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小人物权益还是被忽视?

李家同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也许我们应该在公民教育中,将这种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讲清楚。如果整个社会都期盼警方办案要讲证据,一案两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过去我们国家曾有过一案两破的事情发生,最近,司法界一直强调办案讲究证据,我们都以为一案两破是历史上的名词了。没有想到,最近我们又有了这样的乌龙事件。

稍微分析一下这个事件的始末,不难发现整个社会对于这类事件的心态,是问题之所在。我们对于豪门被抢,一定会给予严重的关切,对于名人的生命财产受损,也都会认为是一件大事。因此一旦某个在社会上极有地位的家庭被人非法侵入,警察立刻就会感到无比的压力。

过去我们的行政单位常有“限期破案”的指令,这次虽然没有这种指令,但是警方显然仍然感到了压力。这种压力使警方做出如此荒腔走板的事。

我们的媒体也有很大的问题,照说,媒体应该严厉指责警方先抓人,后找证据,但根据我的看法,媒体不仅未在这方面尽到责任,还相当程度地暗示那几名青少年有说谎的嫌疑。

为什么警察急着要破案,因为他们对于富有的人家,特别的重视,为什么社会始终没有替那些青少年说话,无非是因为社会里仍然有点歧视社会上的小人物,这些青少年如果有非常良好的家庭背景,绝不会遭遇到这种事。

两名少年居然写出了对他们自己不利的自白书,这是一件何等严重的事情。警方绝对应该对于这件事有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我们的司法警察界不能再不讲证据了。青少年并没有责任要证明他们是无辜的,是警方要有能力证明他们有罪,找到足够的证据,即使嫌犯不肯承认,也可以起诉,反过来,没有任何证据,就靠自白,是不能据之以起诉的。

也许我们应该在公民教育中,将这种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讲清楚。如果整个社会都期盼警方办案要讲证据,一案两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现代化的国家不仅重视治安问题,也一定要注重人权的保障。现代化的社会当然会对社会上有地位的人特别注意,可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小人物的权益。我们希望案子都能侦破,但我们绝不能容忍有冤狱发生的现象。@(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希望我们政府有一个“宁拙毋巧”的科技政策,除了鼓励国人注意前瞻性的技术以外,更应该开始一个国家型的往下扎根的计划,在这个计划中,我们要努力地将基础技术学会。只有如此,我们的工业才可能成为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
  • 我们当然应该认真地吸收新的学问和新的技术,但我们更应该静下心来,以无比执著的精神,在某一学问或一技术上不断地下功夫。时间一长,就很少人能够和你竞争了。
  • 国际救援组织的负责人说如果他们有一千万美元,他们可以将救援的工作做得更多。换句话说,只要有一千万美元,很多饥饿的非洲人就可以吃得好一点。
  • 在台湾的人也该学到一些经验,我们要知道电力不太能完全自由化的,毕竟电力供应和蔬菜供应,前者复杂得多。
  • 如果有一个欧洲国家国境之内仍有奴隶制度,我们可以想像得到欧洲的领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 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自己的权益受损,只想到替自己伸张正义,就一定不会在心灵中有慈悲的情怀,这种缺乏慈悲心肠的灵魂,可以被称为已经硬化了的灵魂,也是一种病态的灵魂。
  • 我们曾经以脚踏实地的态度建设了国家,现在又面临考验,我们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现,更应该勇敢地面对现实,打好基础,才能有进步。打好基础的工作不光鲜耀眼,但是如果全国上下,都肯从事这种不耀眼的工作,我们的科技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
  • 所谓回归基本面,就是一切从基本做起,这本来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并没有人喜欢听这些想法,理由很简单,因为这种作法是相当不耀眼的。
  • 要使升学压力减轻,唯一的办法是将校与校之间的差距减小,如果各所学校的经费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学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学的压力就会降低很多。
  • 我们不该苛责政府,他们也尽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检讨一下,如此大的灾难,几乎等于战争,如果真的是战争发生了,我们的反应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灾难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