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友酬唱集萃(之1)

东海一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2日讯】触网以来,除议政反共、忧天骂鬼、大放厥词外,偶尔也扔下几首小诗。感谢网界文朋诗友厚爱,常跟贴褒之贬之,或次韵赠之和之。难免挂一漏万,但凡见到了,都会认真拜读,收芷留念。网上诗林高手辈出,不少和作,艺术性思想性均青出于蓝,令人敬佩。对此友情诗谊,老枭十分感动也十分珍惜,兹特选萃部分酬唱佳作为《网友酬唱集萃》,供《民主通讯》集中发表。
                │
              东海一枭 顿首 2005.9.5

     ◆云中神龙:东海有老枭
     东海有老枭,遗世而独立。
     一鸣倾诗城,再鸣倾网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枭鸣难再得。

     ◆绿人树:和老枭
     ◇其一
     开天万事长浮泪,不尽心残与雪冬。
     碧水悠悠冰覆志,苍山挈挈雨迎风。
     孤吟野径扶枝泪,更醉寒桥落叶空。
     玉宇花鸣飞燕闹,千丘日影路新红。
     ◇其二
     意随轻雪舞寒宵,梦与梅花一步遥。
     折卖无声惊闹市,情痴有泪恨孤桥。
     秦唐汉宋明清月,曲赋诗词醉唱骄。
     夜静临屏吟归处,笑度新年竟绝刁。

     ◆燕赵狂徒:试和两首,望东海先生拨冗指点
     ◇其一
     浮生辗转似飘蓬,萧索重逢一岁冬
     星汉曾经朝北斗,梅花犹自笑西风
     诗书万卷人何益,代表三番气正雄
     官吏不知黎庶苦,争夸今日太阳红
     【注】星汉曾经朝北斗──”天上的群星永远
        朝北斗,地上的葵花永远向太阳”,可
        能我这个岁数的人知道这两句歌的不算
        太多。
     ◇其二
     高天霜气锁深宵,咫尺京华万里遥
     权力能悬千尺幕,文章才破几层牢
     忍于岁末投诗笔,怒向刀头看血潮
     何事堂坛巢燕雀,空劳悲悯唱离骚

     ◆稻田蛙:俺就枭爷的韵和一个
     秦皇汉武成枯草,默任萧萧又一冬。
     敢许汨江问天地,不忧阮驾恸秋风。
     夜拔霜剑拨明灭,日洗沉戟辨雌雄。
     愿把残阳鲜血色,换来一片朝霞红。

     ◆五岳散人:感怀(用老枭韵)
     斗牛剑气冲碧空,鹿鼎之间各不容。
     自有英雄草昧起,未闻儒者传檀弓。
     雪泥鸿爪留何迹,终南捷径隐士踪。
     惯着葛衣过晓渡,紫霞烟雨入帘中。
     ◇和枭一
     久仰枭雄网上逢,岁月无情何怨冬。
     屏前汝我诗文见,横萧吹奏碧桃红。
     曾说日行八万里,宝剑未老振雄风。
     他朝相聚中投上,幸承教诲乐无穷。

     ◆诗与刀:再叠前韵和枭兄
     百感江山一痛何,年华如血又经过。
     蓬篙霸道前途黯,魑魅横行小鬼多。
     我自仓皇迷失路,君应慷慨放声歌。
     乾坤只手今安在?倒蘸天河为洗河!
     ◇又和一首
     无端又起冲冠怒,何处江山有自由?
     暖暖笙歌飘大厦,潇潇暮雨过寒秋。
     须知宝剑锋芒在,可信书生侠气求?
     壮志消磨磨不尽,勤将热血话从头。

     ◆佚名:遥问东海一枭
     凛然天外望,谁足与酬唱?
     东海一枭雄,西陲孤客怆。
     阴阳怜盛衰,清浊激沧浪。
     煮酒自堪论,当仁吾不让!

     ◆诗与刀:和枭兄
     何处身藏匿?
     感秋风、清清冷冷,红红黑黑。
     总是大言谁说病?病眼含情脉脉。
     谈笑处、高歌无疾。
     三代而来多盛世,料小民刁横都成贼。
     鬼灯转,暗如漆。
     相逢道路应岑寂。
     忍恭听、遍街旋律,已然强国。
     起舞红楼声激越,道是寻常熟客。
     聚多少、千秋鬼物。
     长叹一声天下事,算人间难展高飞翼。
     夕阳落,驴一匹。

     ◆诗与刀:枭兄,急就和兄,难消胸中块垒
     厮声怒吼又如何?日日浮生别样过。
     祖国沉沦谁感兴?江山忧患恨嫌多。
     一天风雨人无泪,满座乌纱鬼唱歌。
     酒肉朱门随处是,文章粉墨饰云河。

     ◆凉亭主人:联语(内契老枭夫妇名)
     樟脑强心堪取法
     玉章正气不嫌多

     ◆诗与刀:向枭兄致意
     高处从来多寂寞,天涯望断与谁言?
     胸中块垒杯中酒,遍地荆榛掩断垣。

     ◆学飞:留将枭气捣泥丸
     迂世善真且蹒跚,文心如织遂玉盘。
     天地灵舆无错置,人间圣缔惜才磐。
     莫让痴狂废真舍,留将枭气捣泥丸。
     良禽择木知尚妥,无着傲骨忖心寒。
     先贤遗学可研参,道象物宜无底潭。
     灵缘性汇见真致,禅因相法尚仁憨。
     凡嚣幻象随轮舆,世利障炽偎神龛。
     事事同形千万理,俗因风化请细勘。
     真命瑞身弱无冠,且随惬意胡乱弹。
     拯世有枢时未与,济道无弼慕披肝。
     湍心遂文俗无解,枯腹搜词涩也酸。
     无奈聊做痴网客,四顾环宇思漫漫。

     ◆江南悲情人:读东海一枭某书有感
     人道老枭狂且颠,我从狂处识辛酸。
     拼将一醉成痴语,肯似半疯酬故园。
     思想总愚刍狗易,兴亡偏是匹夫难。
     斑斑墨渍新亭泪,读到中宵字字寒。
     【注】半疯者,章太炎也。

     ◆稻田蛙:俺再谈谈印象凑个律句
     偶至榕坛上,东君正纵横。
     远渊接北海,狂旷比南宫。
     文乱江山色,歌悲义烈风。
     堪宜霜雪酷,陶铸老枭雄。

     ◆诗与刀:〔沁园春〕读老枭
     昨日晴明,今朝风雨,天意难猜。
     想龙光紫气,因循误了;彘肩斗酒,岂不快哉。
     琴弄高山,车行无路,阮籍猖狂究可哀。
     吾将醉,问英雄安在?陈子昂台。
  
     此心休作沉埋。忍家国纷纷万事来?
     正轻肥几世,三年知府;四方剽掠,狼犬满街。
     付与笑谈,范公忧乐,汝有牢骚似幼孩。
     惊回梦,纵匹夫怒发,依旧阴霾。
     (2002.3.23)

     ◆清扬居士:读枭文有感
     书生意气又如何?未期蹭蹬已嗟跎。
     满腹经纶堪济世,枭雄遗恨古来多。

     ◆清扬居士:偶来和和枭老前辈
     狗苟蝇营又一年,筝筝古调对牛弹!
     且喜厮声高士和,还忧疾讳终成残。
     方展愁眉酬故友,未除块垒肯言欢?
     天涯何处桃花漫,不复凄风苦雨寒。

     ◆镜风:午夜吟成兼和萧遥先生
     孤灯长对夜茫茫,望断天河搜断肠。
     做事无成还做秀,生疖未愈又生疮。
     欲凭书剑通歧路,誓葆丹心下染缸!
     世态周旋同到底,更求妙策与君商。

     ◆panshui:〔水调歌头〕读东海一枭作品有感
     天纵一英物,东海望逍遥。
     椽笔纵横捭阖,豪气干云霄。
     虎胆评人说事,枭眼看诗阅世,笑骂涌洪涛。
     高唱惊环宇,应和尽雄豪。
     膺马列,通儒墨,诵庄骚。
     只为生民歌哭,忠愤壮蓬蒿。
     横扫官仓硕鼠,挥斥翰林鹦鹉,汗漫走狂飚。
     朽木枯株奋,万里卷春潮。

     ◆诗与刀:和韵,用东海一枭意
     唾壶击碎正嚣张,慷慨豪情可定邦。
     怒指群贪居显位,狠抓老鼠进官仓。
     瘦身多傲嶙峋骨,秃笔不书锦绣章。
     天意何当生野火,从头治国似烹汤。

     ◆诗与刀:枭兄新年猛志固常在!
     年年俯仰又何从?苦雨连绵过冷冬。
     今日有人还滴泪,明朝闹市仍春风。
     鼓盆歌彻非豪俊,拔剑茫然也英雄。
     记得刑天干戚舞,千年猛志笑酡红。

     ◆镜风:和枭
     ◇伤情
     昏灯摇曳竟如何?多少光阴醉里过。
     玉镜每怜双靥浅,红笺已损半生多。
     霏霏玉雪击肿脸,凛凛天风作浩歌。
     欲问谁人同夜咏,年年只影对星河。
     ◇骂世
     世事逐波曾几何,惯将”智略”等闲过:
     杀鸡不见效尤少,除莠时闻抗体多。
     国有蠹虫遗秽迹,剑无磨处哭长歌。
     今夕犹梦擎天手,滚滚风烟照史河。
     ◇参禅
     虚空七尺恋而何?励志更从当下过。
     卷底沉思魂梦浅,枕边对镜话头多。
     锥心猛进圆通义,见性时闻天籁歌。
     究境原非生死意,坐拥风雪下禅河。

     ◆flarecindy:三十有感──赠东海一枭兄
     不惑之年梦已空,忆君当日话黄龙。
     三十功名尘土事,笑谈渴饮豪情语。
     人生能得几回搏,浮生过半叹蹉跎。
     忠心未必能报国,丹心失辉映汗青?
     千古人生多憾事,书生提笔不拔剑。
     旦旦宝剑匣中鸣,欲指苍茫主沉浮。

──原载《民主通讯》(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9-12 11: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