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1-5)

迟舆叱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9日讯】

1

公元2000年某月某日,是我一生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天。残存的冬意夹杂起潮湿,掀动着每一个仍然臃肿的外套,沿着你缩紧的脖子,轻而一举地就占领你的脑后神经。这时候,人们都麻木而呆滞的浏览着,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于是,我们大都本能的蜷缩着躯壳,一起走过这奇特的时节。

既然是特殊的日子,就不会轻易的忘记,今天正好是个阴天,灰蓝色的天空底下,西北风在冷酷的心底盘旋,使人们不寒而栗、呆若木鸡。这时候,人们上进的心情都暂时搁置了,诅咒这个冷暖交替时产生出来的这个杂种。

这里要拆迁了,消息传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今天他们果真的来了。她们先来了两位女士,我骄傲她们先到了我家﹔噢,那因为我们都是熟人,我就是拆迁那家企业的一名职工。她们捋着被西北风刮乱了造型的头发,和我寒暄着﹔噢,原来我家被风儿,他们要在这儿抹糨子贴公告。

这旗号打地可真是不错:“为了加强城镇建设步伐……”先是一大堆好话,往下一会就变调拉,那意思就是:上边爸爸似的给你定价了,就给你这么多,到时候不走就强迁。政府顿时化做一枚带血的红印,臭流氓似的扣在公告的下面。官商勾结的骗局,在贪占成风的大潮中开戏了。
见你的鬼去吧,我看这时候就是诈骗上档次。打个好听的旗号,这些骗子们一下子就成了救民于水火的英雄。我就是这个公司的职工,这里的事我清楚,公司那个大头目SARS原来就是包工儿,花钱买官之后,又组织了几个包工头儿,这年头儿就是不吃人饭的走运。新来一个县长鼻子好使,俩人一搭头儿,那就处地跟哥们儿似的。

……我看到一大群在阴冷中战栗的人们,他们都在等待公告的判决,我们是一帮等待宰杀的猪!

2

不几天儿,他们来了几个人,规模不大,可能是小股部队,发几张单子,上头也都是霸气的话儿,当爹的做派,向我们欠了谁老也不还账似的。

一个老小子可能是喝了,老百姓刺激两句就不上线了,向刚卸了套儿的驴,龟儿呱乱叫:“共产党还制不了你,不走就强迁,不信你就试试,法院就是给我们家开的”。多年来被管傻的百姓都骇怕了,凉风抖动每一个人的骨髓,家呀,千百年来安全的概念,在政风的重压下正在隆隆地坍塌。

党啊,亲爱的妈妈:你的傻小子们站在即将被变通的,产权的空壳里哭喊,饶了我们吧,一大帮瘦的跟鬼似的人权。亲妈呀﹔亲妈,多少次梦里我抚摩您的大脸,多想尝尝您酿造几十年的那坛子“廉正”的小酒儿,可是,当一股强烈的刺激把我从美梦里惊醒时却发现,从你饭房里放射出来的是纯厚无比的臊。

3

假如前几天是开始曲,那么今天就是大合唱。战斗机编队很明显地增加了许多,前边一拐弯儿的过道儿西面,那户是最先报名搬家的一户,我们大家伙儿都知道他上头有人。在人治的社会里,你有人就不吃亏,没人没钱的你就是个三孙子,说理这盘儿菜馋掉你大牙,就是吃不着。

一块小红牌升起来了,“小区拆迁办公室”就设在这里。今晨,我邂逅了感受人治幸福的那家主人,我看他脸色很好,他神采奕奕地向我赞美敬爱的党。他就是痞子UFO的六哥,SARS安排他六嫂给战斗机编队的十几号人做饭。

我家前门正好斜对着拆迁办公室的后窗子,透过那堵横着的短墙,我能看清楚屋子里乱糟糟的一切。以后,也正是从这一刻起,我总能看见拆迁办的战斗机编队,从基地那两扇对开的门里起飞,然后在恐慌的贫民小户门前降落。他们都鸭子似的摆动起肚子,变了味儿的政策在上下翻动的嘴里一泻千里。仅仅几天的高压之下,几户忠厚老实的老百姓交枪了,十分廉价地献上他们世世代代的那份儿祖业,哭泣与家园拜拜了。

4

今天这里的攻势又加强了许多,拆迁办也不知道从那调来一辆宣传车,以一个纯正向善的女中音,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包装绚烂的骗局。“为了落实县委县政府,关于加速小城镇建设步伐精,根据县城总体建设规划,经县长办公会议决定实行统一规划,进行旧区改造”。等等,再往下说便是铺天盖地棒子,看那大概的意思,翻译成老百姓的话儿便是:县太爷做主,爱受不受,到时候不走就强迁!真是惨了,《宪法》里“市场经济”的舢板,在党棍们炮舰的轰击下,正冒着滚滚的浓烟。

霎时间,妖风似的噪音机关炮一样,正在安稳的天空里炸响,刺痛着人们每一根万分恐惧的神经,冲着仍在那里死守的乡亲们狂喊。不走就强迁!丑陋不堪的司法现在变成了一个大妖精,在早就心烦意乱的空间里刮一股阴冷的风,让你不寒而栗。我正在见识司法粗劣的棒子,把人们从安稳的生活中驱赶出来,使拥有正当产权的主人们大惊矢色。

事实已经把传说的黑暗,呈现在每一个良民们面前,当这个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的那一刻,才让人猛然间发现,现实的世道,竟一下子变得如此之艰险。现在,我们都必须面对这个强权与暴政的现实,对我们一息尚存的祖业早做打算。也正是从这一天起,我就向大梦初醒,看施政的那一张其丑无比的脸。

5

这些天我观察出一个门道,中午有酒儿,得从红眼儿上猜,大盘里有肉,得瞧走出饭房反复抠牙上去想,好吃的程度,要在放松了几扣裤腰带中找。这帮家伙们打着政府的旗号,由SARS收罗几个包工头,又拼凑一帮痞子们,再由新来的县长给他们当后台,这肥差就算是成了。

我是内部人,又在他们的拆迁之列,对内部的事情当然是十分的熟悉。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2000年初,社会上的一包工头儿,在我们这片儿测量有半个多月,一开始,是这个人想打我们公司的旗号,一来好办事儿﹔二来少花钱,就托人找到我们公司大头目SARS。正好,原来SARS也是包工头子出身,有机会捞钱了,他从不放过每一次发财的好机会,成了,这时候官场交哥儿门儿就是简单,有利益就是三两句话的事儿。

开着门儿是两家,那关上门儿就是一家。这时侯,俩哥儿门儿发现个问题,就是,我们公司是个事业单位,这国家企业,钱最后怎么往出拿?两个臭皮匠,也顶诸葛亮,现在不是有个提法儿叫做“招商引资”吗,我看中!就那么地了。找个外地的,谁都不认识的,硬说是招了这位商了,引了这位资了。倘若果真是赚了,那就用他一划弧,若是栽了,还要用他一划弧。有钱哥儿几个花,输了共产党拿。再说那也不可能赔,现在拿大钱一是当官,二是搞建筑,第三才能轮到抢银行。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这时候黑白两道都是能人。乱了章法的年月啥人都有用,缺一不可,只要瞎滥整,早晚能出省﹔要想做模范,就得瞎滥干。白道是新县长给他当后台,黑道是他早年就预备下的一哥儿门儿UFO,这是一不可多得的中国猛男,打人做牢是他发迹的资本,SARS看上他的也正是这一点。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纽约时报5月9日发表驻中国记者吉姆-亚德利(Jim Yardley)在山东淄博的采访报导。亚德利在采访了曾被非法关押在中国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后,意识到劳教系统是中共实施暴政的工具。文章指出,劳教制度是司法制度之外的刑事制裁体系。近日欧盟宣称,中国如果想要实现其梦寐以求的外交目标──解除欧盟对华武器禁运,必须在人权问题上作出重大改善的姿态。文章说,人权倡导者认为最有意义的人权改善姿态莫过于废除或修改劳教体制。
  • 即将接掌世界银行总裁的沃佛维茨表示,过去三十年来,结束暴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和平革命;沃佛维茨在美国政府中向以鹰派立场驰名,也是伊拉克战争的主要策划者。
  • 弟弟和我一样,长期以来只相信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却没有正视共产党对农民实行暴政﹔只相信共产党是依靠农民的,却没有看透共产党只是利用农民。我的弟弟对党忠心耿耿,只因为和农民的不解之缘就被打翻在地,一辈子不能翻身。《九评共产党》剥下了共产党的假面具,我们才看明白被掩盖的嘴脸。
  • 魔鬼法西斯的独裁者们,统治了大陆中国几十年,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路线斗争,我们一代人,乃至几代人的生存命运,前途事业,幸福生活,遭 到无情的摧残,更有大批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忠诚的炎黄子孙,对社会文明进步事业,与历史发展,起有重大作用的,社会栋梁,精英人材,悲惨地葬身 于暴政体制的血腥残害之中,近亿的地下冤魂,含恨九泉之下的怒吼,便是无可辩驳的铁证。
  • 有首歌曲,山村有个姑娘叫小芳,每当听到这首婉转动情的歌曲,便会使我联想翩翩,满含心酸之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幽灵魔鬼的暴政统治年 代,表现得最为凶暴残忍,淋漓尽致的时期之一。笔者,从西安市兰字810部队,带着与幽灵魔鬼们,思维决裂之起点,调至大西部,川北大巴山 区,一个深山大沟,081基地,某军工企业,继续实践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度时。在那生态环境相当空旷冷落,物质供应极度稀缺,业余文化生 活又十份单调无聊,精神情感生活,颇感空虚,百般无奈之时。却有幸地结识了一位,我故乡上海市的姑娘叫晓梅,她就是我现今的“结发之妻”,曾 伴随我,相依为命地,一起度过了几十年,独立大队式的,艰难困苦的岁月,对于她,就不是简单地,用一句,谢谢你,对我的爱……便可了断的。
  • 《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退出中共的大潮势不可挡。至截稿时止,大纪元退党网站上登记退党(团、队)的人数已经超过197万,不日即将达到200万。目前又逢六四纪念日临近,海外各地正在酝酿发起各类大型集会、游行或新闻发布会,借此机会纪念六四、谴责暴政,呼吁全世界告别中共、声援中国民众的大规模自觉退党行动。
  • 【大纪元6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旭生圣地亚哥讯)5月30日是美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美国各地纷纷举行集会,纪念为国家和自由民主的信念而英勇捐躯的将士们。是日下午2点,圣地亚哥多个团体于Balboa Park集会,纪念在中共暴政下非正常死亡的8000万同胞,并声援200万中国民众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
  • 在中国近代史上,历来都是官审民,从来没有民审官的先例,可近来一批有志之士,在积极筹备“审判中国共产党国际司法委员会”,该司法委员会的职责就是任命法官,组建法庭,就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进行审判,从而以法律的名义,为在中共暴政下被迫害致死的数千万同胞伸张正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