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夺儿三岁命 三十保安暴力抢尸

标签:

【大纪元8月28日讯】2005年8月5日22:15分,我天真活泼的独生女儿若淇,在江西省南昌市第一医院匆匆走完了她短暂的生命历程。一个鲜活稚嫩的小生命在短短住院后六个小时就断送在庸医手中。

2005年8月5日早上七点半钟,小若淇不舒服,爷爷奶奶一大早排在第一号,来到南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求诊。门诊医生测量体温近39度,爷爷奶奶还被告知孩子心音有些异常,门诊医生在未作最基本的验血、拍片的情况下,只进行了点滴注射先锋、鱼腥草,就打发老人和孩子回家,让第二天再来。回家后,午睡到两点钟,老人发现孩子体温急剧升高,匆忙送到医院时已经高达41.6度,立刻办理了住院手续。

随后在庸医一系列既无医术,又无医德的六个小时折腾后,小若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整个过程中疑点重重,漏洞百出,我在后面具体详细列出。

就在全家人悲痛欲绝的时候,一件闻所未闻的惨剧正准备再次降临到我们的头上。我父母悲痛之余,不停要求医院赶快保存尸体,等我和我妻子赶来见孩子最后一面。 (至此,我妹妹、妹夫仅敢告诉我和我妻子孩子病危,还在抢救,怕我们在外地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想回家后慢慢告知)。

院方医生没有人来表示同情,反而不耐烦拒绝停放在太平间,理由是没有冰块。我家属自行买来冰块后,院方突然又改口说还是不行。我亲属又租来电冰棺,院方又以太平间没有电源为由再次拒绝。

我母亲从若淇出生起开始带她,三年多没有分开过一天,感情深厚,同时老人对孩子父母不在身边的情况下,孩子病故已经内疚不已,跪地请求,也得到各种各样不同部门的不同答复。

而这时南昌市第一医院专门负责医疗纠纷的某女科长匆匆赶来,在和主治医生密谋后态度突然变得积极起来,要求立刻将尸体拖离医院,我亲属不禁抗议和疑问:“你们一个号称以进入三级甲等医院为目标的大医院,太平间为什么不能存放尸体?太平间是用来做什么的?”

该科长居然打电话叫来保卫科长,一声令下,三十余名身强力壮的保安闯进病房,我亲属都惊呆了,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保卫科长命令保安强行暴力抢夺若淇尸骨未寒的遗体。

我母亲含泪质问众保安:“你们也有亲人,也会有孩子,我们正当的要求,怎么值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你们要抱尸体就从我们身上踩过去。”

三十余名保安迟疑片刻,终于退了下去,但请大家注意,这时现场仅仅只有我家四位高龄的老人和我妹夫一个年轻人。

医务科长和保卫科长见状扑了上来,高大威武的保卫科长喝令保安:“还不动手”!三十多名保安都是身强力壮的彪形大汉如恶虎扑食般在命令下冲向手无寸铁的四位老人和我妹夫,开始实施了令人发指的暴行,四个保安一组将一个亲属腾空架起,其余人将小若淇抬起就跑,可怜我儿,连鞋子都没穿,就不知去向了,极力挣扎的老人和我妹夫身上多处受伤,这些保安在我母亲挣扎落地后要去哭喊着要见孩子最后一面的时候,居然死死抓住不肯放手。

等孩子没了踪影后,我母亲疼昏在地,院方哄骗老人小孩就停在太平间,明天才能看,而在我和我妻子6日清晨匆匆从千里之外赶到时,才被告知,若淇的尸体已被抢走,不知去向,上午九点多,才被告知尸体已经被拖至市郊的殡仪馆,在上午近五个小时的交涉后,院方才迟迟办好探尸手续,由我亲属自行找车,去殡仪馆见到若淇最后一面,看到上个月还和我们在一起的小若淇,浑身冰渣的躺在停尸床上的时候,我的妻子当场昏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永久地破碎了,我拼命地掐着自己,希望这是一场梦,我这时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若淇复活,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但是这就是冰冷的事实。

我和我妻子都在深圳打工,由于收入不高,只能让父母帮忙把小若淇放在老家抚养,我想这也是千千万万内陆在沿海打工的夫妻唯一抚养孩子的办法,一年只能断断续续见到孩子是我们的唯一的欢乐啊……

我父母哭诉的医疗过程的各个疑点,不能让我们不产生怀疑。

治疗过程疑点:

1、我儿常见的扁桃体发炎、发烧怎么会在及时求诊的情况下,短短几个小时就丢失了性命?(最后医生才告诉我们,持续的炎症和发烧发展成为心肌炎)
2、门诊庸医在已经怀疑并告诉我父母心音有杂音的情况下,连基本的验血、拍片都不做就打发我们回家,延误治疗。
3、下午重新入院后,在41.6度高烧的情况下,他们居然不慌不忙,一个多小时后才开始用药?
4、在孩子40度高烧始终不退的几个小时里,每次都是我们哭着去找医生,得到的答复都是“降温有过程,哪有这么快”。
5、在孩子昏迷、抽搐、呕吐、翻白眼的情况下,值班医生才开始慌着一团。庸医居然要求我妹夫“还不赶快找找关系,叫个主任来看看。”
一个省会城市的第一医院,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是我妹夫自己通过关系求助,请来同一医院专家才开始会诊,完全无视患者的生命和国家医疗机构的规定。
6、最令人心寒的是,若淇幼小的身体渐渐发冷的时候,庸医居然对我父亲说:“看,温度降下来了”!在病危的情况下,没有及时会诊,没及时通知病人家属病人的病情,也没有及时建议转院治疗,严重误诊的错误直接导致了患者死因。
7、在小孩病故之后,我们要求复印病历,只复印了几张,医院推脱复印机出故障不予复印。

尸体处理疑点:

1、南昌市第一医院的太平间是用来做什么的?为什么不能存放小孩子的遗体,先是推脱没有冰块,后又说没有插座。
2、谁赋予了南昌市第一医院暴力抢夺我儿尸体的权利?请问医德、人道何在?
3、谁赋予了他们限制我父母人身自由,看孩子最后一眼的权利?四个大汉对付一个 老人!好一个南昌市第一医院,他们居然还有脸和公安说,他们的人受伤了!!几个老人以性命保证:我们没有动手。
4、为什么一开始处理尸体的要求拖拖沓沓,而等专业处理医务纠纷的医务科长赶来和医生密谋后,立刻迫不急待地要逼保安向老人动手,暴力抢夺我儿尸体?
5、为什么千方百计将尸体移出医院,又向我家属撒谎,说我儿还在太平间,剥夺我们对尸体去向的知情权?

我们全家这时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而我们面对南昌市第一医院要求对上述疑点作出解释的时候,却得到百般搪塞,推卸责任的回答。作为弱势群体,难道就没有伸张正义和知晓真相的权利?

由于南昌各级机关单位,都在忙于应付省内和国家检查团,争取全国首批卫生文明城市称号,我们在孩子尸骨未寒的短短的一天之内,就已感觉到了讨还公道的种种压力,甚至威胁省内各级媒体一律避之不及,我们感觉一张无形的网罩在我们家头上。

至今,南昌市第一医院的领导还未向我家受害老人道歉和有一丝一毫表示医疗事故的诚意!

特此,我全家向各位网民兄弟姐妹们跪拜泣血请各位伸出正义之手,赶快将此贴转发,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也请各位有良心的媒体、记者和我们联系,我们没有办法了,帮帮我们吧!帮我死不瞑目的三岁的若淇讨回一个公道吧!不要让这个所谓南昌市第一医院(南昌市创建文明城市的窗口)再害死更多的孩子!

(就在我们和医院交涉的时候,一位愤怒的家长又来控诉,她孩子扁桃体发炎、居然诊断为肿瘤)。

以上情况,句句属实,我们愿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再次拜谢各位好心人!你们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也代小若淇谢谢你们了!

死者家属:刘云波
联系电话:13767063545
E-mail:cybertronic@sohu.com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庸医草菅人命 农妇命比纸薄
娇颜惨变“魔面” 国家二级女演员欲索赔832万
港代表邬维庸为污辱七一游行者言论公开道歉
小溪:上医医国,先医谎言治国症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令南海避战 华为芯片将绝代?
【独家视频】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