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儿时】光头七兄弟

吴树枝

从前我们在乡下务农,当时并没有避孕常识,爸妈足足生了一个大女儿及七个男丁,一切都在清困节俭中度过,所有的能省则省,毫无怨言,能温饱就算很满足了。老大姐与我这老幺相差十来岁,而大姐与哥哥们都较为辛苦,粗重工作都他们在承受。我这最小尚未有能力帮忙做事,只有受宠及照顾的份儿。

当时贫苦生活不只我们一家,左邻右舍也差不多少,通常经济都相当拮据,不过清苦日子过的却很快乐。家中人丁众多,算来七八姐兄弟,总为了节省而将就一点,但其中有一项是没有办法省略的。那就是头发长时,就必须定期修剪头发。一般都走路或骑踏车到路程遥远的理发店理发,或请理发师来到家里理发,价码比较便宜又省时。

理光头省钱
我们算是大家族,全家修一次头发要花费好多钱,儿且西装头也贵,于是全部都理光头。妈妈最会想办法,脑筋动得很快,妈妈心里盘算着,如果自己来理就会省很多时间及金钱。所以每当理发师前来理发时,妈妈就在旁边聊天边看如何处理三千烦恼丝,也问到那里可以买到剃头工具,其实真正的目地是要自己当起理发师来,以减少开支。

妈妈变理发师
几次后,妈妈便到罗东街上买回整套的剃头刀组,含磨刀石块、剪刀、剃刀等等,对我们兄弟开始着手试验剃头,理全光头比较单纯,谈不上真正的手艺。刚开始时,大哥们被妈妈理的多处出血的,我们当小弟的看在眼里,都以为这是常理,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不过后来回想理发师来剃头时,并未有剃出血的迹象,才知道问题出在手艺上!:

七兄弟光头族
就这样我们兄弟轮流着,在不同的空档时间,有时在中午、在晚上、在…,被妈妈叫来剃着光头,每个兄弟都成妈妈剃头的试验品。妈妈一回生两回熟,就这样我们兄弟成了不是和尚的光头,多年下来我们一直都这样的剃着光头。直到哥哥比较大一点时,由妈妈才改理为平头族。妈妈毕竟没学过正统手艺,所理的平头发与真正理发师有一段落差,慢慢懂事后,大哥哥们觉得妈妈除了光头专精外,理平头被比较后就不愿让妈妈处理头发。而最后较小的几个弟弟仍旧是“光头一族”,不记得什么时候才该改采留平头。

挖耳屎的舒适
在光头日子的时期,的确对于处理头发的烦恼事省却不少时间。不过最让人怀念的是挖耳屎的时刻,头发理完后妈妈就会用挖耳子挖耳屎,因为挖耳屎会很舒适几乎快睡着了。所以我们很高兴的理头发,最主要的是要享受挖耳屎的时刻。如果在外面理发店挖耳屎很快就结束,但妈妈挖耳屎,会以我们的舒适及要求而增加时间,这可非常过瘾,不是一般理发店能相提并论的。

不过毕竟人长大后会变,看到他人留平头还满帅,心理总是跃跃欲试的想要急着跟进,最后才如愿的改理平头,从此妈妈理发店也收起理发工具打洋了,留下不是光头和尚的足迹及另令人怀念的童年日子。@*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忆儿时】离情依依
【忆儿时】摘百香果历险记【一】
【忆儿时】摘百香果历险记【二】
【忆儿时】摘百香果历险记【三】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