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61-65)

迟舆叱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3日讯】

61

凶残暴虐的秋天就要过去了,早晨的露水眼泪似的落进野草,季节哭诉着走向远方。于是,我用已经残破的心情看破败的雨滴,在凝成细雪之前的洋洋洒洒,洗涮着所有关于生机的往事们。这时候,我想象的使者,推出一个可欲而不可求的童话,让我欢乐的快门一闪就结束了使命,可爱的雪莱同志勉励我们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按照他老人家的指点,我们真的又一次踏上了期待的征程。

时光在钟摆下滑落,象宁静的甘露,流进了过去的河床。叶子掉了、小草黄了、我们的心就要碎了。我们尽力支撑起头顶上一小块儿尚存的天,呐喊着幸存下来,在人与兽的疆界中艰难地爬行。我们活在笼子里,我们都是暴政饲养的禽,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基因正在缓慢的蠕动。活下来吧!在邪恶的千锤百炼中,我们就要成为信念的大侠,我们情愿在痛苦中修炼,暂时当一回光秃秃的穷和尚。

62

冬天到了,酷冷暂时冻结了过去时光的凄惨。我们靠道的九户人家,是放在狼嘴边上一块冒油的排骨,早晚都得变成狼的一顿美餐。拆迁办的房子空了起来,里边只留下一位驼背的守夜人,把每天都缩短为三顿盒饭,以建筑下来的破木头,点一把永不熄灭的火焰取暖。

几户遭到强迁的住户不甘心这样的侵害,在废墟上搭建了几个小窝棚,以表示对野蛮的抗衡。无辜被气死的一位老人到冬季的那一面,扔下一位可怜的老太太到处要丧葬费,可他们就是不给。拿小刀儿豁肚子的汉子在医院里呻吟,医生把他当作世界上最不讲理的人。可卑的医生可以看好身上的病,可他却看不到社会的病变。时光一天天地飞逝过去,磨掉了他们的许多棱角,他们一次次地尝试告状,又一次次地遭受戏弄。

在历史沧桑的巨变中,老百姓真的是无足轻重的吗?最起码也可以起到传递信息作用,群众是整个社会肌体的细胞,少量刺激可以神经抽动,大量刺激就神经过敏或者脑痉挛,增量刺激甚至会导致一个体制的死亡。当上层阶级内部神经过敏开始的时候,这就是老百姓大面积刺痛所发出的震撼,医学术语叫做“回光返照”的原理。

63

残酷的秋天就要过去了,今年的冬天再不是一壶烫热的小酒儿,而后炒几个菜做炕头儿烙屁股。前院儿一拐弯儿的过道儿推平了,摞一堆建筑下来的破烂货。也就是从冬天开始,我的寄托变一块更夫炉子里的烂木头,有时陪他喝一口烫嘴的清水﹔也就是从冬天开始,我在冒气儿的清水里,听完关于SARS的许多故事。

改革开放以后,“继往开来”了一批不务正业、心术不正的人们,他们大胆地走出了一条踢开章法,敢于同假法制战斗的新路来,他们发财了,SARS正是在这帮人之列。他先靠小恩小惠的方式侵吞国家地盘,赊下来再转包出去,凭几句话就变通了许多的钱,有了钱就买了个官当。企业被刮得光板儿没毛儿了,就沿用“打旗号”的老办法,“与时俱进”地把钱耙子伸向老百姓的家里,一路搂下来以后,他就肥得冒油儿了。他从一个满脸锯末子的木匠、临时工中崛起,凭借不吃人饭、不干人事,在改革开放中茁壮成长起来了。他头发抹油了、越赌越大了、小姘年轻了,按照党的标准他提高了。他光荣地被选上县人民代表、省劳动模范,大照登在党刊上,这就是目前共产党的标本。

在这么恶劣的社会环境下,遭劫的人怎么办?只剩下乞求强盗们发发善心,虔诚得一恭到地:说,我的财产,我们为您们而拥有,我们不应该麻烦您来抢劫,快赐给我们活着吧,阿门,阿门!

64

冬天到了,一股从来没有的阴冷凝聚在我的周围,于是,我象囚徒等待宣判似的恐慌。生活的欲望可以化解大自然创造的冬天,可它永远也化解不了来自恶势力的狂风暴雪﹔更夫炉子里的火可以烧热屁股下面的小炕,却烧不热来自流氓政治的冷酷与无情。在这个充满了破坏、嫉妒、仇视的的冬季里,有谁会向你伸出援手,从而让我们回到正常的日子里去。

改革开放是个大好事,使物质财富向前跨进了一大步,可是正直的人们想过没有,在道德和人品这方面的倒退,该有多么巨大的赤字。大自然的规则不可抗拒。现在,甚至人们对转基因食品都持有怀疑,害怕它存在人类没来得及认识到的东西。向善是人类的基因,邪恶的多了就一定会乱套了,就象一场没有规则的球赛。

邪恶欠下的债太多了,然而,他们又不愿意破产还债。他们最怕的就是小债主、大伙来,想要维持下来的唯一手段,就剩下耍流氓了,因为天理之中,再也走不出一条象样的正路来。所以,他们利用起一支闹共产剩下的一杆人马,安插几个背水一战的大债主当头领,且不知,招徕的大都是来自小债主家里,上这儿混口饭吃的毛孩子们。

65

冬天到了,我经常到只有一个人的驼背更夫那里,讨要一碗冒气的清水,闻他放在炉盖子上的盒饭,听没头没尾的故事。外边是强迁户搭建的小窝棚,听说住院的也出院了,他们一是没人给拿钱、一是医生不好好看,死人的那家老太太,在政风的球赛中被踢成了句号,东推西推的没人管。

共产党靠不了民心也不靠人民心,他们只剩下裙带帮派的这根绳子可以利用了,这是一次世纪初进行的生存实验,一次违背客观规律的实验。为了妄图发现新大陆,他们挖空心思地点化,在伦理中苦傲官吏们,要“解放思想”,这时候,属下们不惜在劣迹的垃圾箱里找东西。他们用希特勒火烧国会大厦的阴谋,以东条英基偷袭珍珠港的骗局。为了保护这个快要散架子的小集团,他们不惜在帝王的死人堆里找剩饭。现在,“解放思想”这个好词儿,被流氓政治戏弄得不伦不类了,成为了踢开章,咋舒服咋干的代名词。

我们都不是神仙,用占卜的方式有些愚昧,可我总是忍不住的,想把占卜高手周文王请出来谈谈。我看《易经》很大一部分都是哲学,“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说办事没恒心,早晚受羞辱,这是多么好的哲理呀。“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他是最先提出“居安思危”的思想者。

不妨让我们给当局算上一卦吧,看占卜宗师给出的论断如何?卦上云:为之胜者须占天时、地利、人和也。今之天时乃民主,地利者分崩矣,民心向背之时,又何谓人和哉?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些天以来,各方面的压力把我搞的焦头烂额,闹心的滋味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多么的难受。对政府这样强硬的举动我怎么想都想不通,搞拆迁进行规划是一件好事,公开了,即使是为了赚钱,群众也能够支持。人家开发商有投资,也存在风险,就是多赚一些钱也都很正常,可是不能专靠打旗号去占便宜,更不能发展成官商勾结,搞诈骗和极其野蛮的霸占。
  • 往事越千年。恍惚间,几千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历史已然走过。中华民族在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后,却在经历了外侮和诸多的磨难中,最终走入了一个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
  • 寂寞的时间在惶恐之中缓缓地走过,向一个步履蹒跚的婆子。大棒、敲诈,和联合舰队的恶势力,都一股脑儿地向你袭来,真是让你上火撒黄尿。在这个动荡、强权、和野蛮的世界里谋生,总有世界真末日一样的感觉。诬赖式的地方政策和流氓政治混在一起,从而创造了一个畸形的时空,正在以相反的一面,开导着人们走向邪恶,让老百姓不断的认识到,听党的话就得上当,跟党走就要受穷。共产党以数百万个壮烈的鬼魂做成肃穆的牌子,仅仅几年的时间,就被贪官污吏卖到废品收购站里去了,哪怕即使是摸一摸婊子们可爱的屁股,他们都能把党票放到收破烂儿的称上去。
  •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府该干的事,决不插手商业性开发活动。其实这话我听的都多了,不过我还是逢迎着,不想扫了这位老干部的兴致。
  • 审判中共暴政,乃是创造历史的过程。在法律史上,仍然非法掌握国家权力的专制集团将第一次被推上刑事被告席。为确保这项划时代审判的.公正性,我建议,诉讼中应当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本文就将具体阐明此项审判中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法理基础。
  •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