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我激越的灵魂 依然生气勃勃

万子青

人气 4
标签:

初中时代读林觉民的《与妻诀别书》,时值懵懂年少,虽无法深刻体会革命家的心路历程,但是那股对大爱的真挚却让我泪眶满盈。三十年后的今天,历经了多少世事的起伏,张林《悲怆的灵魂》又再度让我这近乎为世俗化环境所麻痹了的心灵,重新知道哭泣,也真正认识到什么是“肝脑涂地”的革命胸怀。

六四,这个曾经让“蝇营狗茍”的中国人觉醒奋起的神圣日子,注定了张林这辈子永不止息的革命生涯。他在九一年写下了〈祭祀〉这篇纪念诗句:

我们从容的走上祭坛,
躺下来闭上眼睛,
我们是自觉自愿的牺牲品。
最聪明的头脑最挺拔的身躯,
一层层叠上去,
构筑民主大厦高耸入云!

何等的气魄!在历经数年后,多少个挺拔的身躯选择了妥协,选择了放弃。但是,张林,这位“被戴上脚镣的武士”,这位因为在中国长期的劳教迫害下,深染十数种病症的勇士,却在流亡赴美一年后,选择“偷渡”返回中国。为的是要救赎!他是这样描述他在纽约的苦闷与无奈:

“我在纽约的时候因为悲愤剃过一次光头,那段日子我每天都有一种发疯的冲动,每天都想像疯子一样,满大街奔跑,嚎啕大哭,为我倾注了那么多感情的当代民运的堕落,为我倾注了所有青春血泪汗水的中华民族的堕落,而终年累月恸哭死去!

难怪当年陈天华要蹈海而死,难怪当年屈原要自沉汨罗江!”

他无法“蝇营狗茍”地活在纽约这个啃嗜他高尚革命情操的处所。

1998年10月28日他和革命伙伴魏泉宝一起,“以献身的精神,慨然放弃在美国的美好生活,以辛亥革命志士林觉民与妻儿书时的心态,以荆轲易水别燕人的伤感,偷渡进入中国大陆从事民主运动”,“妄想以生命给恶魔致命一击,制造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件来撼动专制制度。或者至少用身躯发出一声震破夜空,令恶魔肝胆俱裂的怒吼。”他以一句词描述了当时悲壮的心境:

共军虽千万人,吾往矣!
风萧萧兮东风寨,猛士一去兮不复还!
这正呼应了他在89民运被捕入狱时的墙上所写下的前人囚诗:
慷慨过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颈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九年后,他依然如唐吉柯德般,擎着那永不腐朽的茅,毫不停息义无反顾地迎向那巨大的魔兽,奋战,周旋,直到倒下。

中共的暴行劣迹不但罄竹难书,其间的恐怖更让每一个深入了解的人,几乎都不愿意再重新听到甚或正视那血淋淋的恐怖景象。而中国百姓因为迫害而被严重扭曲了的人性,更让志士仁人心灰意冷。这也令许多的海外民运人士,逐渐销蚀了他们原有的崇高理念与宏大的抱负。张林曾这般描述着在中共极度扭曲下的中国百姓:

“这个社会的确太残酷了,太黑暗了。残酷到不许人们正视残酷,黑暗到不许人们正视黑暗!每个人只能像蝼蚁一样低着头,找口吃的,苟且偷生。”

“而经过共产主义运动几十年的锤炼,十几亿中国人现在已经被炼成全世界最愚昧、最野蛮、最堕落的人;最可怜又最可恨的人,就像那些废钢铁渣。”

对中国人性这种近乎绝望般的深刻剖析却未曾浇熄他对中国的热爱,也未停止他对暴力政权最严厉的鞑伐,更未减少他对解救广大中国人民的赤诚,一如 中山先生的革命情操,一如林觉民烈士的无私奉献。张林虽曾数度被迫逃离中国,最后甚至流亡赴美,成为白宫的座上宾,但是,最终他却选择了回到中国,为了革命,为了救赎那十一亿被中共奴役的百姓。其后的遭遇更不待言,期间的酸楚,更是让人泪水涟涟。

张林的革命动机是极其的单纯,单纯到敌人无法“参透”其中的玄机,而其表现出的力量却是那么的强大,强大到敌人无法正视他的双眼。因为他们的本性已然被奴役的共产邪灵所扭曲,所蒙蔽。在六四后的第一次关押出狱后,张林深刻体会中共愚民的教育政策实乃中国革新的根本障碍,因此,他立即募资筹办了一所学校,名曰:三楚。其来由竟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耳熟能详的历史!张林的赤诚就是这么的单纯。开张的第一天,张林再度入狱,学校也就此结束。大人也者,必有其赤子之心!张林对革命的赤诚,就出自于他这份纯洁的赤子之心。

78岁的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一场对15万名朝圣者的闭幕弥撒致词时表示:“要以天主教徒的身份活着并不容易,从心灵的角度看来,我们居住的世界充斥着脱缰野马般的消费主义,宗教差异与世俗主义……世界看来好像沙漠。”他鼓励人们回归基本,人性的根本本质。他鼓励人们由着这份本质对抗那些世俗主义。

张林历经了十数年的革命生涯,所支撑他的,正是这份最根本的人性本质。而反观在这世俗主义下成长的我们,是否已经丧失重新回归基本的勇气与智慧?我们是否选择了遗忘,逃避,冷漠以对?

张林的母亲自幼教他:“冻死迎风站,饿死不低头”,他没有辜负他那伟大的母亲。在历经十五次绝食,十七次入狱,张林从无妥协,直至敌人低头!也因此,张林身染十四种因迫害而导致的疾病。张林在书的最后写到:

“静心休养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察到,我还有一样东西没有被毁掉,苦难、囚禁没有摧毁她,病痛、流言恶语也没有摧残她,那就是我的灵魂!我激越的灵魂,我不屈不挠的灵魂,我骄傲自信的灵魂,元气仍在,毫发无损,依然生气勃勃,和我十六岁时一样!”

2005年一月,张林再次被捕入狱,直到本书出版仍在狱中,但他依旧没有放弃,他要透过他的笔,将他面对被毁家园时的哭声与对着漆黑夜幕的疯狂怒吼,向全世界的人们呐喊:
还我大地还我自由!
还我天空还我自由!
子青 于 六四前夕@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纪元专栏】如何提高教课成效?老师需知三件事
【纪元专栏】加拿大撒大钱 酿大错
胡平: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走入穷途末路
章天亮:我们如何祈祷 从川普全国祷告日说起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川习联大猛交火 中共瞒疫被追责
【时事纵横】美中联大交锋 川普追责 习诉苦?
【西岸观察】佛州选情胶着 民主党公开买选票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强 习近平内外开战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