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 中国共产党的权力宣言

唐子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5日讯】“网言无忌”的网文《狼》之序有这样四段话,我摘要如下:

“这个世界上的角色有很多种,我是作为一只狼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从我被开始孕育的那一刻起,我的属性就无法再做任何的更改了。同样,这个世界在孕育之初也就注定了是这样的一个无法更改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每一个生命所能做的惟一的事情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争取自己的生存与理想……生存是什么?生存就是不择手段地活着。你可以卑鄙,你可以无耻,你还可以下流。只要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就好。理想是什么?理想是一种比生存更深层次的欲望。理想是一种信仰,是在生活的积累中所建立的一种信念。……野花在微风中摇摆着,它被牛羊吃了;牛羊在草丛中漫步,牛羊被我吃了。吃草的未必是仁慈,吃肉的未必是残忍。我是一只狼,注定了是一只狼,一只锋牙利爪的狼,鲜血与死亡是我生命的源泉。我只要活着那就必须有什么东西去死。当所有的牛羊都沐浴在阳光里自由自在地吃喝时,那就意味着我死了。”

这可谓“狼的生存宣言”,细读之下却发现更是一份中国共产党的权力宣言。

细细地体味吧,只要不存心抬杠、有高中学历的人,都不难从上述文字里体会到中共对权力的那种酷爱和执著:这是一个你、我、他互相吃的世界,牛羊对野花拥有吃的权力,狼对牛羊拥有吃喝权力,党对人民拥有生杀予夺的主宰权力。

这样的一种世界观、人生观,在全世界绝没有多少人接受,更不用说喝彩了。但“网言无忌”之“狼的宣言”,在网上却有不少接受者和喝彩人。不过,我这里要指出的是:就是在中共国寨,在“文革”把天下搞得大乱的时候,中共斗争哲学盛行之际,也没人愿意活得像狼。记得八十年代都市青年吼叫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不过就是唱首歌。只是八九“六四”之后,由于共产党的狼面目的暴露和狼教育由暗到明,这种世界观和人生观才逐渐滋生出来并迅速广为传播。

将人对狼的恐惧变为依恋,中共国寨的邪知分子是用心出力了的。

具体不记得贾平凹写《怀恋狼》的时间。妻子隆重向我推荐此书时,我真想好好读一读,但做了贾平凹的文学粉丝多年的我,愣是没把此书翻完。情愫和气味不对了。固然出于挣钱目的把狼猎得没了,但狼有值得怀恋的人文意义吗?

后来一个在中共什么研究室里混工资的姜戎写了一本《狼图腾》,宣传做龙的传人不如做狼的传人的原始的野性思想,竟然我曾经非常喜欢的女作家张抗抗会打电话向网络上人气颇旺的地产大亨潘石屹推荐这本书,还在老潘“正赶上手中没有地了,忙着找地”“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E-mail给他一个八万字的《狼图腾》的节选本,还不断给他发“社会上各个名流对这本书的点评”。而这位潘商人作者看完《狼图腾》后,又选择了他小时候对狼的最初印象以及和狼打交道的经历再来传播这本书。潘石屹讲了四个关于狼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甘肃天水由于国民党骑兵学校的军马病死后被抛到他住的村子对面的山喂狼,致使附近的狼成倍地增长,狼就在农民刨土豆的田地边“跑来跑去,互不侵犯,相安无事”;第二个故事,狼叼走了一个小女孩,而她的母亲奋力去追,跟狼一起“跳下了几丈高的悬崖”,“跳到了狼的身上,狼丢下她女儿跑了”,这个狼口里死里逃生的小女孩长大成人嫁给了镇上一富人,“现在日子过得很好”;第三个故事,他跟当右派的父亲在农村生活时,亲历过夜里狼进猪圈咬猪时给他制造的恐惧,而村子里出现反动标语时大队决定用投票方式来决定写反标的反革命分子,他爸爸预感会被冤枉处死时向他交代后事之际,让他感觉到 “比那天晚上狼钻进了我们的猪圈更恐怖”;第四个故事,许多知识青年插队到他住的村子,他家的鸡圈里有四只鸡,过了两晚上全没有了,至今他都不知道那四只鸡“是被狼吃了,还是被知识青年吃了”。

张抗抗和潘石屹用心传播《狼图腾》这本书的用意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很清楚其后果。从我父母到我到我儿子,三代人都熟悉希腊古代寓言里 “狼和小羊”的故事,熟悉中国古代寓言的“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而且都知道,世界正统的文化教育观念里“狼”都是寓意“凶残”,都主张做人不能像狼一样,世界不能是“狼的战争”法则。不管“狼的宣言”在今天听起来觉得多么适合中共国寨的国情,但其话语和思想都是不能当作正面的东西给从幼儿园到高中生的孩子,否则,如果等到这些孩子长大到二十多到四十多的中青年人时,今天喝彩的人就等被吃喝吧。因为那时候喝彩者就成了吃野草的牛羊,而他们会很快乐地当吃喝牛羊的狼。如果这时候这些今日在网上为狼的生存法则喝彩的人失业没了工资、少了福利,向喝他们给予的思想狼奶长大成为中青年人呼喊照顾时,他们会冷哼:当“牛羊都沐浴在阳光里自由自在地吃喝时,那就意味着我死了”。他们会反过来用小时候读他们写在网上的话语来教育他们:“鲜血与死亡是我生命的源泉”。实话实说,这后果是我不乐意见到的。可我却看见中共正将人变成狼和牛羊。

当然狼和人都是食肉生物,要从中找相似性是很容易的,却不能够这样做。

狼作为一种生物怎样活,并不是人类能决定的。所以对狼的活法本身,我们没资格做道德评价。所有生命的法则都是神决定的,信奉神遵神旨是人跟动物和植物相处的至上准则。我们不能随便处置动、植物的生命,但无所贪求的前提下我们要住房、种粮、生活等,就会伐树、锄草、种稻吃粮、养猪吃肉、打狼护羊(捎带吃狼肉)等。只要不过分,人就是这样生活的,文明就是这样传承过来的,没有问题。但人有人的活法,人讲善性,像狼那样为了生存本能完全弱肉强食,是决不可以的。所以当,西方基督教文明遭遇科技文明挑战之初,英国霍布斯约400年前解释人的利己争斗时的情形,说“人对人是狼”,世间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但这种冷峻的理性从来都没主导过倡导理性时代和社会的西方人的大脑和心灵。细细审视四百年西方近现代文明,像贾平凹、姜戎、张抗抗、潘石屹们之类将市场竞争时代的中共山寨国的人质向狼引近的文人的确罕有。因此,我们检讨今日中国的落后,绝不应该归咎为是我们凶狠残忍不够,也绝不应该把文革的灾难和知青好吃偷鸡视为是人比狼更凶狠的证据。我们真正要思考的是在中共统治时代人性是怎样发生变异的?为什么中共的文人会集体亲狼?

中华近五千年王道文明和两千多年儒家政治,中国人头脑和心灵里何时人狼不分过?人心里有善恶两面性,教育的功能就是抑恶扬善,即少宣扬斗争哲学,多传播乐善好施的思想。正因为中华古代教育这方面一直做得不错,所以才成为五大文明古国里惟一硕果仅存者。当然中华古代教育由于从西周时期三千年以来发展起来的人文因素对神本思想的侵蚀也是很厉害的,以至于儒家礼教将父母推到神的位置、将家庭变成庙宇,致使清朝士大夫在面临西方推广市场经济于中国之际应对错误,儒、道、佛都没能及时地出现类似西方市场经济萌发时期出现的宗教改革运动。也许这是天意。所以才有共产主义的马列邪说对儒家修养文化和佛道修炼文化的毁灭式破坏。想想看,如果中国人像今日的韩国人和台湾人一样依然信奉儒道佛的思想,没有共产党的邪恶统治和思想教育,中国人会亲狼吗?

读了一些人对《狼图腾》的思想的赞美,只觉得这些人对世间竞争的理解太幼稚,停留在17世纪霍布斯时代不知道检讨,不知道赶紧用儒家、基督教、道家、佛家(包括法轮功)等文化去排毒养心,着实可怜,包括贾平凹、张抗抗们。

对于姜戎,我不想多说,不过一个红卫兵的文物,把他当时代人物来吹是在害人。我稍稍想多说几句的倒是贾平凹、张抗抗、潘石屹们。其实单纯从学识和修养上看,贾、张、潘们应该不会对狼没有狼人相分的认识,对于《怀恋狼》、《狼图腾》书里人的非理性致富行为和竞争中的野性之原因,不会想不到跟中共的罪行无关。但对此他们一句话不说,放过中共来指责猎人和商人,放过中共来批评中国人比狼还凶狠,是不是有些欺软怕硬?这样的文字在网络上流传,对人心究竟会起什么影响作用,贾平凹、张抗抗、潘石屹们想过没有?网上有位陈拓读了潘石屹关于《狼图腾》的文章后跟贴:“狼图腾我没看过,但认真听了潘先生讲的狼的故事。狼从与人和平共处到叼小孩咬猪,能说是狼的错吗?狼也要生存啊!最后狼把潘先生家的鸡偷吃了,哈哈!”瞧,这位陈拓会重视竞争规则吗?

读中共的党章、宣言、唯物史观和革命史纲,将共产党的政治化语言——人民、敌人、斗争、革命、解放、专政、牺牲等——撇开,直指其实质,就可以读到一模一样的思想内容。其实共产党从毛泽东到刘少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不过是各具特色的“网言无忌”,他们关于捍卫和维护党的权力的言论,说白了就是《狼》之序里的这些话:党“是作为一只狼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狼性从孕育时起“就无法再做任何的更改了”,在这个同样注定无法更改的不择手段才能活下来的世界上,党“可以卑鄙”,“可以无耻”,“还可以下流”,不然没法活下去。党的“理想是什么”,就是这样一种欲望、一种信仰、一种信念:让人民(牛羊)有饭(野花)吃,我吃人民(牛羊)。人民吃饭“未必是仁慈”,党吃肉“未必是残忍”。党“注定了是一只狼,一只锋牙利爪的狼”,鲜血与死亡是党生命的源泉。党“只要活着那就必须有什么东西去死”。当所有的人民都沐浴在阳光里自由自在地吃喝时,那就意味着党死了。所以党决不会放权找死。

在中共心目中,生存和权力是一回事。中共总在讲坚持党的领导权,其实它说的就是它的生存权。人们对所谓狼的生存哲学的赞同,实际上折射的是中共权力哲学的教育和它对权力的行为艺术给予人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说白了,“网言无忌”之《狼》文里关于“狼的生存宣言”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权力宣言。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10-15 9: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