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憨豆:我为什么玩石?

憨豆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5日讯】我为什么玩石?

月光如水夜风轻,侧耳如闻细语声。
纵使海枯天地合,真情不老两情人。
——老枭诗:题奇石《情丝》

看了这首情意缠绵委婉动听的情诗,老憨深深感动了,对雄性老枭柔情万种大加赞赏。奇才就是奇才也,睹石思情,情感铸诗,诗石交融,珠联璧合,诗不感人死不休。

都说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老枭却是枭气十足,柔婉轻吟,连写情诗也在温情脉脉中透出一股阳刚之气、豪迈激情。老憨不胜感慨:爱情这玩意,最能撩拨人心,夺人魂魄, 千古吟唱不绝,只要人类还在繁衍生息,爱情便是永恒的主题。老憨不禁想起有一回寒夜漫漫,孤枕难眠,愁思难解,半夜爬将起来一挥而就《想你的时候》,情真意切,愁肠百结,婉转哀怨,让了解熟悉老憨的朋友大吃一惊:想不到大老粗硬汉也有掉泪的时候,真是情到深处人孤独,屠夫也能变文豪啊。

老憨近年来像着了魔似的,旁若无人的捣鼓大大小小形形色色嶙峋怪异的石头,一口气写了一百多篇奇石散文,在本地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上发了大量关于玩石的散文,颇有影响,令人大惑不解:莫非老憨不想宰猪改行当作家?难道老憨要开本市第一家石头铺面?不时有人神秘兮兮的问:你为什么玩石?玩石有什么好玩?嘿嘿,倒像是记者采访提问,又像上课时老师叫学生站起来回答问题。老憨从来都是无厘头莞尔一笑:反正就是觉得好玩呗,喜欢石头需要理由吗?其实老憨心里最清楚,为什么玩石?不是闲心、闲空、闲钱、闲地、贤妻,也不是搞第二职业捞外快,老憨玩石,缘于东海一枭珍藏的奇石《悄悄话》,也叫《永恒》,老作家王云高改名《情丝》,老憨粗人俗语称《老夫老妻》或《唠嗑》。

老憨在《玩石头不玩职衔》说过,俺老憨佩服枭先生奇人、奇事、奇才、奇情、奇文。一日,老憨百忙中放下杀猪刀,一路飙车追星,到南宁市老枭家里作客,看到他家摆满了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奇石,非常有趣好玩。在他的书房,俺印象最深的有三样东东:满屋子的书(据说大部分已经运回杭州了,我的天!)、早期低档的电脑液晶显示器(比不上新一代液晶显示器),还有就是置于案头的一块奇石。该石跟人脑袋般大小,质地细密坚硬,石型规则,天然底座,非常平稳,最绝的是石头的正面有一男一女浮雕图案,几乎占满了石头整个正面,两个人物所占画面比例非常恰当合理,天造地设,鬼斧神工,就是人工都雕刻不出如此比例逼真的人物图像。正如老枭说:“画面上一对中年男女促膝而谈,男光头,呈憨厚状,女披头巾,显纯朴态,似漫画中人物。”老枭介绍说是他大年初七冒雪亲自到贵州乌江德江县河段采来的,过程曲折,故事动人,历尽千辛万苦,饱尝酸甜苦辣,犹显珍贵。连一向忙于家务极少动笔的枭婆也写了一篇感人肺腑的散文《心情》“……好一幅携手走过沧桑岁月的中年夫妇的生活写真。那份情韵,那份神思,不正是远古的一对夫唱妇随的恩爱夫妻吗?”其实也是老枭夫妇的真实写照,两人风风雨雨携手从海南走到南宁,创家立业,相濡以沫,同甘共苦。

记得枭婆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老枭的评语:做他的职员是幸运,做他的朋友是快乐,不过,干万别做他的太太。枭婆幽了一默,露了一手,夫妻感情融洽真挚慕杀旁人,幸福之情溢于言表。此时此刻,俺老憨平生第一次被一块石头的图案深深吸引了,好一对恩爱夫妻的逼真形象,恍惚间似乎听到他们在唠嗑拉家常。老憨脑子突然一片空白,头晕目眩,声音哽塞,差点失态。老枭哪里晓得,老憨当时刚刚离婚不久,还没有从不幸婚姻的阴影中解脱,几年来相亲相爱的夫妻、一心一意打造的安乐窝在完全没有思想准备时突然间土崩瓦解,让老憨悲痛欲绝,茫然失措,难以面对。看到老枭的夫妻奇石,一下子勾起了老憨不堪回首的往事,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涌上心头,也曾海誓山盟,也曾如胶似漆,也曾幸福甜蜜,但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一切落花流水,怎不叫人愁肠寸断,懮伤郁结?眼前这块历经千千万万年乌江河水冲刷的奇石,叫人浮想联翩,心潮起伏,思绪难平!像老憨这样情路坎坷、阅历丰富的人对该石有一种特别感情,真真切切体会到真情不易,知音难寻,请看白草屋主最近和老枭奇石诗:

金钱利禄等闲轻,贫贱夫妻重晚情。
弄玉吹箫招凤去,何如对榻话卿卿。

也就在老枭家,当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原来玩石也能寄情,玩石最能励志,何不像老枭一样做高雅有趣之人?

过后不久,江边河滩上就多了个觅石者,而且特别喜欢采集收藏有男女图案的奇石。玩石寄托了老憨太多对美满婚姻美好生活的憧憬向往,企盼今后平安健康。老憨至今生命不息,玩石不倦,烧钱不止,狂写不停,不知道是该感谢老枭呢还是该责怪老枭?

2004年11月1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9-25 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