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T】与中共做生意和人权问题

Man-Yan Ng

人气 17
标签:

【大纪元9月13日讯】(英文大纪元9月5日专题报导,记者张慧美编译)以下是Man-Yan Ng先生的演讲内容,Ng先生是瑞典斯德哥尔摩一家跨国科技集团的副总裁。这次研讨会的主题为“中共与人权”。

研讨会的发起人包括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大纪元时报、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及国际人权协会。

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两件事-与中共做生意及中国人权呢?多么不寻常的一种组合啊!大部分的生意人不会考虑人权,但现在是考虑它的时候了,很简单,因为现在发生在中国的事对民主自由国家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事实上,是对全人类的挑战。为什么?中国几乎可以说是全世界经济迅速成长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也是违反人权最严重的国家,这倒是一个新组合。过去二十多年以来,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共产国家的独裁者在经济成长上做出一些实质改变,他们违反人权的事实却不是什么新闻,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对我们的未来有强大的冲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值得花一些时间来讨论的原因了。

我不想说太多关于中国经济是如何成长的,我的意思是说很多人都已经在媒体上读过很多报导了,就连瑞典的媒体也是。许多瑞典的跨国企业(我也在其中一家工作),很多其他欧洲与西方跨国企业都与中国做生意,媒体报导他们很有潜力,但这些是真的吗?也许他们太夸大不实了。中国的经济的确有成长,在过去20年间,中国国内生产总额的成长率在6%至10%之间,当然,别忘了他们是从一个非常低的水平开始的。除了这些成长率之外,现在中国的国内生产总额还只是美国的八分之一,约为印度的两倍,是日本的三分之一。至于每人每年平均国民所得,平均一个美国人的所得是一个中国人的35倍以上,然而,20年前的巨大差距已有缩减。

不幸的是,中共利用这些新创造出来的财富,更变本加厉地做出违反人权的事,他们利用中国人民努力工作赚来的钱购买很多高科技工具,使违反人权的情况更加地复杂,而且绝对没有减少。

我的一些商业界的朋友告诉我:“我认为中国变好了。中国共产党不再是一个共产党。”

我问:“为什么?”

他们说:“你看,中共现在甚至接受资本主义者成为党员。”

我说:“对,但它们的本质在这场争权夺利的游戏之中并没有改变。的确,在五、六十年代,在它们夺取政权之后,杀了很多资本主义者,囚禁了许多资本主义者,把资本主义者的钱拿走,也拿走那些在这场迫害中幸存下来,却不敢说任何共产党不喜欢听的话的那些人的钱。”

“他们为什么在现在却接受资本主义者入党?”

我说:“我们朋友啊,这是不一样的资本主义。五十年代的资本主义从不相信共产党的话,就像我的祖父,他从来都不信。他们是受过教育,而且认同中国老祖宗智慧的人。然而,今天的资本主义者大部分都是中共领导的亲朋好友,有时候连中共领导本身也是个资本主义者,只不过他们没有用自己的名字拥有资产,这也就是为什么它们现在愿意接受资本主义者入党的原因,中共的本质从未改变,为什么?因为它们的原则与五十年代人们的想法不同,那个时候人们认为它们要创造一个无产阶级的社会以达到公平,现在却不是。”

它们真实的本质是用结果决定采取何种手段,而且一直都是一致的,所以,结果是什么?它们的目的是什么?它们要什么?它们要的是权力!它们要获得权力,增强权力,维持权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它们会采取任何手段,真的是任何手段都干得出来。五十年以前,它们用杀人和囚禁资本主义者的方式,现在它们采取与资本主义者结盟的办法,对中共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要告诉各位更多有关中国的人权问题,但我想现在没有必要了,因为在我之前已经有那么多位杰出的演讲者都说了,你们已经知道了大部分。可能有人会说:“喔,但你是受到宣传的影响,也许事实不是这样?”

嗯,我告诉大家,没有人比中共更会搞宣传,你可能会说是某些不喜欢中共的人搞出来的宣传,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私人的故事。我是一个生意人,我在一家跨国企业的行销部担任副总裁的工作,我以前的部分工作就是到中国去出差,我是说“以前”,因为我现在再也去不了,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整个故事的大半了。

我在很久以前就与中国做生意,那个时候我的角色是一名西方科技专家、一个生意人、经理、副总裁,不管是什么,共产党用友谊之名做为手段,我当然也受到很多欢迎,它们用尽各种方式巴结我,很多与我见面的“生意”伙伴,实际上都是共产党的干部,他们甚至替国家安全部门及所谓的统战部工作,中共统战部的目的是要巴结在中国之外的人,以便在未来加以利用,所以它们认为将来可以利用我。我懂得一些高科技,我有国际贸易经验,而且他们也许可以藉由我的帮助,与我的公司建立更好的关系,不管是什么理由,我非常受到欢迎。不管我到哪里,它们都准备了红地毯,大型豪华轿车等等。

然后,大约在六、七年以前,我开始对人权问题产生兴趣,因为我目睹太多违反人权的事发生,尤其是在中国。我开始对保卫人权非常专心致志,我到联合国及欧洲议会等地的人权会议上演讲。

2002年是我最后一次到中国出差。一天晚上十二点十五分,有人打电话到我的房间,那时我住在北京喜来登酒店。我就长话短说,有三个来自中国国安局的人要与我谈话,他们讲了很久,但主要就是告诉我:“你从事了很多反中国的活动。”

他们指的反中国活动就是我为了维护人权所做出的一些行动,他们像黑手党一般地告诉我:“如果你不停止,我们就毁了你的生意,你会有数不清的麻烦。”然后他们又装出笑脸说:“如果你肯合作,我们可以确保你在中国的生意不会有人来和你竞争。”

这不是什么宣传,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有人可能会说:“嗯,我是个生意人,我不在乎人权,我只想要赚钱而已。”

然而,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因为一个好的生意人应该要把眼光放远,尤其是那些身处于大型跨国企业的人,都想让自己的生意扩大规模并保持长期稳定性。今天你签下一纸合约,与一个中国伙伴建立了一个长达十年的商业关系,所以,你会想知道你的中国伙伴是否可靠,现在,要扩展或甚至保证一门可靠的生意之要素是什么?这些要素并不是特别为中国订制的,为了获得可靠的生意,至少需要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一个是运作良好的法律制度,像我旁边这位律师彼得就非常了解,中国的法律制度根本就是个笑话,中国的法庭也不像个法庭。瑞典的罗尔.瓦伦堡研究所(Raoul Wallenberg Institute)、德国的Chancellor Schröder,他们花了好几百万纳税人的钱,帮助中国建立法律系统,所以现在中国的法官才会穿着得体,他们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法官的样子,法院大厅是新粉刷完成的、新的法律被制定,新的法律书籍正在出版等等,然而,基本的问题却没有解决。

你只需问一个问题:中国的法庭是否独立于政府之外,独立于党以外?

不是。当一个中共官员告诉你有关他们的法律系统时,他会告诉你说他们有地方法院、省级高等法院、最高法院,他们有法律等等,但是,他们不会告诉你最后一步,就是:中国共产党凌驾于这些系统之上。党内领导只要打一通电话,就可以决定法院判决的内容,不是由法官决定,也不是陪审团。

在一个法律制度不健全的国家,要怎样做生意才会安全呢?

就算它有一个健全的法律制度,一个安全可靠的商业环境之外,还需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像聂教授所谈到的信念。信念是相互信任的基础,你如何能与不信任的人做生意呢?现在,我为什么说你不能信任中国伙伴?中国人并不是天生就不诚实!不是的。问题在于这么多的中国人现在都成为这种制度下的牺牲品,用结果决定采取何种手段。有很大比例的中国商人都是这样想的,只要可以赚到钱,就会不择手段,根本没有商业道德,没有商业伦理。为什么?事实上,中国传统文化一直都是重视伦理道德的,不论是否遵循儒家思想或佛家思想或道家思想,他们都有相对高的伦理道德内涵,你才能与这种人做生意,才会感到安全,你才会睡得安稳。

中共自从1949年夺取政权以来,它们就有系统地毁灭所有的宗教、信仰团体,这绝非偶然,我不用讲太多细节,聂教授已经都谈过了。

今天可能有一些人会说:“喔,可是中共已经进步了,因为上次我去上海和北京的时候,我去了很多寺庙,看到很多观光客。”

我告诉大家,中共只是把那些寺庙粉刷一番,那些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没有完全被毁掉的。为什么?它们要欺骗全世界,它们要向外人展现它们重视宗教自由,这样可以有更多观光收入,如果没有一些粉刷漂亮的寺庙,很多观光客可能就不会来。

那些真正坚持信仰走正道的人都被迫害,像聂教授谈到的那些地下教会的基督徒,教堂不能被公开,这真是令人感到难过。几年以前,一些从香港来的中国人试着运送三万本原版圣经至中国,他们被判刑并被关押,只因为运送大量的圣经就成了罪犯!在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里,道德伦理几乎沦丧,这样你又该如何信任中国的商业伙伴呢?也许在他们的宣传里有提到,但那并不能代表什么,所以,到中国投资有多安全?

时间过得真快,让我来做一个总结。我给瑞典商业界的忠告是什么?嗯,首先,当你到中国投资时,要非常非常小心,因为一个付款期限长达十年的长期投资有很大的风险-我无法也不会保证任何事,因为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大家都知道《九评共产党》一书已出版,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大家都在谈论“九评”,我自认为我很了解中共,但这本书对我很有启发。千万不要小看这本“九评”,我透过一些关系知道“九评”在整个中国已经掀起了一波很大的回响,当然是不公开的。大家都知道,一个社会真正的改变,源自于人民思想的转变,我个人认为“九评”能在中国大陆流传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为只有改变人们的思想,当人们真正了解到社会上的问题是什么、中共有多邪恶时,这样社会才能朝着正面的目标改变。当社会经由客观的讯息和善意的新知而朝向好的方面改变,就能够尽可能地发展出平和的改变过程。我们不要中国和中国人民再一次遭受到灾难的痛苦,或是再看到另一次文化大革命的发生,“九评”不会带来革命,他会给人民的思想带来持久、实质上的改变,最后使得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身为一个生意人,我建议大家加入这股潮流,当你和中国做生意时,利用机会提醒中国人民他们也有人权,让他们知道能够拥有获得资讯的自由、新闻自由对他们及对中国的未来会是一件多么好的事,要支持像新唐人电视台这样拥护言论自由的好的电视频道,就如同郭女士刚才说的一样,新唐人是非常棒的。

大家知道吗?新唐人电视台是第一个成功将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迫害法轮功及未遭受到中共封锁的新闻送进中国的电视台,实在是太棒了,一名聪明的生意人应该要支持它,为什么?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离解体就不远了,与中国做可靠的生意代表“我要在中共结束之后继续与中国保持良好生意关系。”

千万不要相信中共说自己很强大、很稳定的宣传。中国人有一句谚语叫:“人算不如天算。”天象的变化是由神操控的,不是人可以决定的。如果老天爷不同意人的所做所为,那么人做什么都不会成,我可以向大家保证。

1989年在柏林围墙倒塌之前不久,我与德国朋友们交谈,他们都说他们在这一生中都不可能见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改变,然后,过了几个礼拜,他们都感到很讶异。所以,准备好接受下一个惊喜吧!但不会像德国模式一样的,会是另一种方式。等中共结束之后,大家就可以在潜在的市场里与中国做真正可靠、繁荣的生意。

Man-Yan Ng先生目前是一家跨国科技集团行销部的副总裁,他在中国市场有25年以上的经验,也是关于中国贸易策略座谈会上著名的演讲者,他从另一角度深入观察,对于与中共做生意和一般中国社会现象有精辟独到的见解。

尽管行程安排得非常紧凑,他一直致力于维护中国人以及世界各国生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民的人权,同时他也是国际人权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的成员,国际人权协会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在欧洲议会和联合国都有观察员身份,网址为http://www.ishr.org/ .

英文原文网址:http://theepochtimes.com/news/5-9-5/31976.html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台政院准陈菊请辞 陈菊:感谢谢揆充分了解
公平会表示╱违反公平法 巅峰罚百万
文雄:马田总理的贸易
与夹道欢迎者接触后有感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