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热线 第13集(下)

标签:

【大纪元7月8日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九评热线节目)(接上期)
  主持人:刚才谈到中国强大以及西方反华势力所谓害怕中国强大的观点。那么最近也发生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比如最近高蓉蓉的事件,在海内外都引起了很大的关注,高蓉蓉她是一个法轮功学员,在2003年的七月,她被不法人员劫持到龙山劳动教养所,后来在那里因为遭受酷刑被毁容了,而且当时迫害的非常严重,那么最近在六月十六号又传出她遭到迫害致死的消息。关于这方面横河先生能不能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其中具体的过程呢?

  横河先生:高蓉蓉事实上被抓过两次,第一次是2001年前后,那时候关在马三家。后来放出来以后2003年是第二次被抓,被抓以后在龙山教养院因为拒绝去参加污蔑法轮功大会,被二大队的警察叫唐玉宝就把她铐起来用电棍电她的脸大概有六七小时,因为高压电棒电伏是一万到两万伏,所以她脸完全被烧糊掉了。烧糊掉了以后他们没有办法,当天就把她悄悄的送到医院里面去,在医院里面看着就不会在劳教所里受到别人的影响。其实当天一共有五个法轮功学员被电烧的。

  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外面并不知道,是有人把他传出来,传出来以后,因为一直在医院里面看着,所以高蓉蓉当时身体非常不好,血压很低。后来就是在医院里面有人想办法把她救出来。
  营救出来以后把她拍了照,这已经是她被电了十天以后拍了照,拍了照以后就公布了,这个照我们在海外都看到过。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奇怪了,中共在全世界的关注下然后把高蓉蓉给抓了,那时候动员了辽宁省的所有警力,他从省委开始就负责做这个事情,事实上是610中央一级的直接指示。像这种是属于全国最大的大案,中共就限期破案,所以就到处抓,抓了很多人,最后才抓到了高蓉蓉。一抓到以后,事情马上就(被曝光)公布出来了,公布出来中共也能够在全世界关注下把她迫害致死,像这么恶劣的情况我想在全世界上还不是很多。

  主持人:的确是。整个消息公布出来以后,在海内外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在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最近法轮功学员都有去举行集会活动把这项事情曝光出来。那么我也想问一下就像您刚才说的,遭受迫害的情况,然后这个消息不久就传出来了,照片不久也登出来了,为什么中共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此凶残?一直到把她迫害致死呢?

  横河先生:这个从我的角度来判断,中共叫两害相衡取其轻。就是一个是法轮功,一个是国际舆论。它觉得那个更重要?它觉得法轮功比国际舆论对他的威胁更大,所以它可以不在意国际舆论。这是有先例的,六四的时候在天安门开枪,当时也有人提出来国际舆论怎么办?

  当时他们就认为保它的政权比国际舆论更重要。国际舆论可能过一段时间就过去,但是政权一旦没有就永远没有了,这是它最要害的一个地方。这是有先例的,六四也是这样的,事实上六四(事件)也是给他们一个鼓励,为什么呢?六四以后很多的政府、团体、个人,慢慢的就淡化了六四。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像)给了他们一个鼓励,就是说这件事情一定会过去。

  再一个我认为和中共本性有关系,就是说它认为危及到它一党专制统治的时候,或着党利益的时候它是不顾一切的。而且最近它们在处里很多问题上,比较丧失理智,已经没有正常思维方式,往极端的方向走,所以这是我认为为什么会发生高蓉蓉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有的人认为: 中共针对法轮功的迫害,他相信有,在个别地方肯定是存在,而且中共的监狱本来就非常黑暗,而且警员的素质很低,所以像这种严重迫害肯定有,但是,是不是像报导所说的那么普遍,从上到下这样大规模的呢?有多少多少人被迫害致死,真的如此严重吗?那么从他个人的角度,好像没有那么严重,你们是不是讲的太过分了?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呢?

  横河先生:这和一般警察的暴力不一样,因为这是自上而下的系统迫害。它规定你这个街道要达到100%的转化率,那么它有一条规定就是说你法轮功学员如果没有转化的话,送到劳教所就不算你街道的转化率。所以为什么派出所要花钱去贿赂劳教所收下这个法轮功学员,因为只要把他送到劳教所就不算他的转化率,你剩下的五个都转化,还有八个没转化的送到劳教所,算你百分之百。

  然后到了劳教所他也规定转化率,劳教所完成不了怎么办?他说:“我不管!你必须完成”。劳教所不就是警察,警察不就是干这些事情?除了打没有别的办法,当然他不会下个文件说你必须把他打死,但打死人以后他不追究。这不就是鼓励你打死,对不对?不追究这是有证据表明这一点的,长春插播事件以后,有一个叫刘海波的(法轮功学员)被打死了。打死以后,当时长春市委副书记常小平赶到打死人的那个公安局,下了三点指示。这三点指示是第一、对法轮功是一项艰钜的政治任务不能怕流血死亡。第二、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现泄密,造成国际影响。第三、各级检察机关对于法轮功人员出现的死伤不要介入调查,一切以大局为重。这就说明“打死”是从上面下来的。最近郝凤军出来以后,他揭露了同样三句话,也就是在不同的省份有同样的指示。也就是这个指示是来自中央的。打死了两千六百名法轮功学员,(这是)公布了(的)有确着证据的。有没有中共公布过处理过一人?没有听说过,对不对?

  孙志刚被打死以后,除了打死人以外,天河分局公安系统处理的十一个警察,包括天河分局的副局长,这个副局长就是当年打死法轮功学员李小晶的责任人,但是打死李小晶以后没有被处理,所以鼓励了他。我就认为对一部分人的人权侵犯,一定会扩展到对所有的人。打惯人的它煞不住手,不会说我就打你这几个,它谁都打,所以才会造成后来把孙志刚打死,孙志刚被打死以后,处理了这么多人,打死这么多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没处理?这就证明是从上面下来的政策。

  主持人:这政策等于是变相的鼓励去杀人,非常残酷的手段。
  横河先生:除了鼓励以外实际上它是逼着你去杀人,你不完成你就下岗,是逼着你去杀人。我就不相信对普通老百姓都如狼似虎的警察,一碰到中共认为是死敌的法轮功就变成绵羊了?不可能嘛对不对?所以这不是一个素质的问题,是一个系统的问题。

  主持人:而且就像我记得国内有一位郭国汀律师,他为了替一些法轮功学员做辩护,然后就因为这个他在国内就遭受到很多的迫害,现在他已经离开中国大陆,来到加拿大。
  横河先生:我觉得国外的呼吁、国外的压力是有一定作用的,当然有些人又不高兴,又说是反华势力。但是我觉得这种监督是很有必要的。为什么呢?我记得上次有人跟我讲:“中国的事情很复杂,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民主是一条很长的路。”我说:“谁跟你说民主啊,咱们说你现在别杀人行不行?”你别找一些不相干的理由,人家也没说今年就叫你行使民主,人家说你现在停止杀人行不行。那中共说:我做不到,因为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没有道理嘛,对不对!

  主持人:这完全是在找借口找脱词。其实像迫害的案例,不止高蓉蓉一例。在我们休士顿,可能在2001年的时候,或者更早就有一位叫覃永洁,他是从中国大陆劳教所逃出来的法轮功学员,他当时辗转的来到休士顿。当时他身上还带着非常严重的烫伤。

  横河先生:是的,这已经好多年了,我记得当时休士顿的各个媒体都报导了,覃永洁是怎么回事呢?他是在广东打工,是在发传单时被公安抓住了,抓住就叫他交代出来,他不说,就把他绑着,拿铁棍烧红了以后烫他,烫他腿上大概有11处或13处,那晚上打他的人累了去休息,谭永洁就挣脱了。挣脱了以后,跑到一艘货船,躲到货船里面。上了货船到了美国,在洛杉矶上岸,我记得他好像说要搭便车到佛罗里达,他好像听说有个熟人在佛罗里达,可是司机到了休士顿就把他扔了下来不愿意再载他,他就在街上拦警察,谁也不抓他,虽说非法移民也没人抓他,他拦人也没人理他,最后有一位女警察把他带到警察局去。我记得当时所有休士顿的媒体都报导这个情况,因为当时我记得FOX CHANNEL 26,做了一个报导放在FOX全国的网页上。当时法轮功学员宣称受迫害被虐待被毒打,但是中共彻底否定,当时FOX就说,不管怎么说,终于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带着浑身的伤逃出来了,是做了一个活证人。这件事情我还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休士顿非常轰动。

  主持人:其实我们在海外所看到这些真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整个迫害在中国大陆是非常之严重的,因为中共这种体制实际上是它长久历练出来这种残暴的机制,它实际上已经是这样形成了,所以它在这个迫害当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横河先生:其实就是说对某个人群的迫害,它会扩展到全社会去,为什么呢?因为它为了使迫害正当化,它必须要在宣传上或者是在政策上要给迫害的人很多好处对不对,那么一旦违法乱纪的事情被正当化以后,它就会扩展到全社会去。所以,我曾经看到一个报导,现在就很多了,当时还是比较少的,在河北省有一个人上访,他上访当局拿它没办法,县里的县委书记就说,我们就说他是法轮功学员,让北京的警察来抓他。所以他们就通知北京警察说他们这里有一个怎么怎么样的人,是法轮功学员,上北京上访去了,北京警察就出动好几百人去搜捕这个人。

  主持人:出动这么多人。
  横河先生:好几百人去搜捕。你说说看,北京警察是什么?北京是那种扔个石头都能够砸到个部长的那个地方对不对,怎么能够受你一个小地方公安局长去指挥?

  主持人:对。
  横河先生:所以他只要一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落网了,逃到北京去了,他们就能调动北京几百名警察去抓他,抓住了以后怎么问也不是法轮功学员,我想他还是能够问出来的,对不对,最后证实不是法轮功学员。后来这件事情还登在河北日报上,后来这个事情就越来越多了,就说我要抓你,我就先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最近不是有个北京维权人士叫郑明芳,当时抓她的人就找了个借口,说她是炼法轮功的。所以这就是一个问题了。

  当这个法律系统允许有一个漏洞,这个漏洞对某一个人群我可以不执法,那么自然而然就会把这个范围扩大,我只要想不执法我就把你划到这个人群里面,所以最终损害的是全体人民的利益。一定是的,没有人能逃得掉,包括党的官员,包括在这个系统里面的人都逃不掉。为什么?只要系统出了漏洞,只要你对一部分人违法行为正当化,那么这个违法行为最终会波及到我们每一个人。

  主持人:所以这就像马丁路德金的名言:“对一个地方的不公平就是对所有地方的不公平。”
  横河先生:对,另外一种说法就是人权是一个公物,对一个人的人权侵犯,就是对全体人类的人权侵犯。

  主持人:横河先生,非常感谢您,今天我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听众朋友,非常感谢您收听我们今天的节目,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九评热线》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九评热线01集(一)横河、封莉莉谈为何要发表声明
九评热线01集(二)横河、封莉莉谈退党浪潮的影响
九评热线01集(三)横河、封莉莉谈为什么共产党是邪教
九评热线01集(四)横河、封莉莉谈为什么共产党是邪灵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中共窃国 蒋介石开启反共大潮
【拍案惊奇】黎巴嫩爆炸内幕深?共军缺钱4原因
【西岸观察】追责中共 参议员范士丹为何反对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女军医掩盖身份在美被捕
【纪元播报】习被指是中共灭亡“总加速师”
【一线采访视频版】孙春兰急赴大连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