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历史真貌─中共暴政统治时期(四)

(1949年─现在)
心缘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7日讯】中共在消灭了地主和资产阶级,镇压了“反革命”和信教百姓的同时,显然对造成的血腥和杀戮并没有满足。就在土改和镇反就要结束,全社会惊悸未息之际,1951年9月下旬,中共开始在知识份子中开展思想改造运动,强迫大中小学教职员和专科之上的学生交待自己的历史,并清理其中的反革命份子。

洗脑还是洗澡:关于知识份子思想改造运动

中共建国后,许多知识份子,特别是从西方归来的知识份子,身上不仅具有儒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更有着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渴望。而这些都是中共一党专制所不能容忍的。由此开展的思想改造运动就是中共确立极权统治的又一步骤。

以延安时期中共整风中的残酷方法为基础,刘少奇等人创造了切实可行的思想改造方法。

“思想改造”,顾名思义就是将不正确的思想“归正”,而其手段就是在不断加强个人负罪感和羞耻感的同时把个人纳入一系列恐怖的心理历程,具体方式就是疲劳战术,会议仪式和群体压力。汉语中俗称为“洗脑”。而中共的“洗脑”不是简单的洗澡,它不仅要在身体达到控制的目地,更要达到对精神上的控制。

通常,思想改造可分成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思想,进行自由讨论;第二阶段是触及灵魂深处的思想斗争。随着“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加强,个人面临着集体的压力并唯恐自己被运动拒之门外。不管参加者是否愿意,都要努力挖掘自身缺点并接受别人的斗争。并很快会因为感到羞耻而低头认罪。这时他已经可以通过认罪悔过和自我批判来接受心灵净化了。第三阶段是服从和新生。经过净化的这个人,觉得只有听从党的权威才可以获得解脱,因此完全依靠了党。党的目标是改造这些人的奋斗目标和思想观念,让党在其思想中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

通过知识份子思想改造运动,许多知识份子接受了效忠的物件是中共和党的领袖毛泽东。一些秉承“士可杀不可辱”的知识份子则选择了自杀或者逃离大陆。因为朝鲜战争的爆发,这一改造运动暂时告一段落。但是此后的中共并没有放过那些知识份子,随后掀起了对知识份子更大的摧残运动:反右。

针对知识份子的“思想改造”运动的结果是中共初步加强了对知识份子思想上的控制。

“抗美援朝”的历史真象

在大陆的所有教科书中,写着关于1950年中共派兵援助朝鲜的原因是为了抗击美国入侵朝鲜,进而保卫中国。中国出兵是因为美国挑衅在先。而真实的历史并非如此。

*北朝鲜挑起战端的背景及原因

二战结束后,朝鲜半岛被美苏一分为二,以三八线为界。北方由苏联扶持建立了以金日成为首的北朝鲜,南方由美国扶持建立了李承晚政权。随着冷战的爆发,朝鲜半岛也陷入了冷战格局之中。

1949年初,朝鲜半岛开始处于非常紧张的战争边缘状态,军事摩擦不断。根据俄国最新的解密档案,可以知晓,苏联和中共扶持的朝鲜共产党因1948年12月苏军撤出朝鲜半岛后,面临着由美国支援的南方政权的军事压力。因此,朝共领导人金日成极力要在朝鲜半岛上实现一种军事上的平衡。1949年3至4月金日成访问莫斯科,并与史达林会谈,寻求苏联的帮助。但此时东西方开始冷战,史达林的重点防御方向是欧洲,因此会谈没有什么实质性结果。到了这一年的夏天,朝鲜半岛的局势越来越紧张。而北朝鲜与苏联在对朝鲜半岛局势的看法上分歧越来越明显。前者要求采取积极的军事行动,而后者则指示加强在南方的游击活动并开展和平统一运动。史达林认为,对南方的行动,会为美国向联合国要求允许对南朝鲜派兵提供借口。而外国军队在南方的长期占领,最终将导致朝鲜统一的推迟。金日成则认为,只要在汉城存在着一个充满敌意的政权,南方侵略的阴云就将始终笼罩在北方上空。它不能冒险等着南方李承晚政权来决定是否对自己发动入侵,而应在必要时采取行动。

1950年,北朝鲜认为发动对南方的侵略的时机已经来到。其一:中共已经夺取了政权,可以对自己提供帮助;其二,自己已经做好了军事上的准备;其三,出于对美国亚洲政策的考虑,苏联原则上同意了北朝鲜的南侵计划,其目地在于扩大缓冲地带,在未来的全球冲突中取得进攻日本的跳板,加深美国与中国的敌对关系,最重要的是把美国的力量从欧洲吸引开。而在史达林的压力下,正忙于国内建立一党专制的毛泽东不得不在5月对金日成的侵略方案表示认同,并表示可以给予直接的援助。有研究学者明确提出是苏联、朝鲜和中国共同策划了这场战争,即“共谋论”。

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向南方发动了进攻。在战争初期,北朝鲜取得了一些军事胜利。但随着9月15日美国军队在仁川登陆以后,朝鲜战争的局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9月28日朝共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经过激烈争论后,朝鲜领导人一致认为汉城陷落后已无法阻挡联合国部队越过三八线,而一旦敌人越过三八线,朝鲜人民军也无法进行任何有效的抵抗。因此,政治局一致同意要求苏联和中国立即提供直接的军事援助,并通过了给史达林和毛泽东的两封正式求救信。在给史达林的信中,朝鲜领导人恳求史达林“给予特别的援助”,即“当敌军跨过三八线以北的时刻,我们非常需要得到苏联方面的直接军事援助”。同时,信中还要求史达林在苏联无法提供援助的情况下“帮助我们建立一支由中国和其他人民民主国家组成的国际志愿部队,为我们的斗争提供军事援助”。

史达林在接到此信的当天给平壤回信指出,“不要低估了朝鲜在组织防御方面的实力和能力”,认为“北朝鲜不能在三八线及以北地区进行抵抗的观点是错误的,朝鲜政府有足够的力量,所需要的只是把所有的力量组织起来并尽其所能地进行战斗”。至于提供直接军事援助的责任,史达林认为:关于“要求武装援助的问题,我们认为更可以接受的形式是组织人民志愿军。关于这一点,我们必须首先与中国同志商量”。同一天,史达林给毛泽东发来电报,电报说:“如果您认为在紧急情况下有可能派部队支援朝鲜人,那么您应该立即派出至少五六个师到三八线,以便让我们的朝鲜同志有机会在你们的部队的掩护下组织起保卫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战斗。中国军队可以考虑作为志愿军,当然是由中国人指挥”。此时,朝鲜外务相朴宪永携金日成给毛泽东的信抵达北京,也直接请求毛泽东、周恩来派中国军队赴朝参战。

*中共迫于压力出兵朝鲜

1950年10月2日,毛给史达林发了两封电报。一封电报中明确表示中国决定派志愿军入朝作战,并且说明了出兵朝鲜的部队数量、出动日期和初步作战方案。一封电报则列举了数条理由说明中国暂时不能派出军队参与朝鲜战争,从而拒绝了史达林的要求。这表明中共领导人内部对出兵朝鲜表现出“犹豫和缺乏信心”。

史达林收到电报后,马上回电,以十分坚决的口气要求中共出兵。毛在犹豫中,决定派周恩来到莫斯科与史达林谈判,商谈志愿军改换苏军武器装备和苏联出动空军配合作战问题。关于会谈结果,有着不同的说法。一种认为史达林在会谈中答应先装备中国10个师,并同意派空军到东北安东一带和沿海大城市驻防。一种认为通知北朝鲜“不失时机的早日做好撤退准备”,并决定“立即采取不出兵的准备和安排”。在苏联是否为中国军队提供空中援助的问题上也尚有争论。

不过,在史达林的压力下,或者说毛本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使他最终在几乎所有的政治局成员都反对出兵的情况下,决定派出军队协助北朝鲜作战,协助北朝鲜的邪党巩固又一个邪恶政权。

可见,中共军队的入朝作战并不是因为什么美国入侵朝鲜,并不是因为美国军队打到了中国的大门口,而是出于对同样的共产政权的支援,为了保证另一个共产政权的不被消灭。

或许中共也意识到了自己出兵的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在入朝作战时最初中国人民志愿军没有帽徽、胸章,身着没有任何中文标志的服装,采取夜行昼伏、严密伪装、封锁消息、控制电报通讯等一系列保密措施,向预定作战地区开进。

中共派出的志愿军于1950年10月14日进入朝鲜,一共连续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战役,即1950年10月下旬至12月下旬的第一、第二次战役,把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及其以南地区;1951年1月的第三次战役,把战线推进至三七线附近地区;1951年1月下旬,当中共军队欲以人数上的优势以武力统一朝鲜时,遭到了 “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的打击而失利。最终双方在三八线地区形成了对峙。至此,中共派往朝鲜的志愿军已超过6万人。

中国的参战完全出乎美国的意料。一方面,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主要敌人是苏联,因此不愿意将其大量部队长期陷在朝鲜同中国人而不是同苏联人作战。另一方面,战争耗费了美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国内开始反战,而且其他国家也不再愿意派兵参加联合国军队。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决定通过谈判沿三八线实现停战。而中共基于自身实力,也同意停战进行谈判。

停战谈判于1951年7月开始,在停火线附近的板门店延续了两年。如果战前的状况能够恢复,中国和朝鲜都热衷于达成和平协定,如果所要求的条件达不到,他们还是比较愿意继续进行谈判。中国和朝鲜普遍都不想继续战争,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美国的大规模轰炸,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同时,他们也努力避免表现出软弱,因为他们相信只有处在强者的位置上,才能使美国在谈判中变得诚实和灵活一些。但是苏联的强硬立场,即史达林希望战争拖住美国,加剧美国社会内部以及美国同西方盟国的紧张局势,同时也防止中国与美国接近的想法,使谈判时断时续。在此期间,双方战斗仍在继续,入朝的中共军队还得到了苏联重型武器的支援。

*朝鲜战争结束和战俘事件

不过,史达林死后,苏共对朝鲜战争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主张立即实现停战。1953年7月,朝鲜南北双方终于达成停战协定。朝鲜停战实现,朝鲜北南双方以三八线为界实行分治。但在战俘遣返问题上,中共和美国曾一度发生冲突。中共要求遣返所有被俘虏的志愿军战俘,但美国方面则根据自愿原则遣返。大约一半的志愿军战俘不愿被遣返,而后被美国送到了台湾。他们不愿被遣返的原因主要是中共在军队中实行的种种洗脑等严酷政策,让他们认识到了中共的本性。而这段历史再一次被中共尘封了。

评论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历经上下五千年的漫漫人类历史中,数朝数代当权者们利用手中的权利,或为了获得到手中的权利而成而就的过程,为后人书写了诸多的历史故事。面对今天这个事态纷繁,历史变迁的时代,未来的政权的问题无疑也在世人的关注之中。
  • 中华民国建立之初,即遭遇袁世凯复辟和陷入军阀混战。国家仍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这时,伴随着苏俄以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来自西方的所谓共产主义思想也进入了中国大地,由时任北大文科学长的陈独秀竭力倡导推行。
  • 为避免国民党势力的壮大,苏俄与中共首先坚决反对北伐,当反对不成时便利用北伐发动共产革命,继而破坏北伐。当依旧达不到目地时,中共就在苏俄的指使下走向了背叛革命。
  • 关于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和蒋介石统一国家的预言

    隋朝步虚大师的预言诗第四节中预言道:“干戈起,逐鹿忙,草莽英雄将出山,多少枕戈豪杰士,风云聚会到江南,金陵日月又重光。”

  • 中华民国政府在军事失利后,被迫与苏俄在伯力谈判,并于是年12月,忍辱与苏俄签订了《中苏协定》,恢复了前沙俄在中国中东路的特权,恢复了苏方人员的一切职务。因恢复苏俄驻中国领事馆的谈判未果,即已迎来了九一八事变的爆发,中苏谈判遂以终止。
  • 此时的国民党虽因国难当头而党争渐息,粤乱渐平,但中共却乘国难当头迭生叛乱,公开叛国:1931年11月7日,公开建立了“国中之国-第二个中国中华苏维埃国”,以附苏俄,以乱祖国,所建乡村俄属“苏维埃”政权,更已扩张至豫、鄂、皖、赣、湘五省。在中共编撰的党史教材中,无不指责蒋介石对日的“不抵抗”或“不积极抵抗”政策,并且强烈抨击蒋的“攘外安内”政策。但是此时的中共面对外侮,除了叛乱,建立国中之国,煽动不明真象的学生和知识分子在舆论上抨击国民党,又做了什么呢?
  • 在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并实现国家的初步统一后,中共并没有安心接受这一合法政权,反而在苏俄的指挥下,置国家和民族利益不顾,公开背叛祖国,并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更大的武装暴动,使饱受战火之苦的中国人民又陷入了苦难之中
  • 在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在1927至1936年这十年间,不论是中共所称的瞿秋白的盲动主义,还是中共所指的李立三、或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他们在按照苏俄的命令与指挥,旨在中国发动共产革命,一心颠覆中华民国和蓄意制造两个中国的目标上,都是完全一致的。至于他们的内部斗争和互相否定,只不过是在比较谁更忠诚于苏俄,谁在武装叛乱和武装叛国上面更有成绩,谁的思想和路线更能够达成叛乱和叛国的目标罢了。那只是其内部的是与非。但对国家和民族的危害却是共同的。
  • 正是蒋介石持久战思想的形成和中华民国有了持久抗战的战略,中国人民才能够坚持持久抗战并夺取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而大陆人所尽知的毛泽东于1938年5月发表的“光辉著作”《论持久战》,其主旨恰恰不在抗战,更不在积极抗战,而是在论述中共应该如何利用持久的卫国战争,以达到扩张和夺权的根本目地。中共的野心随处可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