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56-60)

迟舆叱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2日讯】

56

最后遇难的是一位有残疾的家庭,老人一只胳膊,老伴精神不好,还是个半语,全家七口人住在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儿子分开住院里的简易房,老两口与一个离异的女儿、外孙女各住一间小房子。他们无依无靠,没有生活来源,只靠儿子做小生意养家糊口。动迁给的房子他们住不开,若是三家在一起也不方便。有人心者这样的情况都会照顾一下,可拆迁办的人不但不照顾,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威逼利诱,把这个弱势之家变成了他们诈骗的实验场。

政府官员的工作做派已经恶劣的十分糟糕,这主要是来源于专制体制本身所造成的恶果。世袭的统治方式,使最高统治者无法无天,乃至于镇压民主运动和杀人,他们防止清算的唯一办法就是限制自由、取消民主。由他们自己网罗一些人,然后再加官进爵地为他保护皇位。这帮人又可以法外开恩的,到处去为非作歹。于是就要出现上梁不正下梁歪了,在这种构架下铺成的破摊子还能对付多久呢?当恶变突然降临的时候,这个恶势力集团,不可能改弦更张的去重新做人。

其实他们有些事情还是没有彻底看透,想制造一点残酷并不是任何人都能,64学潮遇难是当局有独裁的老底子。现在的情况就大为不同了,专制的统考中筛选了一群见风使船、见利忘义、吃里爬外的熊货们,他们的强项是欺软怕硬、顺风打旗、溜须拍马,这帮人小打小闹的有的是损招儿,在正义与邪恶的选择中,这些人一没有正义感、二没有同情心,纯属于捞稻草、过官瘾的小人得势那一类。没经过特殊考验的马屁关系根本就靠不住,大事不好的时候,他们保证比兔子跑得还快。

我们大家都出生在地球村,上帝让我们全都统称为人,我们家里没有教养的主子,打着各种各样的幌子,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我们站在院落的镣铐中,向苍天求救“SOS”,向所有正义的高邻们呼喊:快点救救我们!

57

人类们,这是一场骇人听闻的洗劫,占领者象二战的英雄,恬不知耻地包围了这个残疾而弱小的家庭。我看到司法的淫威就站在低矮的屋檐下,与不堪一击的贫民小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是一只受伤的羔羊,面对随时都可能袭来的血盆大口,他们只好发出阵阵的呻吟。围观的人群这时已达到高潮,这些人像是来看一场残酷而刺激的义演。一大群穿黑色制服的恶警们上来了,他们推搡着人群,用白灰划一条警戒线,让野性在怪圈内自由地放任。

屋内传颂着齐声的哀号,象一道黑暗的大合唱。这就是一个弱势家庭最后的代表作,是用眼泪释放着愤怒与仇怨。司法们扑上来了,如饥饿的狼群,他们把正在痛哭的家人架走,最可怜的就是那个半语、而且神经不好的老婆婆,她已是年过古稀、满头白发,唯有她,还狂奔在这个野蛮天地的一角。她用谁也听不懂的话,向世人喊叫出一个谁都明白的控诉。她奋力地抓起一根木棍,向强大的恶警们追击,她又愤怒地抓起一块石头,朝着停在门前的警车砸去。她投出了她自己方式的控诉,一辆破旧的警车,一道清晰的痕迹。

58

发疯的司法们开始动作了,一个肥胖的警官和部下们挥了挥手,气急败坏的小司法们就一拥而上,把这位残疾而可怜的老婆婆按倒在地,拖进事先预备好的救护车里。现在,大规模的洗劫开始了。一只胳膊的老人从屋子里被司法们驱赶到外面,呆滞地坐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半张着嘴,麻木而绝望地看着前边,巴掌大的一块蓝天。

屋里饿狼似的打手们往车上扔家具,所有的亲属们都站在一旁抖动,以紫蓝色的脸,早就写满了恶心、激愤和不满。救护车上囚禁的精神病半语老婆婆开始躁动了,以听不懂的语言打动着明白人的心田。她的声音在怒火中嘶哑,她用尽七十多年积攒的力量,妄想挣脱这个残忍的地狱,然而,她一次次地失败了。恶警们狠毒地拧着她的胳膊,可怜的老婆婆被按得双膝跪地,头贴在地板上,让我们记住这个原始、野蛮、兽性的画面。良知的人群爆发了骚动,在群众的漫骂中,救护车启动了,把老婆婆拉出了我们的视线。很快,屋里的东西就被洗劫一空,当亲属们拉起一只胳膊老人的时候才发现,他坐着的那块石头湿了,老人吓傻了,尿裤子了。

59

在推土机和大抓的轰鸣里,那些抗衡的小房子们都倾覆了,达尔文老师关于弱肉强食的野兽法则,在人类的哄抢中得到了实践。这就是“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之后带来的生机,也是“改革要有新思路,开放要有新发展”所带来的丰硕成果。

昨天传出来一个很坏消息,说被拆迁办骗出家门之后,强行推倒房子的两位老人气死一个。买下他房子旧料的人管他要钱不给算,连自己的新木料也被推土机推坏了,老人当晚就得了脑溢血,第二天就死在医院里了。

中国式的人权正沿袭着动物的规则,在劫掠中作凶残的把戏,原始的野性正在侵蚀着现代的道义,使之逐渐长进明天的骨髓,让几千年博爱的孔圣人大失所望。破衣烂衫的道德惊叫着向蛮荒的原野中流窜,如凤毛麟角一般的好人好事,即将在世纪的倒戈里彻底地走向消亡。

专制的裤裆下交配出一帮扯群拉带儿的低能儿,他们一出世就是为了要混生活过官瘾。正是这帮人,他们把《宪法》教唆成汉奸,把政策培养成流氓。在这个奇异的田地中鬼混,正经人办事越来越难,歪门儿邪道儿越来越走俏儿了。

60

联军司令部的大棒行动计划,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五家弱小的主权被暴政全部攻占,按照“适者生存”的规律,这是兽性发展的必然。那么,在人类社会里,能否长时期存在这样的必然呢?我想让那些存有某些糊涂观念的人们,到夏桀和商纣那里去问问答案。上帝给我们设计了向善的基因,同时又虚拟了几个恶人,供人群们去演练,让人们都知道什么才是所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及其深远的寓意,原来这就是天意的原理。

《生物进化论》的作者在实验室里惊异地发现,一个由政治上近亲交配,从而繁殖起来的统治集团正在退化,他们都属于遗传功能紊乱的半成品们。他们根本就控制不了由他们造成的,这种及其恶劣的局面,他们正在求证一句俗话讲的道理能否成立:这句俗话叫做“人作有祸,天作有雨”。

历史在上下五千年的筛选中,找了个好词叫人民,可是人民又在五千年的变革中,不断地轮回到新奴。孙文以七十二位仙灵换来民主不过十几年,另一位个人崇拜的明星就取代了人民,流血的历史里只有人民流血的份儿。人民流血地把这个赶下去,又流血地把那个捧上来,一茬老了就再杀上来一茬。西方多党派监督、文明竞争机制已十分优越,更出奇的是,一提及此事就如临大敌,连蹿稀带冒尿的水土不符了。流血、自私、守旧、这个原始的法则何时才能够结束,本身有病,为保私欲而不去看医生的陋习何时才能够大悟!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6月10日(星期五),纽约英文大纪元总部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大楼会议中心,举行主题为“长城上书写着-共产党时代即将过去”的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境况,人权现状,分析了目前中国大陆民众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种种心理历程。美国及德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代表,一些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前苏联工人运动的领袖,美国电影独立制片人和关心中国问题的人士出席了会议,研讨会问答讨论时听众积极参与,气氛热烈。
  • 这些天以来,各方面的压力把我搞的焦头烂额,闹心的滋味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多么的难受。对政府这样强硬的举动我怎么想都想不通,搞拆迁进行规划是一件好事,公开了,即使是为了赚钱,群众也能够支持。人家开发商有投资,也存在风险,就是多赚一些钱也都很正常,可是不能专靠打旗号去占便宜,更不能发展成官商勾结,搞诈骗和极其野蛮的霸占。
  • 往事越千年。恍惚间,几千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历史已然走过。中华民族在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后,却在经历了外侮和诸多的磨难中,最终走入了一个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
  • 寂寞的时间在惶恐之中缓缓地走过,向一个步履蹒跚的婆子。大棒、敲诈,和联合舰队的恶势力,都一股脑儿地向你袭来,真是让你上火撒黄尿。在这个动荡、强权、和野蛮的世界里谋生,总有世界真末日一样的感觉。诬赖式的地方政策和流氓政治混在一起,从而创造了一个畸形的时空,正在以相反的一面,开导着人们走向邪恶,让老百姓不断的认识到,听党的话就得上当,跟党走就要受穷。共产党以数百万个壮烈的鬼魂做成肃穆的牌子,仅仅几年的时间,就被贪官污吏卖到废品收购站里去了,哪怕即使是摸一摸婊子们可爱的屁股,他们都能把党票放到收破烂儿的称上去。
  •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府该干的事,决不插手商业性开发活动。其实这话我听的都多了,不过我还是逢迎着,不想扫了这位老干部的兴致。
  • 审判中共暴政,乃是创造历史的过程。在法律史上,仍然非法掌握国家权力的专制集团将第一次被推上刑事被告席。为确保这项划时代审判的.公正性,我建议,诉讼中应当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本文就将具体阐明此项审判中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法理基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