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

陈子昂《感遇三十八首》(其二十三)

作者:文思格

明 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688
【字号】    
   标签: tags: , ,

陈子昂感遇三十八首》(其二十三)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
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
杀身炎洲里,委羽玉堂阴,
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
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作者简介】

陈子昂(公元 661─702)字伯玉,是唐代诗歌革新的先驱。其诗标举汉魏风骨,强调兴寄,反对柔靡之风。有《陈伯玉集》。《登幽州台歌》是其传世名篇。

陈子昂有“唐诗诗祖”之称。(公有领域)

【字句浅释】

解题:这是一首以鸟喻人的寓言诗,是作者有名的“感遇”组诗中的一首。
翡翠:即翡翠鸟,羽毛赤、青相杂。
珠树:指“三珠树”,《山海经》中记载的类似柏树、叶子都是珠的奇树。
委:致送。
玉堂:这里指皇宫中嫔妃居住的地方。
阴:深处。旖旎(椅拟):这里指柔美,与婀娜同义。
葳蕤(威锐):草木茂盛、枝叶下垂的样子。
锦衾:织锦作成的被子。
遐远:边远、遥远。
虞:古代的官名,掌管山泽、打猎等事宜。
罗:罗网。
珍禽:珍贵的禽鸟。

【全诗串讲】

翡翠鸟筑巢在南海之滨,雌雄双栖在三珠树之林。
怎么会知道在美人心中,纵意珍爱鸟羽像爱黄金。
在炎热的南方被人捕杀,羽毛被送入深宫的大门。
飘摇柔美使得首饰生辉,结彩垂花锦被斑斓精神。
它们怎么不远走高飞呢?猎官用罗网袭击式搜寻。
果然才高的人反遭拖累,让人心中叹息这种珍禽。

五代黄筌《嘉穗珍禽》。(公有领域)

【言外之意】

这首寓言诗全用双关写法,句句都是在写鸟,但句句也都在说人。作者心中满怀哀怨之情,但总以和缓的口气说出,有君子温柔敦厚之风,写得哀而不伤,是为五言古诗之正法。

语言层次的内涵,已如“串讲”中所言。现在试把喻义层次的内涵浅释如下。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诗人出生地在四川,位于帝都长安的西南方。诗人品格高尚,不入流俗、不染俗尘。
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诗人不幸为武则天所赏识,被迫让自己的才华为其所用。
杀身炎洲里,委羽玉堂阴:诗人被迫献才,有如鸟死拔羽,其哀怨之深于此可知。
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诗人的才华文彩,被武氏用来点缀升平,当作政绩。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诗人为什么不躲远点呢?四川已是远离京都了,但没有用,还是难逃政治的罗网。
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诗人相信自己是被才华所累,不幸为武后看重而害了自己一生,因而深自叹息。

儒家是比较看重功名的,但在武氏临朝时仍有许多忠于李唐王朝的文武官员深以入仕为耻,还有一些人干脆起来推翻武氏(比如大诗人骆宾王等)。作者被迫入仕,以此诗反映出内心深重的痛苦,表现了自己永不泯灭的正义和忠诚。

现代人自然是完全不一样了:就是鼠摸狗偷,甚至杀人害命抢来的声名地位,也都一概视为荣耀。古人是自己希望选择自己的追求,今人是被自己所追求的东西牵着鼻子走,哪怕足下是万丈悬崖、无底深渊,也毫不顾忌。惜哉!诗人深深自叹,我们却只能为当今社会而叹了。

──转自正见网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长期地回忆思念,使得希望在心中逐渐酝酿成熟,直到稍有闲暇就要整理自己的钓鱼竿,悄然隐入那云水苍茫的图画中去!
  •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
  • 这里呼之欲出的是一个决心出尘而又困于情中难以脱身的情僧形象。虽然作者没有系情于浑浑世人,而是把“情节”转移到了纯洁的荷花身上,但毕竟情丝未斩。
  • 作者用图画思维的表达方式,以生动活泼的语言向读者表达了一个生活的真理:勇气是战胜困难、闯过磨难的最好武器。
  • “今何许?”万千感概,难以言表;“柳”本来柔弱,加之又“残”,更是无力,但仍然在寒风中勉力而“舞”,苍凉中透出悲壮,暗示国运衰微,心中万般无奈,读之使人暗然神伤。
  • 何人半夜推山去?
    四面浮云猜是汝。
    常时相对两三峰,
    走遍溪头无觅处。

  • 在都城长安的古道上,骑着马儿缓步徜徉。图为清 唐岱、孙祐、沈源、周鲲、丁观鹏《画院本新丰图》局部。(公有领域)
    而作者却骑着“迟迟”之马,可见对名利禄位已经灰心淡漠,且心怀沧桑之感慨。
  • 平山堂是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在扬州作官时所建。( Huangchenhai /Wikimedia Commons)
    此词化用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自咏》中“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的内涵,更进一步说,不转头也空,因为梦也是空。
  • 可是弹出的心声也要有人理解和欣赏啊,可惜此时身边却没有一个“知音”的好朋友!如果辛大在这里就好啦,他是能理解和欣赏我心之忧乐的。于是作者的心又掉入了对朋友的回忆、怀念和感概的意识流中。或许是情深意真、思之太切吧,作者竟在半夜的梦境中又继续梦想起朋友来了。听他的口气,他们似乎真的是在梦乡中见面了。
  •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本诗的精华和生命力之所在。它描写的是天赋生命的不屈不挠的捍卫生命权力的精神,是看似弱小、微不足道的生命携起手来,形成一片不可压制的美好前景的奉献精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