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T】宽恕的哲学

加萨走廊的夕阳,加萨走廊,位于以色列西南部,临地中海,和埃及交界的一块长形地区。1948年以色列独立建国时,领土并未包括加萨。在1967年六日战争后,以色列取得了加萨走廊和西岸的控制权。加萨走廊和西岸成为半世纪来,成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长期冲突的导火线。1993年以巴在华盛顿,签署奥斯陆协议。2005年8月17执行加萨撤离计划。 冲突不断的地区,如何看待宽恕﹖(AFP/Getty Images 2005-8-11)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6日讯】(美国圣公会Julian Gelli为英文大纪元撰写,王知涵翻译)“耶稣说过:‘要饶恕七十个七次’,所以我们必须、必须饶恕别人,”多明尼克(Dominique Walker)说道。她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黑人少年安东尼(Anthony Walker)的姊姊,安东尼在英国马西塞特郡(Merseyside)被一群少年用斧头砍死,杀害的原因很可能是种族攻击事件。然而,年轻的多明尼克真的宽恕了杀害她弟弟的凶手。

70 x 7 = 490,是非常大的数字,却不精确。但数字不是问题,夸张用法也不是重点。拉麦(Lamech)是人类的第一位谋杀者-该隐(Cain)的后代,创世记(Book of Genesis)描述拉麦曾有多重的血腥报复,他认为自己可以用粗暴报复任何攻击他的人。耶稣反击拉麦令人不愉快的自诩,新约的福音书(Gospel)中指导基督徒的宽恕必须是无止限的。

一个原则:对于多人而言,称赞别人会比自身力行来得容易。哲学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在《人性,太人性》(Human, All Too Human)的第348条格言中说:“冒犯他人然后请求宽恕的人,会比那位被冒犯了然后宽恕别人的人得到更多的赞同。第一种行为的人展现了他的力量及善意,相比之下,那位受到冒犯的人,如果他不想被人认为心肠硬,就必须宽恕别人。在这种强制性下,受到冒犯的人拥有较少的快乐。”

弗洛依德(Fred)是一位见解独到的心理学家,另一群包括蒙泰纳(Montaigne)、瑞须弗科(La Rochefoucault)及善富特(Chamfort et al)等人也是,这些人用冷酷、现实及讽刺的眼光观看人性本质-人性无止尽的缺点及情感上的自我欺骗。我想知道上段写的基督徒要修去的硬心肠是否曾经发生在尼采身上?报复并非无理性或不自然的行为,报复带来心灵的乐趣,任何一位学校男孩都可能这么做,对于不是胆小怕事的成人,报复曾冒犯他的人会带来一种胜利的感觉,几乎没有任何观点禁止报复。那么为何圣保罗(St Paul)要吩咐哥林多教会(Corinthian):“不要报复。”事实是,一个人必须宽恕,不是因为不这么做就无理性或无人性,而是因为宽恕是神的旨意,透过基督的任命才那么做。

那么那些不相信基督的人是否就没有宽恕的束缚呢?实际上,在后基督教的社会中,很多社会的、合法的及传统的压力可能诱使人们很容易表达宽恕这个字眼,然而却和宽恕的实质意义有很大的距离。

自由主义者受到神的旨意所扰,因此他们被认为反权威。然而基督的话语不应该和残暴的部落首长如穆加贝(Bobby Mugabe)或是乌兹别克的总统卡尔莫夫(Islam Karimov)的专制言论相提并论,基督的话语是改变信仰让个人重新定位的一部分。新约中有一个不寻常的字“心灵的改变(metanoia)”,总括而言是指根本的转变,真正的重生,想法及内心的改变,只有一个真正内心明白“心灵的改变(metanoiaha)”的人才可以真正地宽恕。我相信,“心灵的改变”是上帝的力量。而不是像一些人所认为基督徒是容易上当受骗的人才讲宽恕,事实上你必须真的坚强,才能宽恕别人!没有一点诱因驱使,没有渴望报复,年轻的多明尼克必然是像那样。

我的儿子林纳斯(Linus)在吃早餐时和我一同讨论宽恕,他问:“如果有一个狡猾的攻击者,他念过尼采的书,因此辩论道:‘你既然声称是一个基督徒,现在,你的救世主命令你要宽恕我。因此我可以先伤害你或你挚爱的那些人,然后要求你要服从你的上帝,立刻宽恕我。’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情况,爸爸你要如何回答他呢?”

这个傲慢的家伙!我处理他的方式会如同圣安博(St. Ambrose)对待罗马帝王狄奥多西大帝(Theodosius the Great)的方式一样-把他逐出教会。狄奥多西大帝那曾经抱怨:“大卫王是个奸夫也是个凶手,但也被上帝宽恕,为何我不能也被宽恕?”圣安博回答:“你仿效大卫王犯过的罪行,现在你要仿效他的悔改。”在福音书中(Gospels)悔改Repentance这个字就是翻译自希腊文“心灵的改变(metanoia)”。宽恕和悔改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没有悔改,就没有宽恕,而真正的悔改,就像真正的宽恕一样真实。

我的儿子又问:“猜测基督也是这样要求天父宽恕那些把祂钉在十字架上的人,任何一个真修的信徒也会同样这么做,但是那其他宗教的信徒呢?佛教徒,或者伊斯兰教徒怎么说?他们有什么实例呢?”

佛教,是怜悯心的形而上学,可以唤起佛对众生的怜悯。祂的愿望是涅槃、超脱生死,用以教导人们另一种自由的方式。另外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Muhammad)有一段在达益夫(Taif)的插曲,由波斯的历史学家塔百里(Tabari)记载下来。先知穆罕默德在多神论团体掌控的阿拉伯城市达益夫,遭受贱民的石头攻击,因此受伤。疲惫的、沮丧的、饥饿的穆罕默德设法在城市外的果园找寻庇护所,在炙热的太阳下恢复过来,一位差使为此而哭泣(Rasul:在伊斯兰教的意思是,神派遣来的差使)。知道神对不相信真主的达益夫人们的愤怒,穆罕默德于是脸朝天空说:“神,不要惩罚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您派遣来的先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可以禁止一切,就是不能禁止我爱人。也不能禁止我宽恕所有迫害我的人。
  • 两名杀害明成皇后的日本人的后代,在事件发生一百一十年之后,来到南韩谢罪。而北韩王朝明成皇后的后人义亲王的第九子李忠吉,宽恕了日本“浪人”的后人,场面极为感人。(王长伟首尔报导)
  • 在《记忆的伦理学》一书里,作者主要分析了对苦难,尤其是对人为的苦难,对恶人或邪恶势力一手造成的苦难的记忆。对犹太人,那首先就是对希特勒大屠杀的记忆。对中国人,那首先就是对半个多世纪以来共产党所犯滔天罪行的记忆。纳粹的罪恶已经成为历史,成为过去,但中共的罪恶却还没有结束,它仍然在可怕的继续。因此,深入地理解记忆与遗忘以及宽恕,对我们中国人而言格外意义重大。限于篇幅,我不可能对这本书的精邃透辟之处逐一介绍。仅仅是根据本书主题的重要以及作者切入问题的独特方式,我就可以说它是一部好书,尤其是对今天的中国人。
  • 看过一个故事,说是在美国一个市场里,有个中国妇人的摊位生意特别好,引起其他摊贩的嫉妒,大家常有意无意的把垃圾扫到她的店门口。这个中国妇人只是宽厚的笑笑,不予计较,反而把垃圾都清扫到自己的角落。旁边卖菜的墨西哥妇人观察了她好几天,忍不住问道:“大家都把垃圾扫到你这里来,你为什么不生气?”中国妇人笑着说:“在我们国家,过年的时候,都会把垃圾往家里扫,垃圾越多就代表会赚很多的钱。现在每天都有人送钱到我这里,我怎么舍得拒绝呢?你看我的生意不是越来越好吗?”从此以后,那些垃圾就不再出现了。
  • 如果说﹐出语不逊乃至口业深重﹐而有些被评论乃至攻击者自身确有“可圈可点”之处﹐娱乐圈之孽海花可谓不鲜见。近日﹐由黄圣依、宋祖德、王纳文主演的影片《天堂的眼睛》顺利关机﹐出品人兼男主角宋祖德乘着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东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原定出席的黄圣依始终没有现身,宋祖德说﹐“她在横店拍《功夫状元》,周星驰那边不放她。”还解释说她害怕被问到八卦或者绯闻。不过,对老说别人绯闻的自己,他竟然说:“我是诗人,我追求的就是真善美。”
  • 做为一名在中国大陆深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我心情非常复杂。我要以个人名义为一个人呼吁,为一个曾经被卷入过对法轮功的迫害、现在又勇敢的站出来揭露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内幕的人呼吁,他叫韩广生,一位出逃到多伦多的前中共官员,请求加拿大政府宽恕他,给他庇护。
  •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和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在高雄市前打狗英国领事馆举办的“戒严时期政治案件全国巡回展、高雄市首展”下午揭幕,有不少首见的史料,非常珍贵,主办单位希望台湾民众引以为鉴,以宽恕、包容的态度来面对族群冲突,共同维护台湾的民主、自由、尊重人权。
  • 范忠宣公纯仁(即范仲淹的儿子范纯仁),每每告诫他的儿子说:“虽然是最愚笨的人,但是当他在责备别人的时候,却是清清楚楚;可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宽恕自己的时候,却是迷迷糊糊的。反过来说,一个人如果能用责备别人的心来责备自己,用原谅自己的心来原谅别人,就不怕达不到圣贤的地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