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辛灏年:中共核威胁论纵横谈

辛灏年先生在英国6月5日举办的声援退党集会上发言。(大纪元)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7月14日,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解放军少将朱成虎公开表示,中国为了解决台湾问题,不惜打一场核战争。朱说:“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朱成虎的言论震惊了海外舆论,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反应。大纪元记者辛菲7月30日采访了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

辛灏年先生出国前是中国作家协会一级作家,现任美国中国现代史研究所所长、著名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杂志》主编。辛灏年先生于一九九九年出版的《谁是新中国》一书震撼了海内外华人和知识界。几年来,辛先生应邀在北美三十余所大学和各地侨界巡回演讲二百五十余场,引起巨大反响和轰动。辛先生对中国文化精髓的理解及对中国近代史的辨析已产生广泛的影响。他对恢复中华民族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和让西方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正在起着难以估量的作用。欲知辛灏年先生更多作品,请浏览黄花岗网站:www.huanghuagang.org

高层授意 凸显中共本性

记者:关于朱成虎的核威胁论,事后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说这是朱成虎的个人意见,您怎么看呢?

辛灏年先生:这绝对不是个人意见,而是官方意见;绝对不是一个共产党的普通军人的意见,而是中共的意见。因为中共党内,任何党员和个人都不可能有自己独立的意见,共产党是一个意志高度集中的党,是一个在党内都进行残酷专制统治的党,所以,如果没有中共最高领导的表态决定,底下的任何军人和党员都不敢在违背党的最高领袖的准则的前提下去发表他自己的看法。也就是说,任何公开讲话都是要经过高层授权的,更何况是这么敏感的话题了。

记者:朱成虎核威胁论使人想到毛泽东在1957年的莫斯科会议上说,他不怕核战争,因为中国人口有6 亿,死了3亿还有3亿。

辛灏年先生:中共的这种话多了,毛泽东在文革时还说过什么“8亿人,死了一半,还有4亿”的话。共产党从来都是草菅人命。有的人还说:现在的共产党不是以前的共产党了。其实,共产党彻彻底底地还是共产党,只不过统治的手段有了变化而已,但是性质和本质没有改变。

现在有的糊涂人持有这样两种想法,一种是希望共产党变回去,好像以前的共产党才是真共产党、好共产党,我们却说,以前的共产党跟现在的一样坏,甚至更坏。还有一种说:你们不要说共产党坏,共产党已经变了,不再像原来那样,现在已经搞资本主义了,用这种话为共产党辩护,很可笑。

敢问,全世界的执政党,哪一个党一定要在工厂里面设立党组织?哪一个党一定要在报纸杂志里面设立党组织?所有的行业里都要设立他的党组织?哪一个党一定要请外来的投资商入党?一定在外资企业里设立党组织?不管是地上领导,还是地下领导,反正他都要坚持他的领导?全世界只有共产党会这样做,谁都不会,包括被人骂成为专制政党的中国国民党,也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反美故计重施 缓解国内危机

记者:您认为中共为什么在这时抛出这个言论?其真正目的与背景何在?

辛灏年先生:中共现在有一个根本的战略上的改变,但其实也是复旧,也不是新东西。就是重新在中国国内、全世界范围内,包括对海外华侨、外国政府,再次发动一场反美运动。这场反美运动,就跟中共过去搞过的一样,是不是真反美还是一个问号,借反美运动以巩固自己对内的统治,缓解政治和社会危机,向国内外进行扩张式的宣传。

朱成虎的讲话,有其它东西可以印证。在中央最近的一份文件当中,谈到为什么要欢迎台湾的连宋到大陆。题目是“以革命的两手邀请台湾缓独势力访问大陆”。在这样一份文件的前面,有一半的内容说的都是中美必有一仗,并在中美必有一仗的前提下,再来谈它和台湾的关系。因为中美必有一仗,所有台湾问题必须解决;因为中美必有一仗,所以必须要分化瓦解台湾──必须要把台湾的泛蓝阵营领袖请到大陆来,以使整个泛蓝阵营在台湾成为亲共势力。有了这股亲共势力,就可以对台湾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只要他解决了台湾问题,他和美帝的这一仗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就好打了。

这同时也说明中共根本不敢打台湾,可是却要用分化的手段,来遮掩他不敢打台湾的实情。但因不讲“打”字又不行,他就说要和“美帝国主义”打。而一讲跟“美帝”打,他就能在全球范围内高举假民族主义旗帜,以美国为假想的敌人,来进行对海内外的统战,特别是威胁台湾人民和中国国内人民。也就是说:对内,人民必须服从我的统治;对台湾,则必须服从我的统战。因为我既已经准备好跟美国作战,那你台湾还能依靠美帝来保护你吗?不可能了。所以台湾也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丢掉幻想,准备接受共产党招安。”

记者:您刚才提到:但其实也是复旧,也不是新东西。在历史上,中共是否也采用过类似的伎俩?

辛灏年先生:就像中共在中央文件中说的那段话一样,“现在中国共产党所面临的国内国际形势,特别像抗日战争胜利时候到国共内战全面开始的那个历史阶段。”那时,中共开始是要利用美国的,但当美国的调停已经成为他们一心要打内战的障碍时,中共就阴谋在全中国发动了一场反美运动。所谓沉崇事件、安亭事件,都是中共阴谋发动的,然后他就利用被他欺骗和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情绪,发动反美运动,不仅反掉了美国对南京政府的支持;而且也反掉了美国对中共要打内战的障碍。结果,便是中共打内战的成功,建立了一个绝不依靠美国、并坚决反对美国的所谓新中国。是的,这个“新中国”是被中共成功地建立了,然而,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中国8000万人民掉了脑袋,中国被迫陷入了被中共统治的史无前例的黑暗历史,甚至至今不能解脱。

恐吓欺骗 中共垂死挣扎

记者:也就是说,中共主要是因为国内的统治危机重重,所以抛出核威胁论,对外恐吓民主国家,对内欺骗老百姓,以维持其统治。此前,5月4日,海外网站上刊登了中共前国防部长迟浩田在内部的一篇讲话,迟浩田的讲话在更深一层次的暴露了中共目前的处境,即将采用的战略,其中提到“只有用非常手段把美国‘清场’,才能把中国人民带领过去。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而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的问题。”朱成虎和迟浩田2人讲话都表明中共统治正处于危机之中,正在寻找出路。

辛灏年先生:是的。中共现在也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可是它不想死,要拚命维持自己的政权,就是垂死挣扎。如果中共真正地进行政治变革,走上民主之途,那它也要消亡;如果不改革,拖一天算一天,就像邓小平指示的“杀二十万,保二十年”,这条路也是死路,行不通。如果行得通的话,江泽民就不会说,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都扼杀在摇篮之中,连老百姓上访,都要逮捕、堵劫,不允许在中国大陆产生一点点动乱的苗子。因为他知道一旦动乱发生,不会再有第二个“六四”的结果,军队未必听他的指挥了。

中共既不能用改革的办法来解决自己的权力问题,而不改革也只能是死路一条。就像我们在80年代早期就说过的那样:共产党“不改革是等死,改革就是找死”。而今,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死”字已经在向他们逼近。

因此,面对重重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中共怎么办?只有找出一个比台湾更大的假想的敌人,然后利用这个假想的敌人,既遏制国内人民对它的必然性反叛,又威胁台湾不要乱说乱动。然后在这个大的前提下,再来勾引统战那个糊里糊涂的台湾国民党,利用台湾国民党在台湾和民进党的争权夺利,来为自己打开一扇统战的方便之门,藉以分化瓦解台湾的整体抗共势力。如此一举三得。

而在全世界以“美帝”为自己的假想敌,叫嚣中美必有一仗,也正好“投了美国所好”。因为美国一些不懂中共的专家学者和它的一些政界人士,早就把中共当成假想敌了。一个猴子本来不是什么很厉害的东西,可是你把它当成熊、当成虎来对待,它就干脆将自己扮成虎、扮成熊,“顺着你给他的杆子往上爬”,反过来吓唬你。

美国宣扬“中国威胁论”是在前苏联垮台、中共改革开放略有经济成效之后。一些美国人开始把中共当成了“假想敌”,因而,才有中国威胁论的提出。但过去中共是不承认所谓“中国威胁论”的。所以,他才一再地要把自己打扮成所谓的“和平崛起”。

可是到了现在这个关口上,中共干脆将计就计,不仅接受了中国威胁论,而且还当真要大大地威胁起美国甚至是全世界来了,好让全世界都感到,中共确实已经成为对我们整个西方民主世界的威胁。它知道,这样一来,西方就会害怕它,台湾自然更会害怕它,最后,等到全世界都对它感到害怕的时候,它就不害怕中国的人民了,它就会认为,中国人民不敢造他的反了!这无疑将有利于解决他自己的政权危机,对维护他的专制统治有利。

特别是在台湾,有一股政治力量,一向对美国有所指望,认为中共打台湾的时候,美国会支持它。但如果连美国都被中共威胁怕了,就会使台湾那些指望美国来保护它的政治势力感到没有希望──因为,中共连美国都不怕了,你还能够指望美国来保护台湾吗?

亲共的国民党上层人士和他们所代表的台湾政治势力认为:中共是不会垮的,中共是有力量的,中共的改革开放是成功的,中共如果能够支持我们的话,我们就能够在台湾夺取到权力。而等到我们夺取了权力后,我们就进一步跟中共搞好关系,将来台湾就不再有危险了。而台湾没有危险,又是我们“联共的成果”,台湾的民进党就不可能在选战中战胜我们,我们就可以再一次走向长期执政的美好未来……其实,他们做的只是一场梦罢了。中共对内部发出的文件,已经把他们的梦揭破了,打碎了,可他们还在这番甜梦里面晕乎晕乎的呢!虽然台湾的亲共势力现在是病疾乱投医,甚至投到了中共那儿,但最后的结果,毫无疑问是和中共一起灭亡。

但是,今天如果中共能够利用美国这个假想敌,既能欺骗西方,又能恐吓台湾,特别是能够欺骗那些不知不觉地把爱中国变成了爱中共的华侨们,那么,中共对外的统战是能够成功的。但是有一点它做不到,它欺骗不了大陆老百姓。因为大陆老百姓可是把它看得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世界警惕:中共灭亡前的疯狂

记者:朱成虎的言论是否使全世界更加认清中共所谓和平崛起的谎言不攻自破,从而引起世界的警觉呢?

辛灏年先生:对。千万不要小视中共在灭亡前的疯狂。因为中共是一个靠阴谋、欺骗、杀戮起家的专制政党、流氓政党,它有一个普遍的心态,也是它们传承下来的心态。这个心态就是:江山是我打的,就必须我坐,你要想拿我的江山,你也得付出人命,你也必须流血,甚至比我流得还多。这不是猜测,中共领导人类似的话说得太多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朱成虎的讲话表达了中共在灭亡前有可能逞凶发狂,就是“我要死了,也不想让你活”!这一点,全世界都不能放松警惕,特别是台湾人民不能放松警惕。这一点非常重要。

记者:难道中共不知道这件事情揭开了它的真实面目,给外部世界带来的巨大冲击,无形当中会给它自己企图崛起增加不必要的成本?

辛灏年先生:中共现在自己接受中国威胁论,并且有阴谋有策划的让它的一个将军来放它的威胁的言辞,以恐吓台湾、威胁全世界,挑战今天世界上最自由、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它之所以这样做,也是要看你下一步的反应,如果美国在这个时候,就马上和台湾的政府有更紧密的合作,并且表示要更进一步支持台湾,这里面虽有正面的意义,却也会出现负面的意义。正面的意义你刚才讲了,引起世界警惕,使得美国朝野、台湾朝野那一些脑袋清楚的人开始发现,中共的和平崛起是假的,中共有一天如果真的崛起了,它绝对不是和平崛起,而将是暴力崛起。

但从另一方面讲,这种作法的本身又给了中共一个口实,它说:你们看, “美帝”是我们的敌人,中美一仗必不可少,我们没有说错。然后就说:美国就是要支持台湾独立,就是要分裂我们中国,这反过来又证明它的宣传是对的。它甚至会为此而大肆宣扬。以至宣扬得连大陆都会有一些不明白人──比如少不更事的愤青们会相信它。至于台湾和海外,有的是那些糊涂的西方政治家、特别是那些糊涂到顶的台湾政治家们会相信它,就不说在台湾已经成了气候的亲共势力了。它是会有市场的。

也就是说,中共发出的对美国和西方世界的叫嚣,如果使美国出现了上述反应,对中共来说,便是“正中下怀”。他会说:看看,我没有说错吧,美帝是永远都要以中国人民为敌的,是永远也不想中国统一的,美帝现在已经更加加紧了对台湾独立的支持,加紧了分裂中国的进程。

如果美国一方面在中共的威胁中接受了教训,开始了一定的设想和部署,可是另外一方面又更加给了中共一个借口,这个借口不仅有利于中共在中国大陆进行一种欺骗宣传,而且对台湾的欺骗宣传会达到更加积极的作用,甚至对海外许多国家的华人同样会产生有效的欺骗。海外有许多华侨觉得中国敢打美国,便会觉得自己很有面子──他们只想中国统一,却不管大陆老百姓还在如何受苦。他们只想看到一个统一的强大的中国,而不管他的故国还是不是一个专制的和黑暗的中国。他们要的是自己的面子,却不管中国的里子。海外华人的这种感情,我们当然理解,却也甚感悲哀。

所以,倘使美国要用进一步支持台独来反制中共,就会给中共一个更有利的借口,这不仅对中国人民不利,而且也对美国包括台湾更不利。

记者:也就是说,朱成虎核威胁论后,引起的美国和全球的舆论及震动,也是中共所想要的效果。

辛灏年先生:是的。就像反分裂法一样,在海外特别是在台湾所引发的各种形式的反抗和示威,就正是中共它所需要的。因为这种反应的本身就表明了它这个行为刺激了海外、刺激了台湾,刺激了许许多多糊里糊涂的人。因为,这些人从反面站出来,表面上是在反对它,但实际上却是承认了它的威胁。

台湾朋友,台湾政界,特别是当代的台湾国民党,他们对什么叫专制,什么叫共产党的专制,什么叫共产专制统治的手段和方式,缺少起码的想像力。如果不缺少起码的想像力,共产党就不会老是得手。包括美国政府在内,在跟共产党的交往当中,总是吃亏,其原因,都是因为在已经建成的和平民主的轨道上走向成功的一批又一批民主政治家,他们没有经过风雨,特别是没有经过共产党血腥残酷的斗争。共产党是靠阴谋和杀戮起家的,它既会玩阴谋,也敢玩阴谋;它既敢杀人,更不在乎杀人。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是它的对手?一个水平再高、按规矩踢球的球队,和一个水平很低但不按规矩踢球的球队,进行比赛,赢的,一定是那个不按规矩踢球的球队,何况这个球队还敢打人、甚至杀人呢!

但是,中共的这种手段固然厉害,但再厉害,毕竟是已经走向了它就要死亡的最后阶段。所以我们一定要清楚,它这是垂死挣扎。它把1945年前后对美国所使用过的方式,对国民党所使用过的这些招数全部拿出来了!它以为会管用,但是时过境迁,中国大陆的老百姓醒悟过来了,这是最最重要的。

解体中共 全球根本之计

记者:这个过程,也是让人们看清中共真实面目的机会。美国做了军事力量的报告,也开始提防,是否有可能将反恐战略中心转移到中国?是否促使美国更倾向支持民主台湾,来抗衡专制的中国大陆,美台以及日本形成准军事联盟,共同维护台海、亚太及全世界的稳定与和平?

辛灏年先生:全球结成反恐联盟,一致对付中共,是很难实现的。因为中国是一个市场,邓小平早就讲过:中国是块肥肉,你不来,自有人来。当年的慈僖太后所说的:量中华之物力,接与国之欢心。他们说的都是一个意思。只是前者说得文雅,后者说得粗俗罢了。

许多民主国家都有许许多多经济利益和其它利益,只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国家利益看得太重,它们才不可能齐心围堵中共政权,甚至反过来还会给中共对内的专制统治输血、给它的威胁增加影响。而且如果这样做,对中共来讲,就又起到了一种挑起他“敢与天下人为敌”的那么一种强盗心态。为什么呢?因为共产党不在乎有敌人,有敌人它才能存在。何况这个敌人不会真打它,不会真敢打它,不会把导弹、原子弹首先放到中国土地上,所以在内心里面,它是根本不怕的。

在中共和民主社会较量的过程当中,民主社会老是吃亏,那是因为第一掌推出去的一定是专制的掌,而不是民主的掌。民主国家克守一个基本的民主理念,一个基本的人权观念,在一定范围内和一定条件之下,不太可能首先发动侵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中共就占了上风;因为它敢,它根本没有顾忌。

而且中共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它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不好,“六四”杀人遭到全世界的攻击和反对,15年过去了,反对它的人都跟它私下握手,互通有无了。它不在乎,因为它是个流氓,而流氓的最大特点,就是什么都做得出来,软的硬的都做得出来。它该狠的时候,比谁都狠。它该软的时候,又会做出种种亲切的模样来。朱成虎威胁美国的话音未落,马上胡锦涛又要到美国来勾勾搭搭了──美国又要大肆欢迎他,华侨又要大肆欢呼他了。

在胡锦涛加紧跟美国作对的时候,又装起一副笑脸来面对台湾的泛蓝势力,面对海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而这些东西都在相当程度上欺骗了很多台湾和国际的善良人士。

所以,这些都是“治表不治本“,都是行不通的方法,或者顶多是暂时有点效用的方法。问题是在必须解体中共。全世界都要认识到:只要有一个集权专制统治的中共北京政权存在,就不仅是台湾的不安宁,不仅是美国的不安宁,不仅是全世界民主社会的不安宁,它特别是中国大陆人民永不得安宁的祸根。

只有一个办法: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真心地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只要今天的中国一天不能够真正走向民主化,“假中国威胁”就会变成“真中国威胁”。而台湾的亲共势力就会和中共捆绑在一起,仅仅为了自身的权力和利益,就敢置两岸人民的根本利益于不顾,祸害两岸人民,直至祸害整个中华民族。

只有世界民主各国都能够来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帮助和支持大陆人民解决中共北京专制统治,才会给海峡两岸、给全世界带来真正和平民主发展的新环境和好环境。

如果各国政府、各国政要、各国政党没有这番心思的话,只想“大洞小补,小洞不补”,共产党来这一招,我就过去那一招,甚至以支持台独、疆独、藏独来分裂中国,控制中国,“以邪制邪”,那就会因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起码民族感情,而遭遇到中国人民的反对,从而再一次被中共所利用。那么,中国威胁论不仅会持续发酵,而且西方更只会败在共产党惯使的的阴阳两谋手中。

一些人只看到枝枝叶叶,没看到根本问题。根本问题就在于解决共产党的专制统治问题。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有200来个国家都变成了民主国家后,为什么东方还有这么一个古老悠久的大国依然在共产专制统治之下,这不仅仅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羞耻,而且是全世界人民的羞耻,是人类和地球的羞耻。

必须集中力量支持大陆的民主化进程,解决共产党这个专制政权,等到中共专制政权垮掉了,专制统治灭亡了,中国大陆也开始走向了民主,那个时候,海峡两岸才可能真正走向和平发展,中国威胁论才能够荡然无存,中国自然会成为世界民主阵营的一部分,和世界个各民主国家一起,成为为这个世界和平民主安宁而建设的一员。这才是根本之计。(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8-03 3: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