危险,周旋在说理和闹事之间。他们不允许聚众,一个人一个人的去上访了,又一个人一个人的分别遭到戏耍。说理原本就是弱者和正义人们的专利,可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让官员们重视的,是势力和金钱的诱惑,而不存在什么才是真正的所谓公理。

那么,当局为什么这么的害怕聚众呢?他们又在公众中造了什么样的孽了呢?当革命的后代们在改革开放中,顺利地转移到资产的山头,革命的老前辈们也只好是看在了眼里,对于孩子们一些贪污违法的事情,充其量的,也都是有心杀贼而无力回天了。当64的洪流以振聋发聩的声势,在人民大众之中爆发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死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手足无措了,之后就气急败坏了。他们又在义士们的鲜血里多活了将近十五年,这是一笔多么巨大的血债呀,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死去的义士,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孩子们,他们是为自由而献身的先驱者!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6月4日下午1点,告别中共大联盟、民主阵线联盟、中国公民维权委员会、六‧四伤残者团体、在日中国人团结联合会、后共产时代中国筹备委员会及大纪元时报共同举办了“勿忘六四‧退垮中共”的游行和集会,纪念1989年天安门屠诚十六周年、共同谴责中共暴政、声援200万人退出中共。
  • 六月四日晚多伦多多个华人团体包括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举行纪念六四烛光悼念活动。两周前刚刚抵达加拿大的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在会上发言,呼吁更多的人站出来,反对中共的迫害和暴政。
  • 中共垮台后﹐中国不会乱” ,这是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6月5日在德国的一场“纪念六四暨中国政情研讨会”中做出的论断。时任德国一家保险公司高级主管的费良勇原本是原子反应堆工程师﹐由于工作业绩优秀﹐80年代公派赴德国﹐撰写了大量论文。六四屠城时﹐费良勇正在德国﹐出于正义﹐挺身而出﹐谴责中共暴政。16年来﹐费良勇致力于中国民主事业。
  • 傅莹女士:

    喜闻你麾下之中共驻悉尼领事馆一等秘书陈先生用林,基于良知的觉醒,公开与暴政决裂,不禁携酒而归,竟成一醉。为你能培养出如此有智慧的部下,深感欣慰。

    今日之中国,政治腐朽,社会糜烂,人心败坏,国运倾颓。经济繁荣表象之下,社会矛盾如地火奔行;国势强盛外衣之内,重重危机蓄势待发。权力异化,成贪官敛财之器;金钱肮脏,为奸商买权之用。世事艰危,更有甚者──暴政猖獗,虐民以逞,已成政治黑帮;宦海凶险,倾轧成风,几如虎狼之穴。

  • 澳洲的自由社会就是和中共邪党社会千差万别,近几日最受世界关注的就是澳中使馆原大使陈用林先生献身说法,揭露恶党中共其暴政暴行的正义之举。对于这个对于中国海外华人有着深远意义的消息,澳洲各中文媒体对这件事的态度可是天壤之别。有的说陈先生是为留澳而“编造谎言”﹔有的说他是真的不能容忍中共的邪恶了,不愿再与其共舞﹔还有的说他是第一个觉醒了的为中国共产党办恶事找回良心的中国人,等等等等。
  • 今日中国,暴政猖獗,社会败坏,在表面的昌平之下,危机重重,中共统治随时可能解体,希望所有的中使领馆官员,停止助纣为虐,选择诀别中共、脱离暴政、持守良知保平安,不要丧失机会成为中共的殉葬品。
  • 公元2000年某月某日,是我一生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天。残存的冬意夹杂起潮湿,掀动着每一个仍然臃肿的外套,沿着你缩紧的脖子,轻而一举地就占领你的脑后神经。这时候,人们都麻木而呆滞的浏览着,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于是,我们大都本能的蜷缩着躯壳,一起走过这奇特的时节。
  • 六月四号,这一人类历史中令人难以忘怀的日子,记载着中华儿女对民主、自由的渴求与向往,也记载着中共暴政对无辜学生与善良市民的血腥屠杀。十六年过去了,人们没有忘记,那坦克车留下的血痕,更记得那阻挡坦克车的青年的勇气。尽管中共当局刻意让人们忘记六‧四,然而,每一年的这一天,海外各地华人都会举行各种活动纪念六‧四屠杀中死去的英魂,并要求当局者平反六‧四。如果说六‧四的枪声震惊了国人,让人们对中共从内部改良彻底失去了信心,《大纪元时报》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更让人们看清了中共的本质。与往年不同,今年纪念六‧四的主题已不再是要求“平反”,而是在“勿忘六‧四”的同时,追究屠城责任,并呼吁告别中共。
  • 每天都重复着高音喇叭里,那位醇厚的女高音,八点半开始,准确无误地对着你家大门狂喊,一遍又一遍,记忆不好的都能背得烂熟。战斗机小分队频频出击,扫荡着片早就以经疲惫不堪的小区。挑几户有名望的,偷摸多给俩钱儿,买几户做“牵驴”,经过教练之后,让他们到处放风儿:“小胳膊到啥时候也拧不过大腿去”!啥话吓人就说啥话,牵驴地把胆儿小的吓走了好几家。几天后,搬走的几户发现吃亏了,再想找就来不及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