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丰:剔除奴性,剥掉画皮,归真文化人

——以此文预祝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成功在墨尔本召开

郭永丰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11月18日讯】 不得不奴性的写作

有的人为写作而写作,有的人为谋一碗饭吃而写作。为写作而写作,实际就是为心情和思想而写作,自然就颇感心情舒畅,身心娱乐,情致高雅,兴头浓厚。如果生计有保障,确实还能够取得丰硕成果和显着成效。但有很多人,天生并不可能拥有足够的生活保障。尤其作为很多写作人,不但为了写作而写作,还要为谋一碗饭吃而写作。在中国,如果两者兼顾,是非常艰难的。由于为写作而写作,一般写的都是真理和大实话。但在一党专制的政治大环境下,由于谎言充斥,暴力殿后,所以,便无时不受到重重束缚、干扰与打压。尤其在国内所有刊物上,凡是这类文章,一般极难被发表。所以长期以来,由于无收入,这类文人便会因写作而穷困潦倒,甚至发展到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穷酸地步。

固然,作为生命人,无论是谁,绝对不可能不选择先为活着而写作,甚至还要活得更好更舒畅。如果真要这样,就一定要选择编造谎言,伪造善良和清高,甚至吹牛拍马屁等。而这对于秉性耿直且刚正不阿者来说,未免感到很痛苦,极压抑,长期以来,他们就会郁郁寡欢、闷闷不乐,为现实竟然存在如此歪风邪气不得不有所深入思考。但由于就处于这样一种大环境中,绝大多数人被党文化长期愚昧熏陶着,一般表现都很麻木,固然就极难看清社会本质和真相,只好都在糊里糊涂中煎熬着半奴隶的苦日子。所以,这为数极少的清醒者,以及公然拚搏着,也便在千万人中,也许只有一人极为艰难地存活着。

尤其当很多人,毕竟经受不了这般形同炼狱的痛苦折磨,以及无时不在的生活烦扰,毕竟作为生命人,物质生活才是第一,也便迫于无奈,不得不选择堕落,而与庸俗生活的洪水同流。当然,仅仅只是为了求得作为纯粹动物活着的安宁与稳定,确实便有很多人,由于过这种生活越过越好,便慢慢也会感觉到,这样不是很好嘛,而很知足,果真就悠哉悠哉地过起了自己以为很安然舒泰的美妙日子。于是,便果真产生绝大多数的这类文人出来,仅仅只为拍当权者的马屁而写作。

固然,能够毅然决然,只为社会的责任和使命真心诚意、勤勤恳恳、脚踏实地辛劳写作的人,就一定愈加稀少,越发珍惜昂贵了。

总之,凡专业写作之人,首要的,都始终脱离不了为谋一碗饭吃为借口。说来这不免就有一些耍伎俩,玩手段,或耍花样的尴尬与难受的味道。中国文人普遍虚伪,固然只是由于一党专制的万恶制度所造成。也就是说,即便他们纯粹就是为了生活,但有很多人硬是不承认,还仍然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到处招摇炫示着自己还依然只是为了纯艺术和社会的责任写作,就是不敢堂堂正正、堂而皇之,或直截了当、理直气壮地公然自称自己就是为了这个的。这便是当下绝大多数中国文人的虚伪性所在。

当然,如果为了谋生,这固然必须而又极其重要,是必不可少的,绝对不可避免。但是,为了谋生,便把写作变成垃圾,似乎就令人太痛心疾首,绝不可思义了。

自由文化的昂扬兴起

在中国新文化运动时期,在以鲁迅为代表的写作群体中,他们固然也没有脱离先谋一口饭吃。但他们主要的风骨和核心,则是为了寻求社会的真理所在,即真正能够推进大社会不断进步、发展与变革,以及良性化的健康推进。所以,他们那时候的写作,便都比较义愤填膺,群情激昂,对现实中存在的一切弊端和陋习绝不包容、姑息、迁就或回避,而是针锋相对,直截了当,全面揭穿之,彻底批判之。固然,由于鲁迅等人敢说真话,敢于直面现实针砭时弊,故,他们果真便在中国历史上积累下了极为丰厚而又宝贵的文化遗产,并且这种精神直到今天还延续着,甚至被更多真正有骨气的现代文化汉子们继承者,并充分发扬光大了。

比如由著名法学博士袁红冰先生所倡导和发起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就是极为典型,颇具时代风范和代表的真正属于中国自由文化大运动的浩荡大动作,这实际才是最令中华人值得骄傲和刮目相看的最伟大的壮举与盛会,绝对也是令全球关心中国自由文化事业的所有人高度关注并真心向往的。

恰在此时,毕竟13亿中国人还依然蜗居在中共一党专制的大一统的政治龟穴里,耳目闭塞、孤陋寡闻、坐井观天着。所以,之所以出现众多极其奴性而又非常虚伪的中国文人,其根源就是由于缺少自由写作的文化大空间的缘故。

但是,也许正因为这种大一统的龟壳所存在的严重缺陷与不足,便往往叫某些浑水摸鱼者钻了空子,而利用权势,给写作人无辜套上非人道的精神枷锁而重重限制严加束缚着。于是,那些稍有才气和良知的正义写作者,便自然而然没了丝毫激情和灵感,或者即便有,不是受到这样或那样的限制与重重打压而夭折或难产,就是偶然也出来一些比较新奇的好东西,却全部一律变得极其单调、简陋、狭隘、陈腐和乏味,庸俗不堪极了。

如今,不是中国没有纯粹为社会责任和使命写作的群体,而是他们很难有说真话的地方和平台,或者即便有,也在某个偏僻狭隘的角落里隐藏或者呻吟着,而总是不为世人广为知晓和认同,因而便艰难取得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广泛认同、赏识与回应。

纯文学里所寻求到的一方净土

比如这纯文学吧,原来,由于所侧重从事的行业和专业不同,我还孤陋寡闻坐井观天着。所以,我当时就很天真地认为,中国眼下没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而实际上,当直接深入境外,并经过这两年多的直接与之打交道,我才深深了解到,属于中国土生土长的批判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原来还是非常多的。只是由于这种原始政治的压迫与重重封锁,不被世人广为知晓罢了。

为什么它们始终不为广大人民所知晓呢?其根本原因就是,发表它们的地方,对于13亿的中国人来说,实在太过偏狭了。当然,也不可能在今天这样一种极其原始陈腐的社会制度下,让其比极其庸俗丑陋的伪民主政治口号声音更大。何况,中共政府本来就千方百计一而再再而三地限制、阻挠和打压着这些好东西的全面曝光与面世。

所以,应该说,今天的中国文人,都是最可怜的人。

虽然在当代大陆文坛也叫响着那么好多个文人的名字,但他们纯粹都是为政治或某具体个人忠实服务的,或者就干脆躲藏到纯文学的甲壳里自斟自饮孤芳自赏着。所以,他们便没有,也不可能为社会,为广大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处于弱势群体的人民群众全心全意服务。也无论他们的名字和文章叫得多么山响。但比较明智且洞察秋毫的外国人,尤其是那些在诺贝尔文学奖评奖委员会里担任重要职务的外国智慧者们,他们固然不会泯了良心而随意认同眼下中国社会所出产文学的大名人所生产出来的这类极其庸俗不堪的文化垃圾和糟粕玩艺的。因而,中国便只好一直在世界文坛里永远悲哀惨淡着,或总是沉默寡言着,永远躲在纯文学的角落或一隅里泄气着,或者就在沉默中走向了彻底的死亡。

因为要谋生,又没有其他技能和长处。当然,作为拥有非常有限生命的人,也不可能把各项技能全部穷尽,而面面俱到,无所不能无所不晓,就只好还是靠写作,于是写作便变成了纯粹的艺术,就像画画和书法那样,仅仅只供极少数专家级的学者先生们相互之间把玩和鉴赏。最主要目的还是自慰了。因为政府或企业给他们无偿提供着能够活命的稿酬与生活的基本保障,他们固然对他们的生活没有多少担忧。所以,他们中便还依然生产了很多天才式的大作家,并且还确实很高产。

实际上,在目前中国的所谓纯文学行业,其实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思想和意义地玩耍着纯文字的游戏。当然,作为笔者,笔者不是不赞同这些,而是认为,如果把这种事情过于张扬或夸大,就仿佛全民学英语,只能是害民误国,也耽误了那些专才的真正前途和良好用途。

仕途文化糟粕严重腐蚀着的中国文化人

作为中国人,无论是谁,这也许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优良”传统吧,凡是中国人对事业的理解和追求,一律都在仕途上的。也许只有在仕途当中受活那么许多年,或者一生了,于是,这事业便自然成功了。直到临死时,还依然觉得非常滋润和舒畅,甚至还自我感觉很伟大,很那么像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似的,也不论后人如何评价他。或者即便被后人骂他个比狗屎都臭,确实在中国还遗臭万年了,这种人也都无所谓了。反正,在他活着时,总是滋润受活逍遥了一辈子的,这便说明他们没有在这人世上白来一趟。其灵魂便被如此腐蚀蛀空了。

实际上,如果在仕途上确实很顺利且很辉煌,又有哪一位中国人真正彻底弃政从文,或弃政从商了呢?虽然现实中也有一部分这种类型的人,那是因为他们确实在仕途上没有再如意再辉煌可以指望了,或者就是极度窝心受不了了,等等,原因应该很多。

也就是说,中国人追求仕途,就仿佛在花柳巷里寻找受活和逍遥,都是趋之若骛的。不过,追求仕途,毕竟比在花柳巷里来得光明正大一些。毕竟这是受所谓政府法律保护的。

于是,凡是在仕途上失意失宠之人,便都摇身一变,成为中国的文人了。因为毕竟他们那么扎实地亲身经历过一些事实,所以,他们便都对官场和仕途的那些非常传统的玩艺理解极为深刻而独到。于是,中国的“屈大夫”便也接二连三地产生了。

所以,中国目前的文学,归根结底,不是真正为大众服务的。也不是智慧的老人,给老百姓和社会的管理者指明正确道路和发展方向的。而仅仅只是为写作而写作,为活得更滋润和欢畅而写作,为某些政要而写作,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于是,这等垃圾便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所以,与其认真拜读那些精华,还是先放眼匆匆浏览一遍后再说。

当然,对于笔者来说,我还是喜欢有灵魂和思想的作品,即便这作品写得很粗糙。而谁又说中国的文坛,目前不是这样一种极其惨淡,且又非常悲哀的现状呢?

祝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在悉尼成功召开

幸好,由于在此时,真正属于中国人的自由文化圣火在异国他乡极为倔强且非常昂扬地熊熊燃烧了起来,那就让它猛烈燃烧吧!如果在中共当局的野蛮打压下,它如果首先不能在圣火的最终归宿地和发源地的中国本土上迅猛燃烧并茁壮成长起来,那么,就让它先在异国他乡猛烈燃烧,把所有只要关心中国、热爱中国的所有人的思想、意识与自由文化的浩荡运动和全部元素充分结合起来,那在祖国大地上,也会自然形成越来越强劲的自由文化飓风,最终以势不可挡的优势,迟早会冲破党文化的陈腐束缚,把所有专制龟壳全面粉碎,真正带领所有中国人,而寻求纯属于人性化的至高境界的自由和舒畅的大乾坤世界。

在此,祝愿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在墨尔本成功召开,为自由中国真正打下最为坚实而又极其雄厚的基础。也许,整个人类世界的安全、文明与自由,就从这次会议起航了。@

2006-11-16

──原载《自由圣火》(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招贤榜和公告
墨尔本华人集会抗议抓捕高律师 声援袁胜
澳多团体中领馆前抗议要求释放高智晟
澳大利亚自由文化人协会声明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出口增长见顶 互联网行业“过冬”
【横河观点】美小城基诺沙判决 拷问社会和法治
【时事军事】美军最新格斗导弹 将阻断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