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个大陆的高中生想说的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4日讯】(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不是法轮功学员。而且还是个高中生。)

第一次真正的接触法轮功是在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镇压,地区的文化宫都能看见很多人早晨集体练功。没过一年镇压便开始了,当时的情景记得很清楚,我在小屋里看电视毫无预兆的拨到一频道就看见了中央的播音员冷面冷声的念着一些所谓的调查报告。因为事先是知道法轮功的,突然看见自己熟悉的事物上了电视。我第一时间跑到父母的屋子里叫他们打开电视观看。那天是1999年7月某个闷热下午的3点。之后电视连续几天反复播放着那些胡说八道极尽侮辱能事的谎言报导。

空气感觉怪怪的,父母赶紧把以前亲戚给我关于法轮功的书籍都藏起来。我那个时候还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紧张和惶恐。电视里故意让一些人烧毁法轮功书表演给全国人民看。

……

然后是天安门世纪自焚谎言。连我一个当时只有5年级的小学生都看得出的破绽:警察在王近东喊完教好的口号才给他灭火和那枚打死人的硬物、不着火的塑料瓶以及镜头感完美的拍摄。当我把镜头感的问题说出来后,我家人说天安门那监控摄像头还不海了。我就信了,可是不久我就明白了天安门会有无数的摄像头但是会动的摄像头只有预先找好的人抗着摄像机。

原本练习的妈妈和老爷都放弃了。我现在可以理解他们的,毕竟他们怕了,怕了这个最擅长秋后算账和反复无常屠杀无辜的政府,经过反右和文革以及六四他们有无数的恐怖记忆叫他们立即把自己包裹在一曾真空的庇护膜里装聋做哑。但是家里唯一坚定的是我三姨,在天安门事件后她去天安门广场举条幅讲真相被遣返回上海。她作为一个美术方面的研究生在上海有户口有住房有稳定的工作收入这是许多功利青年所追逐的。可是因为迫害她必须放弃,也许对于她来讲这些名利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作为家里迄今为止学历最高也最有出息的人她的决定自然遭到了家里人的反对。这其中有为她真正“可惜”的。也有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而生气的。

在上海的看守所听说姥姥去劝她,她也不放弃。然后我老舅也就是她小哥扇了她好几个耳光。但是神奇的是她没有写保证也没有对我姥姥他们妥协就出了看守所。

老舅的愤怒我可以理解因为他媳妇的姐妹去上海旅游都是住我三姨那里的,如果我三姨被开除他以后就借不到光了,再比如有一个练习被政府说不好的法轮功的妹妹会叫他难堪。发展到最后他和自己的媳妇也就我老舅妈居然说出:以后我三姨要饭到他家门口也不会给的份上。更别提什么兄妹感情了。怀着这样想法怕受连累的还有我大舅说什么因为有家属练习法轮功结果他儿子参军困难,对着“连累”他的自己的小妹妹—我老姨没少说难听的话。但是最后他的儿子参了军都退伍了他还在以这个事情进行刁难。

我是该说人性原本就是这样子,还是被共产党摧残成这个样子的呢?!

然后我三姨从上海走掉了。成了“失踪人口”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她的遭遇是许多法轮功练习者中还算是好的。后来陆续听说有很多人被迫害死了,被劳教了被折磨疯了。这就是电视里成天歌颂的伟大光荣正确的事情么?!

中国人是要感谢网络的出现,至少在封闭的黑房子里打开了一条缝隙即使还有人不停的要封死这条唯一的通风口。

我通过上网知道了六四知道了法轮功被迫害知道了中国共产党的嗜血本性。我也看见有些人幻想共产党给六四平反给法轮功平反共产党变好。看到这些说不出是善良还是愚昧的人,我很难过。中国的奴性怎么就这么强?被打个巴掌说句对不起就完了再给个甜枣就对施暴者感恩戴德了!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先不讲一个杀人犯有何资格给被害人平反,就讲他们可能吗?!如果说文革平凡确实是杀人犯给被杀者平了反。杀人者也确实做到了并且赢到了口碑。可是只有六四和法轮功邪党是不会的。六四的主题是民主反暴政,平反了就说明六四是对的,共产党等于自毁政途。法轮功讲的是真善忍平反了等于说明承认了自己是邪恶的,等于自杀。所以共产党自杀和杀人间选择了后者。中国人曾经是善良前老磊落的民族现在呢?何尝不是麻木残忍愚昧的民族?中华民族只要共产党就没有复兴的可能,照这样下去中华民族会死在这个邪党手里,把民族变成惟利是图毫无人性的民族,把人民变成贫穷落后愚昧的民族。把中华变成血污成河谎言便地的中华。

即便如此还有人不相信,我的好朋友。反倒认为我被境外反华势力给洗脑了。呵呵,这是悲哀吧,我的第一次讲真相就这么夭折了。我可以体味到那些法轮功学员的艰难。对于一群有严重认知分裂症的人,怎么下口怎么细心的讲下去都是问题。我刚遇到了一个就想放弃了,更别说几十几百甚至更多了。

中国大陆远比想像的更黑暗,地方黑势力大过政府,警察是一群穿着统一制服的土匪,(可谓土匪的最佳进化形态。)很少有人讲道德,六四心都被钱封死了。假奶粉吃死了婴儿、假酒喝瞎了眼睛,假豆油吃出了癌症。与天斗与地斗后的暴雨和冰雹还有干旱。为什么还不醒悟的呢?我想起了我哥哥一个被高考害的不浅的人。脑袋里的大脑僵硬的如同化石拒绝一切外界消息,相信的只有金钱都20多岁了还要家里养活的“男子汉”。大学只学会了喝酒和打日韩电脑游戏,上了四年只为了大学毕业证的大学生。中国有1亿多的大学生又有几个真的懂仁义礼志信。

我爷爷曾经在文革的时候被打倒了,后来一张纸就平反了。我爸爸反倒加入了共产党,(目前劝说其退党中)因为加入他们就有了一曾保证防止以后被迫害。每次开会大大方方的走过场,明知道不对也会附和,因为党性使然。因为家里有个党员我对入党一点也不感兴趣甚至很反感,在高二开学的时候可以申请入党同学里有很多人抄网的入党申请书写些誓死效忠和绝对服从类的词汇,我看了只觉得这是黑社会只许进来分甜头不许出去明哲保身。还有他们迫害了我的家人,迫害了我的爸爸叫他在人性里还有另一个党性,叫我妈妈提起一些异见就害怕,叫我哥哥麻木不仁,叫的三姨流亡他乡、叫我的家族内部纷争。法轮功是对了,却往他们身上泼脏水污蔑,往群众的脑子里灌输一些内容跟着他们作恶。

在大陆我说出这些话就是反革命反党反社会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公共安全。

昨天又看见共产党组织了轮回展对各个城市的青少年进行马克思教育让他们爱党爱马列了解共产党是真正的与时具进的政党。因为害怕新一代的人因为洗脑力度不够而产生思想。共产党不会死在新一代人的手里因为在那之前他们把自己逼上了死路叫神消灭了。

最后希望那些好不容易看见真相资料刚扒到黑屋子窗户口的人不要轻易的再把这扇窗户自己封死。呼吸一下新空气清醒一下,退党退团退队自救。不要再跟着共产党迫害法轮功,选择一条正确的路来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6-24 1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