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退党记

中国辽宁 重生

标签:

【大纪元7月26日讯】父亲退党出乎我的意料。

我很早就想劝说父亲退党,可是由于我在外地,在电话中不容易说得很清楚,直到回到父母家中我才劝他退。但我惊奇地发现父亲已经退了党,而且劝其退出的是我的妹妹,这更加不在我的意料当中。

父亲是在朝鲜战场上为中共卖过命的老干部,具有近50年的中共党龄,他对共产邪党的感情可以说是感激和厌弃并存,他本是文盲,在部队学了文化、提了干,因此对共产邪党心存感激。同时,他也了解中共的腐败和丑恶,知道共产邪党的不可救药,有厌离的愿望。但他毕竟是被中共长期洗脑的人,脑中有很多党文化的印迹。比如他知道共产邪党对异己的恐怖镇压是罪恶的,但又以哪个执政当局都是这样的为中共开脱,他区分不了共产邪党与其它政党的本质区别,在党文化的灌输下,在共产邪党的信息封锁下,他完全接受了共产邪党的阶级斗争学说,认为国家就是阶级统治的暴力机器,因此无可奈何地接受中共对人权、人性的犯罪。虽然对中共的腐败深恶痛绝,但又觉得哪个朝代和国家都有腐败,因此形成麻木的心态,加之在各种运动中形成的对中共的恐怖心理,使他非常现实,过一天算一天,只要眼前平安就好。与其说他的这种态度是人的自私心在作祟不如说是共产邪党的谎言加暴力变异了人的本质,使人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丧失了人本应具有的坚持真理的本性。现在的中华民族作为整体而言就是这个状态,被中共挟持着走向毁灭。与其说这是个人的悲哀不如说整个中国社会的悲哀。即使清除了中共这个毒瘤,中国人要恢复正常的心理状态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父亲曾经修炼过法轮功,但从中共镇压后就不炼了,并且对我的安全非常忧虑。我曾经被非法劳教过,出来后只要打电话给家里,父亲就要叮嘱我不要去讲真相等等…… 他被吓坏了,正义、真理都让位于眼前的生存需要,成为中国社会广大犬儒中的一个(父亲不懂犬儒是什么意思)。所以在电话中我不给他讲退党的事,想着见了面给他看过“九评”后再说。听过“九评”的录音后,我说起退党的事,却发现他已经被我妹妹劝退了。

妹妹也是个很现实的人,在中共非法取缔法轮功之前,法轮功在中国大地上广泛传播的时候,我曾经向她大力推荐过。她也知道好但是觉得炼不了,我当时认为可能她没有缘分,谁知她竟在今年初开始修炼了并且已经劝父亲退了党,我真为她感到高兴。闻道有早晚,什么时候能够明白做人的真正意义都是幸运的、可喜的。

在今日中国,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并早日与之脱离,抹去邪党的兽记,就是登上了通往幸福彼岸的航船。而那些沉醉在中共邪党编造的谎言迷梦中,甚至在共产邪党的蛊惑下,助纣为虐的人,虽然得到了一点眼前的现实利益,但他们失去的将是生命的永远,是最可悲的。(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吴新:脱贫谣
吴新:脱贫谣 人气 26
颜纯钩:林郑施政 一心一意把香港“送中”
郑纯清:柳暗花明在即——揭露窃选听证会观感
迟到的怀念——纪念法轮功学员石龙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川普4线捷报 密谈遭恶意泄露
【财商天下】传马云被边控 旗下蛋壳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直播预告】制止窃选 美各州周末挺川集会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