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艰难岁月

心中的宝塔(20)——反击

屠龙、孟圆编辑整理

慈寿寺玲珑宝塔(方正摄影)

font print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

2003年11月,写了“思想汇报”的少华回到了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三队,被分在六班。

那天晚上少华做了一个梦,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众中,突然一颗炸弹落下来,在地上冒着烟,惊恐的人群急速的退却,少华看着冒烟的炸弹,一边展开双臂掩护着人群向后退,一边思想飞快的转着,他知道此时冲上去,抱起炸弹,远离人群,就能够救了所有的人,但他还是想找个办法既保护了大家,又能使自己活下来。这时候,他醒了。

回想起自己的梦,少华发现,自己思想深处还没有达到佛陀为众生舍尽一切的境界,虽然经过思考,他能够作出正确的选择,但在紧急情况下,仍然会不自觉的考虑自己,他觉得自己应该更加精进的修炼,真正做到师父要求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

少华刚去三队时,这里是“转化率”最高的队,劳教所把这个队称为“巩固队”。劳教所的警察承诺或给予这些普教一些优越的条件,让他们充当打手,利用他们打压法轮功学员,在警察的有意分化下,这里普教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关系很恶劣,法轮功学员每时每刻都在这些为虎作伥的普教的压抑下,稍有不慎就会挨整,情形十分悲惨。

少华被分到三队的前一周,团河劳教所管理科长李昌贺就找到了六班的班长,交代他们要给少华这个“硬汉”一个下马威。

少华刚到三队六班几天。一天早操回来,刚一进班,临时负责“包夹”少华的那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突然指着少华,气势汹汹的吼道:“刚才赵大(队长)过去时候,你那手怎么放着的?!”

少华不慌不忙,两只眼睛直视着他,也举起右手指着他严厉的说:“你把你那手放下!!!”

那个“包夹”很意外,他没有想到一个曾经屈服于酷刑的人还这么冷静和无畏,他刚才那股子劲儿一下子就泻了,那举起的胳膊也感到没有地方放,就赶紧放了下来。

此刻他明白了一个起码的道理“任何人无权这样对待别人”。

有一天,来了个新人,少华一看,认识。当时少华在七队受酷刑时,后期每天晚上都被绑大板(四肢张开绑在床上),他那时负责夜里值班看着少华。

那时他假意对少华很好,因为他马上要释放,主动说可以为少华带口信给家人,少华也想让家人知道被迫害真实情况,就让他带了。当今的世上的人都满肚子花花肠子,这个见识过劳教所阴暗的家伙更是满肚子坏水。他可不会白带这个消息。见到季蕾,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他爸爸刚去世,骗取季蕾数千元钱。

但三个月后,他又来到了少华的身边,心里发虚,生怕少华认出他来。少华先主动和他打了招呼。他很不好意思,红着脸向少华道歉,两人聊起来。

从他嘴里少华得知那个不学好的高金来,跟着“车间主任”殴打少华,还用膝盖撞少华的胸口,因为迫害少华“有功”,提前被放。出劳教所后,10天里参与一次入室抢劫,被迅速抓获后判了10年大刑。还有一个“包夹”人,为减期向队长们讨好,虐待少华,得到“优待”,减期出去后不到一个月,就在开中巴车时发生撞车事故,腿被撞碎后截肢了……,而这个借着带口信骗了季蕾钱的人三个月后又来到少华身边,还给他带来了这些消息,最后他自己都说:“我们这都是报应啊!”

到了三队,是少华被抓以来第一次和同修在一起,他很高兴。大家又在一起,能够有机会学法,交流,一起抵制劳教所对学员的迫害。

在接受了所谓的“转化”后,很多学员放弃了修炼,修炼前的一些疾病又回到身上来了。加上劳教所里面生活条件很差,所以最常得的疾病就是疥疮。

在少华所在的班,有一个叫郑长国的同修,长了满身疥疮,尤其是下身,又痒又痛。疥疮的疮口破了经常流水。

因为怕被传染,很多人都不太敢跟他接触,尤其是那些普教,更是什么都不带他,吃饭干活,活动,都不让他沾手。虽然被迫接受了转化,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修炼教人做好人,为别人着想是好的。郑长国也怕自己给别人带来麻烦,所以就经常远远的自己一个人待着。

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人们更希望能够被别人关心。少华看到郑长国很孤独,就主动帮助他。劳教所洗澡的机会很少,大家一有机会洗澡就互相挫背,把长时间积下的污垢挫掉。一次又有洗澡机会,别人都有人给搓背,可却没有人理郑长国。少华主动走过去,为他搓背。

郑长国赶紧推托,对于没有人理睬的孤独,他习惯了,少华对他的帮助让他感到不太适应,他也怕自己那一身的疥疮传染给别人,少华温和对他说:“没有问题,我们都是大法弟子!”

郑长国那一身的疥疮,看着挺吓人的。可少华没有嫌弃他,认认真真的为他挫背,让他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少华的行为温暖了郑长国的心,他非常感动,从少华的身上他也看到了自己在修炼上的不足。所以很快,他就回到修炼中来了。

大家对少华主动为郑长国搓背,很吃惊,可少华的话也让他们想起了修炼中那祛病健身的神奇,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看了少华的思想汇报,所长李静觉得没底,他觉得少华内心并没有“转化”,所以特意安排“转化高手”来对他继续所谓“帮教”。

得了法就是同修,少华并没把“转化高手”当外人,为了帮助他,少华和李旭鹏当着他的面聊了三天经历。这位“转化高手”听得都傻了,有一天这位高手,突然红着脸说“我觉得还是你们的正”。

有些同修会背很多经文,在他们的帮助下,少华他们开始流传经文。又利用电视机里广告时间的帮助,协调大家同时整点发正念等等,让大家从精神上逐渐恢复正信,去除不好的思想和各种干扰因素。少华还和大家一起协调做奴工的速度,使劳教所奴役学员的作法不能轻易得逞。悄悄的,队里氛围在变,渐渐不断有人要严正声明:原来的“思想汇报”和“转化书”等作废,重新开始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更多的人以各种方式抵制邪恶迫害……

在少华和陆续回到修炼中的学员们的努力下,普教和法轮功学员们的地位逐渐平等起来,关系也逐渐和谐了。

负责“包夹”少华的两个普教原来自然是劳教所非常“可靠”的打手。很长时间里,少华跟他们讲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在做好人,等等这方面的道理和事情,他们听不进去,有时还争辩,有时候即使表面应承,也不过是懒得废话。

按照他们的逻辑,没毛病的人不会到这里来,就是你真没毛病,到这儿这么长时间也可定被教出毛病来了。

普教之间也常有矛盾,他们这些人,在那个环境下个个被训练的心狠手黑,随便什么东西到他们手里都能变成置人于死地的凶器。在劳教所警察们看来,这些人打架手越黑越好,这就像狼妈妈培养狼崽子们的野性和凶残一样,是必修课。

有一次,这两个“包夹”少华的普教打了起来。其中的一个叫丁宁,是个东北汉子,很能打架,他抄起掉在地上的钢笔,拔下笔帽用笔尖向对方眼睛扎去。

少华看到要出事,一个箭步跨上去,挡在他们两个之间。少华用手把着丁宁的手腕子,用全身力气和他较力。笔尖在少华的眼睛和鼻子尖来回晃着,他直视着丁宁愤怒的眼睛,坚定而安详。

丁宁手握笔尖,瞪着血红的眼睛,他从来都是打架不要命的,谁敢拦着就连他一块打。他瞪着少华,从那双眼睛中他看不到惊恐,也没有任何愤怒,但他看到了一种决心,那双眼睛告诉他:“我不怕你,你要伤害别人,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

一时被气血冲昏了头脑的丁宁渐渐冷静下来,在这里杀了人也不是儿戏,那也是要被判刑的。他放弃了打架的念头。同时他心里由衷的佩服眼前这个人,在那种情况下把他从气头上解救下来。

另一个包夹人当然要感谢少华的勇敢保护了他,从此后,他们对少华都由衷的心生敬佩,说话的态度都变了,不仅不再为难少华,还在生活上对少华非常的照顾。

少华的勇敢引起了丁宁对法轮功的兴趣,他不但对少华好,还与很多大法弟子结下了友情。他们两个给法轮功学员放哨,给他们提供炼功的环境。有一天丁宁兴高采烈的来找少华,跟他说:“《洪吟》你说个名,我给你背!”原来他跟别的同修学着全能背诵了。@*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经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应“党的号召”,“建设北大荒”来到黑龙江省桦南地区八五九农场林区。和白老先生一块儿来的当官的当官,回城的回城,论起资格来,老白家在这小地方也算资格最老的啦。
  • 老白家出名,是因为这个家庭有很多桦南地区之最。除了北大荒画派的领衔人物白仃先生是“当地唯一的画家”外,老伴也有一个当地之最,白妈妈是当地教龄最长的音乐教师,几十年下来,老俩口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清苦,倒也宁静平和。
  • 从小的家庭氛围使少华觉得自己上大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很聪明,并不很用功成绩也不错,还常参加很多活动,乒乓球,排球,滑冰样样都拿奖,各项学科竞赛也常常有所斩获,功课真不差。他一直梦想自己能够去北京上大学。
  • 第一次高考,成绩出来了,少华总分只有300来分!真拿到这份成绩单对他是一个绝大的刺激。这决不是他真实的成绩、更不是他真实的能力的反应!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综合素质,还要求学生不能有自己的独立见解,死背书本,还得一锤定音。
  • 以少华的多才多艺,大学生活自然丰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对少华印象最深的还是人大党委书记给入学新生的报告。
  • 白家兄弟晓钧、少华都才情过人,又都从年少就在钻研各种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向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终于他们找到了苦苦寻觅的真谛。
  • 95年少华毕业后,他没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刚工作,生活艰苦,不适合找对象。所以他决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虑个人问题不迟。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与玉渊潭之间的河道)畔的玲珑公园,原来叫慈寿寺,以一座佛像众多的玲珑宝塔而闻名。
  • 1997年《北京健康报》中出现了污蔑法轮大法的内容,少华当时想用不着理它。后来听说有许多学员给报社写信说明事实的做法,他内心一震,是啊!这不是更好的,更积极,更纯正,更有益的做法吗?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国警察统一行动,秘密抓捕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清晨炼功时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于是全国法轮功学员们再次集体上访,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门上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