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蛋卷小弟 代排队赚小费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8日讯】〔自由时报记者赵慧容、王钰淳╱嘉义报导〕嘉义市一名十三岁的李小弟,因为家境清寒,两年多来,以帮人排队买蛋卷方式,赚取微薄跑腿费,成为附近小有名气的蛋卷小弟,李小弟的志愿是,希望以后能成为福义轩蛋卷门市的员工。

嘉义市成功街福义轩蛋卷门市前,每天清早总有人排队等着买蛋卷,在排队的人群中,经常可以看到这名穿着国小制服、背着书包的十三岁李小弟,穿着学生制服的他,在成人队伍中显得特别突出,也令人好奇。不过,李小弟并不是自己要买蛋卷吃,也不是家人要他去买,而是专门接受附近不想早起,又想吃蛋卷民众之托,代为排队买蛋卷。

福义轩蛋卷店以生产手工蛋卷闻名,由于产量有限而采每人限量贩售方式,想吃蛋卷的人,得一早到场排队才买得到。因此每天清晨六、七点,店还未开,就有人排队等着拿号码牌,过年过节时购买人潮特别多,甚至清晨四点多就已出现人们排队等开门的情形。

排队买蛋卷,让李小弟找到赚零用钱的方式,他靠着代为排队买蛋卷,赚取小费,平时因要上学,能代买的件数不多,寒暑假或年节假日买的人多,他也不用赶着到校上课,可以接受较多人委托代买,因此,经常是清晨四点多就到场排队等着领取号码牌,拿到号码牌后,再跑到后面重新排队,一天下来,最多曾代六人买蛋卷。

代买蛋卷的小费,没有公定价格,从五元到五十元不等,一个月下来,总可赚到几百元,两年多来,他已成为附近知名的蛋卷小弟,想买蛋卷的人会找他,碰到曾托他代买的人,他也会主动问一声:“阿姨,要我买蛋卷吗?”

看着福义轩做出的蛋卷让那么多人喜爱,让他相当羡慕,加上和门市人员混熟了,于是李小弟有了志愿,希望长大之后,也可以成为福义轩蛋卷门市的员工。

由于蛋卷上午七时五十分才开始出售,可是七时四十分未到校即算迟到,李小弟如果早上帮人排队代买蛋卷就会迟到,担心老师知道后会禁止他再代买,因此总是向老师佯称睡晚了,后来老师发现实情,要他以课业为重,并指若迟到就要接受处罚,要他做选择,李小弟也心甘情愿地选择被罚当值日生,做没有小费的服务。

李小弟除以代排队买蛋卷赚取零用金,也曾捡拾废纸或宝特瓶等,到附近资源回收场变卖,邻居有时也会请他帮忙捶背、跑腿买东西,再给他一些小费奖励。小小年纪就以自己的方式,正当赚取零用钱,加上聪明嘴又甜,目前已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蛋卷小弟。

正当赚钱继母觉得不错

〔记者赵慧容、王钰淳╱嘉义报导〕蛋卷小弟从小就知道以服务来赚取小费,在同侪中相当罕见,在老师眼中,他算是块璞玉,却也担心未能好好雕琢而走偏;李小弟的中国继母则表示,因为家境不佳,他能以正当方式赚取零用金,也相当不错。

国小是人生成长求学过程中,最为纯真的年代,多数学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蛋卷李小弟打从三、四年级起,就开始以排队代买蛋卷的方式来赚取小费,小小年纪就懂得如何赚钱,虽被夸“很聪明”,但也令人心疼。

曾教过李小弟的王老师说,李小弟虽不大喜欢念书,但很机伶、好动,也善于察言观色,嘴巴又甜,又能主动帮忙,所以很得人缘,有一次中午找不到人,后来才发现他跑到幼稚园帮忙搬椅子,累了就躺在幼稚园睡着了。

王老师说,李小弟的父亲是油漆工,父母已离异,父亲再娶中国新娘,继母管得较严,生活作息时间也有规定,让他不太喜欢待在家里,后来老师规定联络簿一定要给家长签名,增加他和继母的互动。

李小弟的中国妈妈认为,小孩只要不是做坏事,帮人排队买蛋卷赚取零用金,也是一种正当的赚钱方式。

一技之长才是长久之计

〔记者王钰淳╱嘉义报导〕针对蛋卷小弟另类赚取零用金一事,身兼嘉义大学辅导学系教授的副校长王以仁认为,李小弟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肯付出劳力来赚钱是值得鼓励的,但毕竟这只是短暂的,因此,他建议李小弟能在师长的协助下,习得一技之长,才是长久之计。

此外,对于李小弟为了排队而迟到一事,王以仁认为,这只是单纯的一个现象面,无所谓对或不对,无法苛责李小弟为此荒废学业,毕竟他选择的处罚方式是为大众服务的值日生工作,这也是一种付出。

不过,他认为李小弟为了赚钱而排队,单纯只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大众,作法不够积极正面,而且只能解决李小弟的暂时性需求,尤其李小弟目前已届青春期,明年即将升上国中,这样的孩子最需要的是人生的大蓝图,应尽早找到一个生涯目标。

因此,他建议在师长协助下,能够导引李小弟去挖掘自己的兴趣,从课业以外的球类、艺术类或运动类方面习得一技之长,让李小弟从中找到未来,藉以发挥所长,才是长久之计。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