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106-110)

迟舆叱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6日讯】

106

暴政的大棒下我灵魂出壳儿,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幽灵。我站在没希望的盐碱地上回头一观,我已经被抢得身无分文。孩提时代,老师给我们讲的一捧良心正在流血,血迹斑斑,然而我还要打起精神来,找宝似地打听所有消息的来源。管拆迁的中央文件,和主管的长官们说做不一至,和法律教材也对不上号,也许这正是给不怀好意的官员们,特意留出来可以戏耍的空间。

政治风气的腐化,使政策堕落成一个干不成正事的二溜子,假如设一个说理的吉尼斯世界记录,那么,能获得这项记录冠军的,一定是我们可爱的中国人。从听到和看到的许多事实里,让我悟出一条不成文的规律,那就是:在中国找理,先得有一段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离奇经历,然后还得有“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或者是“铁杵成针”那样的勇气。

看吧,在谋生的股市里,缺德的股票正在一路攀升,成为牛势﹔而道义和公平,却十分的疲软。呈请世界上寻求刺激、爱好探险的勇士们,请你们来我们中国找理吧!我坚信,你一定在找理的运动中,享受到险恶的极限,在找理的探险中,挖掘一回生离死别的考验。假如你喜爱考古,还可以欣赏在专制统治下,难得一见的暴虐,领略一个不可多得的,一个全方位的野蛮。

107

那个爱好嫖娼与心术不正于一身的SARS,又一次被新县长重用了。看在这次抢劫老百姓房产的战斗中表现突出,专门成立了一个“城镇建设运转委员会”,他当主任。天意的门徒,你竟然为诬赖敞开你把守的天门,让我们的财产永远沦为他们随意宰杀的羊群。我不知道时局设计的这个流氓气候,究竟还能够维持多久,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何时才能够看透自己,已经患上了顽症。出路的宠儿你在那里,我象教徒一样虔诚地呼唤你的姓名,我现在的渴望就是八天没喝着水,一条小沟都是幸运﹔十天没吃饭,半碗馊饭也是我难得的光荣。

我精神世界的阵地还在缩小,我依旧在活下来的角落里,架起一支等待的老枪,固执地继续着无用的抵抗。我不想在暴政的凌辱中苟活,假如五千年的文明能够醒来,我愿意在冲击独裁专制的战役里光荣地中弹﹔然而,我更愿意在收复自由民主的阵地上,最后一个死亡。如果是这样,那该是怎样的时尚。人生自古谁无死,在我倒下去的地方,将永远形成一道自由与独裁的界桩。如果真的是这样,请不要把我抬走,我要自豪地躺在那里,尽情地陶醉着这个永久的辉煌。最好让石匠们凿几句美好的墓志铭,我要在大自然的风化里,慢慢地变成一块历史的石头。

108

SARS被新县长重用之后,UFO也被提上来一格儿,到底当上了这个公司的大统领,蹲在SARS原来的位置上,继续的不拉人屎。黑白交配出产的杂种儿们,在专制的天空里自由地翱翔。

我平生第一次来到人类,带着上帝许多大为不解的谜团,对生存在这片土地上,所有的灵长类哺乳动物,进行一次生物链方面的调研。我要给万能的主邮一封告急的信件:阁下先生,现在我不能不遗憾地通告阁下,一个具有五千年历史的人类种群,正在发生着恶变。由于极少数头领种群中的近亲交配,他们的下一代,大都退化得近乎于呆傻,已无法控制阁下亲自拟订的,一个整体伦理的局面。他们用欺诈和暴力等手段,控制着整个群体的自由,使这个群体中的生灵们苦不堪言。他们的存在已经不是在造福,彻底地成为一个与进化及为不适应的一个落后的基因。

我相信我的忠告会惊醒上帝,我相信我们的努力一定会获得成功!我呈请的上帝决不是别人,正是那些蒙难的,和即将蒙难的,所有同仁们。请相信自己的力量吧,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走出一位东方的自由之神,此时此刻,他就站在我们这一代中间。

我的上帝,我们不会被目前的残酷所吓倒,我们的努力正在走向成功。兵法有云: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独裁集团内部现在已经是矛盾重重,他们或者在摆脱制约的小圈子里打游击,或者在投机钻营的买卖中金鸡独立。要想达到大同的目的需要个人威望,然而,个人威望这个宝物,必须在长期痛苦的修练中才能够形成。在今后短期的鬼混里决不会出现奇迹,没有巨大的变革就不会出现明星。后上来的,充其量也都是些溜须拍马的小把戏,这就构成了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一种人事关系。另外,在这种机制中筛选出来的人物,也决不可能是强者,他们的强项是吹牛皮、说假话,一有风吹草动,这帮家伙们马上就会叛变。

现在,通往自由民主的途径四通八达。争自由争民主、平反64反腐败、要人权反迫害,这些都构成了,动摇独裁统治强大的敌人。当局找不出什么理由来禁止这些正当的要求,可又坚决不能让,这些正当的请求获得成功,这样一来,就给处于呆傻状态的团伙,出了一道大大的难题。他们一方面不能和下属们说清楚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也不能使有正当请求的民众心服口服。他们象鬼似的害怕群众,防止人民成群,这才是他们只能会意而不可言传的纲领。在这样艰难的诡诈中,人间正道里找不出他们索要理由,这样的窘境使他们比什么都难受。他们把假话说得连自己的人都不相信了,在生存和滚蛋的抉择中,再也顾不上脸面和品行,只有到处去招摇撞骗,这才是他们唯一的途径。

现在的社会矛盾越来越激化了,面对目前腐败透顶的局面,独裁者要想维护专制,就只得依靠他们这些不干不净的人们,或者说“怕算账”,成为他们能够维持下来唯一的动力了。淫乱的政治风气,把这帮家伙们逼到一个,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死角。他们的理想是往前混,抱负是今后可以顺利地实现金蝉脱壳。然而,面对越来越多的群众请愿,他们没办法发泄,甚至想丧心病狂,都找不到顺理成章的理由。于是,在频繁的群众斗争中,产生了一个长期的胶着状态,人们又在这个相持阶段中,掌握了不少他们的弱项,从中充分地暴露了,他们虚伪和无能的本性,原来就是成语里讲的,一个生动有趣儿的故事,叫做“黔驴技穷”。在这个令独裁政权恼怒的状态中,走出一批勇猛的斗士,那就是我们东方自由巨星的摇篮。

我们的事业缺乏组织者不行,有了强大的组织者就会一呼百应。现在的民众再也不能麻木了,他们有的在观望,有的在等待,统治者也就是看中了这里的诀窍,才企图把萌芽掐死在摇篮里。但在多次的失败中又教育着人们,让他们知道没有组织不行。工人因为没有自己的工会,结果被骗成了等待低保的穷光蛋,上访的人没有大的沙龙,等待他们的,只能是一次次的戏弄。当局害怕有组织的民众,可实际上,他们就是在帮助组织民众。现在社会上已经形成许多个上访团体,而且他们的理由大都十分正当。但是,当局想处理好这些前辈们留下的祸患,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都是可以动摇他们独裁统治的绝症。这些绝症不动尚能够维持几天,动不好就会转移了,从而加速这个集团的灭亡。所以在让位和鬼混之间,他们必然的一定会选择后者。这就形成了一个无法估量的恶性循环,迫使人民大众结成一个向往的联盟,他们在谈天说地的时候,不经意的就结合起来了。这时候,一个民主自由网络的雏形,正在社区、街道、农村、乃至于任何的公共场所里悄然地生成。

应该看到,现在的人权状况决不是在进步,而是他们不敢了,这一点十分重要。随着老一代生死交替,独裁分子的迅速解体,新把戏们的交往就是相互利用。个人威望有时能办妥轰轰烈烈好事情,可是,同时也可以促成巨大的灾难。而小把戏们就大为不同了,他们一上来就相互戒备,说不上那位把谁卖了换钱花。世界的大门正在迅速开放,进步的思潮把独裁围成一个尴尬的小岛,赞成专制品行的人几乎等于零,人间正道的理由中,再也找不到他们可以利用的时空。为此,小把戏们为了看家护院绞尽脑汁,挖掘出一个叫做“颠覆政府罪”,用它到处去恫吓。我拿回去看了大半夜这几个宝贝,好不容易从字缝里看出字来,原来里边都是一些小字,“要耍臭诬赖”了!

109

有一个成语叫做“物极必反”,它讲的是凡事到达了顶点,都要规律地朝相反的方向逆转,我就是站在苦难的终极,等待着我们的极点。那位姗姗而不来的“物权法”,从说到今天快一年了,还没摸着毛呢,看起来给老百姓点权力,比开发“两弹一星”还要难呢。

发达的西方国家,社会体制十分完善,可他们的媒体象个严肃的父亲,每天都在找孩子们的不足,然而我们的体制漏洞百出,婊子似的媒体却不停地为它去歌功颂德。事实使我看到了一个规律,让媒体吹嘘得越绝妙的,这个部位就越有可能是一个缺损,甚至于就是个残疾。那个臭名昭著的“三个代表”不是都吹到《宪法》里去了吗,其实“三个代表”,就是给蹲在茅坑不拉屎的人缝了个花裤裆。

共产党不清理腐败,也根本就清理不了腐败,掰开所有哥儿门儿的嘴巴儿看看,谁的也不干净。为了达到给民众一个交代的目的,他们只好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来,而后,就一个劲儿的干打雷儿、不下雨儿。眼下当权的哥儿门儿们工资低,想长也长不起。给高官们长了,低官们长不长?低官们长了,职员们长不长?不许哥儿门儿搂点就不跟你玩儿了。倘若真的法制了,倘若真的反腐了,有多少替队的精英们,他们马上就要撤退了,真的到了那时侯,他们的皇位可就难保了。

110

我们统属于地球的儿子,自由与正义才是我们赖以声息的土地。我们血管里流淌着都是人类的血,自由和人权从来就不分什么国籍。我们怀着好奇的心情来到了人类,看见几个象巫婆似的小丑,他们把人权这块绿地糟蹋得乌烟瘴气。为了达到神乎其神的效果他们就上窜下跳,还特意缝制出一件“内政”的外衣。他们在民族的脑袋上装神弄鬼,标榜着,唯有这般摸样的品种,才是万能的大帝。

我根本就不想叛逆我亲爱的祖国,可是,当我发现发疯的时政,在那里抡圆了它巨大的巴掌,让所有不相信巫术的大脸们,都在反复的击打中,发生严重的血肿。我们不想在愚蠢的骗局中苟活,我们要合理地调动,上帝安排在颅骨上的,我们统称为嘴的功能。可是,当我们象人一样思维的时候却惊人地发现,我们用以抒发观点的部位,早已经占领了一爿孕育不安的子宫。

我们在暴政中化缘,在不食人间烟火中修炼,我们就要被围困在独裁的破庙里,强迫着和他们一起去鬼混,等待一个恶贯满盈的方丈,再给我们剃度成一个光秃秃的和尚。

不!我们是人,我们都有还俗的热望,让我们共同站在全世界人权饭店的台阶下面,向着自由民主的富户们放声大叫,并且高举起我们象狼牙一样齿痕的破碗……!

迟舆叱(日记)
于2003年元月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外间谍工作是中共三大法宝—武装斗争、党建、统战的延伸。中共倾其巨大财力、物力、人力于海外间谍工作,其重心是要破坏瓦解海外异议阵营。这是中共维持其独裁暴政的重要一环。最近以来,陈用林、郝凤军等人曝光海外共谍的大量存在及其对异议阵营的种种阴毒丑行,引起了海外华人及西方政府、社会对共谍肆虐的高度重视及纷纷谴责。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已在采取措施保护当地华人的民主自由权利。海外异议阵营也有必要设法防范共谍的破坏活动和破解共谍的毒招。
  • 老猪和老鸭没有用了,昨天上演了一场闹剧,可能就是个谜底。老鸭的老婆不让工程队的人放线,说他们的合同还没签完。而SARS他们却说是签完了,没签完为什么扒房子?那个又说没签完,房照和土地使用证都没给你们呢。放线的那个尺抢了又抢,都抢坏了,不能用了,还有一大帮人跟着瞎起哄。不一会儿,SARS打电话调来一辆警车,蹦下来一群司法,连拖带拽地把老鸭老婆塞进了警车,而后老鸭老婆破口大骂,只见彩电一样的窗口里,一个女人的巴掌,与粗大的司法扭打成团。
  • 中国驻澳洲领事陈用林公开宣布和中共决裂之后,6月22日再度在公众面前现身,召开新闻发布会。他表示自己处境十分危险,中共方面透露有把握把他带回中国。他担心中共和澳洲政府已经私下达成某种交易。陈用林表示他的良知长期遭受中共专制的折磨。他希望用自己的决裂之举唤醒中国人的良知,向中共暴政说:不。
  • 6月26日来自澳洲各界的公众在悉尼市中心的贝尔莫公园内举行了大型集会和游行,声援陈用林、郝凤军及250万退党志士,呼吁澳州政府给予陈郝政治庇护,并支持所有对中共暴政说“不”的人。澳联邦大律师、纽省民主党政要等众多嘉宾到场助阵,记者就陈用林事件引发的澳洲社会的震撼和他所揭示出鲜为人知中澳幕后交易,采访了这位前坎培拉律法部长、澳洲联邦大律师Bernard Collaery先生。
  • 可怜,我的祖业。清晨,一大群武装到牙齿的司法们冲上来了,他们包围了生我养我的,最后的一小块土地。我们在香炉上虔诚地点燃了三柱香火,妄想佛祖能够显灵,可是佛祖只是看着我们,没有丝毫的反应。我可爱的小黑狗儿狂吠不止,它想还象从前似的,可以轻松地吓跑几个毛贼,可它怎能知晓,它现在面对的,是来自一个强盗集团,发起的疯狂的进攻。
  • 58 年的大跃进虽然在早期赢得了群众高涨的热情的支援,但是随着不切实际的发展指标,群众特别是农民被弄得精疲力尽,不满情绪开始增加。
  •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汪达林与他的“爱国文化衫运动”已经兴起六年了,在海内外很多人对这个文化衫运动并不陌生。汪达林为此几乎用尽心思。尽管他多次被政府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但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在共产暴政威逼恐吓下不屈不挠,坚定走下去。记者曾经在6月初试图采访到他,可是他那个时候正身陷囹圄,在武汉看守所里受尽折磨。他的妈妈饱受惊吓,无时无刻不在为儿子的安危担忧。今天记者采访到汪达林先生,他告诉了记者今天5月发生在天安门的一件事情。
  • 我的财产没了,一场空前未有的洗劫结束之后,我的外壳被订在小城的耻辱柱上,人们在参观我耻辱的同时,也观赏了当局的野蛮。现在给我留下的,只剩下没有多少指望的上访了,妈妈在日积月累的小布包里,给我拿出一千元钱,我就拿着这仅有的一千元钱,穿着没有来得及换下来的冬装,踏上了去市里、省里告状的征程。
  • 大纪元《九评共产党》系列评论首次全面、系统地对中共进行了深刻剖析,充分揭露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及强加于大陆人民的残酷暴政,把中共丑陋、邪恶的面孔暴露无疑,读来令人畅快。它写出了几年来我一直想告诉世人的中共。虽然我并不知道共党49年前许多不光彩的历史真相,对文革前的历史也只是从父辈处略知一、二。但就我个人的经历已足以认识到了共产党谎言欺骗的丑恶灵魂、邪恶本质。不需要多高的认识水平和分析能力,百姓早就看透了,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
  • 7月1日,一个中国人噩梦开始的日子;中共,一个人类罪恶的标志。自中共建党半个多世纪以来,其独裁统治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历次运动和人祸,造成了八千万同胞的非正常死亡,而至今血腥的暴政还在持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