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51-55)

迟舆叱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1日讯】

51

二000年深秋是小镇最黑暗的一天,联军司令部关于剿灭一百五十户居民主权的大棒计划,正在开始实施。经SARS提议,新县长的同意,一个罪恶的计划立刻登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这是一个针对五户顽强抗击的居民,作出的强制性拆迁行动,在中国式样人权的框架下,这第一批五户居民就要遭受一次空前的大洗劫。我看到五户居民在最后的时刻,仍然固执著捏在手里那一点发颤的天理,却不知司法这根无情的棒子,就要朝他们的项上人头恶很很地砸过去。

关于秋天,不是有个好词儿叫做“秋高气爽”吗,特别是早晨就更为宜人。晨练的人们在淡雾中走动,能使你感到活着是多么的诱人。那情、那景,那舒缓浪漫的情操,让你看一眼就会忘记所有的忧愁。警笛响了,警车来了,司法们穿着人民制作的服装,佩带着天平的标志,还有头顶着国徽的恶警们,盾牌的标记在右臂上来回晃动着。他们冲上来了,渐渐地包围了五户抖动的民宅,他们冲上来了,以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占领冬宫的态势。

52

人们从清雾中走来,四面八方人山人海,一个高官站在瓦砾堆上,手里的小电话不停地响起来,传来比他还大的一位长官的训话,“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都要把这几户拿下来”。狂暴邪恶的恶警们冲进一户小民家中,拖出一位老者之后,SARS手下的打手们潮水一般地涌入小户的家中,这时侯洗劫正式开始。劫掠者们象饿半个月没吃东西的饥民,张牙舞爪地拼抢食物那样的往外搬东西,然后狠命地扔进停在外边授命的货车里。

老者的女儿来了,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扑向站在高岗上指挥洗劫的那位大司法,老者的女儿是个孕妇,看上去真象快要熟透的瓜。又一群司法拥了上来,他们扭住孕妇的胳膊,且残暴地揪她的头发,禽兽一样地把她拖进了警车里。忍无可忍的人群骚动起来了,大声的漫骂滚过头顶,碾压着人道这个正在淌血的心。不知是谁高举起照相机,闪光过后,几张邪恶的剧照,被永久地定格在这个凶残的历史里。

53

凶残狂暴的司法,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荡涤着正义的残余,让那些正在顽抗的小房子们,在推土机与大抓的轰鸣里,变成一股上升的小白烟儿。联军司令部的大棒行动进攻的非常的惨烈,集体屠杀的机枪组成强大的火网,让所有的主权都无一逃生。又一批司法们冲上去了,政府的牌子挂在脖上,在集团强暴的威慑下,《宪法》和政策都叛变了,慌忙卧倒,来一个就地十八滚,迅速地躲在了一旁。

一个声音高叫道:“你到底走不走”!邪恶的底气硬得象凿眼儿的钢钎。捍卫主权的一个男人用刀把肚子豁了个大口子,猛然间正义血流如注,沿着裤腿往下流淌,上来的司法们按住挣扎的汉子,把他扔进了警车。这个剖腹的汉子真是冤枉,他家临近街道,三十多米延长线,可以盖六个门市楼,政府只给了他不到三分之一个门市的价钱。鲜血挡不住凶残的劫掠,洗劫仍在继续着,第二股小白烟儿又开始冉冉地升起,大抓和推土机象一头巨大的狮子,吞吃了血流成河的正义之后,又揣碎了主权的遗骸。

54

在联军司令部亲自指挥的进攻中,恶势力从容地血洗了两坐主权的山头,两个弱小的人权,在暴政的屠刀下丧生。联军的机枪仍然激烈地扫射着,正义和主权在强大的火网中纷纷中弹,成片地倒下,残死在一片血泊中。凶狠的司法们杀红了眼睛,又迅速地集结兵力,向又一家已经投降的主权阵地上发动了强攻。

昨天,残酷的争夺战一直进行到午夜,在强大的军事围剿中,主权已弹尽粮决,在阻击困难的时侯决定交枪。这家是个开小型针织厂的,无条件投降以后,所有的补偿都要服从司法的,没有调节的余地。在这个十分暴虐的时期里,天理贬值到现在快要一文不值了,那里还敢作什么争辩,他们战栗着在蛮横的合同上签了字。按照常理,这家住户应该是躲过了这场难看了,体体面面地自己拆房子搬家。可谁也想不到,联军司令部为了创造一点残酷,给今后的劫掠壮大生势,他们竟然扔掉了仅存的一点道义,对正在自己拆房子的,解除抵抗的住户发起了攻击。司法们推开正在搬家的人们,然后扔出去来不及运走的机器,一顿大抓下去就掀翻了房盖。

我看到现代化的机器冒几束黑烟儿,厚重的道义就被碾压在履带下,只剩下产权的主人们,他们蜷缩在苍天的一角,围拢着默默地啜泣。

55

联军司令部使用大兵团进攻的战略正在取得胜利,我有幸站在苍天一角,看暴政在人权的超市里四处的便溺。时局把纯属于隐私的屁股画上唇膏、抹上扑粉,硬说这属于自己可爱的大脸。暴政这个强奸民意的流氓,扮演成中国式样的人权上场了,他们在假话的掩护下,占领了人权的高地,“三个代表”的大花裤裆,虚掩着一个个腐臭的皮囊,冲上来了,把“人民”写在破布上迎风招展,上来了,骗子们的午饭,便是冒着热气的人民馅儿肉包子。

请看,中国式样的人权把两位老人骗走,说啥条件都行,还说给他们找了个住房,说现在请他们看看房子行不行。这边骗出去,那边就下手,可怜老人把旧房子料已经买了,钱都拿到手了,在大抓的轰鸣里,不但旧料推坏了,就连自己的一堆新木料也被推坏了。

道义的天平在暴政中失衡,野蛮的幼崽就要长进下一代的骨髓。可耻的是,中华民族仍躺在五千年的功德中睡大觉。世界上许多优越体制,不断刺痛专制的神经,进化论的宗师们,正在翘首乞盼他们的观点,能否在人类的意识形态这方面大获成功。

那么,真正的自由与民主到底能不能到来呢?我们还须在暴虐中抗争多久呢?现在的界限都已经很明显了:一是当局报废的那个老流氓,为了防止清算,在上层内部安插的制约与平衡,其实这种制约的本身,就不可能是一团和气的。他们的祖师爷总设计师搞垂帘,靠的是生死交情的老战友们,而他靠的却是唯利是图的马屁精,稍不留神就会把他卖出去换钱儿花。为此,他力不从心也要照他祖宗的样子做,在腰里栓一根儿军队的绳子,然后一惊一诈地,躲到枪杆子后面去望风儿。

一是靠假民主拼凑起来的破大家儿,他爹和他们的关系就是臭疯狗咬傻子,这种关系谁都看出来了,可就是找不准机遇炸锅儿。现在的局面是:在他们活爹划定的区域里打转,老大管不了老二、老二动不了老三。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到时候活爹精力不行了怎么办,死了又怎么办,所以在老的等着死,新的没出头的时候就会出现许多危险的空挡。依照这种拼凑起来的马屁关系上看,想要达到一种大同,看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谈不上今后要有什么所谓的个人威望。他们表面上故做姿态的干这干那,实际上什么都干不成,特别是不能蛮干的,给自己留条后路就了事了。

一是广大群众的日益不满和不断抗争,使独裁者的措施发挥到了及至。当局用立军令状的方式,究竟还能够维持多久,一旦决了口子,用封官和加薪换来的决心,到底有多大的可信度。为信念而死的魂灵有的是,花钱买回来的恶鬼究竟能占几分呢?待到树倒猢狲散:“混口饭吃呗”,这就是上帝留给他们学乖的一句口头禅。

一是64爱国学生运动,这个冤案迟早要平反。这些阻力先是来自于几个少数,没来得及死的杀人犯,在有就是为数不多的一部分人,他们怕丢了独裁的饭碗。他们都战战兢兢活着,怕后来者拿他们交人情、顺乎民意,可是又有哪一位干净人,情愿为他们永远背这个黑锅呢?最后只剩下孤苦伶仃的独裁者本人,他往后自己的日子还很长,如果仍然是这样继续下去,他的未来也只能是鬼混。

一是社会不断增多的矛盾,使统治集团大伤脑筋。有能力的总设计师,成就了一件有能力的大事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有能力的大事情,给没能力的下一代找了个大麻烦。这些矛盾来自于对转制的问题估计不足,等矛盾发展了、恶化了,有能力的设计师却早就死了。转制中发生的个人腐败、人为造成的下岗、根本就解决不了的上访浪潮,这些因素使本来就没有能力的下一代笨蛋们手足无措。再加上要民主争自由、平反64反迫害,更是使他们的独裁统治摇摇欲坠。这样一来,就使社会形成了两个对立的营垒:一个是少数的统治者,一个就是广大的民众,当局把自己彻底地孤立起来了,变成了一个吃独食、编瞎话、不说理的小朝廷。一次次抗争使民众逐步地认识到,专制不除,国无宁日、家无宁日、人无宁日。在这个人们不断觉醒的时刻,一旦在什么地方出现裂痕就会彻底地爆发出来,到那时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这就要验证毛泽东最推崇的一句话了:“一国、一家、一团体,其兴已勃焉,其亡也忽焉”。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早上,暗淡的日头被薄薄的云彩打了个遮儿,阴冷在季节里尽情地发挥。纯正的冬已走出了许久,人们都淡忘了那样干脆的冷。粘稠的潮湿围拢在你的周围,每时每刻地掀动着你的衣角儿,夹击你业已蜷缩的脊梁。白天我留守在我的爱屋儿里,把一段比冬天还难受的日子,变成一顿无聊的午饭,一直到了晚上,人们才走出困惑的院落。于是,我踩着拆迁之后的瓦砾,和一息尚存的甬路,朝着前院儿,拐弯儿处的小过道儿上走去。
  • 我们在政府的院子里呆了一上午,没有结果就走了,带着无奈走在回去的路上。来时的劲头全都没了,一个个懒散地往前挪着步子。我们向往公平的奢望不存在了,向孙子似的,等着爷爷的发落。“小胳膊到啥时也拧不过大腿去”,听这话,一些人又要交枪了。我们这些臭鸡蛋,在政府的石头上说不定又要撞碎了多少个。
  • 饱蘸血泪、高度凝练揭露中共劳教所黑暗、残忍、丑恶、恐怖、奴役、泯灭人性的三十万字的大陆著名民运人士张林长篇自传体记实文学《悲怆的灵魂》在中国人退出中共的滚滚大潮中、在“六四”十六周年之际面世了。这部动人心魄令鬼神为之动容的血泪篇章,读过他的人内心无不感到一种久久不能离去的凄楚、悲凉、和揪心的痛。十多年来张林反暴政铿锵的呐喊,反共产独裁的坚定意志,几经摧残、磨砺越发锋芒,令共产邪灵胆寒。作品中闪烁出思想和人性的火花、以及他对中华民族大义的使命感和献身精神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深思。日前记者就该书的出版,采访了台湾博大出版社万子青先生。
  • 6月10日(星期五),纽约英文大纪元总部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大楼会议中心,举行主题为“长城上书写着-共产党时代即将过去”的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境况,人权现状,分析了目前中国大陆民众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种种心理历程。美国及德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代表,一些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前苏联工人运动的领袖,美国电影独立制片人和关心中国问题的人士出席了会议,研讨会问答讨论时听众积极参与,气氛热烈。
  • 这些天以来,各方面的压力把我搞的焦头烂额,闹心的滋味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多么的难受。对政府这样强硬的举动我怎么想都想不通,搞拆迁进行规划是一件好事,公开了,即使是为了赚钱,群众也能够支持。人家开发商有投资,也存在风险,就是多赚一些钱也都很正常,可是不能专靠打旗号去占便宜,更不能发展成官商勾结,搞诈骗和极其野蛮的霸占。
  • 往事越千年。恍惚间,几千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历史已然走过。中华民族在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后,却在经历了外侮和诸多的磨难中,最终走入了一个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
  • 寂寞的时间在惶恐之中缓缓地走过,向一个步履蹒跚的婆子。大棒、敲诈,和联合舰队的恶势力,都一股脑儿地向你袭来,真是让你上火撒黄尿。在这个动荡、强权、和野蛮的世界里谋生,总有世界真末日一样的感觉。诬赖式的地方政策和流氓政治混在一起,从而创造了一个畸形的时空,正在以相反的一面,开导着人们走向邪恶,让老百姓不断的认识到,听党的话就得上当,跟党走就要受穷。共产党以数百万个壮烈的鬼魂做成肃穆的牌子,仅仅几年的时间,就被贪官污吏卖到废品收购站里去了,哪怕即使是摸一摸婊子们可爱的屁股,他们都能把党票放到收破烂儿的称上去。
  •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