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大维(2)我为何做退党中心发言人

高大维在退党集会上发言(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采访报道)99年720以前,高大维博士曾是广东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的院长,获国家级科研成果奖的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94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他,目前在美国一家公司做技术与研发经理,同时也义务担任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发言人。

一个优秀的科学家,一个潜心修炼的人,怎么会主动参与退党服务中心的工作呢 ?他是在搞政治吗?修炼法轮功12年以来,他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作为许多重大事件的参与者,他所见证的鲜为人知的法轮功早期历史是怎样的?

在全球三退人数达到1400万的前夕,记者专访了高大维,下面是他的恳谈录。第一部分主要讲述了他个人早期修炼和传播法轮功的经历,第二部分讲述了法轮功学员为何要传九评促三退。

记者:许多人认为99年720之后中共才开始迫害法轮功,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高大维:据我所知,中共党内的邪恶之徒如罗干之流,早在此之前的1996年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骚扰迫害,而且一直没有中断过。尽管成千上万的民众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但中共内的极端邪恶分子们在共产邪灵的支配下,在无神论左右下,一直把法轮功视为对立面。尽管它派出的特务,无论是海外还是在大陆各地,在99年7.20前收集反馈的情报都是说:法轮功走得很正。但出于假恶暴的邪灵本性,中共最终还是与党魁江xx相互勾结,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光明日报》事件

记得在96年3月,中共在科研教育界发行的喉舌报“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反对伪科学要警钟常鸣”的文章,给当时最受民众欢迎的畅销书<<转法轮>>扣上“伪科学”的帽子。当时全国各高校、科研单位的法轮功学员看到文章后,纷纷主动给编辑部写信,谈我们修炼法轮功后的亲身感受,谈对“法轮功超常现象”的认识。

我和太太、儿子都动笔写了自己的经历,我们认认真真地写了厚厚一封信,把一些医学证据也附在里面。在信中,我们坦诚地跟光明日报的领导和编辑们交流我们的亲身体会,介绍法轮功带给我们的身心健康和殊胜美好,表达了我们全家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激和对法轮功的热爱。我们都留下了真实姓名、地址和联络电话。

当时光明日报报社每天收到全国各地雪片一样的来信,他们的职工读了这些亲身经历后都很受感动,许多人也想学法轮功,于是北京的学员在报社附近建立了练功点,许多报社的职工因此而得法修炼,光明日报事件就这样被化解了。

北京电视台风波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98年5月发生了北京电视台事件。当时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公开在电视台节目中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蔑,于是成千上万的北京法轮功学员到电视台讲真相,各地学员也写信、打电话到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实际情况。

当时去电视台讲真相的人中,有位70多岁的老太太。她以前病得快不行了,学炼法轮功后,人很快就得到康复,变得红光满面非常健康。她找到电视台有关部门的负责人,用很朴实的语言讲她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那位负责人说:我彻底服了!法轮功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

当听说电视台决定要开除那个不负责任乱报道的主持人后,很多大法学员主动找电视台领导,希望给他改正的机会,留下他。并说学员去电视台,只是为了讲真相,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美好。学员的善良和慈悲让电视台领导很受感动。听说后来北京公安局找到何祚庥,警告他不要再到公开场合挑起事端。这样罗干连襟妄图挑起法轮功风波,为罗干往上爬积累政治资本的阴谋,再一次被学员的大善胸怀所化解。

“带帽子”调查

到了98年,罗干控制的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又别有用心地搞“带帽子”调查,即先给法轮功定性为“邪教” 、“非法组织” 等,再下通知到全国调查。当时北京有100多位专家学者知名人士,联名向中央写信,要求停止这种名义上调查,有关的法律专家还从法律上分析了这种“带帽子调查” 的违法性。

当时在北京中央机关、各大部委,包括中南海警卫部队中,都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纷纷用自身的行动告诉周围的领导和同事,包括向江XX写信,说明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自己喜欢法轮功等等。前人大常委会主任乔石在进行调查后,给中央政治局写了封信,信的题目就叫:法轮功对中国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呼吁有关部门不要骚扰侵犯法轮功学员正当的炼功权利。

当时在广东党政军机关也有很多大法弟子,有的还是很高级别的,修炼法轮功后除身体健康外,在单位里口碑都很好。如广东省委组织部的法轮功学员,在广东进行了很多弘扬正气的改革措施,比如在全社会公开招聘厅级干部,抵制买官卖官现象等,在全国反响都很好。当时广东公安、国安也专门到各单位,对广东法轮功辅导总站的学员包括我本人进行调查,结果各单位的反馈都很正面,他们在本职工作中表现都很好。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一位在政府工作的朋友告诉我:当时省委组织部会同有关气功管理部门,找了一些专家教授,每人发一本<<转法轮>>,以及广东法轮功辅导站成员的资料,要他们研究,并从中找出“正反两方面” 的内涵:所谓“正” 面的,就是为什么法轮功传播如此迅速的原因;所谓“负” 面的,就是有没有反党反社会的政治动机。结果这些专家学者看完书后,有的开始修炼,有的得出结论:<<转法轮>>通篇都在讲“真善忍” 和做好人,而且写的“滴水不漏” ,在政治上根本挑不出毛病,最后“调研组”自然解体。

高大维在退党集会上发言(大纪元)


江泽民是迫害元凶

记者:接下来的99年4月25日的中南海事件和7月20日中共公开镇压法轮功,大纪元等媒体已有很多报道了。听说您在2000年底,曾以知情人的身份给明慧网写了篇文章:“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详细说明了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元凶和始作俑者,您能谈谈这些内幕吗?

高大维: 由于我有很多朋友在中央和省市各级部门工作,也认识很多在党政军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对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内幕了解得很清楚。98年底,乔石等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调查研究,写出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调查报告,上交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

由于报告中提到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训,令江大为不悦,当即批示(大意):写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并把报告往罗干那儿一推。从骨子里想利用法轮功事件捞取政治资本的罗干,自然心领神会,以法轮功“有国内外政治背景”为由,与连襟何祚庥一起策划了“天津事件”、“中南海事件”……

中南海事件当天,当“两办”负责人及罗干等向江泽民汇报法轮功学员上访经过的情况时,江氏迫不及待地挥舞双手,大叫“灭掉,灭掉,坚决灭掉!”那种赤裸裸的暴君形象,令在场人员,包括罗干都感到吃惊。

“4.25”中南海事件中,朱熔基总理以他的胸怀和诚意使事情得到圆满解决,眼见朱熔基总理即将得到的世界赞誉、万古流芳,江泽民妒火中烧,在讨论“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常委会上,老朱刚说了一句:“让他们炼吧”,江氏就恶狠狠地指着他叫:“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曾受“右派”之冤的朱总理似乎明白了什么,从此不再对法轮功的事说一个字,散会时,与在场的工作人员一一握手、道别。

由于在政治局常委中得不到支持,江泽民又模仿毛泽东发动文革写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的手法,向全体政治局委员写信,并多次以个人名义作“批示”,把法轮功问题乱定性为“与党争夺群众”、“亡党亡国”;并在“两办”代表党和政府向全世界庄严承诺“炼功自由”、“从来没取缔气功”的同时,在全党传达江的批示、讲话和“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准炼法轮功”的通知,令众人同时或在相近时间传达互相矛盾的“文件”、“通知”,令他们在这个世界面前出丑、难堪……

“7.20”大镇压后,出乎江泽民的意料:法轮功学员生死都不怕,天天上访;全世界正义与民主的国家都谴责中国践踏人权,非法镇压;为此,江泽民在99年10月份不惜亲自上阵,在出国访问时公开散发抵毁法轮功的小册子等,并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凌驾于法律、全国人大之上,在海外媒体采访时将法轮功定为“X教”,又一次在全世界面前暴露其丑恶形象。

《江泽民其人》一书真实再现了江泽民的所作所为。(大纪元)


尽管江泽民和罗干等中共恶首费尽心机,幕后台前,窜上跳下,但镇压却不得人心。许多省市对镇压不感兴趣, 在广东官员中,普遍存在“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不该镇压等同情心理。所以广东对法轮功的迫害比全国晚了一年。后来江泽民广东南巡,亲临督战,并以“进政治局当常委”的条件为交易, 促使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而第一批被劳教的学员中就有胡锦涛的大学同班同学张孟业。

尽管我们知道江泽民这些底细,但一再给其改正的机会,不断呼唤他,希望他能纠正错误,停止迫害。国内学员前仆后继的去北京上访,每天信访办收到雪片一样的法轮功投诉信,但他看都不看,一筐筐地烧掉;2000年下半年江泽民访问纽约时,我们在公开信中还是称其为江主席。当他毒火攻心,一意孤行的坚持迫害,我才于2000年底写出这篇揭露江XX的文章,把江罗之流和其他中共官员区分开来。

当然,直到现在,我们也严格区分迫害元凶、各级凶手与一般政府官员的区别,没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包括胡温,我们一直保持呼唤,并传递善意。

中共官方网站新华网曾报道贵州发现的藏字石,上写“中国共产党亡”,目前该网页已被删除。

一切只为了“讲真相救人”

记者:但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法轮功学员参与传播《九评共产党》,劝人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等中共组织。这些与修炼有关吗? 这是不是在参与政治,想推翻共产党呢?

高大维:许多大陆的老朋友得知我担任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发言人后,他们不理解,认为我终于被搞到政治里去了。我对他们说:我过去,现在,将来做的一切,都不是搞政治。我只想帮助受蒙蔽的中国人,认识法轮功真相,看清共产党本质,能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我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呢?我们大法修炼者不光是要修好自己,修炼人同时也是宇宙中正的因素的保卫者。中共从其诞生开始,就带有先天的九大邪恶基因,它从一开始就是反天地、反神佛、反人类、反宇宙的邪灵。尽管如此,我们一直给其机会。中共与江XX相互勾结残酷迫害法轮功七年来,尽管法轮功修炼者每天都在承受无名巨难,遭受着残酷迫害,法轮功创始人及其弟子们也一直以博大宽容的胸怀和大慈大悲之心,在规劝行恶的人,一再给他们改过的机会。七年来,无数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残,许多人甚至被活摘器官,但却没有任何法轮功学员在遭受迫害中暴力回击的案例。我们一直在默默的承受,和平的呼吁,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流逝,而迫害却在一天天中加剧。

特别是2001年后,中共采用人类历史上最惨无人道,最邪恶残酷的方式,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身体中摘取器官,再高价卖给外人做器官移植。这种邪恶程度早就决定了中共自绝于人类、自毁于宇宙的可悲可耻下场。如果说过一两年中共垮台了,那推垮它的不是别人,而是中共自己,它的罪行促成了它的灭亡,与外界关系不大。

其实,法轮功学员从头到尾做的一切事,都没超出“讲真相”这三个字的范围。即向世人讲我们亲身经历的故事,讲修炼法轮功的美好,讲我们被中共迫害的遭遇,讲共产党过去对中国百姓干了什么,现在对法轮功干了什么,我们只是讲出这些事实,由听者自己决定他对中共这个邪恶集团的看法和是否退出邪党及其相关组织。

中共现在把法轮功当成了它的头号敌人,但法轮功学员并不把中共当敌人,因为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我们只是为人好,为了救人。我经常在退党集会上发言,有时措辞严厉些,声音高些,但我的心是慈善的,我心里没有怨恨,只有希望。希望我讲出的话,能唤醒部分迷中人。

为什么说传九评、劝退党是在救人呢?因为我们知道,中共对人类、对神佛犯下的罪行,已经到了人神共愤、天地共株的程度。人们都在说善恶有报,天灭中共,贵州发现的几百年前的藏字石上就清楚的用天然石头纹路写明:中国共产党亡,五个大字,凡是不退出中共的人,他们就是中共的一分子,他就在给邪恶补气加血,中共干的每一件坏事,都有他的一份责任。为了不让我们的中国同胞们成为中共下地狱的陪葬品,成为不久将来被历史大审判的邪恶党徒之一,我们告诉人们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让人退党保平安,这是最大的善举,最大的慈悲,是真正在救人一命啊。

漫画:退党保平安

有行动才能自救

记者:现在很多中国人也知道共产党坏,也骂共产党,但他们觉得在心里早就和共产党划清界限了,为什么要到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一次呢?那是不是形式上的东西吗?

高大维:这个问题很普遍。现在全中国几乎所有人都在心里骂中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正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有的人反对共产党,也是在中共党文化的范围内反对它,其认识基点是比较片面和带局限性的,甚至还对其抱有幻想。

九评引发的不光是全面退党大潮,其深刻意义在于它引发了全民的精神反思和精神觉醒。这是场全民精神自救运动,跟共产党垮不垮台不是一个概念,尽管这两者之间有内在的密切联系。觉醒的人多了,共产党就自然垮了。但我们关注的只是国民自救。

人的念头是很复杂,很不稳定的,因此在重大问题上,比如法律问题,人类大审判等问题上,看的都是人的行动,而不是他的念头。比如一个人,只有他干了坏事,法律才能裁决他是坏人,才能定他的罪,他只是想想是不算数的。同样的道理,一个人只有行动了,他做出的好事别人才承认,他光在心里想退党,而没有实际行动,那还不算真的做决定了。自救是需要行动来记录的。

这个世界是有神存在的。在大陆,人们受中共灌输的进化论等谬误的控制,对天灭中共这句话的真实性和紧迫感体会不深,但他们中很多人也退了。他把到大纪元三退看成参与一项民意测验,他反对共产党的贪污腐败,反对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所以他要和共产党保持距离,他要退出来。今后当他走进“中共罪恶博物馆”时,他会自豪的说:我当初也是出了份力的。

高大维在退党集会上发言(大纪元)


神是慈悲的,只要人主意识很清醒,能认清并脱离共产邪灵,这个生命就有神管了。不管他信不信神,神都要保佑他,给他未来一个光明的机会,因为现在是正邪交战的特殊时刻、所有宗教和预言中都说现在是个特殊时期,人类要面临大选择、大淘汰和大审判。俗话说,听人劝,得一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希望所有的中国同胞都很早日觉醒,脱离中共,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年前我们曾在洛杉矶集会上向中共体制内官员喊话:退掉共产皮,还可做未来中华之栋梁。一年来,告别中共的中国同胞从100万上升到了一千万。
  • 来自洛杉矶﹑圣地牙哥﹑拉斯维加斯中外各界人士﹐5月7日于罗兰岗夏巴容公园集会﹐声援超过千万民众觉醒退出共产党﹐抗议中共活体摘器官﹐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负责人高大维﹑中国事务杂志主编伍凡﹑前台湾大专校友会会长郭树人﹑拉斯维加斯退党服务中心代表黄玉华﹑大纪元时报洛杉矶分社代表司阳等人发言表示﹐天灭中共不可违﹐快快退党机不可失。
  • 有又100万生命觉醒了!从1000万到1100万,于无声处,正与邪、善与恶的交战一刻也没有停止:
      
    欧盟议会副主席首破中共坚冰,在北京成功会见了正在被严重迫害、并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法轮功学员,这是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七年来,首位西方高层政要的“破中共坚冰” 之旅。同时,他公开参加港台举办的“九评共产党” 研讨会,并高度评价正在大陆蓬勃发展的退出中共及其团队的“三退大潮;在此之前不久,日本首相小泉曾勇敢表态声援1000为中国人告别中共。还有,在九评和三退大潮的召感下,越来越多的西方政要、首脑和媒体开始重视中共残暴人民、侵犯人权的状况。
  • 4月20日王文怡在白宫布希总统对胡锦涛欢迎仪式上﹐大声呼唤“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除”等口号﹐引起国际媒体报导及民众关注﹐6月17日王文怡应洛杉矶南加论坛邀请﹐于洛侨中心举行座谈会表示﹐那声呐喊主要为引起国际重视中共所行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大罪恶﹐唤起人类良知﹐扬善抑恶。政治评论家伍凡﹑诗人蒋品超﹑退出共产党服务中心高大维亦应邀发表言论。
  • 在三退人数达到1100多万的情况下,中共以媒体的强力宣传迎接又一个“七一”。自去年开始,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将7月定为全球“退党月”、“七一”定位全球“退党日”,该中心的负责人高大维博士表示,“七一”定为退党日更加确切,因为除了民间在三退,很多高层官员也在退,还暗中助推九评,促三退。


    据最新一期动向月刊披露,胡锦涛2月下旬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我党正面临着的亡党危机,近年不是减弱、缓和,而是加剧、激化。

    为此,中共采用了一系列手段试图挽回败局。拉人入党(团、队),严堵九评传播,迫害退党人士,对军人加薪等等,但人心所向表明,中共退出历史舞台,已是大势所趋 人心所向。

  • 中国上海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因8月8日在机场劝人退党遭告发﹐受警察威胁而留美避难﹐引起华人世界及美国社会的关注﹐也引起中共高层震动。为此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任高大维博士﹐他表示袁胜件事使中共掩盖退党潮的大坝决堤﹐因此对中共来说是可怕的。
  • 在昨晚(12日)揭晓的民主党州众议员初选中,皇后区22选区的华裔杨爱伦不负重望赢得党内初选。参选曼哈顿2选区民事法官的华裔律师陈佩仪(Margaret Chan)以41.10%票数险胜犹太裔的现任房屋法官高大维(Judge David Cohen)。
  • 自从去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命名10月1日为中国“国殇日”﹑中共“窃国日”﹐今年“十一”是第二个年头。目前公开发表三退人数已超过1400万﹐全球各地在“国殇日”将举办各类活动。为此大纪元记者采访了退党服务中心主任高大维博士。
  • (大纪元记者文华采访报道)99年7.20以前,高大维博士曾是广东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的院长,获国家级科研成果奖的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94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他,目前在美国一家公司做技术与研发经理,同时也义务担任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发言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